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科幻靈異 » 陰宅兇書 » 第四十章 審我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陰宅兇書 - 第四十章 審我字體大小: A+
     

    ?我不受控制的把龍眼星木從手腕上摘了下來,然後將這串手鍊遞給眼前的小紅袍。[燃^文^書庫][www].[774][buy].[com]

    龍眼星木,可驅百鬼,不可避活人!

    我想到了張瑜之的那句話,也隱隱猜到了她接下來想要做什麼。

    她這是打算控制自己的小鬼,霸佔我的身體嗎?

    我看到她獰笑着,將龍眼星木手串握在手心,站起身來走向我,對着我伸出舌頭舔舐了一圈硃紅色的嘴脣後,踮起腳,探頭過來堵住了我的嘴巴。

    我只感覺到她靈巧的舌頭輕輕撬開我的牙齒,一股陰冷刺骨的冰寒之氣就從她的口中傳了過來,順着舌頭流到我的口中,隨即順着嗓子進到我的肚子裏。

    寒氣瞬間佈滿我的身體,我開始瑟瑟發抖,沒有絲毫享受接吻的感覺。

    當她退後一步之後,我便再也感覺不到一點寒冷。因爲我發現,我的身體彷彿和我沒有了任何關係,而我則徹底變成了一個隱形透明的看客。

    “你是誰。”她咯咯笑着,出聲問道。

    我看見“我”機械僵硬的回答道:“於磊。”

    “我是誰。”她又問道。

    “小紅袍。”還是那樣機械僵硬。複製本地址到瀏覽器看最新章節

    我看見她微微皺眉很不滿意,又重複問了一遍。這一次,“我”顯得不是那麼僵硬,微微正常了一點。

    她仍舊不滿意,再次重複。就這樣,我看着她和“我”這樣單調的對話重複了十幾遍之後,“我”變得徹底自然,如果不是此刻這樣玄乎其玄的感受,連我都不會懷疑那個正在和小紅袍對話的“我”,和平常有什麼不一樣的。

    我好像明白了,這就像是鬼上身,又不同於鬼上身。我沒有失去自己的意識,但卻完全失去了對自己身體的控制,就像是一個遊歷在自己身體裏的孤魂野鬼,看着原本屬於自己的身體被另一個靈魂霸佔,無能爲力。

    “這下就可以了。”小紅袍滿意的點點頭,同時用剛纔咬爛過的手指傷痕在那串龍眼星月上一劃而過,一道淺淺的血痕印在那串龍心星木手鍊的內側,等“我”帶上之後,那道淺淺的血痕再也察覺不見。

    這時候,從大門的外面傳來陣陣腳步聲。

    我看到小紅袍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起身,站在窗臺那邊,而“我”快速的躲到小紅袍的身邊貼着牆站着,一隻手拉着小紅袍破碎衛衣的衣角,一副瑟瑟發抖的恐懼表情。

    “是這裏嗎?”門外,我聽到張瑜之的那個大嗓門聲音,後面好像還跟着許多人。

    之後是王隊的聲音:“對,就是那件亮燈的辦公室,之前我讓於磊在那裏等我。”

    隨後,張瑜之,桃子,王隊,陌筱邂,一個完全陌生的青年以及一個有點禿頂的中年大叔,五個人先後走進這間辦公室,唯獨沒有看見張瑜之口中所說的那個小紅袍,陌筱邂看到“我”還是一副看仇人似的兇惡表情。

    “八爪!”

    “我”驚呼一聲,超他撲了過去,和我正常應有的反應一模一樣!

    而我看到他,再也控制不住,大聲的喊着救我。

    但無濟於事,誰也看不到真正的我誰也聽不到真正的我說什麼,他們把那個“我”當成了我,把假冒的小紅袍當成了真正的小紅袍。

    張瑜之皺着眉頭推開“我”,眼珠下滑瞥了眼我手腕上的龍眼星木後就再沒好氣道沒死都行,大呼小叫什麼。說完,他就衝小紅袍一路小跑過去,嬉笑着臉的問候道:“紅袍姐,咱又見面啦,你這麼多天沒見,沒出啥事吧。”

    這個假冒小紅袍冰冷着臉,看都不看他一眼,反而目光投向桃子,蹙眉嚴厲道:“桃子,你跑哪去了!過來!”

