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玄幻奇幻 » 冒牌全能職業大師 » AT255鐵棍君請自重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冒牌全能職業大師 - AT255鐵棍君請自重字體大小: A+
     

    ,提高下俺的計閱吧。就是衆樣冰棍!”

    原本的鐵塔尼亞大會是神聖的,是光輝的,是引人入勝的。

    是的,很多人都這麼認爲。

    但是今年不同了。

    今年很多人都是來看熱鬧的。

    不明真相的圍觀羣衆紛紛出來打醬油。有一種踏破世界的氣勢在裏面,給人以啓迫和共鳴。好吧,這些扯淡的理由都是那麼的蒼白,在八卦黨的黨徒們大力宣傳之下,一個**的妖男終於屹立在了大會的擂臺之上。

    他就是讓人激動感動躁動的鐵棍男

    據說是來自查爾斯王國的無業遊民,孔特里亞諾先生。

    他膽他懦弱,他低能,他弱智,他甚至連揮舞鐵棒的勇氣都沒有,但是這並不妨礙廣大漢諾威公國的宅男們表亦激動和興奮。是的,這樣一個連人渣都稱不上的渣滓,他居然連勝三場。就是那樣的簡單”,

    “可惡!那個鐵棍男居然又贏了一場!該死的!”

    “好吧,複賽第一場居然就贏了,他真是運氣太好了。”

    “羨慕嫉妒恨,你們也去贏啊。”

    “人蔘淫家呀,”有人感慨了這麼一句,立刻引來了廣大人民羣衆的贊同和議論,紛紛表示這樣的先進分子一定要大力宣傳,大力宣揚,讓毫無壓力的貴族老爺們見鬼去吧!

    下午,大家吃過午飯,有的沒有吃過午飯,有的正在吃午飯他們都擁堵在了第三區,不少人都知道了這麼一個**的男人出現在了漢諾威,他們想一睹風采,瞻仰一下那高超的技藝。

    你得相信,漢諾威人民的八卦精神是不比查爾斯人民要少的。

    想當初某個。禽獸男在鑽石城無比**地搞的滿城風雨,但是人們都肯定地表示,多多羅特洛法爾子爵閣下其實本質上來說,是一個高尚的人,一個純粹的人,一個脫離了低級趣味的人。

    他的品德和情操,都非常值得廣大青少年學習和推廣,就是這樣。

    不過最近聽說他好像玩失蹤,於是鑽石城的氣氛比往年要低利了一些。

    不過科爾曼城的老少爺們兒們都還是記得那一年的夏天,多多羅少爺臉上露出豐富的表情,在被從未蒙面的佈雷新頓家的小姐給甩了之後,他激動了,他一路狂奔,當然,那個時候沒有穿衣服,所以,誰也不知道多多羅少爺到底是打着什麼心思,但是你要明白,多多羅少爺儘管裸奔了,可是他的心,其實是純潔的。川

    到了下午兩點鐘,號稱已經三連成的孔特里亞諾也啃了兩塊自帶的乾糧,眼神掃視了一番,早就看到了一臉好奇寶寶模樣的理查德同學還有拉波小朋友。

    當然了,米拉傲嬌大小姐挺着搓衣板小胸脯,儘管是個青春美少女,但是周圍的人也沒有去多瞧兩眼”美少女?喊,沒身材,那就是個渣啊!

    “我們是不是在哪兒見過?。米拉皺着眉頭,眼前這個傢伙彷彿透着一股子熟悉的味道,那種感覺。就是人渣的統一氣味一般,讓敏感的傲嬌大小姐閣下有些心情激動,難道說,這個世界上,還有兩個行爲一樣的人?

    多多羅裝出沙啞的聲音,然後壓低了氣息,宛如貓爪子在鋼絲網上抓東西的聲音說道:“這位美麗的小姐,我想我們這是第一次見面。

    耶孔特里亞諾身份完勝!

