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玄幻奇幻 » 冒牌全能職業大師 » AT297日光城慘案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冒牌全能職業大師 - AT297日光城慘案字體大小: A+
     

    :大家中秋節快油吧章鞋友老虜、思君二洞汁斯、息心,乃們也節日快樂”

    在亞細亞大陸的歷史上,並不缺少讓人望而卻步的超級人類,這些人,或推動歷史前進,或完善人類文明,最次一點的,也會創造一個大帝國,寫出一本大史書。

    但是在這個,時代之中,馬可尼特洛法爾卻是另類的,從他學會第一招劍術的開始,一切都走向了不明名狀的道路。

    ,王琺比北

    已知的一切手段,威脅、誘惑、鼓動、壓迫,對他都是沒有用的。我行我素的馬可尼讓一切敵人都清楚,這個傢伙只相信絕對的力量,除非有人可以壓制住他,否則,他的世界當中,唯一的標準就是自己的判斷。

    轟動一時的日光城慘案第一時間傳到鑽石城的時候,當時的人都以爲是笑話,隨後得到真正的消息之後,原本一些實力不算雄厚的老牌貴族家主,竟然帶着人一個個地來到了特洛法爾家府邸門前跪下,天寒地凍,那架勢卻是絲毫沒有起來的樣子。

    這個事情也是傳的沸沸揚揚,只是特洛法爾家的輪值管事出門就說了一句“少爺不在家”就將門關上。

    原本以爲,這些七老八十的老頭子們應該是熬不住要走,卻沒有想到,鑽石城的第一場雪落下來,他們竟然也是沒有起來。

    惶恐、不安、深深的恐懼。

    對抗一個可知的敵人是任何冒險都可以的,爲了利益,在所不惜。

    對抗未知”哪怕利益詣天,也沒有人願意再嘗試了。

    不是所有人都是開拓者,尤其是知道金礦的前面,就是萬丈深淵。

    特洛法爾家的人揚眉吐氣了,只是鑽石城中,依然是那樣的低調,遠在千里萬里之外的多多羅特洛法爾少爺,卻還不知道這件事情。

    剛剛回到鑽石城的水瓶座更是驚詫特洛法爾家的人難道還有這樣的能量?

    日光城慘案,十七個家族被滅,無一活口,當時圍觀的人原本數以萬計,出動的軍隊將近兩萬人,整個科爾曼城團團被堵住,不過那兇手,卻是絲毫不顧忌一般,直接將那些新聯盟的成員全部殺死。

    那些隱藏起來的鑽石武士、黃金武士,都是秒殺,和普通的豬狗沒有任何分別。

    甚至很多遊離在這個體制外的人發現,這一場大屠殺,竟然絲毫沒有對外人出手,那個。全身甲劍客,何等的恐怖。

    有人說他是馬可尼特洛法爾復活。也有人說那是馬可尼特洛法爾被人做成了亡靈殭屍,更有人說,那是馬可尼特洛法爾的鬼魂回來了。

    誰知道呢。

    特洛法爾家族的人自己都是驚詫莫名,更遑論那些牆頭草了。

    不過這件事情傳到國王的耳朵中之後,路易十八竟然是哈哈大笑,然後竟然堂而皇之地宣佈那十七個家族的產業收歸國有,其中過半被路易十八收到了自己的王族名下,也算是發了一筆大財。

    法律大臣老約翰順利退位,接下來的事情,已經和他沒有一個銅板的關係,該傷腦筋的,是新來的繼任者以及所有的六臣。

    內閣的大臣們都是面面相覷,都彷彿覺得這個老傢伙是不是早就知道會有這樣的大事件發生一般,所以早早地退去,克拉德曼家族在這個事件中,完全就是一點點關係都不沾,算得上是穩穩當當的了。

    而且神不知鬼不覺地收了幾處產業,跟着國王發財,總是安全的多。

    王宮內。

    路易十八梳理着自己的小鬍子,彎翹的宛如毛驢兒背上的阿凡提,眼神卻是激動:“我纔不管到底是誰幹的。至少現在,這一塊心病,算是去了。”

