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玄幻奇幻 » 冒牌全能職業大師 » AT285跳出來的人~ACT286老子是魔王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冒牌全能職業大師 - AT285跳出來的人~ACT286老子是魔王字體大小: A+
     

    ,多羅察貨到亞伯拉罕家有動作,但是卻沒有想到他們則腦紋麼大,竟然想着如何將路易十八這個神經質的國王從王座上擼了。當然這個過程是否真的是和擼管那麼一樣簡單。就不得而知了。

    不過主僕二人宛如夜貓子一般,在黑暗之中,卻是找到了一些有趣的事情。

    比如說,泛宗教聯盟的人開始撤離了查爾斯。

    比如說戰神殿的人居然來到了鑽石城。

    再比如說,聖堂的上上下下。一副死了老媽的樣子。

    這讓多多羅很是不解。

    當然還他還看到了那個被老媽中意的乖乖女莉莉莎德雷克小姐出入聖堂,並且有不少人在那裏保駕護航,據說她很有可能成爲新一任的水瓶座。

    那不重要,重要的是,在這個略微讓人蛋疼的時節,這麼多人都有這麼多煩惱,着實讓某渣有些扛不住。

    難道就因爲是打完了一場莫名其妙的仗,然後秋天到了,大家都要回家洗洗睡了嗎?

    沒那麼快樂吧。

    “戰神殿的人,好像和聖堂的人接觸了?”

    多多羅有些奇怪地問雷利。

    雷利點點頭:“看上去他們好像遇到了什麼恐怖的事情。不知道會是什麼樣的事情,會讓他們這樣的忙亂。甚至可以說是完全沒頭腦了。”

    “半宗教的組織,果然就是渣啊。”

    多多羅不屑地說道。

    當然他現在確實有牛逼資格。話說牛逼沖天地將一波魔獸給滅殺在搖籃之後,多多羅很低調很低調地回到了鑽石城,暫時沒有回特洛法爾府邸,而是入住存乾涸的沙漠之中。

    恰絲麗見到多多羅的時候,那表情不比見到鬼好多少,總算這個女人的精明強幹沒有辜負於她的胸部規模,在胸大的同時,腦容量和她的胸部容量是成正比的。

    “信仰出了問題,誰也拉不回來。”

    雷利笑了笑。

    主僕二人猜的不錯,這一次,不僅僅是戰神殿的問題,聖堂也是如此。

    不論是戰神殿的輪值大長老還是聖堂大主祭,面對的一個問題就是:他們居然無法感應到神明大人傳達給他們的訊息,最後一點”他們在兩天前感受到了訊息,但是那個訊息的感覺就是神明大人們在向他們求救。

    好吧,你覺得神是什麼?

    現在看來,那些向螞蟻發出求救信號的大人物,貌似遇到了比人世間的所有麻煩都要更糟糕的一個麻煩。

    他們被狙擊了。

    不過如果多多羅和雷利再大膽一點去聖堂查探一番的話,他們就會發現,克羅巴索裏克爾梅護送的那些戰神殿長老們來到聖堂之後,那長老遞給聖堂大主祭的有一封信,然後上面寫着輪值大長老的一句話:嗨。朋友,相信你已經知道了,神明他們都死光光了,就是這樣,祝你晚年愉快。

    旁邊還畫了一個笑臉,但是大主祭大人貌似只有苦澀的崩潰的糟糕的笑臉,他沒辦法和他的黃金武士麼解釋這個事情。

    總不見得老老實實地告訴他們:啊,是這樣的,介於戰神大人被殺,我們就準備洗洗睡了,不要再裝神弄鬼騙別人的鈔票了。

    要是能這樣說,那該多好啊,就不會受罪了。

    很可惜,他不能。

    “我想問題還挺大的。”

    庭院中,幾個黃金武士遠遠地打量着正在吞雲吐霧的克羅巴索元帥。旁邊站着一個矮子,是考克紅鬍子伯爵,老矮子眯細着眼睛,皺着眉頭,突然用一種極爲詭異的聲音問道:“你說”大長老到底是什麼意思?”

    “關我鳥事?”

    爆熊先生很好地詮釋了什麼時做醬油精神。

    醬油恆久遠,一瓶永流傳……

    “如果真是神明大人死光光,只考克突然停頓了一下語氣,然後十分興奮地睜開眼睛,“嘿嘿,你說是誰幹的?”

    “真的存在神界麼?我不信。”

    克羅巴索搖搖頭。

    “那麼魔界呢?我是相信的。既然有魔界,那就有神界。”

    考克的執拗讓人蛋疼。

    “嘿嘿,”

    ,王琺比北

    兩個老頭子的笑容顯得有一種解脫的快感,讓那些個二黃金武士有些不爽,但是這兩個老頭兒都是伯爵。地位又高,沒辦法說話。

    不過此時兩人對視一眼,輕聲說道:“至於特洛法爾家族”

    “暫時先不要摻和進去,老夫總覺得,事情沒那麼簡單。多多羅特洛法爾這樣的禍害,就這麼死了?你信麼?”克羅巴索問考克。

    紅鬍子伯爵卻是神祕一笑:“比起這個,那個不知道從哪裏冒出來的黑影,我更加感興趣,能夠將龍族司法長老說殺就殺,這點魄力”嘖嘖,你覺得你一生當中,有誰有這樣的能耐?還不怕龍族的報復?”

    老子的眼神雖然狡黠,但是因爲和平時的形象實在是相去甚遠,反差太大,反而給人一種極端睿智的感覺。

    克羅巴索愣神了一番,思索在腦海中的大人物,一個形象躍然而起。

    馬可趴…特洛法爾。

    這個死了不知道多少年的老畜生,在爆熊的眼中,這個傢伙就是逆天的妖孽,怎麼可能存在這樣的人物?

    儘管別人都不清楚當初的聖堂傳奇武士是怎麼死的,但是克羅巴索這種軍方大人物,還是知道一點點苗頭,那就是,馬可尼這個狗孃養的。只用了四十分鐘。

    這種戰績,嘿,未必沒有拖延的意思啊。

    流落在人間的神器,喪魂鍾算一個,審判雷霆算一個,再加上幾個神教和精靈族的星辰之萏。一共是十二個神器。

    但是衆所周知,十二個神器,有一半是被摧毀的,只有一半還留下。

    現在喪魂鍾也被幹掉了,審判雷霆也被奪走了,就剩下精靈族的星辰之瘍。

    其餘神教的神器,那都是殘次品,沒有多少年可以揮霍其中的力量了。恐怕可能就現在,說不定已經是一堆廢銅爛鐵了。

    戰神都能求救,克羅巴索和考克就不信,其餘的那些賤人軍團女神

    不過看他們兩個老傢伙的表情,顯然是對那些宗教機構的事情瞭如指掌,凡人真要是確認了神明的存在,第一件事情並非是膜拜而是……解剖。

    ,萬

    或許無論哪個世界的人類都是如此的。當無法解決問題的時候,就將問題丟給上帝。但如果終於有一天。否定之否定等於肯定而確定了上帝的存在,那麼心急如焚的瘋狂人類或許就會想方設法擊敗上帝,然後將他解剖。

    這就是真正的人類。

    沒有人可以凌駕於他的小小靈魂之上,哪怕他只是一個非常卑微的,甚至可以說是無足輕重的絛蟲。

    事情一次次地發生轉變,那麼問題就會迎來。

    亞伯家的雜種們異常活動頻繁,而在王宮之中,國王的心情雖然糟糕,卻是無法預料到真正的問題可能就會爆發。

    他的精銳之師遠在阿巴斯王國。

    那兒有着他的榮耀,他完成了過去五六個國王無法做到的事情。

    他的父親、祖父、曾祖父,都想做到今天的事情,但是都沒有。

    人們在緬懷過去數百面的榮光時候,纔會想起:啊,原來咱們也曾經厲害過。

    總算智商或許真的很有問題的國王陛平做到了一些別人不敢想又做不到的事情,萬幸,這個,世界是公平的。

    “審判雷霆是神器,龍族沒理由沉得住氣。”

