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科幻靈異 » 陰宅兇書 » 第六十七章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陰宅兇書 - 第六十七章字體大小: A+
     

    ?陌筱邂在聽到窗戶外尖叫聲的時候,臉色一變也不管自己披頭散髮的形象,跌跌撞撞的從牀上爬過去推開了我,撞開張瑜之衝出門去。[燃^文^書庫][www].[774][buy].[com]

    啪嗒一聲,配合着張瑜之一聲尖叫。他手上端的兩碗麪條全灑在了地上,還冒着煙的麪湯好像濺到了他的腳上,疼的他哇哇直叫。

    我沒跟着陌筱邂衝出去,愣了半響之後回過神,第一時間爬過牀探頭往窗戶外看,結果我還沒爬到窗戶那邊就被張瑜之拉住了。

    張瑜之看着我,一臉嚴肅,“於磊,你給我記清楚了,昨晚你沒有看過什麼視頻,更沒看到什麼夏琴的手機,你沒有殺鑫盛,更不要在陌筱邂面前承認你殺了鑫盛!”

    果然。張瑜之是有意隱瞞昨晚發生的事情,先前那一切如我所料是在演戲。

    “視頻呢!”我伸出手,不管他怎麼說。我都要再看一遍視頻。

    “刪了!”張瑜之口吻堅決。

    “我不信,你說我沒殺人,那再把那個視頻給我看看!”我承認,如果昨晚我沒有回憶起自己抓着鑫盛的手寫下別想丟下我這五個字的片段,光憑那部視頻我也不一定如此確信是自己殺了鑫盛。但現在問題就在於,我想起來了。

    “我說了我刪了,”張瑜之呵呵冷笑幾聲,跟我說道:“至於手機在面癱那貨的手裏,你要不信你可以去找他要。”

    “瞞不過去的……”我覺得眼前朦朧,好像是眼淚溢了出來,我感受到張瑜之對我的好意,但我良心不安。

    “我說過你七魄不全,容易被鬼上身。殺鑫盛的人,真的不是你,而是那個已經死掉的子亮。我告訴你於磊。那個子亮對這羣學生的怨念極大,蠱師就是發現了這一點,纔會在面臨小紅袍與面癱貨兩人追殺的情況下,還要貿然出手。那個子亮是個天生的蠱甕。你也看到了,人肉蠅蠱根本沒有吃到他,而是把他的身體當成巢穴,繁衍起後代來了。”

    張瑜之嘆了口氣,拍了拍我的肩膀,繼續道:“我說過你七魄不全,容易被鬼上身。殺鑫盛的人,真的不是你,而是子亮所化的怨鬼,它附了你的身,殺掉鑫盛寫下那幾個字。便是要找這羣學生報仇。”

    “但這個世界上公安局是不信鬼的!”我扭頭看了眼窗外,感到悲傷,這次死的是張朔,那麼下一次子亮又會利用我去殺誰?

    鑫源?迎子揚?肖小康?又或者是葉詩琪簡詩雅,甚至是那個平靜到神祕的鑫怡萍?

    我覺得這個時候我應該被捆起來,省得再被人利用殺人!

    我把頭探出窗外,窗外面沒有什麼晾衣架,視野極好。探頭向下望去,我清楚的能看到下面客棧的牌匾位置圍了好些人,昨晚那個侏儒也在其中,其餘便是肖小康這些學生,當然現在多了一個陌筱邂。

    他們圍成了一個扇形圓圈,而這扇形圓圈的中間,就是張朔扭曲的身體。

    張朔的身體橫成一條直線,沒有雙腿沒有雙臂也沒有腦袋,他的雙腿彎曲類似一個叉裝,與身體分開,在一頭的下面擺着;旁邊是兩條胳膊連在一起成豎彎鉤形狀,連着着恆誠直線的身體另一頭;至於而他的腦袋,則放在兩條胳膊的相接之處。

    張朔的死狀看的我渾身發冷,毛骨悚然。

    因爲從我這個角度,正好能看到他屍體所擺的,是一個“死”字。

    我轉過頭,發現桃子正幫着張瑜之打掃灑在地上的兩碗麪條和陶瓷碗的碎片,兩個人淡定的樣子就好像外面什麼事都沒有。

    我指着窗外,對着他倆問道:外面的事,你們都知道了?