    老約翰坐在旁邊,點點頭,會心一笑:“雖說也要擔心一下那個兇手到底是什麼來頭,但是總歸比不過如今的局面,本來說還想誰來打破僵局,卻沒有想到,竟然會有這麼暴力的事件,如今所謂的新聯盟已經土崩瓦解,跪在特洛法爾家門前的族長几十個,這樣的場面,可是有好多年沒有具到了。”

    上一次這樣的情況,那可是阿巴斯國王跪在凡爾薩宗教聯盟的大教宗門前,只祈求教宗大人能夠寬恕他的無理。

    阿巴斯王國屬於信仰專一的國家,王族之中多半都是教衆,卻不如查爾斯王國這樣的彪悍,但凡傳道,必須要有國家允許,膽敢私自傳播教衆,立刻處死,絕不手軟。

    爲了這個規矩,上述四百三十五年的歷史中,教衆國討伐查爾斯王國所謂的聖戰就有三次,聯合軍組成了兩三百萬的大軍,卻也只是止步漢諾威,從未踏入查爾斯王國的本土。

    這就是查爾斯王國的特點,上至君主,下至民衆,可以敬畏神明,卻是從不相信神明。

    務實,造就了查爾斯人的輝煌,哪怕是最落魄的時候,國民的心態卻也是心懷希望的。

    這或許也是反向影響了特洛法爾家族的先祖們,直到馬可尼時代,都是極爲的彪悍,哪怕是落魄到被人奚落甚至是排擠、打壓,馬可尼也不曾有過潁喪的念頭,甚至連悲哀的心緒都沒有。

    這或許,就是一個國家隊家族的影響。又確切地說,是互相之間的一種動力。

    路易十八的智慧和人情判斷能力確實不高,甚至可以說是非常的低,但是身爲國王的位子上,他並不傻,誰都知道一個家族過於強勢不是好事,但走路易十八卻是知道特洛法爾家族的目標很廣,如果要來謀奪王族權力,早四百三十五年就會那麼做了,他們的目標只有一個,讓亞細亞大陸上的人距離更近一些,再近一些。

    如果有一天,這個世界要緬懷一個偉人的時候,那個人,必定不是一個國王,不是一個君主。

    “十七個家族,幾萬人”連個渣滓都沒有剩下。”

    老約翰笑了笑,又有些苦澀:“這個兇手,還是必須瞭解一下到底是誰的啊,萬一是個瘋子,我們也要早做準備。”

    “老師,你說會不會真的是馬可尼特洛法爾復活了?”

    路易十八問了一個很玄的問題。

    老約翰卜傑否定。但是卻回答道!“衆也不定。誰知道甘看爾家族的人,就沒有一個正常的

    眼神中閃爍的,自是一種無可奈何,人的一生當中,能夠遇到這樣的奇人奇事,也算是很欣慰了。

    只是這奇人奇事奇上奇,卻又太不把人命當回事。

    不過轉念一想,這人命,貌似本就不是什麼值錢的東西。

    一天後,野馬鎮。

    多多羅正黑着一張臉聽科爾曼的管事在那裏說着情況,隨後雷利瞪大了一雙眼睛,周圍的一羣死黨們更是驚詫無比。

    “什麼?!不可能!”

    雷利驚呼一聲,馬可尼的棺材不其了,然後滅掉科爾曼城中十七家老牌貴族?這種事情,簡直就是神話!

    多多羅確實嘴脣有點兒哆嗦,如果這件事情已經確認的話,那麼可以肯定,爺爺馬可尼特洛法爾掌握了某種方法,可以降臨人間,又或者說,他可以降臨人間,但是必須需要一個媒介,而這個媒介”或許就是他原先的軀體。

    這樣想來的話,,

    多多羅眼睛一亮:那個黑影劍客,十有,就是爺爺。

    雷利也反應過來,頓時驚詫道:“既然是老爺,爲什麼他一開始不說明呢?”