    拉波小朋友則是湊過來噢了兩下,旁邊的理查德問:“你在幹什麼?。

    “我在聞聞看認不認識他。”拉波小朋友擡頭一本正經地問道。

    “你們矮人族其實是犬類進化過來的嗎?”理查德童鞋邪惡地笑了,這個問題實在是問的很歹毒啊。

    拉波小朋友搖搖頭:“不是。不過我們祖先其實是穿山甲

    理查德我就知道和矮子沒話可說一克拉德曼當時就面癱了。

    “你聞出什麼來了?”米拉抱着胸問。

    拉波撓撓頭:“他好像三天沒洗澡,身上都餿了。”

    哼!老子爲了躲避耳目。特意五天沒有洗澡,你們可是小覷了爲溼,不過,你說身上都餿了是什麼意思?老子身上很臭罵?

    多多羅心中暗忖,然後自己噢了噢身上:“好臭”

    “你居然贏了三場,真是不容易。你也是從查爾斯來的?哈哈,要是你的運氣當初在莉迫亞公主殿下的武道大會上大放異彩的話,說不定還能弄個騎士噹噹。”

    理查德笑呵呵地說道,不過說完之後,他又補了這麼一句:“當然,如果像你這樣的人都能走到莉迪亞公主殿下面前的話,我估計最多三秒鐘,她就會把你朵成肉醬,然後扔出去喂野狗。”

    腹黑男將內心的想法直接說出來,這種感覺,就像是一個美女在你面前非禮一個臭流氓,而那個臭流氓卻手指抓住草地,眼淚橫飛:放、放過我吧,我已經不行了!

    就是這樣。

    爲什麼老子的學生是這種貨色?

    多多羅老溼開始反思了:這究竟是命運呢?還是機遇呢?真正想要學習先進戰鬥技巧的學生,已經在那裏學習了。

    “你是哪全部落的?”小牛奧茲一屁股坐在牛頭人大哥身旁,一臉的敬佩:“我叫奧茲,來自龍空山。”

    “你就是那個調戲小母龍,最後被逐出部落的奧茲?”牛頭人大哥不答反問,眼神中有些驚訝,當然,他的大嗓門當時就吸引了不少圍觀羣衆過來圍觀,紛紛表示對於超種族的愛情觀非常感興趣,同時表示內心中有一股衝動在支持着自己去努力將這種偉大的情操給完善。

    不過人們又開始遐想了:究竟是怎樣的一種動力呢?讓一個在牛頭人部落中屬於英俊帥氣有位的青年,變得如此重口味,而去選擇調戲一頭小母龍?

    按照巴普洛夫斯基這今生物學老巫妖的觀點來說:牛頭人是哺乳動物,巨龍是爬行動物,不論怎麼樣,都不能產生快感。

    但是,基於在巫妖所羅門中多多羅這個人類和露西亞這頭母龍的實際操作,巴普洛夫斯基認爲。一切超越種族甚至是超越生命體的愛情,都是可以存在的,,

    比方說,你可以愛上一個虛擬人物?嗯,某渣覺得十一區的宅男們真的是讓現實比還要精彩的說。

    “呃,那、那都是謠言,謠言”其、其實我只是想要看看巨龍和我們長的有什麼不一樣。”奧茲紅着臉,尷尬地說道。

    牛頭人大哥嘆了一口氣,然後露出一副敬佩的眼神:“要說孵化龍蛋的地方,還是要數你們那兒啊。最終要的是,有你們這樣具有個性和開拓精神的新生代,想必今後的道路,會越走越遠”我支持你調戲母龍”。

    牛頭人大哥的最後總結讓奧茲差不多想要砍人了。

    “我剛纔有沒有自我介紹?”牛頭人”

    “沒有。”

    “沒有嘛?”

    “肯定沒有。”

    “噢。自我介紹一下。本人真名叫牛頓。家住楠子鎮,有一個莊園,主要經營糧食。”

    “喔心原來你就是插子鎮的莊園主牛頓啊。我一直很仰慕你俟。我小時候還去你們那裏吃過木瓜奶,啊,味道真是超好的說。不過聽說那種東西會增加胸部肌肉的負擔,所以我放棄了。”

    奧茲很平靜地說道。

    “嗯,是的。那本來就是用來豐胸的。”牛頓蛋蛋地說道。

    米拉傲嬌大小姐耳朵一豎,轉頭夫聲問道:“請問楠子鎮怎麼走?”

