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科幻靈異 » 陰宅兇書 » 第四十五章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陰宅兇書 - 第四十五章字體大小: A+
     

    ?這沒道理啊,我記得非常清楚,打從下車起,我就沒跑丟過,雖然天很黑,但她紅火衛衣的背影還是挺明顯的,就在我前面,撐死不超過五步。[燃^文^書庫][www].[774][buy].[com]

    她跑的速度並不算快,就我停下喘口氣這功夫,她也跑不了多遠,怎麼就沒影了呢?

    “喂,你還在不?”

    我心存僥倖,壯着膽喊了好幾聲,希望能聽到她的回答。

    十秒,二十秒,一分鐘…;…;

    等了那麼長時間,迴應我的,只有蜿蜒的山道兩旁樹葉沙沙作響的聲音。

    我心底煽的慌,雙腿也開始打擺,渾身繃得緊緊的,生怕下一刻就從地下鑽出個什麼東西來,把我拖走。

    人就是這樣,越是在陌生無人的黑暗場所,就越是容易害怕,尤其是自己先前才經歷過那麼恐怖的事情,就更加恐懼了。

    先前紅衣女子在我身邊,我還沒感覺那麼害怕,可當我跟她莫名其妙的走丟以後,我越發的害怕。

    原地呆着也不是個事,我伸手摸兜,結果摸到了之前紅衣女子給我的那一團紅繩。

    我眼前一亮!

    死馬當活馬醫,我回憶了下紅衣女子之前教我的那個方法,認準方向之後閉上眼睛,撒開腳丫子就跑,一邊跑,一邊從手裏抽一根紅繩往前扔。

    不得不說,這樣跑比之前還累,甚至好幾次,我都差點沒站穩摔倒。

    跑了沒一會,我的速度就慢了下來,並不是我跑累了,而是我心裏越發有些沒底。

    這裏可是山道啊,路又不寬,窄的只夠兩輛大長途汽車並排行駛,我這閉着眼睛跑肯定跑的不是一條直線,這要萬一跑到護欄那邊滾到山下去,多冤啊。

    我慢慢睜開眼,想確定了一下自己的位置,嗯,跑的不是太歪,沒有滾到山道下的可能,不過我要是繼續閉着眼跑,撞到山壁到是肯定的事。

    但話又說回來,這樣跑還是有些效果的,至少現在四周明亮了不少,沒之前那麼黑了。

    我心中大喜,閉上眼睛繼續跑。只不過每跑一段,就睜開眼看看自己有沒有跑歪。

    最後等我把手裏紅繩都扔完,累得像條狗的時候,我發現自己還是沒跑多遠,前面的山路依舊看到不頭——頂多就是現在比之前更亮堂一點,漸漸有個黃昏入夜之後正常山道該有的樣子。

    這他孃的,什麼時候是個頭?那個紅衣女子之前也沒說過扔完紅繩之後怎麼辦啊…;…;

    說實話,我雖然害怕,但真不是怕死,只是想到那些曾經死去的人,我還沒有爲他們討回一個說法,覺得自己不該死在這裏。

    曾亮、黃克、楊哥以及丁麗麗,是埋藏在我心底最大的動力源泉。我得弄清楚這一切,讓那個女人付出自己應有的代價之後,才能死!

    滴!!

    車鳴聲!

    我猛地轉過頭,身後山道上,一輛小轎車一路飛奔而來。

    豫C的車牌,眼熟的很。

    我看到車牌,恍然醒悟過來——那可不就是張老頭他兒子張道峯的車嘛!

    “喂,喂,停車!!!”

    我渾身忽然充滿了力氣,站在車道旁大聲的衝行駛過來的那輛轎車招手!

    很快,那輛轎車停在我的身前,從車上下來的中年男子就是張道峯!

    我什麼都不想說了,沒等他從車上下來,就一把撲了過去,死死的抱住他!

    雖說是他把我扔下一個人去洛城找他小師叔,但這個時候我真的是想死他了!

    我不知道張道峯這時候爲什麼會開車出現在這裏,可能遇到他,就說明我命不該絕。

    “居然是你小子!”

    張道峯發現是我後,也是一臉驚奇,跟着就變成了惱怒,把我推開後指着我罵道:“讓你小子先去買電話然後再去找我小師叔,結果你小子到現在都沒個音信。要不是我實在放心不下自己開車過來,沒遇到你的話,難道你就準備這麼走着去洛城嗎?”

    聽着他訓我,我一點都不難過,就呵呵傻笑着。不過很快,他擡手捂住鼻子,皺着鼻子對我嗅了嗅,疑惑問道:“你身上什麼味?”

    我臉一紅,支支吾吾解釋道剛纔嚇尿褲子了?

    張道峯一愣,好像明白過來什麼,趕緊問道:“先前經過這裏的那股陰兵,你遇到了?”

    說完,他瞪大眼睛看着我,一臉的不敢相信的補充道:“你居然還活下來了?”

