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科幻靈異 » 陰宅兇書 » 第三章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陰宅兇書 - 第三章字體大小: A+
     

    ?“什麼書?於磊你又發什麼瘋啊。”黃克一臉奇怪的盯着我看,說着,他還伸手貼在我額頭上,“沒發燒啊,你瞎嘀咕什麼呢?”

    “書啊,你倆真的沒看到嗎?我剛纔真的看到了,書裏第一頁上面還畫着倆人頭像,那人頭像就像是你和曾亮!”我也不知道該怎麼說這事,但我真的看到了,可轉眼它就又沒了。

    這麼靈異的事情,長這麼大,我真是第一次遇到。我也不知道怎麼來形容那種感覺,就是頭皮發炸,渾身微顫,而腦子裏亂成一團,想的非常多可卻什麼都想不起來。

    但很顯然,黃克一點也不信,他見我這樣,愣了半響,雙手背後搖着頭,衝黃克走過過去,邊走還邊說埋怨道:“老曾啊老曾,都是你,剛纔嚇唬俺倆,你看這下可好,給人家小於嚇出幻覺來了。你說這小於萬一被你嚇個什麼好歹來,我可不管,但那頓你得請!”

    無論我怎麼說,黃克和曾亮都堅持是我出現幻覺了,黃克甚至以爲我有精神病史,還一個勁兒的躥騰我去精神病院看看。

    可那本書,那兩張自畫像,給我的印象實在太深刻,我不相信那是幻覺。

    整個一上午,我就坐在那張椅子旁邊,渾渾噩噩的盯着那張椅子發呆,可直到楊哥打電話過來問我有沒有和那女人約着看房,我都沒有再看到那本詭異的黃皮書一次。

    楊哥的電話是黃克接的,而楊哥一聽黃克說我一上午都在發神經,當即就炸毛了,我坐的那麼遠,精神還那麼恍惚,都能聽得到楊哥在電話那頭大聲咆哮,就一句話,問我還想不想拿提成了!

    難道真是我出現幻覺了?考慮了一下還是飯碗比較重要,我強打起精神從黃克手裏接過電話,好一通低三下四並承諾馬上打電話,這才把這事糊弄過去,末了楊哥還不信我,說他十分鐘之後到店裏,讓我趕緊打電話,省得這種好事別被其他中介公司搶先了。

    我掛了楊哥電話,立馬按照登記表上那女人留下的電話撥了過去。

    登記表上那女人留下的聯繫方式也簡單,就一個電話號碼,後面寫了個周字。

    電話很快就通了。

    “喂,請問是周小姐嗎?”我試探性的打了個招呼之後開始自報家門,“我是XX房產中介公司的,您還記得嗎,上午您來我們這裏登記了一套XX街XX街坊的房產打算出售?”

    “嗯,我知道,你們找到買家了?”是上午那年輕女人的聲音,聽得出來,她知道是我之後挺着急的,直接就問我買家的情況,“我的要求你清楚的吧,現金,一次性付清。”

    “只要您手續齊全,這邊沒有問題。”我故意頓了頓,繼續說道:“當然,您看你要是方便的話,我們能不能約個時間見下面,當然,主要還是去看看房子。”

    “當然沒問題。”周小姐聽到我說沒問題,也不着急了,“這十天內我隨時有空,你們安排吧,當然越早越好,我可不想我留在澤陽這十天時間光忙活這事了。”

    “這樣啊,您看這樣行不,明天下午2點?”她着急,楊哥也着急,當然,我也挺着急的,着急拿提成。

    周小姐疑遲了一會,才說道:“能不能上午,我下午一般都有事需要處理,只有上午有時間。”

    我們當然有時間,不過話就沒法說那麼直接,“哦,這樣啊,那我得打電話聯繫一下那邊的買家,您看這樣吧,等我和那邊聯繫好之後,再給您回電話。”

    “成,那我等你好消息。”周小姐答應完之後就掛了電話。

    我放下電話,等了兩三分鐘,這才又撥給她,說上午沒問題,時間就約到了10點鐘。

    只是末了,我終於還是忍不住了,多嘴問了一句。

    “周小姐,上午您在我們公司臨走的時候,是不是丟什麼東西了?”

    “?”