    桃子害怕的看了一眼小紅袍,低着頭不知聲,雖然一點點的往前走,可走到“我”的旁邊就再也不往前走了,躲在我的後面偷偷看着小紅袍,輕輕的拉“我”的衣角。

    “我”親暱的摸了摸桃子的頭髮然後問道:“好了好了,你們誰能告訴我,這到底是怎麼一回事,我怎麼就成殺人犯了?”

    說着,“我”轉頭掃過王隊、陌筱邂以及那個陌生青年還那個禿頂中年人,最終目光停在張瑜之的身上。

    張瑜之沒理我,還是圍在小紅袍身後,嬉皮笑臉的跟小紅袍噓寒問暖,無比關心的問着她這些天過的好不好、有沒有受傷之類的廢話,只可惜小紅袍從頭到尾都不**搭理他。

    見狀,張瑜之苦着個臉,解釋道:“紅袍姐你別生我氣啊,我也真不知道這裏的你纔是真的你,因爲那時候我們在趕過來的路上,桃子說感覺到了你的所在,我們就跑過去救你,誰知道救的是個假人,那人冒充你,幸好過來之前我先給於磊這小子打了個電話,才發現那假冒的小紅袍圖謀不軌……”

    他嘀嘀咕咕說着,但好像除了“我”之外沒人對這件事感興趣,。

    王隊走向“我”,指着那個年紀比他還要大些的禿頂男人介紹道:“這位,就是我們林局,關於你的情況,上面已經完全交給我們林局負責。”

    “我”轉頭衝那位禿頂男人點點頭,敷衍道:“林局您好。”

    禿頂男人衝我點點頭,微笑問道:“於磊是吧?”

    我點點頭,隨即他望向小紅袍張瑜之等人,說道:“行了,你們都先出去,等我們做完筆錄,你們就可以帶他走了。”

    小紅袍點點頭,第一個走了出去,就在路過“我”的時候,對着我眨巴了下眼睛,眼中盡是得意與嘲諷。我知道,她不是在對那個“我”眨眼,而是在對着我……

    全部注意力都集中在小紅袍身上的張瑜之終於把目光投向“我”,那疑狐的眼神在“我”與小紅袍之間徘徊,“你們……”

    他沒說完,小紅袍已經走出門外,他一看這情況趕緊閉上嘴跟了出去,再也不看“我”一眼。桃子躲在“我”的背後,似乎有點躊躇,可走到外面的小紅袍故意似的咳嗽了一聲,桃子小臉一僵,馬上鬆開拉着“我”的衣角,麻溜的跑到門外去。

    倒是那個陌生的青年,如同面癱患者一樣毫無表情,彷佛什麼都沒聽見還站在原地。

    王隊望向他,皺着眉頭正準備開口,卻被禿頂男人擡手打斷,他對這個陌生青年態度甚至比對王隊都要親切,他衝陌生青年微微一笑,坦然道你不想出去就別出去了,留在這裏聽聽也無妨。

    見自己頂頭上司這麼說,王隊也無話可說,倒是看見陌筱邂還在辦公室裏沒出去,沒說完的話脫口而出:“你怎麼還不出去?”

    陌筱邂惡狠狠的瞪着我,沒理王隊。那個禿頂男人冷下臉,對陌筱邂毫不客氣的說道:“陌筱邂,你還知道不知道自己是一名人民警察?”

    陌筱邂咬着嘴脣,被禿頂男人毫不留情的一句訓斥,眼珠霧花漸起,冷哼了一聲後轉身走了出去,啪的一聲巨響,辦公室大門被她發泄似的用力摔上。

    “這個孩子……”禿頂男人無奈的搖了搖頭,坐到小紅袍剛纔做過的那張椅子上,然後對“我”擡擡手,說道:“你也坐下吧,別緊張,咱們就聊聊天。”

    “我”點點頭,臉上浮現那種說完就能離開公安局的釋懷錶情,“好的林局長。”

    “不用太客氣,算起來我應該就比你父親大一點,你就叫我林叔吧。”禿頂男人和藹笑着,跟“我”說道:“那麼,能不能詳細的告訴我,在六月二十七日這一天,你都做了什麼?”