    我點點頭,趕緊把剛纔發生的一切都告訴張道峯。

    在我的想法裏,張道峯和紅衣女子都是一路人,而那個什麼梨殷十三郎,從他養的那怪物就能看出來這絕對不是什麼好人。而且,他和那個救過我的紅衣女子明顯是死對頭,我是幫不上什麼忙,可張道峯也許能幫上她。

    “你是說,紅羅十八彎的小紅袍?”張道峯安靜的聽我說完,眉頭皺成川字,繼續問道:“還有梨殷十三郎?”

    “你認識他們?”我一看張道峯這樣子,就知道他們果然互相都認識。

    張道峯點點頭,跟我說道:“紅羅十八彎是個挺出名的地兒,就跟茅山一樣,是個專門出驅魔人的地方。至於紅袍,是外面人給從那裏出來行走天下的人的稱呼,就跟外號一樣。”

    “不過,這個梨殷十三郎,就有些難搞了。”張道峯無奈的嘆口氣,跟我說道:“那是個非常有名的養鬼人,最擅長把活人弄死,製造出冤魂厲鬼來豢養他的小鬼。”

    解釋完,張道峯直勾勾的看着我,長吁一口氣道:“以前我以爲你只是運氣好,可現在我才發現,你的命格竟然如此硬——陰兵過道你一個什麼都不懂的活人遇到了沒有死,居然還有紅羅十八彎的紅袍幫着你,而你落入梨殷十三郎的鬼氣之中也能活着跑出來,我真不知道該怎麼說你纔好。”

    好了屁!

    我當即就罵了一句,我要是運氣好,就不該遇到那個賣房子的女人,不該沾那本見了鬼的黃皮書,也就不會發生後面那麼多事,曾亮黃克楊哥丁麗麗他們也就不會死!

    “行了,既然是紅羅十八彎的人,你就不要操心了,她死不了。”張道峯掏出煙,自己點了一根,又拋給我一根,輕描淡寫的說道:“如果有你在身邊,她得分心保護你,那是挺危險的,可你現在出來了,她們師徒倆對付一個梨殷十三郎,就算不敵,也不會吃虧。”

    “師徒…;…;”我張了張嘴巴,不解道:“可她就一個人啊…;…;”

    “怎麼可能。”張道峯笑了笑,把打火機順手也扔給我,“無論是大紅袍還是小紅袍,出來遊歷的他們一向都是兩個人,師傅帶着徒弟。這是紅羅十八彎的規矩。”

    “可真不是啊,就紅衣女子一個人!”我記得很清楚,打從她把我拉出夢靨之後,一直就她一個人,到最後遇到梨殷十三郎豢養的那個怪物,最後活下來的就我和她兩個人,根本沒第三個人。

    除非——她的徒弟也是個鬼,不是人。

    “行了,你別擔心他了。還是多擔心擔心你自己吧!”張道峯扭頭看了眼車屁股,完全沒有和我解釋下去的打算,繼續道:“正巧我也來了,咱倆先去洛城找我小師叔,把你身上那詛咒的事解決了再來管這個事。”

    說完,他坐進車裏,同時超我招手,讓我趕緊上車。

    “這不太好吧!”我有些猶豫,這麼做感覺很對不起那個紅衣女子。張道峯說的簡單,可我是親眼見到過的,她光是對付那個怪物,就吃力的很。

    “趕緊的上車,去找我小師叔,先擺脫掉你身上這個詛咒最重要!”張道峯見我遲遲不上車,有些着急。

    “咱們還是去看看她把!”我還是擔心紅衣女子,對張道峯搖了搖頭說道:“畢竟她救過我。”

    “我不是告訴過你,她是紅羅十八彎的紅袍,本事比你想象的還要大!”不知道怎麼了,張道峯有些生氣,聲音也大了起來:“趕緊上車!”

    我愣住了,這是我第一次見張道峯這樣。

    “你不懂,所以很多你都不明白,你先上車。”張道峯見我這樣,不得不壓低聲音,忍着怒氣跟我說:“就算你想幫紅袍,也得等咱們找到我小師叔,有我小師叔在,對付梨殷十三郎纔有絕對的把握!”

    他這樣一說,我覺得有點道理,繞過車頭就準備上車。

    可沒等我拉開車門,一個輕靈的聲音帶着股不容置疑的強硬口吻在我耳邊響了起來。

    “別上車!”

    我轉過頭,發現說話的居然是剛纔和我走散的紅衣女子!

    她臉色蒼白,汗水佈滿額頭,手指還在微微顫着。

    “別相信他,趕緊過來!”她盯着我,一臉緊張。

    我看了看她,又看了看車裏的張道峯,被這一幕給搞糊塗了。

    “小紅袍,”張道峯從車上走了下來,盯着那個紅衣女子,怒不可揭的咆哮道:“你幹什麼?”

    “你個混蛋小子,還不趕緊過來!”紅衣女子根本不理張道峯,而是衝着我大聲喊道。

    我站在車頭,夾在他們兩個中間,一臉迷茫。

    我實在搞不懂,爲什麼會出現這樣的情況!



    上一頁 ←    → 下一頁

    滄元圖大明帝國日不落帝道獨尊隨波逐流之一代軍師重生校園女神:明少,太
    最強仙府升級系統妾歡龍王殿大唐貞觀第一紈 都市極品仙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