    多多羅冷聲說拜

    “不,少爺,還有一個神器。”

    雷利看着多多羅,“龍族還有一個神器。別忘了少爺,德莫克里克的龍珠。”

    多多羅一愣,卻是想了起來,那龍珠。如今有兩顆在巴拉巴拉這頭暗黑龍身上,還有四顆,在人魚公主慕碧雅那個賤人身上。

    六顆龍珠,就能夠做很多很多想不到的事情了。

    如果,德莫克里克這位龍神大人真的存在的話,那麼,對不起了,請實現我的美好願望吧。

    “我們應該去東海嗎?”多多羅問雷利。

    “少爺,您應該讓家裏的人先知道您活着的消息。我已經祕密通知了老爺和夫人,他們現在本來在回來的路上,現在又返回南海了。”

    雷利皺着眉頭,又加了一句:“似乎是這一次的魔獸狂潮,來的比較猛烈,或許,”會波及整個大陸也說不定。”

    雷利既然擔心,那麼也就說,這些戰鬥力詭異的超強魔獸,恐怕數量就不是幾十萬的事情了,如果座標數以萬計的話,那麼就是數以億計的魔獸數量,那是多麼恐怖的數量?

    全世界的人口加起來,還沒魔獸多?

    好吧,如果真是這樣的話,這裏就改名字吧,改成魔獸大陸好了。

    “至於亞伯家,少爺,現在還沒有必要動手呢。等他們亂來的時候,我們一舉擊潰他們,到時候,整個王國上下,都不會說我們什麼。這樣的話,就再也沒有人敢針對我們特洛法爾家了。”

    老管家的眼神閃爍着精光,此時此刻。對於世俗間都事情,已經看的極爲透徹。

    那亞伯家的人,又怎麼可能抵擋得住多多羅和雷利的威力?既然都是一秒鐘的問題,那麼就讓這個一秒鐘,來的正義凜然一些,讓人說不出啊,讓人挑不出刺,就是這樣。

    “少爺,我們先找到龍珠,如果能夠喚出龍神,就有機會弄清楚那個黑影到底是怎麼一回事了。我現在也沒有搞明白,他到底是敵是友,是人還是靈魂,更加不清楚,他的實力到底是怎麼一回事。”

    “反正是很恐怖的力量,反抗的機會都沒有。”

    多多羅嘆了一口氣,卻又是感激那個黑影,本來他還在想如何和龍族的這些白癡們鬥毆,現在二十一顆星宿在手上,力量就算稱不上強橫,那也算是數一數二的了,只是這樣一來,總覺得有什麼不對勁的地方,彷彿是被人盯住了一般,讓多多羅有一種極爲強烈的壓迫感。

    那個黑影來的詭異,去的更是瀟灑,不得不承認的是,即便是搶奪神器審判雷霆,那種理所當然的樣子,讓多多羅佩服不已。

    更何況,這個黑影,和巴普洛夫斯基貌似還認識。

    但是多多羅實在是想不明白:巴普洛夫斯基明明被自己殺了,那麼,黑影是如何認識巴普洛夫斯基的呢?

    如果說是一千年前就認識的,那麼又如何從巴普洛夫斯基的口中知道多多羅的消息呢?人又不能未卜先知。

    所以,多多羅腦海中有了一個念頭:難道說巴普洛夫斯基那個老巫妖,其實不是死了,而是獲得了更高一層的力量,化作了更高一層的生命形式活了下去,而且並非在凡間?

    多多羅甚至覺得,那個黑影,說不定就是那傳說中神界來的傢伙,就是要來摧毀這些神器,或者說是將這些神器佔爲己有。

    那麼,巴普洛夫斯基那個老巫妖,說不定真的是更近一步,死到神界中去了。

    只有這樣,黑影和老巫妖,纔有可能互相認識的同時,知道多多羅這樣一個猥瑣的傢伙存在。

    多多羅甚至猜測,那個黑影之所以會特洛法爾快劍流字快殺,說不定也是因爲爺爺死後進入了新的一個層次生命形態,隨後和黑影認識。

    然後黑影就會特洛法爾快劍流。

    種種奇特和困惑交織在一起,讓多多羅本來就很萎縮的大腦越發地不夠用,智商和情商郗超低的某渣只能暗暗嘆道:唉,什麼時候也能和那個黑影一樣裝逼,砍頭巨龍讓別人都不敢放一個屁。

    這種覺悟,估計他的檔次也就是這樣了,但是不得不承認,多多羅這個混蛋簡直就是極品,龍族方面也確實不敢放屁,但是他們現在是有力無處使。

    你說是黑影乾的,好吧。大家認了,反震打不過。

    歸咎到多多羅身上,媽的,他都死了你還追究個毛。

    找黑龍?他如今都不知道躲到哪個鬼地方舔抵傷口外加準備收集龍珠幹一炮。

    這也是多多羅準備去東海的緣故,因爲多多羅和巴拉巴拉說過,其餘的四顆龍

    就在多多羅和雷利再度動身前往東海的時候,恰絲麗就像是一個掌握了巨大祕密的功臣似的,大張旗鼓地前往了野蠻地區。

    任何人都想不明白,這個全國連鎖鼓院最大的頭目,到底走出了什麼神經毛病,竟然還這樣高調地前往野馬地區?

    多多羅特洛法爾這個小雜種都死了。你還得意的什麼勁兒?

    只是很多人在疑惑的同時,亞伯家的伯爵噶吉爾卻是有些發冷,他忽然覺得,自己可能遭到了什麼不可逆轉力量的關注,他甚至覺得自己在這個時候退後應該是明智的選擇,但是亞伯家的人雖然聽從噶吉爾的命令,卻不允許伯爵大人爲了一個古怪的預感就打退堂鼓。

    有些時候,大人物的悲哀就出來了,當你不想前進,想要停下來的時候,那些拼命往上爬的手下們,會不得不推着你前進。

    這和特洛法爾家完全是不同的,在多多羅的這個非常怪誕的體系中,你就算爬到老死,也就是一個特洛法爾家族的輪值大執事,這種沒有貴族頭銜,沒有王國官員權力的個子,要來有個毛用?

    但是,特洛法爾家族,卻能夠反作用於王國的局勢,這就不得不讓人糾結於此,卻又不得不聽命於特洛法爾家族的掌舵人。

    那些形形色色的人,在或譏諷、或得意的氨圍中,想要看看這個妓院大頭目恰絲麗的笑話,但是很快他們就失望了。

    在那些曾經投降多多羅少爺。然後又準備跳槽投到科爾曼麾下的土匪們,隨着恰絲麗的到來,雷厲風行的布萊克老大將那些蠢貨們殺了個乾乾淨淨,血流成河。

    將近六萬多人的腦袋或許就在這短短的一個星期之中掉了下來,原本打算着想要謀發特洛法爾家族產業的土匪們,卻怎麼爺爺沒有想到,自己成爲了肥田的養料。

    比起這個”精靈們的墮落更加讓人崩潰,他們比布萊克老大還要心狠手辣,和以往的精靈族完全是兩個極端。

    甚至阿爾麗雅還公開放話:誰敢造特洛法爾家的反,誰就得死!

    那猙獰果敢的勁頭,着實地讓人心驚膽顫,又不得不承認,多多羅少爺身邊的女人,哪怕是一個侍女,那也是響噹噹的女魔頭。

    而大魔王的名頭,也堂而皇之地摜在了多多羅的腦袋上,反正他已經死了,不摜死他摜誰?

    嘎吱嘎吱嚼着連骨頭肉的大魔王,這就是很多不明真相圍觀羣衆們腦海中的形象,最了不起的。或許就是拉蒙多自治領的那些農民伯伯們,勒謝尼成了一塊心病,確切地說,成了噶吉爾亞伯拉罕這位伯爵大人的一塊心病。

    這兩三萬人的農民隊伍,說大不大,說小不可是一旦出了問題,關鍵時候鬧出來的亂子,恐怕還真是不好收拾,噶吉爾心中暗罵:該死的老混蛋,和克羅巴索那個狗孃養的是一個德行,這種老雜毛真應該出孃胎的時候就應該掐死。

    但是噶吉爾在這樣詛咒着勒謝尼的同時,這個他口中的老雜毛卻同樣在嘀咕着亞伯拉罕家的那些狗雜種:“這羣婊子養的賤貨,當初他們的老子真應該把他們射到廁所裏養蛆!”

