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科幻靈異 » 陰宅兇書 » 第三十章 三魂未離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陰宅兇書 - 第三十章 三魂未離字體大小: A+
     

    ?我真不知道牛家村在哪,可張瑜之坐在後面,睡得跟頭豬似的,還吧唧吧唧嘴巴,也不知道是夢見什麼好吃的;那鼻鼾聲越來越響,感覺都快蓋住發動機的聲音了。[燃^文^書庫][www].[774][buy].[com]

    這種人,一個冷冰冰的屍體就在身邊放着,還能睡成這樣我也是服了。想想我這幾天,別說睡覺了,就是連飯都沒吃飽過一次!

    眼見叫不醒張瑜之,我只好望向桃子,問桃子知道不知道牛家村怎麼走。

    桃子點點頭,還好她知道,有她給我指路,我也安心多了。

    牛家村原來就是洛城縣裏面靠近邊緣的一個城中村,可能是因爲臨近火車道,所以靠近牛家村的時候,我老能聽見火車呼哧呼哧路過的聲音。

    不過話又說回來,這牛家村真沒一點城中村的樣子,那入口就立了一個牌子,連路都是泥土路,泥濘的很,開進去的時候顛得我屁股生疼。

    進到牛家村沒一會,桃子就喊我停車,然後指着旁邊一棟帶着個小院子的三層樓對我說道,諾,那就是八爪家。

    我趕緊把車停到門口,剛停好車,張瑜之那響若驚雷的鼻鼾聲戛然而止。

    我就從車內後視鏡看到張瑜之伸了個懶腰,眼都沒睜開,打了個哈氣自言自語道終於到家了。

    也真是神了這傢伙,還真有那麼點未卜先知的算命先生模樣。黑巖閣就是對我們最大的支持,謝謝!

    下了車,我和張瑜之把張道峯的屍體拖進院子裏,桃子跟在我們後面,走進院子之後她就開始大哈氣,好像困的不行。

    張瑜之一看桃子這樣,立馬討好道桃子你去我那屋睡吧,那兒乾淨。

    桃子打着哈氣,沒好氣的瞪了眼張瑜之說你那裏更髒,去你屋睡我還不如跟哥哥一起睡!

    說完,桃子衝我揮揮手說哥哥明天見,人家要去睡覺覺了,然後自來熟的走到那邊小樓,從樓梯口上去了,我也不知道她準備去哪睡。

    我看着張瑜之那張尷尬無比的臉,心中暗爽。誰料到張瑜之就跟一眼都能看穿我心中想什麼似的,眯着眼問我你很爽嗎?

    我剛準備點頭,恍然回過神,趕緊搖頭。

    哼哼哼,張瑜之對我撇撇嘴,不屑道你就爽吧,等你變成活死人,會更爽,到時候什麼妖魔鬼怪見了你都跟見了唐僧肉似的,我看你到時候能不能爽到天上去。

    我一聽這話嚇得一哆嗦,差點扶不住張道峯,惹得張瑜之一頓臭罵。

    等我按照張瑜之的吩咐把張道峯的屍體搬到他小院一口水井的旁邊,立馬迫不及待的問道到底什麼是活死人。

    張瑜之說等下和你說,然後就跑回到他那小樓裏,把我一個人扔到院子裏。

    我接着月光低頭看着張道峯,張道峯還是保持那樣的微笑,看得我心裏毛毛的。我又想起張道峯手裏那塊紅色破布,以及他留下的那個小字。

    紅衣女子當初和張道峯聯手也只能做到讓我去洛城搬救兵,他倆那時候都沒把握殺死梨殷十三郎,到底在我把張瑜之找來的這段時間內發生了什麼?

    張瑜之說張道峯死是因爲他幫我有私心,可到底是什麼私心?很明顯,張瑜之說的私心不是因爲張老頭。

    而紅衣女子消失不見,她到底去哪了?桃子是她徒弟,又怎麼會和她走散?而且怎麼那麼巧她就和我遇到了?

    最關鍵的是,桃子不但能看出我身上煞氣重,她好像還看得到那本黃皮鬼書梨殷十三郎不是說過,除了羅家的人和鬼之外,其他人誰也看不見這本黃皮鬼書麼?至少,從張瑜之的表現上來看,他就看不到那本黃皮鬼書在我的揹包裏。甚至於,我都懷疑他連羅家的這東西是本書都不知道。

    最後,從張瑜之的話裏,我好像還變成了香餑餑,什麼鬼都喜歡湊我身上……

    這事就不能想,越想越亂。

    就在我快要把腦袋想爆的時候,張瑜之總算姍姍來遲,抱着個香爐還有一堆符紙。

    我趕緊迎過去,想着替他接過香爐,誰料想他根本不讓我碰香爐,只是把那一兜子符紙遞給我讓我拿着。

    我看着他小心翼翼的把香爐擺在張道峯前面,插上香,也不點着,伸手從我這要走那兜符紙,一把一把的抓着往張道峯身上撒,嘴裏唸叨的,還是先前在山道上那段話:逝者永逝,亡者安息,魂歸故里兮身入土兮……

