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科幻靈異 » 陰宅兇書 » 第三十四章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陰宅兇書 - 第三十四章字體大小: A+
     

    ?我必須承認,黃克和曾亮的死對我打擊很大,尤其是他們的父母妻兒,我都不敢想象,在我老家的父母一旦得知我死的消息,會是一種什麼樣的情況。[燃^文^書庫][www].[774][buy].[com]

    爲了我,爲了楊哥,也爲了曾亮黃克他們的家人。這一系列發生的事情到底和那個賣我們房子的周姓女人有沒有關係,我一定要弄個水落石出!

    我深吸一口氣,帶着這種心情摸上了張老頭他們家。可我敲了半天的門,卻沒一點反應,倒是他家對面的鄰居打開了門。

    “這不是小於嘛?怎麼想起來跑這了,找對門張大爺?”

    開門的是個一對新婚夫婦,男的姓李,比我大一點,至於女的我就不清楚了。先前就是我幫他們家在這買下的這套二手房,我還記得當時他們父母雙方都在,而這房子就是給他們小兩口結婚用的。

    “李哥,嫂子。”我禮貌的打了個招呼,然後疑惑問道:“我來找張大爺有些事,可敲了半天門都沒沒人開。”

    李哥朝我擺擺手,遺憾道:“那你過幾天再來吧,前天張大爺他兒子回來了,然後帶着張大爺出去度假了。”

    我愣住了,“什麼時候的事?”

    “就昨天啊,”李哥回想了一下,然後說道:“昨天下午吧,我和你嫂子下班回來,正巧碰見張大爺和他兒子收拾行李出去,當時就聊了幾句,我才知道是他兒子這不休假回來,所以就帶他去附近的旅遊景點轉轉。”

    “你知道不知道他們什麼時候回來?”我急了,連忙問道。

    “我估計沒幾天吧,”李哥衝我呵呵一笑,“我記得他們說就是去咱澤陽周邊,撐死兩三天吧。”

    我一臉失望,跟李哥夫妻倆告了個別就離開了XX街坊。

    之後我就給楊哥打了個電話,說了下我沒找到張大爺,楊哥那邊亂糟糟的音樂聲挺大,我也不知道他在幹嘛。

    楊哥沉默了好半天,我聽到腳步移動的聲音,不一會,他那頭亂糟糟的聲音就沒了,變得很安靜。

    “沒找到就沒找到吧,”

    我聽到楊哥嘆了口氣,連忙問道:“李哥你現在在那?”

    “夜色酒吧。”

    我沒聽說過這個酒吧,不過這時候了,楊哥他跑酒吧幹嘛?

    “我找到賣咱房子那個女人了,就在夜色酒吧。”楊哥好像猜到我在想什麼,跟我解釋道:“行了小於,你先回去休息吧。我再和那個女人好好談談,這事這麼古怪,她不可能什麼都不知道,還二十二萬四千三百一?呵呵,光想想她這價錢賣的就有問題!你等我消息吧。”

    說完,楊哥就把電話掛了,我再打過去,一直都是忙音沒人接。

    楊哥怎麼找到那女人的?他們到底在談什麼?那個女人肯解釋爲什麼會發生這一系列詭異事情嗎?

    我滿肚子疑惑,但楊哥又不接我電話,弄的我一點脾氣都沒。

    不知不覺的,我竟然走到了自己住的地方。

    打開門,看着屋裏簡簡單單的擺設,我的眼睛跟有了自我主見似的,一直往牀頭看。

    沒有什麼黃皮書,也沒什麼座機,除了我隨手扔那的幾件衣服還有幾本雜誌以外,什麼都沒有。

    那時候,我想了好多,黃克那張被水泡得浮腫的臉,還有曾亮睜大眼睛摔得五官扭曲的臉,不停的在我腦海裏浮現,他們倆就那麼交替着,看着我。

    越想,我就越是害怕,害怕的不願在這屋子裏多呆一秒鐘!

    胡亂收拾了下我的狗窩,把楊哥給我的信封裝進揹包裏,揹着包我就出去了。

    商店,廣場…;…;總之哪裏人多我就去哪裏,只有那種人來人充滿生機的地方,才能讓我安靜平復下來,不去胡思亂想。

    就這樣漫無目的的胡亂轉着,直到天黑,我也沒一點回去的意思,不是我不累不困,而是我怕我一回去,就胡思亂想。

    想過去賓館住,但摸了摸兜,兜裏也沒毛爺爺了。這會我纔想起來,白天去醫院的時候都把錢給老曾家姑娘了。再說,去賓館不還是一個人睡。想了想,我就附近隨便找了個網吧,開了個通宵。

    大概是過了凌晨一兩點,網吧裏不是通宵的人也走的差不多了,屋頂的一排燈網吧啪的一下全關了。就這忽然暗下來的一刻,我看到自己前面電腦屏幕上,在我的身後多了一個倒影!