    底層的普通農民和上層既得利益者之間的矛盾,或許這就是一個縮影。

    但是和大多數農民的老實厚重不同,勒謝尼這種老兵痞,老油子,這種刁民,他是絕對不會忍氣吞聲了。尤其是被拉蒙多家族的人坑了幾十年之後,越發地憎恨那些一天到晚想要吸血的老貴族們。

    他們就是螞蝗,是雜種,整天吸他們的血,吃他們的肉。

    農民的想法簡單,不過勒謝尼的隊伍有一個非常大的優點,那就是從來沒有做出出格的事情來,這或許和勒謝尼以前曾經在軍隊中做過軍官有關,再加上那些農民中有不少人都是特洛法爾家族農莊中除去的普通農民,儘管出去後種着自己的地,但是糧食還是賣給特洛法爾商行的。

    如果特洛法爾家族倒臺,他們也要跟着倒黴。

    ,可

    再加上商行賣給他們的農具、耕牛、種子都是非常的便宜,和普通的商行比,差了幾十倍,這如何讓人接受?

    而這些,還僅僅是拉蒙多自治領一帶的狀況,如果推算到整個查爾斯的話,恐怕誰也受不了。

    因爲農民沒有衝擊城鎮,沒有暴亂,軍隊也只能看着,誰也不能下那個動手的命令,哪怕是號稱屠夫的噶吉爾,也只能恨的牙癢癢,那些來自大統領科爾曼亞伯拉罕的軍隊就這樣監視着,卻絲毫沒有辦法。

    這就是老鼠逮刺蝟,不但個頭兒不夠看,連嘴都不敢張。

    國王則是不動如山,就像是看笑話一般地看着那些老貴族們表演,他極爲蛋定地坐在王座上,也不說話,也不發怒,只是偶爾微笑了一下,然後嘲弄一番,和老貴族之間的矛盾,卻是越來越僵硬。

    到了這個地步,大家都開始謀颳着前路,國王畫了一個還算不錯的大餅,大體上的意思就是大家如果想要賺錢,就和國家一起入股,該賺什麼就賺什麼,該賺多少就賺多少。

    只是很多在某個領域中幾乎吃獨食的家族,都是不樂意吐出來嘴裏的肥肉。

    站隊的貴族們都是在心中忐忑,儘管亞伯拉罕家的動作已經這麼明顯這麼強悍了,可是一看到國王這種樣子。他們就心裏沒底。

    同時快要退位的約翰老大臣他們,卻是無比的平靜,這就讓那些一心想要讓國王換個人噹噹的傢伙們更加的蜘溯。

    哪怕是噶吉爾,也是搞不明白,這些老混蛋到底打着什麼鬼主意。

    讓人哈哈一笑,然後環視四周,竟然是空蕩蕩的沒有觀衆,隨後嚇出一身的冷汗,趕緊把自己埋藏起來,生怕被找到一般。

    此時此刻,不用多說,哪怕是隻用腳趾頭分析,也能夠看到多方的角逐。

    龍族、特洛法爾家族、新聯盟、老貴族、舊聯盟、阿巴斯王國、宗教、奧羅斯帝國、不知名

    這些角色,都在一個環節上大放異彩,但是在整個網狀結構中。卻又顯得單薄起來,唯一讓人感覺到心驚膽顫的,卻是特洛法爾家族,貌似和任何一個角色,都有着或多或少的聯繫,而且這份聯繫,還着實的不輕鬆。

    龍族如今也是在忐忑,哪怕是在龍族內部,福爾曼的死雖然衝擊力極大,六十六龍族棲息地叫囂要開戰的傢伙不在少數,但是龍族王中王卻是沒有表態的,誰也不知道下一刻會發生什麼。

    那個神祕的黑影,到底是什麼來頭,也沒有人能夠弄清楚,誰也不想和福爾曼那樣死的不明不白。

    巴爾扎克和希曼都是被留在了龍族的埋骨地,誰也不會再出去了,萬一都死光了的話,將來的衆王之王就沒有了人選,到時候,龍族自己內部就要內戰,如何受得了?

    不過此時倒是有一波巨龍奔着東海去了,綠龍奧古斯都着一撥族內高手,前往東海阻擊巴拉巴拉布萊克多拉貢,這頭黑龍躲藏幾個星期後突然出現,並且前往東海,這不得不讓人震驚。

    而與此同時,爲了自己兒子,咬牙拼命的阿咯琉斯布萊克多拉貢也咬咬牙,帶着數百暗黑龍族的高手,朝着東海而去。

    風龍和暗黑龍之間,都是心照不宣。

    奧古斯都卻是不擔心阿咯琉斯敢冒着被全族指責的風險而鬧出大事情來,反正黑龍巴拉巴拉已經被定性了,他就算被殺,也沒有人會說什麼,問題就自愛與,阿咯琉斯這個老瘋子,到底要幹出些什麼事情來。

    黑龍並不知道多多羅還沒死。只是在前往藍蘭島之前,黑龍在自毛的巢穴中留下了遺囑,不過這看上去有些可笑,這個混蛋竟然寫下遺囑並且將這些財產留給了自己的老爸。

    見鬼的,見過老子給兒子留遺囑的。卻沒有見過這麼明目張膽還十分驕傲給老子留遺囑的兒子。

    如果阿咯琉斯知道的話,恐怕半路就要氣的吐血。

    當然他已經快要吐血了,一路上過去,遭遇到了的海洋魔獸狂潮,絲毫沒有比大陸上的少。

    那些海洋魔獸體型巨大。有些魔化飛魚,提醒竟然和巨龍不相上下,力量更是差不多,除了在魔法的效力上差了十萬八千里,要不然真要讓阿略琉斯死在這片海洋之上。

    現如今,也就只有維克多掌握着測量魔獸狂潮的座標,這也是很多人明明很想幹掉特洛法爾家族,卻始終還沒有動手的緣故。

    真要是幹掉了特洛法爾家族,如果自己不小心去的地方是一個座標,而維克多卻什麼都沒有說,只是打醬油,那麼大家都要死的極其冤枉。

    就是這樣,漢諾威公國的哈瓦那城還死了兩三萬人,這其中。枉死之人,實在是太多了一些。

    “可惡!照這樣下去,奧古斯都那個狗孃養的雜種應該會提前趕到藍蘭島。”

    有些擔憂的阿略琉斯一口咬斷一頭魔化飛魚的腦袋,嗤嗤的鮮血染紅了海洋,隨後大大小小的食肉魚過來將這些飛魚的肉都吃的乾乾淨淨。

    而遠方的某個地方,以速度見長的奧古斯都卻倒了大黴。

    他帶着兩千多號成年龍戰士,這些綠龍族內的精英,都是磨刀霍霍,準備將巴拉巴拉給菊爆在東海之上,卻沒有想到,半路上遇到了一個蒙面的黑衣人,他手握一把細劍,渾身雷光電舞,只是幾個呼吸,就是幹掉了數十頭巨龍。

    就這樣的代價,他們連他的一根毛都沒有弄下來。

    奧古斯都大吼:“是你傻了福爾曼王子殿下?!”

    黑衣人沒有回答他,只是天空中天雷滾滾,當場將不少綠龍擊殺,幕在水中掙扎的巨龍不在少數。

    奧古斯都只當是對方掌握了審判雷霆這個神器的緣故,嚇的膽顫心驚,心說這麼點兒人肯定是不夠看,卻沒有想到,此時從費爾南多梅拉又來了一撥巨龍,神聖龍們將海洋中的風龍救了起來,爲首的那個強壯巨龍,渾身的鱗甲白金泛光,十分的好看,正是費爾南多裏克森這個老大叔。

    “是你?!”

