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科幻靈異 » 陰宅兇書 » 第三十六章 密室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陰宅兇書 - 第三十六章 密室字體大小: A+
     

    ?我嚇得一下把相冊扔回辦公桌上,身子蜷在椅子裏,小心翼翼的再往辦公桌上偷瞄。[燃^文^書庫][www].[774][buy].[com]

    辦公桌上,相冊裏的丁麗麗沒有變化,還是那副笑呵呵的模樣。

    別自己嚇自己……

    我安慰着自己,只是忽然僵住了臉色,覺得不對。

    我仔細回憶了一下,從在街坊被陌筱邂不由分說的抓住,到最後回到公安局,我從頭到尾也沒有聽到陌筱邂管王隊叫過聲父親,連叔這個字都沒聽到。

    而王隊對陌筱邂的態度,也完全不像是一個父親對女兒該有的態度更多的,是像是同事間長輩維護晚輩的那種。

    按照王隊所說,丁麗麗與陌筱邂是同母異父,按照常理作爲妹妹的丁麗麗他父親,也就是陌筱邂的後爸,應該姓丁不是嗎?

    我揉了發僵的臉,伸手再次把那個相冊拿了起來。

    無論怎麼看,這都像是一家三口的合影那熟悉的感覺,直接讓我想起了曾亮。曾幾何時,曾亮就喜歡隨身帶着他們一家三口的合影,封人便掏出來炫耀。

    可能是我想多了吧……我膽戰心驚的把相冊放回桌子上,強迫自己不再去想這事。

    但有些事,不是你強迫自己不去想,就可以不想的。нéíуапGě最新章節已更新

    我的目光跟不受控制了一樣,忍不住又飄向桌子上的相冊。忽然,我注意到相冊的後背,竟然還有一行小字。

    我趕緊過去把相冊拿起來,那行小字在相冊後背的右下角,不仔細看還真的不易發現。我把相冊拿的更近一點,這纔看清上面那行微微扭曲的娟秀黑色小字,上面寫着:祭奠亡父於八月十五日晚罹難車禍於澤落山道。

    我只覺得我渾身的汗毛都倒立起來!

    六月二十七日,不就是在那一天,我坐着長途汽車一路趕往洛城。也就是那天晚上,一輛長途汽車與一輛長途大巴兩車的人全部遇難,只有我和小紅袍兩個人活了下來。

    而出事的那段山路,正是澤落山道。

    相冊上的王隊,是丁麗麗和陌筱邂的父親?他死了?死在澤落山道上?

    那我今天遇到的這個王隊是什麼情況?他已經死了?

    爲什麼他會在八月十五日罹難車禍,難不成他也在那輛長途巴士或者是長途汽車上?

    我的瞳孔開始放大,後退了一步撞到椅子上,啪嗒一聲相冊掉落在地上,相框內的玻璃在發出一聲清脆響聲後碎了一地。

    這不對,這絕對不對!

    我感覺自己一直在尖叫,可耳朵裏聽不到一點自己的喊聲。噼噼啪啪,雨水敲打窗戶的聲響彷佛已經霸佔了整間辦公室!

    王隊,王隊!陌筱邂,陌筱邂!……

    我開始大聲喊王隊與陌筱邂,同時向辦公室的大門衝了過去。我想要跑出去找王隊他們,但卻被那扇輕易打開的大門阻隔在辦公室裏面。

    我拉着門把手使勁往外拉,可拉了半天,這門跟被人在外面鎖死了一樣,怎麼也打不開!

    緊跟着,我發了瘋一樣的踹門,砰砰砰踢到腳趾鑽心的疼,但都無濟於事,這扇看起來破舊不堪的大門,卻好像銅牆鐵壁一般紋絲不動。

    砰,砰,砰!

    我的心臟跳的越來越快,我無力的垂下頭,放棄繼續踹門的無用舉動,一隻手按住胸口,另一隻手則死死握在這隻手手腕上的那串手鍊。

    我開始後悔,我幹嘛要離開王隊。張瑜之明明警告過我,絕對不能離開那幾個警察一步,可是我在來到公安局之後,完全放鬆了警惕……

    這都不是真的,相冊是假的,相冊背後的字也是假的,甚至說,連這間辦公室都是假的王隊說過,這樓道里只有一間他的辦公室,怎麼可能有兩個王隊的辦公室!

    我使勁咬了下舌尖,那巨大的疼痛感一下刺激得我滿臉發白!

    在這件近似封閉的辦公室裏,我逃又能逃到哪裏去呢!

    我強迫自己冷靜下來,強迫自己想明白這一切!

    是的,此時此刻我唯一能做的,就是堅持相信一點:堅持認定我眼前所看到的的一切,都不是真的!

    滴答,滴答……

    窗戶外噼噼啪啪的聲音從未停止,可我卻又聽見水滴的聲響在辦公室響起。我感覺有什麼東西滴在我的頭髮上,然後順着頭髮流了下來。

    假的!假的!一切都是假的!

    我繼續在心裏不停的尖叫着,警告着自己,閉上眼睛任憑那液體順着我的頭髮慢慢流下。

    我發着抖,身子蜷縮在大門前面,按住胸口的那隻手手指深陷進自己那層薄薄的衣服裏,指尖入肉。另一隻手,開始不停的搓轉手鍊,祈禱着它快點顯靈驅撒百鬼!

    我聞到一股土腥兒味,那液體順着我的頭髮流下,最終劃過我的臉龐,一部分順着嘴角流進我的嘴巴里。

    呸呸呸!