    “哦,就是一本黃色封面的書,比巴掌大一點點。”

    “什麼,你看到——”

    我雖然看不到這個姓周的年輕女人是什麼表情,但那聲音裏所蘊含的情緒實在太過異常,尤其是最後那三個字,幾乎是喊出來的。

    我聽得出來,她似乎在恐懼什麼。

    只是令我沒想到的是,周小姐很快就鎮定下來,話鋒一轉,“你看到什麼了?哦,抱歉,我沒丟任何東西,也沒有什麼黃皮書落在你們店裏。如果你發現有什麼東西,估計是你們店裏其他客人丟下的。”

    接下來,周小姐對我連剛開始的那種客氣都沒有了,口氣生硬,“對不起,我還有事要忙,如果沒有其他問題的話,明天上午十點見吧。”

    說完,她啪的一下就把電話掛了。

    她這個態度,反而讓我本就一團糟的心變得更加糟糕了,我幾乎可以肯定,她第一次喊出那個你看到之後想說的話一定是,你看到那本書了!

    想了半天,我也沒想出一點頭緒,反倒越想越覺得這事邪了門。

    還好這時候楊哥從外面進來了,一進門看見我就問我打好電話沒,根本不給我胡思亂想的機會還有時間。

    我僵硬的點點頭,說約得明天上午十點,去看房。

    楊哥拍了拍我的肩膀,誇了我幾句,然後衝我身後的黃克、曾亮倆人擺擺手說道;“中午我請客,下午你倆看着店,我和小於去那邊瞭解瞭解情況。”

    接下來我們幾個就一起去吃飯,然後回店裏休息了會,楊哥就迫不及待開着他的起亞K5,拉着我去看房。

    總之這一路上,我迷迷糊糊的,總是精神集中不起來,楊哥這會心情好,看我一副精神萎靡的樣子,也沒訓我,這要放以前,他肯定得吼我。

    很快,我和楊哥就來到XX街XX街坊,其實我們這時候來,主要是找附近的常住的人瞭解瞭解情況,畢竟這個社會騙子那多,貪便宜的時候得睜大眼睛,省得便宜沒佔着,反倒讓人給騙了。

    因爲是下午,加上天氣一點也不熱,小區裏挺多老人在外面坐着,三五成堆的,乍一看還以爲這是養老院。前面也說了,這是八幾年的老房子,所以在這裏居住的老人挺多的。

    還沒走到周小姐房子所在的那棟樓,我就先被一個坐在門道口的老人叫住了。

    這老人姓張,之前我不是在這賣過一套房產嘛,那時候也算經常往這跑,這位姓張的老人就是我所賣那套房產的鄰居,七十歲出頭,身體很是硬朗。

    “喲,這不那個誰嘛,那個小於嘛?終於捨得來看我這老傢伙了,嗯,不對,是不是這兒又有人要賣房子?”張老頭這人挺好,就是囉嗦了點,大概是家裏孩子都在外地工作,老伴兒又去世的早,一個人住在這裏孤單的很,所以特別喜歡和人聊天,不管是年輕人還是小孩,只要你願意和他聊,他都能拉着你說個不停。

    “是啊張大爺,”我擠出個笑臉,旁邊楊哥突然從後面用胳膊碰了下我,我當即就懂楊哥的意思,繼續道:“的確有人來我這兒賣房,這不我們過來看看,諾,就是那邊7棟2單元三樓的一戶。”

    “7棟那的啊?唉,老鄰居越走越多啦…;…;”張老頭撇撇嘴,嘀咕了一句,突然擡起頭盯着我,神情也突然變得異常奇怪,“7棟!是不是3樓那一家?”

    雖然張老頭沒說是幾單元,但他一說三樓,我就肯定他說的是周小姐要賣的那套房子。

    見我點點頭,張老頭什麼話也不說了,衝我擺擺手,那意思,明顯是在趕我走。

    他這樣,我反倒奇怪起來。以前可從沒見張老頭這樣過,有人陪她說話,沒兩句他到先不樂意說了。

    “張大爺,您這是怎麼了?”我拉住張大爺,好奇問道:“那房子有什麼問題嗎?”

    張老頭看了看我,又看了看我身後同樣好奇得要死的楊哥,嘆了口氣,然後又嘆了口氣,一直搖頭不說話。

    “到底是什麼情況啊,張大爺你得給我說說啊?”張老頭這樣,真是急死我了,“您看,我靠這個吃飯呢,有什麼問題您得提醒提醒我啊!”

    良久,張老頭終於不在嘆氣,也不搖頭,長吁一口氣,語重心長的跟我說:“我說小於啊,那房子不乾淨,你呀,最好別沾。”

    末了,張老頭又補充了一句:“聽我一句勸,這活兒啊,你不接也罷,否則的話,被那兒的髒東西沾上,你以後就別想好好過日子了!”



    上一頁 ←    → 下一頁

    修真高手的田園生活神級反派醫毒雙絕:冥王的天才寵權少誘歡,寵妻成性末日輪盤
    權武風云大聖傳龍符修真聊天群他與愛同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