    費爾南多裏克森一下子就認出來了黑衣人,就算蒙着臉,對於見過一面就能夠記住一輩子所有信息的巨龍來說,這根本就是小意思。

    費爾南多裏克森認出來這個蒙面黑衣人是誰,他就是特洛法爾家族的當代守護,家族大執事雷利。

    奧古斯都一愣:老白龍認識這個傢伙?

    隨後不懷好意地看了費爾南多裏克森一眼,心中暗道:難道說老白龍想要一統龍族,找了這樣一個外援,先殺福爾曼,然後解決我?

    只是想想有覺得不大可能,按理說神聖龍的個性,肯定是先擺平暗黑龍,又怎麼會找上他們?

    想到這裏,風龍之主奧古斯都又覺得奇怪起來。

    ,萬

    費爾南多裏克森也不是傻逼龍。瞧見旁邊的奧古斯都正在轉着眼珠子胡思亂想,也就不直接倒出來,而是心中震顫地大聲問道:“他居然沒死?!”

    雷利默不作聲,認出了費爾南多裏克森,隨後點了點頭。

    緊接着,藍白電光一閃,消失的無影無蹤,此時費爾南多裏克森卻覺得背脊發涼,心中越發地不明白,這個家族的人,到底是什麼來頭,又到底是什麼東西構造成的?實在是太過恐怖了。

    那奧古斯都見狀,覺得老白龍心裏有鬼,於是問道:“費爾南多裏克森,你認識剛纔那個傢伙,他殺了我二十幾個龍戰士”

    “知道了。”

    費爾南多裏克森無所謂地回答,卻也不看奧古斯都難看的眼神,對身旁的神聖龍們說道:“回去吧!”

    如今的老白龍也想明白了一點點的頭緒,看上去,特洛法爾家族和別的家族絕對是不一樣的,恐怕不少事情。都說不清楚,與其冒冒失失地衝過去搗亂,到不如靜觀其變,有點兒追求的老白龍甚至幻想,憑藉露西亞這層關係,說不定可以依靠人類的力量,將巨龍一族重新整合。

    確切地講,費爾南多裏克森已經明白如今的世界不再世界,不可能讓其餘的智慧生命臣服在巨龍的威嚴!,明旦有了強大的文明力量,就只能碰撞,或者融合,不是被融合,就是融合別人。

    很顯然,強勢的人類文明壓倒一切,哪怕是精靈、人魚、矮人等等,都是包含於人類文明之中,而巨龍,卻是遊離在這個體系之外,甚至在人類的社會當中,將巨龍的習性歸納爲野獸、魔獸的那種極其原始的社會體系,只是人類忘記他們最早是學習的巨龍,而史學家也無法證明這一點,於是作罷。

    所以,生活在大陸棲息地上的費爾南多裏克森,更加能夠明白,或許在不久的將來,人類文明就會壓倒一切,任何文明都只能夠被融合,巨龍也是不例外的。

    而費爾南多裏克森卻想着在融合進入人類文明的同時,卻又要保持着巨龍的那種高貴、神祕還有強大,要有傳說,要在神性和人性之間搖擺。

    極其原始的龍騎士條約確實是一個不錯的選擇,但是卻並不能夠滿足現今的狀況。

    費爾南多裏克森有着很龐大的計劃,當然,在此之前,他是沒有任何膽子去將這個計劃完善的,但是現在不一樣了,一切都不一樣了,他已經清楚地知道,貌似龍族的衆王之王,無法感受到龍神德莫克里克的力量了,再加上神器審判雷霆被搶奪,也就是說,現在是龍族最高層極其虛弱的時刻。

    龍族戰兵九萬,衆王之王掌控三萬,各族一萬,如果算上平衡什麼的,龍族內部是極其安穩的,但是現在打破平衡不過是瞬息之間的事情。

    福爾曼這樣的高手,帶着一千龍族高手過去,竟然就是半天的功夫,死的乾乾淨淨,這如何不讓人震驚,再加上費爾南多裏克森再爲露西亞和多多羅的關係比較好,也從特洛法爾家那裏得到了一個消息,那就是法瑞爾那個妖孽,竟然研究出了一種可以和神器對轟的武器。

    這是多麼恐怖的消息,他已經能夠想象,不久的將來,如果人類人手一把那樣的武器,那麼巨龍不就是一天就會絕種?

    所以,費爾南多裏克森必須讓龍族融入到人類文明中去,這樣才能免遭滅頂之災。

    甚至他已經想好了新的龍騎士條約,當然,這一切都還只是構想,他連和人說的念頭都沒有。

    ,萬

    遠在藍蘭備。

    奧古斯都的龍戰士們終於到了,底下就是以前輝煌的東海王國,如今卻是殘破無比,從天空中看去,藍蘭島就像是被一根超粗的鐵棒在中心位置捅了一個,大洞。

    深不見底,卻是直通地底,這是火山口。

    此時火山當然已經不噴發了。但是當初藍蘭島大災難的時候,多多羅還是記憶猶新。

    擡頭看了看天空中祕密麻麻的巨龍,多多羅冷笑一聲,坐在火山口內部,旁邊坐着一個黑皮青年,從多多羅那裏接過一支波西尼亞的香料煙,然後吞雲吐霧起來。

    兩個牲口都從對方眼神中看到了疑惑。

    巴拉巴拉問道:“你居然沒死?到底是怎麼一回事?我可以肯定當時你死了,難道你是鬼魂?”

    說着,黑龍哥哥捏了捏多多羅的胸肌。

    很堅硬。

    “去你的蛋,老子哪兒那麼容易死。”多多羅啵滋抽了一口,然後瞄了一眼天空中的飛龍盤旋,平靜說道:“那個黑影一劍扎穿我的身體,當時我確實陷入了沉睡之中,但是他在我的體內留下了一股力量,這股力量不但修復了傷勢,還將我的精神海和龍鯨圖騰進行了橋接

    說着,多多羅將後背露給黑龍哥哥看:“我現在已經可以使用魔力了。”

    按照多多羅的控制,那龍鯨圖騰旋轉了一下,十分的明顯。

    這龍鯨圖騰之中,本就有着三千多龍鯨獸靈,結合了多多羅之後,多多羅的精神海,就相當於三千多頭龍鯨加上自己。

    抗住那恐怖的,海量的魔力,雖然還有些吃力,卻是沒什麼太大的問題了。

    這也是爲什麼多多羅一動手就是全力以赴,星芒之力不要錢似的往外砸,那是因爲他要宣泄這些魔力,否則的話,實在是太難受了。

    暗黑龍聽的入神,有些奇怪:“那你爲什麼不早一點現身?”

    多多羅解釋道:“總是要爲將來考慮的,就算我要在野蠻地區種地,總要讓查爾斯人沒有什麼話說吧,所以,得先讓那些死對頭們自己跳出來,否則的話,如何能夠解決他們?而且還能夠以正當的理由?”

    多多羅將煙又遞還給巴拉巴拉,黑龍抽了一口,再遞還給多多羅:“本來我想既然你死了,我就過來找到那個人魚小姑娘,把她殺了,搶了四顆龍珠,求龍神復活你,不過既然現在你沒死,也就不需要了。”

    “不!還是要的,我和雷利先生都不是那個黑影的對手,多少還是要防着點兒。更何況,我總覺得,我們這種人在那個黑影層面上看,似乎都是小兒科一般,讓我有一種挫敗感,我必須知道他到底是誰

    多多羅眼神中有些希翼,也有些躊躇。

    黑龍一愣:“你是不是懷疑過誰?”