    王隊站在一旁,打開了一根錄音筆。

    “六月二十七日?”“我”想了一下,深吸一口氣說道:“那天早上我從醫院出來,和XX街坊裏的一位老大爺還有他兒子從醫院出來,他們把我送到了XX街坊之後,我就離開了,之後坐上長途汽車前往洛城去,晚上就找到了張瑜之,就是外面那個年輕男人。”

    自詡林叔的禿頂男人點點頭,望向一旁的王隊,王隊跟着點頭,他才轉過目光接着問“我”道:“不要緊張,說仔細一點。比如你從XX街坊出來之後,遇到了誰,然後在千萬洛城的路上,又發生了什麼事,最後你又是怎麼找到張瑜之的?”

    “我”楞了一下,說遇到了丁麗麗,我以前一個同學。至於上了車之後,我就睡着了,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事,等我醒來的時候,我就發現自己一個人在那邊山道上,然後我就找了張瑜之。

    林叔很耐心,點點頭,開始跟“我”聊些烏七八糟的東西,比如那天山道上的風大不大,天色黑不黑,路過的風景漂不漂亮,車上的人有沒有互相聊天,他們又都說了些什麼,總之,都是與他最開始問的兩個問題毫無關係的話。

    只是問着問着,他突然道,你遇到丁麗麗的時候,張燕是怎麼看到你在她身後的。

    “我”還是像剛纔那樣隨口回答着:她那時候扭頭看到我的。

    隨即,林叔的問話越來越快,越來越快,根本不給“我”完整回答一句話的時間。

    “多遠?”

    “沒幾米吧”

    “你爲什麼要跑?”

    “我看到丁麗麗死了啊”

    “丁麗麗爲什麼會突然被公交車撞上?”

    “我不知道啊”

    “那張燕爲什麼說是你推的丁麗麗?”

    “什麼我沒有,張燕他是在胡說!”

    “那麼最後一個問題,”林叔眯起眼,眼中寒光四射,“張燕是誰?”

    “我”完全愣住了,似乎再也回答不上來。

    “呵呵……”林叔身子往後一抗,看着我平靜道:“我們調查過你,張燕不是本地人,她和你完全沒有任何交集除了丁麗麗死的那天你見過她之外,你應該完全不認識她。可在剛纔的問話裏,你非常清楚張燕是誰。最關鍵的是,張燕在向我們報警之後,突然瘋了,跳樓自殺。我相信你一定熟悉她跳樓的方式,就像你之前在立國房產中介公司上班的同事曾亮一樣,突然發瘋,突然跳樓。”

    “這件事,我們之後深入的調查過,”王隊在這個時候恰好接過話頭,說道:“無論是曾亮還是丁麗麗,又或者是你的另一個同事黃克以及你的老闆楊立國,他們在臨死前,都和你有過聯繫。”

    “對於這些,你有什麼要說的嗎?”林叔平靜的看着“我”,就像是在詢問自己的同事一樣。

    而“我”先是沉默,隨後雙手抱頭,趴在桌子上,忽然哽咽起來,坦白道:“我沒想殺他們,我真的沒想殺他們殺他們的是鬼,不是我……”

    “我”的語無倫次,令林叔和王隊都沒有想到,他倆猛地望向“我”,似乎不敢相信“我”會這樣就說出這麼一番幾乎承認是自己殺了人的話。

    我恍恍惚惚的看着這一切,彷彿坐在家裏看着電視上正在上映的一部警匪電影。電影中的警察抓住了嫌疑人,在一番審訊之後,犯罪嫌疑人精神崩潰,坦白出了一切。

    可那個犯罪嫌疑人,是我本人……

    跪求:手機小說全集



    上一頁 ←    → 下一頁

    寧小閑御神錄蓋世帝尊海賊之最惡新星極品上門女婿我當道士那些年
    滄元圖大明帝國日不落帝道獨尊隨波逐流之一代軍師重生校園女神:明少,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