    我趕緊把嘴裏的那液體往外吐,睜開眼的時候,我恍然發現,原來這液體是水,是雨水!

    滴答,滴答,滴答……

    在窗戶外噼噼啪啪的雨水敲打聲彷彿是樂章的伴奏,而辦公室內這滴答滴答的落水聲卻像是樂章裏的歌詞。

    我仰起頭,順着雨水低落的方向擡頭看天花板。

    天花板上,粉白的屋頂出現一片一片的陰溼,就好像是漏水的房頂,雨水順着縫隙流了進來。

    滴答,滴答,滴答。

    雨滴的聲音漸漸集多,彷佛這首樂章開始進入**。

    天花板上,陰溼的地方越來越多,雨水滲入低落的地方也越來越多。

    滿屋子,開始都是滴答滴答的落水聲。

    我縮了下腳,因爲我突然感覺鞋子黏糊糊的,我僵硬的低下頭,不再去看天花板我才發現,集落的雨水在地板上的水平線漸漸擡高起來,已經漠過我的鞋底,帶着土腥味兒的雨水開始往我的鞋子裏鑽。

    我驚恐的發現,這間辦公室依然成爲一個四角封死的絕對密室,連水都流不出去!

    地面上的雨水越積越多,我驚恐發呆的這一會兒,它居然漫過了我的腳腕!

    “於磊……於磊……”

    我忽然聽到一個熟悉的聲音在叫我,我擡起頭,這間變成密室的辦公室裏,多了一個人影。

    是黃克!

    我張開嘴巴,看着黃克的身影從窗戶那邊緩步走進,身影臉型,越發清晰。

    “於磊……於磊……”

    叫我的聲音開始多了起來。

    黃克的身後,也多了幾個身影!

    “曾亮,楊哥……丁,丁麗麗……”我近似**的念出他們的名字,眼中閃過一絲喜悅,“你們來了,我想死你們了!”

    我忍不住內心的喜悅,忘記了自己的處境,伸開雙手,像他們撲了過去!

    可當我一把撲了過去,卻從他們幾個的身體裏穿了過去!

    我渾身僵硬,開始從最初的喜悅裏清醒過來。

    我看到,在窗戶那邊,他們走來的方向,越來越多熟悉而又陌生的人開始出現。

    長途汽車上的那個驗票員,那位死在梨殷十三郎所養怪物口中的老司機,以及長途大巴上那一車的陌生人。

    他們全來了!

    人影漸漸填滿了整間辦公室,我向後靠着,一點點的後退,最終扛在了辦公室大門上,甚至想把自己的身體擠進大門裏。爲的,只是能離這些距離我越來越近的他們遠一點。

    最先出現的黃克一步步的逼近我,走到我的面前停下腳步,緊跟着,跟着他的那些人都停了下來,不再繼續前進。

    黃克面無表情的看着我,臉上漸漸猙獰,張嘴發出一聲尖銳咆哮:“於磊,你爲什麼要殺我!”

    “我沒有!”

    我死死貼着大門,眼瞳放大,在他喊出這句話的一瞬間竭力反駁。

    “於磊,你爲什麼要殺我!”

    “爲什麼要殺我!”

    “爲什麼!”

    曾亮,楊哥,丁麗麗,他們跟着黃克對着我咆哮起來,絲毫不理睬我竭力嘶吼的反駁。

    人羣躁亂,那些已經死去的陌生人,跟着向我咆哮起來。咆哮譴責的聲音,直接壓住了窗戶外那噼裏啪啦的敲打聲,壓住了辦公室裏絡繹不絕的滴水聲!

    我沒有,我沒有,我沒有!!!

    我知道我的眼中出現血絲,手臂上青筋暴起,但我不願聽到他們這樣說我,我彷佛用盡全身力氣,不停的嘶吼着這三個字!

    “是你,是你殺了我們!於磊,就是你,是你把我們殺了!”

    他們沒有一絲一毫的疑遲,咆哮聲漸漸統一,最終匯成了一句話,所有人,指着我怒吼着。

    從他們的眼中,我看到了憤怒,看到了絕望,看到了對死亡的不甘以及對我的憎恨!

    我閉上眼,死死堵住耳朵。

    “於磊,你說不是你殺的我們,爲什麼不敢睜開眼看看我!”是黃克的聲音!

    “於磊,既然不是你殺的我,你現在在害怕什麼?”是楊哥的聲音!

    “於磊,你知道不知道我的女兒還在家裏等着我,你殺了我,你讓我的女兒和我的妻子怎麼辦?”是曾亮的聲音。

    “於磊,我曾經那麼喜歡你,可你爲什麼要把我推到公交車上呢……”這是丁麗麗的聲音!

    “於磊,你說不是你殺的我們,那爲什麼我們都死了,而你還活着!”這是長途汽車上那個檢票員的聲音!

    “是啊,爲什麼我們都死了,你還活着,不是你殺的我們,又是誰!”是那些陌生的人,在老司機的帶領下,向我發出咆哮質疑的怒吼聲。

    ……

    ……

    滴答,滴答……

    你聽,那雨滴的聲音,又一次出現。

    跪求:手機小說全集



    上一頁 ←    → 下一頁

    至尊毒妃:邪王滾一邊陰陽鬼術嬌妻在上:墨少,輕輕親極靈混沌決異能之紈?
    寧小閑御神錄蓋世帝尊海賊之最惡新星極品上門女婿我當道士那些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