    多多羅點點頭:“不瞞你說,我和雷利先生因爲看到他使用除了特洛法爾快劍流,所以懷疑他是特洛法爾快劍流的創造者,我的爺爺,馬可尼特洛法爾

    黑龍一驚,趕緊問道:“那結果呢?。

    多多羅本來想說不是,結果又沒有肯定起來,只是搖搖頭:“我和雷利先生去了家族的墓地”說實話,本來我想說不是的,但是現在只能說,我不知道

    黑龍聽的不由癡了,如果真是多多羅的爺爺馬可尼,那麼這個故事,真的是充滿了玄奇了,想到這裏,黑龍竟然興奮地笑了起來,擡頭指了指那些飛來飛去的綠龍:“這些傢伙怎麼辦?”

    啪!

    將菸頭扔到地上,一腳踩熄。

    多多羅目光猙獰,狠絕說道:“幹了!”

    Act286老子是魔王

    【新書卡殼了,貌似在糾結着到底寫什麼類型。開了七個開頭……怎麼辦童鞋們,我可能杯具了……】

    藍蘭島的第二次大震盪就在多多羅一句“幹了!”就開始了,風龍之主奧古斯都甚至都沒有來得及反應,就覺得可能是自己撞擊在了大地之上,然後上面有一顆流星正好砸中了自己的肚子……

    噗!

    龍血是不要錢的,噴了出去,染成了一片血霧,那場景,讓帶過來的風龍一族的龍戰士都是顫抖震撼。

    “族長!”

    “不要亂動!”奧古斯都忍受着劇烈的疼痛,總算還保持着一絲清明,雙目如電,掃視着四面八方,對方的速度之快,難以想象,集合衆多龍戰士的力量,他還是有把握應對的,因爲對方的力量還不能讓他死。

    “魔法陣!”

    風龍門的速度很快,反應激烈地凝聚出了一個個環狀魔法陣,身體的周圍,龍鱗上泛出精光,流光溢彩的感覺。有點兒不真實。

    魔法陣上的漣漪掃過,奧古斯都大吼:“座標,四、四、三十二!”

    轟!

    魔法陣同時發動,一道道能量轟擊在了一個點上。

    嘭的一聲,那個地方一道黑影狼狽地竄了出去。

    黑龍巴拉巴拉在火山口偷偷地觀察,暗暗咋舌:這個奧古斯都果然有一手,要不是多多羅速度快上一點點,估計就要重創,換做我的話,差不多應該已經墜落海底了吧。

    黑龍哥哥倒是自覺,知道自己不是這些風龍羣毆的對手,於是也沒有出去,他也想知道,此時的多多羅,到底強到什麼程度,會不會十分離譜的樣子。

    不過看上去多多羅還沒有完全的壓倒性優勢。

    奧古斯都多年的積累,以及對龍族文明的反思,創造出了這個極爲強大的風龍一族的新魔法。

    只要確定座標,魔法陣一次就能擊中那個座標,單體威力不大,但是數百數千巨龍如果經過訓練的話,就會發揮非常強大的威力來。

    “好險……沒想到這些大蜥蜴還挺有一手的。”

    多多羅嘿嘿一笑,他知道奧古斯都和黑龍的老爹阿喀琉斯不對付,更加知道奧古斯都也想上岸尋找新的棲息地,更清楚這個風龍之主未必是甘於平靜的龍族普通上位者。

    權謀是人類向巨龍學的,巨龍又怎麼可能將它拋棄?

    “也好,正好試試看現在的威力!說不定。還能衝擊最後的白虎七星!”

    多多羅嘗試過刺激白虎七星,卻是一點反應都沒有,於是作罷,卻也有點知道,或許這二十八顆星宿想要全部點亮,恐怕和外界的提升脫不了干係,因此,這種戰鬥,還是必要的。

    二十一顆星宿的威力如果全部來的話,並沒有擊敗馬克那一瞬間的威能,那一瞬間的威能,其實是魔法水晶爆發出來的宣泄力量,是不可捉摸的,不可複製的。

    儘管現在已經橋接了這股力量,可惜通道允許通過的能量,畢竟是少數。

    那一戰多多羅的精神海枯竭,星宿劫也差點報廢,也很清楚,如果太過巨大的能量沖刷自己的身體話,估計不死也要殘廢。

    好在那個神祕的劍客將他的一切隱患都搞定,也讓多多羅重新衡量了自己的實力。自己的底氣。

    比起原先莽撞的鬼畜男來說,如今力量穩定的多多羅,更加的成熟了一些。

    “嘿……”

    得意地看了看手中的火焰,雖然熾烈的程度比不上以前,可是能量翻滾,卻是控制的得心應手,有一種絲絲入扣的爽利感覺。

    朱雀之火,青龍之木,玄武之水,這三種力量,變換起來,竟然是一絲遲鈍都沒有,幾乎是瞬息之間就能夠完成。

    若是以前的多多羅,恐怕是一種力量打爆才能做到。

    也不得不承認,那個神祕的黑影劍客,實在是強的離譜。

    這些風龍都是緊張兮兮,多多羅抽了個身,嗖的一聲就是一拳砸了過去,風龍的屬性就是風,強力無力,一道龍捲突然出現,隨後是奧古斯都一聲大吼:“座標,三、十二、一。”

    就在奧古斯都的不遠處。

    多多羅聽到奧古斯都這麼喊,也判斷出來,這個座標系的原點,應該就是奧古斯都自己,他掌控着整個攻擊的座標系,似乎有各種能量流淌着,隨後衆多巨龍聯繫在一起。產生了極大的力量。

    這就彷彿是多頭巨龍鏈接在一個網絡之中,奧古斯都就是大腦,他要控制哪兒就是哪兒,他要在這個座標系中攻擊就攻擊,沒有分毫的差距。

    “好快!”

    那個龍捲威力極大,在座標處炸裂之後,多多羅一個折返,竟然更是加速了不少,先是左手火焰噴射而出,緊接着四面八方突然黑壓壓地過來,奧古斯都剛纔專心盯着多多羅,等到反應過來的時候,卻看到那滔天巨,高達數百米,直接將火山口到掩蓋了過去。

    讓火山口中偷看的巴拉巴拉嚇了個半死,暗自驚歎:這個傢伙的力量怎麼可能這麼強!

    多多羅其實也是驚詫了一下,自己怎麼可能有這樣強的力量?

    那些巨圍成了一個圈,看上去就是要將巨龍們包裹在裏面,淹死他們。

    海水中還有許多人魚族的武士遭了秧,這種程度的威力,已經不是海嘯的問題了,那分明就是一個超大的巨人,舀了一碗水。澆在了他們的身上。

    多多羅其實自己並不知道,他身後的龍鯨圖騰,因爲回到了洛古特龍鯨埋骨地,所以力量加持了不少,不知不覺之間,竟然又有不少龍鯨的獸靈附着到了龍鯨圖騰之中,頓時讓多多羅對力量控制又精細了不少。

    “大家快逃!!”

    奧古斯都沒注意,周圍的那些龍戰士同樣沒注意,怎麼可能想得到,一下子就來個幾百米高的巨?而且威力之大,宛如神明降世。

    太過霸道了一些。

    “想要逃?沒那麼容易!”