    桃子扶着簸箕背對着我,看着張瑜之往簸箕裏掃那些碎片殘羹,頭也不會,哼唧唧的說道:“外面怎麼啦?哦哦,人家好像聽到有人喊外面死人了。”

    說着,桃子雙手舉着簸箕把裏面的殘羹碎片倒進旁邊的垃圾桶裏,之後再回到張瑜之旁邊把簸箕給他,做完這一切,她才轉過身來看着我,表情挺認真的:“哥哥,昨晚那個人亂跑,我還專門出去提醒他讓他別亂跑,可那個人好凶的,桃子不喜歡他,死了更好。”

    我嚥了口口水,聽桃子這意思,昨晚她還見過張朔?

    張瑜之好像也挺意外,他趕緊把掃把和簸箕扔到門口角落,看着桃子問道:“桃子,你昨晚見過那個人?”木司助號。

    “是啊,”桃子點點頭,繼續道:“昨晚我想噓噓,可八爪你睡得跟豬似的怎麼叫都叫不醒,哥哥也是豬,你們都叫不醒,人家又不想讓那個警察姐姐陪着我去,只好自己出去噓噓了。結果在外面就看到那個人偷偷摸摸的從房間裏出來,人家開始還以爲他也要噓噓呢,好心好意跟他說最好在房間裏噓噓,外面煞氣重很危險。結果他不聽我的,非要出去找廁所噓噓,唉……”

    張瑜之皺着眉頭,不知道在想什麼。

    而我注意到桃子話裏的一個關鍵,連忙問道:“桃子,你說昨晚我一直睡在這裏,哪都沒去?”

    “是啊,”桃子點點頭,嘻嘻一笑道:“外面雖然煞氣重,但對人家來說就是小意思啦,噓噓完我就回來了,不得不說,哥哥你睡覺的樣子和八爪一樣難看!”

    我眼前一亮,感覺心跳都快了好多:“我一晚上都沒出過這個房門?”

    桃子想了半天,這才肯定道:“嗯,是啊,噓噓回來之後人家就抱着哥哥你的胳膊睡着了,雖然人家睡得也很死,可哥哥你要起牀走開的話,人家肯定會醒過來的!”

    這樣來說的話,張朔不是我殺的!

    我望向張瑜之,張瑜之的臉色已經沒有剛纔那麼輕鬆。

    “下樓,我們去看看!”

    ……

    當我和張瑜之拉着桃子走下樓的時候,客棧門口已經亂成一團糟。

    肖小康等那一羣學生堵在客棧的大門口,他們面前背對着我們的魁梧漢子,自然是面癱男。

    肖小康迎子揚兩個人喊的最兇,他倆指着面癱男就一句話:你這個殺人兇手!

    面癱男再也跋扈囂張不起來了,他耷拉着臉,倒不是說怕這羣學生,而是恢復了一開始我們認識他時候的那副面無表情面癱的樣子。

    我收回目光,忽然注意到客棧一樓大廳裏,多了幾個人。

    一個戴着眼鏡的斯文男人坐在最角落裏,手裏捧着一本書,看的津津有味,肖小康面癱男他們都吵成這樣了,他的目光就沒離開過手裏的那本書,就連眼皮都沒眨一下。

    而另外一邊,坐着三個男人,圍着桌子僥有興致的看着門口肖小康他們,這三個男人穿着背心短褲,露出的肩膀上全是紋身。單憑第一眼印象,我更覺得肖小康他們應該把這三個人當殺害張朔的兇手。

    在往前,最靠近門口肖小康他們的,是兩個揹着旅行包的女人。因爲是正揹着我們,看不清臉,只能看到她們的背影,都有一頭烏黑的披肩及腰長髮,纖腰碩臀,能打十分的背影殺手。

    也許是知道了張朔不是我殺的,我好像都忘記鑫盛可是我殺的這個事情,還多看了幾眼這兩個背影殺手。

    而這時候,門口的面癱男面無表情的樣子讓肖小康和迎子揚兩個人以爲他害怕了,膽子也大了起來,他們兩個環視了整個客棧之後確定大家都看着他們這裏,那害怕恐懼的口吻消失了,說的話也越來越難聽。

    “媽的,你們再吵吵,信不信我把你們害死你們同學的事情全說出來!”

    興許是肖小康和迎子揚兩個人罵的太兇,都開始問候面癱男的父母長輩祖宗十八代,面癱男突然爆了句粗口,震驚整個客棧。



    上一頁 ←    → 下一頁

    重生之武神道修羅丹神我真的長生不老傭兵的戰爭我在末世有套房
    當醫生開了外掛儒道至聖重生軍婚:首長,早上好穿越絕色毒妃:鳳逆天下快穿:男神,有點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