    全部撒完之後他才起身拍拍手,跟我說好了,今晚先就這樣,七日回魂,第八天的時候他就可以入土爲安不受陰邪煞鬼侵犯了。

    我不懂裝懂的點點頭,他們這行規矩真多,我就想起我們家那邊死了人,可沒什麼七日回魂這種說法,都是直接送火葬場的哦,老家那邊倒是規矩多點。

    “跟我來,”他走在前面,帶着我走進小樓,順着樓梯往上爬。

    我跟在他後面,琢磨着怎麼開口,這個傢伙,好像把剛纔說過的話給忘了他答應過會來給我解釋的。

    “活死人,其實就是一種泛指,表面上是說那種本該已經死了的卻還活着的人。”走着走着,張瑜之嘆了口氣,總算想起剛纔答應過我的話,“但其實,主要指的還是像你這種三魂七魄不完整的人。”

    “三魂七魄?”我似懂非懂。

    “你知道人死是怎麼回事嗎?”張道峯問了我一句,然後沒等我回答就搶着說道:“所謂人死,就是七魄先散去,然後三魂再離。而所謂鬼魂鬼魂,便是說那些死掉的人七魄散去而三魂未離,故而成鬼。”

    “總之,太具體的東西你也不用懂,反正你現在的情況就是三魂未離但七魄不全。”張道峯領着我走上三樓,開打路口拐角一個屋門,“等你七魄全散的時候,你就變成了活死人。那時候,你對於那些鬼怪來說就是一個不設防的空屋子,誰能對你毫無阻礙的趁虛而入,奪你的身體走陰還陽,做那些他們生前執念最大的事情。”

    走進屋子,張道峯打開燈,自己往那邊牀上一坐,對我說道:“而這和普通的鬼上身不一樣,一旦你被那些鬼魂上身,你自己的意識就煙消雲散徹底不存在了,而那時候,你不是你,而他卻可以藉助你的身體以你的身份活下去。所以說,活死人一直都是養鬼人最爲夢寐以求的存在,因爲他們可以讓自己的鬼上你的身,養的,就不再是鬼了。這麼解釋,你明白了吧。”

    我徹底懂了。怪不得梨殷十三郎說我一旦變成活死人,就會成爲他們所豢養的鬼將,失去自我不入輪迴不得超生。而紅羅十八彎是出了名的驅魔人,對他們來說,活死人可不就是見到就得消滅嗎?

    “那張道峯與紅衣女子……”我剛開口,就被張瑜之打斷道:“什麼紅衣女子,是小紅袍!”

    “哦,張道峯手裏爲什麼會有小紅袍衣服上的一角?張道峯到底又是怎麼死的?難道是梨殷十三郎弄死的他,然後小紅袍負傷逃走了這也不對啊,梨殷十三郎死的那麼古怪,張道峯死的卻那麼安詳,小紅袍她就算受了傷,也不用躲着咱們啊?”我的問題跟機關炮似的,一口氣說了一堆。

    張瑜之呆呆看着我,突然惱怒罵道:“我怎麼知道,我又不是神仙!”

    我一呆,看着張瑜之,久久說不出一句話。

    一直崩着的張瑜之這個時候,纔像他的外表那樣,不過是個極爲年輕的少年:“你問我,你們都問我,我丫就一被師傅撿來的棄嬰,打小學了那麼點模棱兩可的八卦易經,說的準了你們誇我是活神仙,說的不准你們就罵我妖言惑衆問起我來我還必須都知道,說不知道都不行!我還小,才十八,還是個孩子你知道不知道!”

    我看着他跟瘋子一樣在牀上打滾,尤其是他最後一句話,聽得我直噁心。

    好在這傢伙沒繼續噁心我,發會瘋就又坐了起來,長吁一口氣跟我說道:“我雖然不知道到底發生了什麼,但有一點我可以肯定,背後弄你的人,不止梨殷十三郎一個。”

    “哦?”我一聽這話,挑了挑眉毛。

    “我羅師弟在認識我師傅之前跟梨殷十三郎一樣,是出了名的養鬼人雖說他跟了我師傅之後就一心向善,但他曾經的名頭,很多養鬼人都知道羅家有件寶貝,叫地藏陰書,長什麼樣子我沒見過,不過你肯定是見到過了。”張瑜之擡頭看了看我,又看了看那揹包,不確定的問我:“那書是不是在這揹包裏?”

    我點點頭,張瑜之接着道:“當然,這書除了他們羅家的人,誰也看不到找不到。桃子能看見是因爲桃子她可不是一般小女孩。”

    說完,張道峯就站起來超門口走去,跟我說:“行了,這些你也不用懂,反正你知道現在盯上你的看來不僅僅只是一個梨殷十三郎就行,有什麼話明天再說。至少在我這,你絕對安全,最近我看你肯定沒好好睡過了,踏踏實實睡一覺先。”

    眼看他就要走出去,我連忙叫住他。

    張瑜之轉過頭,一臉不高興的望着我問道還有什麼事。

    我一看他那臉色,頓時把想問的話給咽肚子了,鬼使神差的問了句,他們爲啥管你叫八爪?

    張瑜之翻了個白眼,說我叫張瑜之,張瑜章魚,可不就八隻爪?我師傅就這麼叫我的,咋了,有啥不滿意?

    章魚八隻爪?

    這我還真沒注意過……

    我一臉迷茫的看着張瑜之走出我的房間,掉過頭纔看到牀上一團凌亂。

    我突然明白剛纔張瑜之爲啥發瘋了。

    特麼的這小子把一身泥土都在剛纔蹭我牀上了!!!

    跪求:手機小說全集



    上一頁 ←    → 下一頁

    同時穿越了99個世界紹宋大劫主師父又掉線了醫手遮天
    武器大師至尊毒妃:邪王滾一邊陰陽鬼術嬌妻在上:墨少,輕輕親極靈混沌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