    “有所顧忌吧。又或者,”他早就知道會有超級骨龍這種東西出現。”

    多多羅有揉了揉太陽穴,看了法瑞爾一眼,叫獸翻開一本黃金書,然後指着一段文字說道:“這本古代文字上說的意思是,神明的降臨雖然艱難,但是有跡可循。馬可尼特洛法爾”他應該不是神明吧。按照太古時代的描述,這樣的人,應該是弒神者。”

    “他們本就不該出現在神之國。”

    阿道夫接口說道:“這個傳說,我還是知道一點的,神話之類,大多都是將神明描繪的很人類無二,只是更加強大一些,神通廣大一些。只是人類中的一些超級人類,比如說泰坦巨人,他們卻是不懼怕神明,甚至可以殺死他們。這種超級人類,就被稱呼爲弒神者,你們也是知道神話傳說的,那些弒神者,是會下地獄的。”

    “不過說實話,我所知道的神話中,可從來沒聽說過這樣一個普通的人類可以殺死神明。”

    阿道夫苦笑一聲,他們這種人,本就不應該算作泰坦巨人那種體系之中。馬可尼雖然妖孽逆天,可是沒想到。竟然強悍到這樣一種程度,帶着自己的祖先怨靈,竟然將神之國給傾覆,最可怕的是,他還有同盟。

    一羣不知道天高地厚,甚至可以說瘋狂到極致的巫妖。

    而其中最強大的,自然是喪魂鍾曾經傷害過的巴普洛夫斯基。

    所有的事情串聯起來,總是覺得這個世界真是瞄下的可怕,和真正的傾覆者比起來,他們這些強者,那真是極其脆弱。

    只是時間累積,到了如今,神之國也會被消夾,這真是讓人哭笑不得的事情。

    本以爲多多羅特洛法爾已經是強悍的逆天,是妖孽中的妖孽,沒想到他的祖先們,一個二個都是瘋狂之輩,全然沒有將全人類都敬畏的神明放在眼中,彷彿一出生,就是爲了去變得更強大然後去死,到最後,畢其功於一役,由馬可尼一次性將神之國打成殘廢,強大的神明屠戮的乾乾淨淨,一個都不剩。

    都是瘋子。

    “亞伯家的雜種們死的死傷的傷,但是科爾曼亞伯拉罕現如今還在巨龍城。多拉戈又有心和他聯盟,恐怕事情沒那麼容易解決。”

    多多羅擔心地說道。

    “鑽石城的魔人肯定隱藏了起來,這些魔人似乎是靠吞噬生命來壯大的,現在普通人已經不是他們的目標和獵物,反倒是那些武士和魔法師,最近遇襲越來越多,我們在鑽石城安排的高手,現在也有些吃不消了。”

    雷利對多多羅說另外一件事有

    魔人事件其實是非常嚴重的,到了前眸子的時候,甚至出現阿道夫校長和三個魔人打成平手的局面。

    堂堂鑽石武上,竟然打成這樣。

    就算害怕傷到平民,可是依然讓人震駭。

    阿道夫從鑽石城回來之後,也是心有餘悸,現在提到,立刻對多多羅說道:“我已經讓魔力虎的學生們儘量避免外出,有一半學生要求到野馬鎮避難,我同意了,大概兩天後就會抵達,有些小貴族也想過來投靠。”

    多多羅皺着眉頭:“我們這樣做,會不會讓國王陛下感覺難堪?”