    牛頓大哥目光掃視了一番貧乳大小姐。然後漠視着問道:“你想要買木瓜奶豐胸嗎?不過確實,你很需要進行一點點補充,否則的話,應該是沒有哪個男人會看中你吧。”

    “愛一個女人又不是愛她的胸部!”米拉傲嬌大小姐爆熊冷哼,扭頭不去看他。

    牛頓大哥又繼續說道:“不過一般沒胸部的女人,通常情況下,應該不會有人愛。當然,這或許僅僅是我們牛頭人的偏愛。”

    “忘了問了。米拉小姐,你要去楠子鎮幹嘛?”奧茲問道。

    小牛君你立功了!

    “我、我”我是要去旅旅遊,見識見識大自然的風光!”

    “那裏周圍三十公里都沒什麼人的,是沼澤地談。還有沼澤巨蟒和沼澤巨鱷這種魔獸出沒,超恐怖的,也就只有強戰種族纔會在那裏生存。”

    小牛奧茲提醒了一下。

    不過立刻點燃了米拉大小姐的怒火:“閉嘴!羅嗦!”

    “你這個沒頭沒腦偷窺小母龍尿尿小色牛!你以爲你僞裝成善良無辜假正經就沒有人看穿你的心肝脾胃腎嗎?我米拉因費爾可是堂堂因費爾大家族的大少姐,什麼人沒有見過!你是在認爲我這樣的貴族大姐是找藉口去插子鎮買木瓜奶豐胸嗎?怎麼可能!難道我就不能練功升級外加增廣見識勤學苦練嗎?有魔獸怎麼了?有魔獸我就不能去嗎?你的眼神充滿着鄙視蔑視還有歧視,我除了要控告你種族歧視還要控告你性別歧視,沒有用的,你歹毒邪惡愚蠢惡毒的想法都表露了出來。你不就是想要找藉口來刺激我並且讓我變得無比神經質嗎?哼,強戰種族!難道我不強力嗎?難道我不厲害嗎?我可是要成爲戰場女武神的女人!你這樣的小爬蟲將來只能被我輕蔑地打敗擊敗還有挫敗,你只能垂淚掩面地逃走,見到我只能稱呼大人,背地裏也不敢揣摩攻許我。沒錯!我是要去插子鎮,你能把我怎麼樣?就算我是找藉口去插子鎮豐胸解決我的貧乳問題,那又怎麼樣?!那是我的問題!你覺得你這樣就能讓我這樣的大小姐時空嗎?不可能的!哼!你的奸計是不會得逞的!”

    說完”米拉因費爾大小姐哼了一聲,扭頭離開。

    只留下一羣男人都是目瞪口呆這、這就是因費爾家的大小姐?

    “我有說錯了什麼嗎?”小牛奧茲弱弱地看着理查德童鞋。

    理查德雙手交叉,然後很平靜地說道:“揭開人的傷疤是不對的。當然,有意無意地揭開人的傷疤。那也是不對的。這就好比是你請一個,人去,結果給那個人找的妓女有梅毒一樣,這是不道德的。”

    拉波小朋友在一旁連連點頭:“多多羅老師曾經說過:這個世界上最難揣摩的不是魔法知識,而是女人心。”

    然後在周圍圍觀羣衆的連連點頭之下,兩位童鞋也緩緩地離開。

    許久之後小牛奧茲也灰溜溜地離開了這裏。

    有人突然多嘴問了一句:“這些傢伙好像還是學生來着?”

    “難道是漢諾威的學生?可是不像啊?”

    “查爾斯的,剛纔那個大小姐說自己是因費爾大家族的?那就肯定是魔力虎的學生了。”

    “有人知道他們的老師是誰嗎?真是極品啊”教出這麼”讓人無話可說的學生。”

    “好像是特洛法爾家族大少爺,多多羅子爵閣下的學生。”

    “好吧,我收回剛纔的那句話。”

    多多羅:”一!我不是故意的!

    好吧,總結一下多多羅老師的弟子們。一個想要豐胸的貧乳美少女,一個腹黑到讓人蛋疼的妖孽少年。一個呆板木訥甚至可以說是傻逼的矮人族笨蛋少男,還有一個聽說是超越種族低齡牛頭人色情狂,,

    這樣的學生,得有多麼強大的老師才能夠教導出來啊,這個世界上還有比這個更加瘋狂的事情嗎?