    多多羅猙獰一笑。青龍之木的自然之力發威,那海浪之中,竟然還夾雜了無數海藻,這些海藻,本來就長達數百米甚至上千米,此時在多多羅的操控之下,竟然暴漲數倍,強韌程度更是不可同日而語。

    纏住了那些巨龍,盡力往海水中拖去,那些不小心的巨龍,都是咕嘟咕嘟地冒着氣泡,被硬生生地拖入了海水之中。

    就算巨龍能夠屏氣凝神幾天,可是在海藻的擠壓之下,肺腔中的那點兒空氣,估計維持不了幾個小時。

    多多羅打的就是這個算盤。

    更何況,巨龍的身軀就算再怎麼強悍,拖到三萬米的海底之後,尋找那些最深的大峽谷,徑直下去,這些海水的壓力,必定將他們壓成肉餅。

    果不其然,有些孱弱的龍戰士,不過是剛剛沉底,就張口大口不停地噴水,咕嘟咕嘟地冒泡,窒息的感覺讓他們很無力,一口龍息噴出來,海水更是灼熱滾燙無比,那些遊過的魚羣因爲倒黴,所以都漂了起來。

    有些不着調的人魚族人,也是被當場燙死。

    海面上浮屍數百,那些魚兒人兒,都是死的不能再死,死狀慘烈,不時地有爛肉因爲海水沖刷而掉了下來。

    至於那些沉底之後的巨龍,半路上就眼珠子爆裂死的不能再死,這種死法。估計是最窩囊的一種。

    只有少數幾個威力強大的巨龍,才僥倖脫逃,但也是嚇的三魂七魄都要飛了,驚魂未定,卻又看到,火山口突然隆隆震動,黑龍趕緊藏到一旁,肉眼差點就嚇了,一道岩漿噴射而出,卻被多多羅再度控制,那些火焰包裹着岩漿,將幾個脫逃的巨龍砸了回去,背皮上滋滋作響,又是落入了鹹溼的海水之中,疼的他們嗷嗷直叫,哇哇大哭,無比慘痛。

    這一幕,在奧古斯都看來,都是毛骨悚然,什麼時候龍族變得這麼虛弱孱弱沒用了?也實在是……實在是太可怕了一些。

    此時的巴拉巴拉眼尖,立刻跳入到了海水之中,潛水之後,開始搜尋那些巨龍的屍體,見到半死不活的,立刻一掌拍死,將龍晶取了出來,隨手塞到了衣服之中,一個搞定,立刻搜尋下一個,極爲的冷酷無情。

    不過仔細一想,也是如此,人類更是殘忍到了極點。

    每當大戰、災難,有些發死人財的,多半是將死屍的胳膊手指砍了,所爲的,也不過是戒指、手鐲罷了。

    更有甚者,爲了一串項鍊,或許就將死屍的腦袋剁了下來,一絲的愧疚都是不曾有的。

    多多羅此時又是雙眼血紅,進入了那種極端冷酷的狀態,奧古斯都嚇的魂不附體,就算他野心巨大,又是強力的龍族大長老之一,更是風龍一族的族長,面對這種突發狀況,本以爲是萬無一失,卻沒有想到,兩千精銳,竟然生死一秒而定。

    奧古斯都大哭大吼,開始咆哮,龍息不要錢似的噴射而出,只是一般的巨龍,也承受不了如此龐大的噴射龍息。

    奧古斯都也是如此,儘管他已經很強大了,但是還是累的夠嗆,最後咳咳地咳嗽,發出讓人惻隱的蒼老聲音。宛如風燭殘年的老者一般。

    僅剩了數十巨龍殘軀漂浮在海面之上,卻看到頭頂一個巨大的火球,壓了下來,而四面八方,又是海水組成的圍牆。逃,是逃不出去了。死拼?沒用。周圍的海藻都讓他們苦於奔命。

    那些沉入海底,還在屏氣的風龍,不停地掙扎着,卻不知道,他們越是這般掙扎,越是死的更快,肺腔中的空氣越來越少,意識也越來越虛弱。

    多多羅冷冷地掃視着奧古斯都,心中不屑:這種傢伙,空有野心,卻沒有和野心匹配的實力。

    “你是誰!你究竟是誰!”

    奧古斯都雙眼流血,他的雙眼可能瞎了,似乎是痛到了極致,竟然直接用龍爪將眼珠子挖了出來,隨後咆哮起來:“膽小鬼!你這個膽小鬼!你連自己是誰都不敢說嗎?”

    多多羅更是越發地不屑了,只是開口說道:“你就算是死了,我也不會告訴你我是誰,我就是要你做個糊塗鬼!”

    奧古斯都突然猙獰地笑了起來:“座標,十二、三十三、八十九!風龍勇士,同歸於盡吧!”

    多多羅一愣,卻看到那些已經被巨捲動起來的風龍戰士,朝着多多羅撞了過去,嘭的一聲爆炸,那衝擊力極大,將多多羅撞到了一邊,還沒有反應過來,又是一頭巨龍撞了過來,轟的一聲自爆,同樣如此。

    接着是四面八方數十頭殘軀巨龍同時撞擊過來,那爆炸,簡直就是一顆顆核彈在轟殺,多多羅咬牙堅持,心中暗道糟糕,海底中的那些巨龍,隱隱有掙脫的跡象,他此時操控身上的力量抵抗這種自爆的威力,卻還想着能夠再將海藻往水中多拖延一會兒。

    將近四百龍戰士已經開始從海底開始向上竄,多多羅極爲惱火,強大無比的龍鯨圖騰防護罩似乎此時也不是很管用,已經有兩次開始鬆動,奧古斯都大吼:“哈哈哈哈哈,膽小鬼,我們同歸於盡吧!”

    “要死的是你們!本大爺還有好事情沒享受呢!”

    多多羅抽出了一柄細劍,魔力轟隆一聲順着細劍膨脹了出來,朱雀之火包裹着細劍,多多羅一件揮舞了出去。

    特洛法爾快劍流,z字快殺。

    速度之快,讓那些自爆的巨龍都來不及反應,當場有不少巨龍因爲自爆,而誤傷了旁邊的龍戰士。

    場面混亂起來。

    奧古斯都感覺到了變化,親自衝了過去,他就不相信,以他風龍之主的能量,自爆的話,還殺不死這個傢伙。

    只是多多羅不給奧古斯都機會,他早就注意到了蠢蠢欲動的奧古斯都,等他一動,他也硬抗了一擊自爆,拼着吐血一劍斬了出去,魔力劍氣威力巨大,沿着奧古斯都脖頸的底部斬斷了龍頭。

    “你……到底……是誰……”

    奧古斯都不甘心地臨死說道。

    多多羅冷冷地掃視着滿地的龍屍:“老子是魔王!”

    一聲說完,陡然之間,雙手按入海平面,接着一層層的能量爆射出來。

    嘎啦嘎啦……玄武之水的能力無比驚人,竟然直接憑藉人力,就將大海的海平面凍結了起來。

    那些想要竄出海面的巨龍一頭撞上了冰蓋,咚咚咚咚,那聲音不斷地響起,冰蓋裂開,隨後又迅速凍結,接着多多羅操縱海藻,再度纏繞在了這些巨龍身上。

    那一瞬間的絕望,簡直就是如親臨地獄。

    原本以爲快要浮出水面,就可以呼吸一口新鮮空氣,沒想到那瞬間直接撞擊在了冰蓋之上,那種絕望,那種崩潰,讓巨龍們哇的一口將最後的空氣噴了出來,隨後雙眼泛白,失去了意識,緩緩地沉了下去。

    這一片的海洋,恐怕來年的魚訊,會比往年要強悍的多。

    感覺到沒有了聲音,海藻也是纏繞了不少巨龍。

    多多羅再度將龐大的冰蓋解除,接着一個黑影竄了出來,是巴拉巴拉。

    “唔啊!!”

    黑龍大口大口地呼吸地空氣,然後驚駭地大聲道:“我、我還以爲我死定了!好、好險!”