    一個比王族還要有影響力的家族,終究還是讓人惱火,只不過對於在場的人來說都是無所謂。

    阿道夫說道:“這也是沒辦法的事情,鑽石城現在不是很安全,幾個王城統領都是調動了數千人才能進行圍剿魔人,國王手下雖然有高手。可是不可能出動,既然我們能夠分出一點人力來幫忙,他不會多想了。路易十八雖然腦子遲鈍了一些,但是本質來說,還是善良,他不會多想。”

    的確,換了別的國王,恐怕第一個想要做的就是將特洛法爾家族連根剷除,但走路易十八腦子遲鈍有腦子遲鈍的好處,他的遲鈍反而讓多多羅能夠放開手腳去做事情,對於路易十八來說,也未嘗不是什麼壞事兒。

    更何況,如今日光城慘案,等於說是特洛法爾家族和老貴族之間直接開戰,論起慘烈兇險程度,恐怕比起查爾斯一阿巴斯戰爭還要強上三分。

    至少國與國之間,終究是可以坐下來談一談,但是在這種利益分配不均的兩個集團中,只有一方徹底到下、消亡,才能結束。

    老貴族中在日光城的十七家徹底瓦解,除了亞伯拉罕家在各地還有龐大的產業維持,其餘的家族簡直可以直接除名了,這也是爲什麼國王敢一口吞下這麼多產業的緣故。

    正如大家所想的那樣,這對於國王來說,同樣是一件好事。

    吃個全飽,還不用擔心有人報復,還有比這個更便當的事情麼?

    ,可

    日光城慘案導致的結果其實非常的複雜,一是讓不少剛剛投靠亞伯家的家族立刻搖擺不定,又讓一些牆頭草立剪到…氈二擊爾家族,最後是讓極少的部分講行最後的頑抗,姍切地講。是最後的那部分人,是堅定的你死我活主義者。

    多多羅也不清楚那到底是不是爺爺復活幹出來的事情,但是至少有一點,這對特洛法爾家族來說,確實是打開了局面,面對的問題,也不再那麼的糟糕和複雜。

    “現在我們要擔心的,也就只有亞伯家的那些魔人,還有超級骨龍。”

    多多羅皺着眉頭,說道。

    “不。多拉戈可能會拼死一搏的。”

    法瑞爾突然說道。

    推了推眼鏡,叫獸對多多羅說道:“可別小看了多拉戈,他的壽命我估計在三到五年,這麼短的時間。誰能保證龍族皇族能夠震懾六系龍族?所以,他必須做一件事情,讓六系龍族明白,黃金龍族戰無不勝。那麼,任何一件事情,都沒有比消滅一個超級強敵來的更爲突出了。

    更何況,福爾曼金多拉貢是一頭潛力無限的巨龍,是龍族新生代中的最強者,卻死在了黑影劍客手上,但是龍誤會把這件事情放在你身上,所以,你在多拉戈眼中,是必死之人。”

    “不論是哪個方面來說,你活着時龍族就是一個諷刺,所以。你必須死,尤其是在這樣的情況下。”

    法瑞爾的話讓多多羅點點頭,他自然是明白這個道理,只是他不敢確信,多拉戈難道真的敢孤注一擲,將手頭的黃金龍族的龍戰士近衛軍拉到大陸腹地,來找他的麻煩嗎?到時候查爾斯王國是絕對不允許有人過來隨意踐踏王國的威嚴,身爲西北野馬總督,多多羅代表着查爾斯王國的利益,再退一步講,多多羅甚至可以說是代表了路易十八的利益,這多拉戈,就真的敢和遠東第一強國開戰?這個風險,他承擔的起嗎?

    多多羅想來想去,心說如果是自己的話,恐怕根本就不會考慮這個問題了。

    一旦知道自己還只剩下三五年的活頭,多多羅甚至想:老子死後,還管別人死活?自己先爽一把再說,至於自己的兒子,老子給他留一份產業,就行了。

    多多羅這樣想,那麼多拉戈也可以這樣想。

    這樣換位一思考,多多羅就覺得,那多拉戈金多拉貢,身爲龍族皇帝,說不定真幹得出來。

    再加上超級骨龍壓陣,他甚至可以想象的出多拉戈的狂妄姿態是何等的誇張。

    一個常規力量已經無法壓制的強大武器,哪怕是傳奇武士,竟然也只是稍稍地阻擋一下罷了。

    多多羅也沒有太多的把握可以擋住超級骨龍,那東西,實在是太強了。

    管不了那麼多,老子就算真要死,也要先讓多拉戈這個絕種。媽的。

    某渣心中恨恨然地發誓,也是歹毒無比。

    而在巨龍城,科爾曼亞伯拉罕已經知道了日光城慘案,事情變得無比詭謐起來,科爾曼少爺喃喃驚訝;“馬可尼”特洛法爾?!”

