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科幻靈異 » 陰宅兇書 » 第五十九章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陰宅兇書 - 第五十九章字體大小: A+
     

    ?我覺得自己快瘋了!

    於……別想丟下我!

    這幾個潦草的血色打字像是催命符一般,刺得我雙眼生疼,大腦一片暈眩。[燃^文^書庫][www].[774][buy].[com]

    這個叫鑫盛的學生身下,那些字,難道是想說於磊。別想丟下我嗎?

    到底是誰,是那個隱藏在暗中的蠱師,還是說那本詭異到極限的地藏陰書?我的手開始不自覺的上下摸兜。

    我從未想過我會有這樣的時刻,在身上期盼着能摸到那本黃皮鬼書,把它拿出來翻看看看,看看它到底想對我做什麼。

    可結果我摸了半天,什麼也沒摸到,哦,這個時候我纔想起來,早在張大爺家的時候,在前一天的晚上帶着枕頭把那本黃皮鬼書給扔到地上去了,第二天出門我更不可能撿起它來--反正從以前的經歷來看,它會一直如影隨形的跟着我。

    但現在。我的確沒有在身上摸到那本黃皮鬼書……

    就在我到處尋找那本黃皮鬼書身影的時候,張瑜之忽然拉了拉我。我呆滯的擡起頭看了看他,結果看見他朝那羣學生努努嘴,示意我往那邊看,同時小聲在我耳邊說道;這羣學生不對勁。

    我趕緊望過去,可除了那個叫怡萍的漂亮女生之外。我根本看不出其他人有什麼不對勁。

    這些學生圍在鑫盛屍體的旁邊,除了怡萍和鑫源誰也不敢靠近,更別說幫着怡萍和鑫源把死去的鑫盛從車底下拽出來。

    “是子亮,子亮殺的鑫盛!”

    就在我疑惑張瑜之爲什麼要說這羣學生不對勁的時候,突然一聲尖叫把我們所有人都嚇了一跳。

    幾乎所有人同時順着聲音傳來的方向望過去,才發現尖叫出聲的是那個瘦竹竿--我還記得他的名字,他叫張朔。

    張朔渾身都在顫抖,躲在肖小康的身後,恐懼至極的眼裏都是淚花,他望着鑫盛的屍體,不停的喊着。就那一句話:子亮,是子亮殺的鑫盛……木序吐技。

    說的就好像他親眼所見一樣,包括我在內,我們齊齊後撤了一步,同時不約而同的望向石碑那邊!

    在石碑那邊。已經死去的子亮依舊對着我們在笑,造型詭異,從他的嘴裏不斷往外爬出的白色蛆蟲遠遠看着,就像是在流哈喇子一般。

    在這夜幕的襯托下,他根本不像是一個死人。

    一下子,幾個女生都被嚇哭了。張朔的嗓門也加大了不少,在這空曠的山谷裏,開始迴盪着張朔的聲音。

    是子亮殺的鑫盛……是子亮殺的鑫盛……

    啪!

    肖小康也在害怕的發抖,可終究忍不住轉身給了張朔一個嘴巴,怒吼道張朔你給我閉嘴,子亮已經死了!

    可這根本沒什麼用,張朔還在嘀咕,只不過聲音小了許多,而另外幾個人幾乎同時靠近肖小康,把一個早已哭得梨花帶雨的女生空在外面,把她給完全孤立了起來。

    “夏,夏琴……這,是不是子亮的鬼魂來向我們報復的?”肖小康身邊,另一個女生對着那個被獨立的女生顫巍道,說着,她還不忘看了眼石碑那邊。

    只不過看了一眼,這個女生打了個哆嗦就下意識得抓緊肖小康的胳膊,抖得更厲害了:“小康,是不是子亮的鬼魂來找我們報仇了,畢竟當初是……”

    這個女生的話還沒說完,肖小康突然臉色一變,粗暴無比的打斷她的話吼道:“簡詩雅,你別亂說話!”

    夏琴好像都沒意識到自己被孤立了,蹲在地上雙手捂着臉一直在哭。

    那個和張朔一直站在一起,長的還很帥的男生突然一個箭步走向夏琴,粗暴的把她從地上拽了起來,雙手抓着她的雙肩不停搖晃着:“夏琴,你快告訴我們,是不是子亮!你們倆不是都快要結婚了,你最清楚了對不對,是不是子亮在報復我們!”