    黑龍從來沒有這樣覺得空氣是清新的,生活是美好的。

    在絕望之間徘徊,真的是太過恐怖了一些。

    原本以爲幾個小時的戰鬥,竟然如此之快。

    多多羅望着海面上的浮屍,沒有說話,等到雙眼的血紅色退散之後,才微微地驚詫,覺得自己變得殘忍了許多。

    但是話又說回來,不管怎麼說,這些傢伙,都算是敵人,只是……多多羅覺得自己這樣幹,似乎真的快要成大魔王了一般。

    這邊的血腥氣,讓無數鯊魚趕了過來,不停地撕咬。

    巴拉巴拉也見多多羅沒有繼續的意思,立刻再度跳入水中,見到龍屍就是天靈蓋上一巴掌,將龍晶取出來之後,再一腳踹掉,尋找下一個目標。

    將近兩個小時,黑龍纔將所有的龍晶收集完畢,最大的一顆,自然是奧古斯都的,那個大小,差不多有兩人大小。

    黑龍收了之後,覺得自己這一次真的是賺大發了。

    而在南方的海面上,解決了一波海洋魔獸之後,阿喀琉斯才繼續帶着人跟了上去,目標藍蘭島。

    只是抵達這裏的時候,他被這邊的慘狀驚呆了。此時多多羅和黑龍已經隱藏了起來,阿喀琉斯看到了奧古斯都的屍體,更是驚訝的目瞪口呆,他立刻將這件事情和隨行的通信巨龍說了一聲,那巨龍得到消息後,趕緊回去稟報各大龍族。

    死了一個龍族族長,這不是鬧着玩兒的事情。

    此時在海底之中,波拉多也是嚇的不敢動彈,剛纔的動靜,滿海的龍屍,再加上極爲恐怖的一陣寒冷一陣炙熱,更是讓他感覺到天威難測,如果他知道,頭頂的一個傢伙,是在一年前還要被他虐的多多羅.特洛法爾,又不知道他是什麼感想。

    只是此刻,女兒茱碧雅的四顆龍珠,突然亮了起來,而暗黑龍哥哥也是極爲驚訝,雖說龍珠相近就亮,但是這麼亮,實在是讓人覺得有些奇怪。

    “父親,龍珠亮了。”

    茱碧雅眼睛瞪大,有些驚訝。

    一旁的波拉多感覺到周圍似乎陷入了平靜,才稍稍地驚魂而定,然後推斷道:“只有新的龍珠靠近時候,龍珠纔會再度發光。也就是說,這裏附近有新的龍珠來了。”

    茱碧雅立刻驚叫道:“有人帶着龍珠過來?這是要搶我們的龍珠?!”

    她用了個我們這個詞,只是腦海中卻想到了多多羅離開東海時候,那一瞬間的陰狠,當然,她不認爲多多羅還活着,一年前他以爲多多羅死了,但是出海的船員們卻說他在漢諾威公國混的有滋有味,貌似還和那個阿瑪貝爾人魚美眉一起混跡。

    再後來就是不久前的野馬地區羣龍大戰,那一次,貌似又有人說他被一個神祕的黑影劍客殺死了。

    但是,現在龍珠在這裏亮了。

    在茱碧雅的腦海中,和龍珠有關的人和物,最有印象的,也只有多多羅.特洛法爾,這個一下子就能夠弄出來四顆龍珠的詭異傢伙!

    “會……會不會是那個傢伙。”

    茱碧雅瞪大了雙眼,充滿了恐懼地扭頭看着波拉多。

    身爲父親,他本應該沉着冷靜,並且顯示出一個黃金級武士的強大來,但是很不幸,茱碧雅沒有從父親的那裏得到安全感,而是更加的冷如冰窖。

    深吸一口氣,波拉多朝着海面竄了出去,而此時,阿喀琉斯抵達了藍蘭島的上空。

    正此時,卻看到前面的火山口,一頭黑龍趴臥在那裏,而一個人類躺在龍背上,一人一龍在那裏曬太陽。

    “巴拉巴拉少主!”

    一個龍戰士護衛大聲說道。

    阿喀琉斯本是要發火的,正要大怒,卻注意到了龍背上的人。

    能夠在自己兒子身上裝十三的混蛋屈指可數,而這麼年輕的,全亞細亞大陸只有一個人,那就是和自己簽訂了狗屁龍騎士條約的多多羅.特洛法爾。

    誰都知道多多羅.特洛法爾死了,但是他的屍體不見了,所以阿喀琉斯就沒有肯定這個混蛋死了。

    現在……

    “我們什麼都沒有看到,我們回去吧!”

    阿喀琉斯中氣十足地阻止了自己的龍戰士們前進,然後無視了自己兒子和多多羅的存在,毫無廉恥地轉身就走。

    “可是族長,那分明就是……”

    “我說前面什麼都沒有,那就是什麼都沒有!”

    “哦……”

    阿喀琉斯很滿意衆多龍戰士的表現,冷冷地問道:“我們來東海,看到什麼了嗎?”

    “我們什麼都沒有看到,我們是過來看看這邊的日出的。”

    一旁的龍戰士趕緊說道。

    阿喀琉斯嗯了一聲:“很好。”

    言罷,羣龍立刻振翅高飛,離開了藍蘭島。

    “……”

    多多羅和巴拉巴拉麪面相覷,爲阿喀琉斯的這種終極明哲保身而佩服。

    “你老爹……可真夠無恥的。”

    多多羅看着一羣黑龍消失在了海平面,才蛋蛋地說道。

    巴拉巴拉黑着一張臉,鬱悶道:“他就是那樣的傢伙。”

    伸了個懶腰,多多羅似乎休息的夠了,嘿然一笑,站起來,衝着海平面一聲大吼:“波拉多——藍鯨——你給老子出來——”

    轟隆一聲巨響,海平面震動起來,聲波傳入海底,那種感覺,簡直就是一枚枚導彈扎入了水中,隨時都會爆炸一般。

    那聲波進入水中之中,就像是有了形狀一般,傳達到了海底。

    波拉多.藍鯨正在上浮,聽到這個聲音,頓時嚇的魂不附體。

    他如何不知道這個聲音正是當初被自己逼走的多多羅.特洛法爾?

    可是現在呢?

    海底那些巨龍屍體,天靈蓋統統沒有,龍晶被挖了個乾淨,成千上百的巨龍屍體,從海底到海平面,這種龍屍多不勝數,這樣的實力,恐怕是另外一支巨龍軍團才能夠做到。

    可是,當波拉多升騰出海平面的時候,看到的,只是空蕩蕩的藍蘭島,還有火山口上趴臥着的一頭暗黑龍,而龍身上,站着一個腰間配着細劍,面目輕佻的青年。

    這個傢伙……不就是那個多多羅.特洛法爾嗎?

    “喲,波拉多,好久不見。”

    多多羅揮舞了一下胳膊,露出了潔白的牙齒,那笑容雖然陽光的很,可是落在了波拉多的眼中,比惡魔微笑好不了多少,這個傢伙看上去人畜無害,手段卻是鬼畜無比,殘忍到極致,那簡直就是比惡魔還要純粹。

    波拉多聽說了不少多多羅的事蹟,越發地心驚膽顫,再一掃周圍的浮屍無數,更是對這個傢伙的恐怖有了很直觀的瞭解,最糟糕的事情,莫過於一個潛力強敵就這樣很囂張地站在你的面前,而自己卻連大聲喘氣的勇氣都沒有。

    波拉多甚至想到轉身就鑽入水面,逃的遠遠的。

    只是他正要這樣想的時候,卻看到海平面竟然結成了冰塊,厚重的冰蓋綿延出去,竟然不知道有多少遠。

    大海變成了一個白色的巨大冰蓋,波拉多站在冰蓋上,嚇的魂不附體。

    這還是一個人類應該具備的力量嗎?

    這……這怎麼可能!

    想當初,這個傢伙不是火焰的力量更加強大嗎?怎麼會變成這樣?

    多多羅猙獰地看着波拉多.藍鯨:“別瞎動歪腦筋了,你的寶貝女兒,茱碧雅公主殿下呢?”

    說道茱碧雅三個字的時候,那咬牙切齒的的形象,宛如一個字一個字從牙縫兒裏蹦出來的一樣,讓波拉多更是膽顫心驚,他越發地惶恐起來,顫抖着身軀,竟然噗通一聲跪倒在地。

    “多、多多羅少爺!!”

    波拉多雙目發紅,眼淚水打着轉:“請、請您饒恕我的罪吧……哦不,不不不,請您饒恕我女兒的罪。我……我可以死,我可以死……請您寬恕她的無知,寬恕她的愚蠢,您可以流芳她,讓她做一個流浪的人魚,任由海浪拍打,任由海風吹動。”

    極盡卑微的波拉多顫動着身軀,他能夠感受到冰蓋上傳達過來的冰冷,那種刺骨的寒意讓他有些不適應。

    他是黃金武士,如果說多多羅一個人來,他還要冒險。

    可是,那頭黑龍竟然是懶洋洋地趴臥在火山口上,彷彿那是微不足道的地方一般。

    多多羅眯細着眼睛,打了一個響指:“哈哈哈哈……看把你嚇的,我怎麼可能殺女人呢?我只是來拿回保管在你那裏的龍珠而已。”

    “!”