    我嚇了一大跳,磳一下就站了起來,扭頭一看——

    嚓,居然是張大爺!

    他怎麼找到這來的?

    我皺着眉,結結巴巴的問道張、張大爺你不是出去旅遊了?怎麼這會到這兒來了張老頭呵呵笑了幾聲,挺神祕的,沒理我的問題反而以長輩訓斥晚輩的口氣說道你小子心挺大,這會還有心情來上網打遊戲。

    我心底咯噔了一下,連忙問咋了?張老頭就問我,是不是最近身邊人死了?我想起黃克曾亮,又想起楊哥下午跟我說的話,那裝錢的信封現在還在我揹包裏呢!

    想到這,我連忙點頭,剛想說話就見張老頭伸出一根手指在自己嘴前面晃了晃,搖着頭說道行了,我知道你找我爲啥,不想死的話,從現在開始別說話,跟着我走就是了,先去老羅的那房子裏找個東西。

    說着,他不由分說的拉住我的手就往網吧外面走。我真是不知道,平時看起來懶洋洋都一大把年紀的張老頭,手勁居然也挺大,我一個百十斤的年輕小夥被他一拉就從卡座上拉下來了。

    出了網吧,外面漆黑一片,大馬路上就零星幾輛私家汽車路過,一個個還開的飛快。

    張大爺站我身邊,跟我說打輛的吧,這離XX街坊還挺遠的。

    雖然我一肚子問題,但看張老頭臉色也不咋滴,最後還是忍住了什麼都沒說。

    我倆就站在大馬路旁邊,等了好久纔等來一輛出租車。

    我打開車門讓張老頭先坐上去,隨後自己才坐上去,給司機師傅報了下XX街坊。

    一路上挺安靜,張老頭坐在裏面就像是坐在他那張躺椅上一樣,頭歪着看車窗也不看我。我倒是有些坐立難安,幾次想開口說話,但想起剛纔張老頭給我說的話的,我又把嘴巴閉上了。

    唯一挺奇怪的,就是出租車司機老時不時的扭頭看我們,幾次我都感覺他想說話,可他又轉過頭去安心開車了。儘管我坐在後排,但也能明顯能感覺到,他還是不停的通過後視鏡看我。

    這事整的,我也是越來越疑神疑鬼了。

    最後到了XX街坊,下了車。我把錢給出租車司機的時候,我明顯能感覺到這司機師傅鬆了一大口氣,拿了錢看也不看一眼,往旁邊一塞跐開着車就跑了。

    我低頭一看,壞了,我給錯錢了,我記得清楚,在網吧的時候開了通宵後,我身上就十一塊錢,而打車費一共十塊,現在我兜裏就一張十塊的。

    我扭頭想叫住那出租車,可一扭頭,就只能看得見那出租車的後屁股,那小車開的,賊快賊快。

    張老頭見我下了車還不走,一臉不耐煩的推了推我說愣着幹啥,浪費的時間都是你小子的命,趕緊去老羅的那房間把東西找到,你小子才能活。

    我實在忍不住了,追問道到底是啥東西,找到了我才能活命?

    張老頭撂了句找到你就知道了,然後一個人往街坊裏走,我打了哆嗦,連忙跟了上去。張老頭這會又扭頭問我你有那房子的鑰匙吧。幸好那時候楊哥拿到房子後鑰匙順手給我了一把,我連忙點頭。

    張老頭咧嘴一笑,就跟我說那太好了,走吧,你走前面去開門。我也沒多想,點點頭就走到了前面。

    只是沒走幾步,兜裏手機突然響了,三更半夜嚇了我一跳。

    我低頭一看,是楊哥的。

    接通之後,那熟悉的一幕彷佛重現。

    “於磊,於磊,於磊…;…;”

    楊哥呆滯的聲音和先前黃克、曾亮臨死那天夜裏一模一樣!



    上一頁 ←    → 下一頁

    醫手遮天武器大師至尊毒妃:邪王滾一邊陰陽鬼術嬌妻在上:墨少,輕輕親
    極靈混沌決異能之紈?寧小閑御神錄蓋世帝尊海賊之最惡新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