    “迎子揚你也瘋了不是!”肖小康的恐懼好像被憤怒驅趕掉了,這時候的他再也沒剛纔那麼膽怯恐懼,瘋了一般對着其餘幾名學生吼道:“你們都給我冷靜一點,看清楚,子亮他死了,屍體就在那邊,他怎麼可能在咱們眼皮子底下過去把鑫盛給殺了!”

    啪嗒!一直和怡萍扶着鑫盛屍體的雙胞胎弟弟鑫源突然站了起來,一臉煞氣的盯着肖小康,咬着牙問道:“肖小康,我不管這事兒和子亮有啥關係,我只問你一句,爲什麼先前你拿着的大砍刀會插在我哥的胸口上!”

    肖小康臉色一白,他始終無法躲過去這個問題,插在鑫盛胸口上的兇器,先前一直是他拿在手上的!

    我完全沒想到,鑫盛的死竟然在他們當中產生這麼大的反應,從他們互相猜忌的表現上來看,這羣學生之中果然有古怪,他們好像更害怕殺人的是那個已經死掉的子亮。

    難不成,這個子亮……

    我第一時間望向張瑜之,畢竟如果殺人的真是那個死人子亮又或者是他的鬼魂什麼的,那麼毫無疑問張瑜之纔是解決這種事的高手。

    結果張瑜之看着那羣學生跟看戲似的,好像還挺津津有味。我忍不住了,用胳膊肘子撞了下張瑜之,小聲問道:八爪,你說殺人的是不是子亮?

    張瑜之白了我一眼,反問我:你見過死人起來殺人?

    簡直廢話,我當然沒見過--可最近這段時間,我見過的鬼早已經顛覆了我的三觀,我已經從新世紀的無神論者大學生變成了一個鬼神存在論者,而且那個子亮死得也太過詭異恐怖,我也忍不住會胡思亂想。

    “咯咯……”桃子突然笑了起來,拉了拉我的褲腿跟我說道:“哥哥你不要那麼笨啦,鬼是不可能拿着刀子殺人的。”

    我一愣,桃子說的有道理,鬼這玩意想拿刀子殺人,好像也得找個活人附身才行--我唯一一次見過的惡鬼殺人,就是在澤落山道上陰兵過道帶走了整整倆車人的性命;再一個就是梨殷十三郎養的那個蝙蝠頭惡鬼怪物,殺了長途汽車司機,它也用不上武器。

    我趕緊望向張瑜之,有些不敢相信:難不成殺了那個叫鑫盛的人,其實就是這羣學生當中的一個?

    想着,我的目光也集中到肖小康的身上。如果真是這樣的話,那麼毫無疑問肖小康就是擁有巨大嫌疑的人。

    肖小康也沒沉默太久,可能是桃子咯咯的笑聲在這一片詭異氣氛當中太過突兀,他望向我們,目光盯在桃子身上,猛地一擡手,指着桃子說道;“剛纔你們也都看見了,我和你們都在一起,怎麼有時間去殺了鑫盛!再者說,我也沒有動機去殺鑫盛啊!可這個小女孩,你們都不覺得她出現的太過詭異嗎?她和這羣人是一夥的,說不定就是他們殺的鑫盛!”

    我完全沒想到,肖小康在無法解釋自己一直拿在手裏的砍刀爲什麼會成了殺死鑫盛的兇器之後,會突然把矛頭指向我們。

    除了還蹲在地上扶着鑫盛屍體不知在想什麼怡萍默不作聲,死死盯着肖小康等他回答的鑫源,其餘學生好像信了肖小康的話,望向我們。

    這次我真的生氣了,徹底怒了,不等張瑜之開口說話,忍不住的對着那個肖小康咆哮道:“我和八爪從頭到尾都站在你們的正前方,你倒是教教我,我們怎麼繞到你們的後面把那個叫鑫盛的人,偷偷摸摸的給殺了!”

    肖小康臉色一僵,知道自己的指責漏洞百出,可好像又不甘心自己被人懷疑,矛頭再轉指向桃子,頓了一下繼續道:“那她呢,她莫名其妙的從後面出來,難道殺鑫盛的就不可能是她?”

    咚!

    回答他的,是我的拳頭!

    對待這種王八蛋,忍無可忍的時候,根本就無需再忍!



    上一頁 ←    → 下一頁

    系統之鄉土懶人抗日之超級戰神都市之少年仙尊歐神綴術修真路
    白月光男神自救系統[快百煉成仙重生軍營:軍少,別亂來重生之武神道修羅丹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