    波拉多猛然擡頭:“對對對,那都是我們幫您保管的龍珠,您隨時都要來拿的!對對對……”

    波拉多小雞啄米一般地點頭,深怕多多羅做出什麼恐怖的事情來。

    冰塊中那些一動不動的龍屍,實在是太有震撼力了,恐怕這輩子都沒見過這麼恐怖的場面。

    當然如果波拉多知道多多羅之前其實是將福爾曼的全部龍戰士都幹掉的話,不知道又是作何感想。

    龍族在多多羅和巴拉巴拉身上,真正死了三千多龍戰士。

    這種損耗,對於數量只有幾十萬的龍族來說,已經是疼的不能再疼了。

    而就算是這樣,龍族方面的大王子巴爾扎克和小王子希曼也不曾出來,就目前的狀況來看,龍族方面的問題比較嚴峻。

    衆王之王感覺不到龍神威能的事情,已經傳遍了整個六十六龍族棲息地,如今的龍族內部,風龍垮臺,那麼其餘的龍族都會想着如何將風龍控制住,隨後一家獨大,一統龍族。

    多多羅笑了笑,扔了一個小火球出去,落在冰蓋上,立刻出現了一個空洞,隨後說道:“去,把你的女兒帶上來,記得還有龍珠哦。”

    多多羅笑的極爲詭祕,甚至某渣自己都感覺不到,自己的情緒、氣質、性格,已經開始略微地黑暗傾向,並且有點扭曲。

    只是身旁的暗黑龍的黑暗屬性十分強烈,也就一人一龍覺得只是互相之間的默契越來越強烈罷了,卻是不知道,這一人一龍,完全就是變了一個形象。

    那阿喀琉斯遠遠地看到自己懶洋洋的兒子時候,震驚的眼神又如何和人解釋?總不見得他滿世界的大喊:老子的兒子已經成了一頭魔龍,沒有挽救的機會了?

    就算是這樣,阿喀琉斯也再度認定,當初巴拉巴拉出生的時候,黑暗龍珠自動找過來,肯定是有什麼預示的,現在想想,或許就是爲了和這個特洛法爾家的多多羅成爲新時代的龍騎士也說不定。

    只是那種感覺,讓一向牛叉的阿喀琉斯,都感覺到分外的不適應。

    老子是魔王!

    多多羅脫口而出這句話的同時,有着戲謔的成分,也有着嘲弄和嚇唬的意思,只是沒想到的是,多多羅仔細回想自己那句話的時候,卻覺得自己如今真是將人生道路歪道了十萬八千里之外。

    這就好比三藏法師明明是西天取經,卻變成了往南方暹羅看暹羅人妖……

    操……老子魔障了。

    多多羅掩着額頭,現在的自己,越來越隨性而爲,基本上就是根據自己的喜好和感覺做事情,更純粹一點,那就是跟着感覺走,嬉笑怒罵,皆是本心反應,這種感覺,和魔頭,本是沒有太大區別了。

    說好聽點,這是率性而爲,性情真如。但是歸根究底,這就是魔頭。

    自己是大魔王……還真是沒有錯了呢。

    多多羅苦笑了一聲,問巴拉巴拉:“唉……想當初小貝露一直勸我說讓我做一個大魔王,我不知道魔王是什麼,所以一直不讓她說。現在卻發現,老子天生的反派命,這時候……也差不多都快成最大的反派了吧。滿世界的人,都會覺得,老子是個處之而後快的大魔王吧。”

    暗黑龍聽了之後大爽,立刻道:“哈哈,那又怎樣。別人不敢拿你怎麼樣,天大地大高興最大,全世界換不來老子高興,老子想怎樣就怎樣,誰能拿我們怎樣?!”

    多多羅嘿然一笑:“嘿嘿……你就是這樣一直想的吧。”

    “那是自然。”

    黑龍自是當仁不讓,頗爲得意。

    多多羅卻有些苦惱,真要是這樣,豈不是變成了魔王和他的後宮傳說?

    可惡啊……

    許久之後,那冰蓋的洞口處傳來了聲音,多多羅隨意地瞄了一眼,只見茱碧雅公主戰戰兢兢地站在了冰蓋上,閉着眼睛,緊緊地閉着,彷彿有什麼恐怖的事情發生,又什麼鬼魂要附體一般,死活不睜開眼睛。

    又過了一會兒,才眯着眼睛瞄了一眼遠處的火山,那山依然很高,藍蘭島依然很大,只是山上的那頭巨大黑龍,卻給人的衝擊力太大了。

    “啊!!”

    茱碧雅嚇了一跳,竟然噗通一聲,往後一翻,倒在了海水之中,撲騰了兩下,才被波拉多拎了起來,父女兩人都是戰戰兢兢地看着遠處,他們只要說話,遠在一公里外的多多羅竟然聽的清清楚楚,而周圍的冰蓋,簡直就是一個超級禁忌魔法,威力之強,實屬罕見。

    難道說……多多羅已經成了傳奇魔法師?

    這種念頭不是沒有,可是一絲魔力的顫動跡象都沒有,也就是說,這不是魔法。那麼,這種自然而然改變自然界屬性的力量,究竟是什麼呢?

    波拉多懼了,臉色越發地蒼白,身爲黃金武士,竟然是這樣的屈辱,但是,不屈辱也是沒有辦法了。

    “多、多多羅少爺!龍、龍珠給您帶來了。”

    卑微如此,又何嘗想到,一年之前,他還是藍蘭島的霸主,還是這東海最強大的王者,卻沒想到,一年之後,竟然已經落魄到了這種程度。

    且不說七星鯊家族的反撲,單獨面對這種狀況,已經是心力交猝,波拉多已經有了必死的決心,他唯一的掛念,也就是這個驕縱慣了的女兒,他希望她好好地活着,自己死了,也就是死了。

    勇士視死如歸,自然無所畏懼,只是……人之所以爲人,正是因爲有感情。

    多多羅饒有趣味地觀察着這種些微的情緒變化,性格變得扭曲的多多羅,此時對尋常的那種小事情,卻興趣濃厚,也不知道是糾結還是什麼,多多羅看着茱碧雅手裏捧着四顆龍珠,竟然是絲毫激動的心情都沒有。

    有一種索然無味的白開水感覺。

    這究竟……是因爲什麼呢?

    哪怕是黑龍,也只是噢了一聲,然後稍微高興地說道:“原本一直期待的東西,真到了實現的那一刻,竟然是這樣的了無生趣,是不是太賤了一點兒?”

    黑龍有些不自信地問多多羅。

    多多羅想了想,然後訕訕然笑道:“好像真有點兒那麼個意思。”

    賤是賤了一點兒,可總算是走到了這一步不是?

    多多羅是不知道德莫克里克龍珠會不會真的召喚出無所不能的大能來,但是隱隱之間,他有點倦了,似乎煩躁了這種別人打過來,我再打回去的枯燥。

    殺人,從一開始的戰戰兢兢到現在幹掉數百數千巨龍面不改色,古往今來,他也算得上是一號人物。

    只是那些虛名什麼的,都是無用的,所追求的,依然只是最簡單的夢想罷了。

    轉念一想,當初一直想要摟錢摟女人,建一個龐大的後宮,卻如一個富家少爺,沒什麼區別的。

    唯一帶來變數的,竟然是這個星宿劫。

    恍然之間,多多羅竟然在穿越這個問題,有些糾結起來,總覺得,似乎不是因爲穿越才帶來這麼多煩惱,而是因爲有了那麼多煩惱,才導致了穿越一般。

    星宿劫,就像是一個催化劑,勾引着多多羅。



    上一頁 ←    → 下一頁

    三體逍遙小書生凌天劍尊君九齡總裁爹地惹不起
    絕世飛刀韶光慢重生之狂暴火法桃運神戒金色綠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