    他有些不敢相信。也有些惶恐。

    這今年紀,對那樣的無敵強者,概念上來說很淺薄。

    但是噶吉爾這個屠夫伯爵不止一次對科爾曼說過這個馬可尼特洛法爾是怎麼怎麼的強,怎麼怎麼的厲害,”

    從小就聽着這樣的故事長大,科爾曼甚至覺得,這到底是對敵人的蔑視,還是懼怕呢?

    科爾曼不認爲自己會比別人差,甚至覺得,自己是最好的。

    щщщ ▪ttKan ▪¢ 〇 什麼多多羅特洛法爾,不過是一個小丑罷了。

    但是現在”噶吉爾亞伯拉罕竟然一瞬間就死了?

    家族幾乎全滅,妾力殆盡,三個地下室的初級魔人被消滅的連渣滓都沒有剩下,這如何讓科爾曼能夠忍受?

    這每一個魔人,都要消耗數百甚至數千人的性命血肉靈魂,才能夠製造出這樣一個強悍的怪物,死一個都會讓科爾曼心頭髮顫,但是現在卻是死了一窩。

    而對手,只是一口棺材,然後是棺材裏爬出來的一個不知道是人是鬼的傢伙?

    那就是馬可尼特洛法爾嗎?這到底是何等的逆天!

    一聽到馬可尼特洛法爾這個名字,哪怕是龍皇多拉戈的表情也變得豐富起來,甚至可以說是糟糕起來,無比的糟糕。

    他能夠感應到龍神德莫克里剋死前的悲壯,是對自己弱小的一種自棄。

    弱小?自責?真是諷刺。強大如神明,竟然自責自己太過於弱

    現在想來,竟然是這樣的誠實和直白。

    的確,太弱小了呵。

    “人類,你說的方法,我想盡快看到效果。”

    多拉戈對科爾曼冷冷地說道。

    他現在有些不耐煩起來,超級骨龍已經修復,加固的更加強大,四百多米的長度,比剛剛出來的時候,還要長上幾十米,就這種龐大的軀體,看一眼都會覺得天地懾服,恐懼顫抖。但是在這裏,卻是一陣自得。

    只是,既然有那麼強悍的對手,只有全力以赴,才能真正讓人放心。

    假如”馬可尼特洛法爾真的沒死的話。

    又或者,他是死而復生了。

    科爾曼回頭看了一眼多拉戈:“可以開始了,不然,我們的時間就不多了。”

    科爾曼的話讓多拉戈有些滿意,隨後說道:“給你半個月準備的時間,我希望你能夠給出很好的答案。”

    科爾曼少爺並沒有說什麼,只是一個人走了出去。

    身後的多拉戈眼神複雜。心中卻是警懼道:這個人類太危險了。

    科爾曼眼神冰冷。心中不屑:懦夫一個,什麼巨龍,根本就是個廢物。

    望着遠處的海天一色,科爾曼喃喃說道:“多多羅特洛法爾,馬可尼特洛法爾,我不管你們怎樣,都會把你們統統消滅,這個世界上,只有我纔是最強的!”

    ,王琺比北

    緊緊地捏着拳頭,旁邊的家族第一守護阿爾法輕聲在耳邊說道:“少爺,他們已經到了。”

    科爾曼雙目泛着精光,獰笑道:“走!”



    上一頁 ←    → 下一頁

    邪王欺正妃我的大姐大皇夫同堂:妖孽師兄娶進天元神訣極品全能高手
    甜婚來襲:腹黑老公壞透Kiss小呆萌:惡魔校劍徒之路冒牌天王黑凰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