    “真是讓人驚訝。”牛頓大哥讚歎了一句,然後突然對多多羅說道:“做這種學生的老師,那個男人一定是非常厲害的傢伙。”

    “那肯定的。”多多羅美滋滋地回答。心中暗道:還是這個牛頭人大哥眼力好,一下子就將老子的性質說了出來。

    “不過那個男人肯定非常的下賤齷齪。”牛頓繼續翻着,然後脫口而出。

    我“6,”6罪“!

    多多羅心中暗罵:操,人不可貌相,看着像個老實人,其實本質還是個人渣,該死的混孫小心老子菊爆你!

    兩點半,牛頓上場,三秒鐘後下場,贏的很簡單。

    兩點三十五,傳說中的鐵棍男拖着一條鐵棍爬上了擂臺,然後環視四周,有些睥睨,然後在衆人的噓聲下,立刻忐忑起來,呼聲一片。

    毫無疑問。大家不是來看孔特里亞諾的。而是來看手中那根鐵棍的。

    孔特里亞諾這個。混蛋實在是太搶鏡頭了,這樣的風頭,你要出來幹什麼?快把鏡頭轉給鐵棍君!

    “女士們先生們,我們的三八號選手,來自查爾斯王國的孔特里亞諾先生,帶着他的無敵幸運心,還有他的無敵鐵棍,再次登上了擂臺?!女士們先生們,究竟是複賽的對手繼續倒在擂臺上呢?還是鐵棍就此退出擂臺?我們拭目以待!現在漢諾威哈瓦那的最高賠率依然保持着一陪三十二的超高賠率,毫無疑問,大家對於孔特里亞諾還有它的鐵棍是並不抱有信心的。但是,女士們先生們,這可是一夜暴富的好機會,所以,我決定友情下注一百個金幣。”

    好吧,擂臺上的解說員哥哥是個玩票的二世祖,看上去,大家都是來圍觀的,看熱鬧的,就是沒人相信這個該死的牲口還能夠繼續贏下去。

    再說了,昨天可是讓不少黑莊賺的鉢滿盆滿,爽的要死,今天勢頭繼續下去的話,肯定爽死。

    但是大家似乎都把漏點投入進去了,沒人覺得好運氣可以繼續下去,看上去,鐵棍君的最後一場比賽,就在此時一般。

    好吧,我得安心,老子可是超人!

    多多羅心豐暗暗說道。

    對手姍姍來遲,據說是個本地產的帥哥,爲人多金年少,私肌厚不說,壞會年不錯的魔法。在武道的造詣卜更是,魔法師武士雙料白銀級別,就衝這實力,又粗又硬又黑又長的鐵棍也應該退場了。

    不過,沒人知道結果,不是嗎?

    還是有瘋狂的傢伙下孔特里亞諾這樣的牲口贏的,當然,上午賺的超爽的人,還是表示可以友情繼續跟進,支持一下賭場得意的超級幸運。

    “女士們先生們,馬上就要登場的是。九二號選手,來自哈瓦那城最英俊的男人,他是哈瓦那城最鮮豔的玫瑰花,”

    最英俊的男人,最鮮豔的玫瑰花?哥,你說錯了吧!這個比方,太特麼的有創意了。

    正想着呢,那個號稱是最鮮豔的玫瑰花就上臺了,他就上臺了,他被人簇擁着上臺了。

    前後各有兩個侍女在那裏整理着衣襟行頭還有盔甲,兩邊還有侍女在那裏喂着水果,然後將果子吐到另外一邊侍女的銀製托盤中,吃完之後,接着一個侍女上前拿水給他漱口,隨後慢條斯理地站立在那裏,這位哈瓦那城最英俊的男人站在多多羅這個癟三的旁邊,頓時容光煥發。

    他揮了揮手:“嗨我愛你們”

    多多羅肉皮子發麻:,難道說這牲口其實是個兄貴?

    “他就是!比塞爾!!!!!”

    解說員哥哥拖着長長的調子,大聲地吼了出來。

    然後山呼海嘯一般的歡呼聲。

    “萬歲!!”

    “比利比利我愛你!”

    “最英俊的人是你!”

    多多羅心中震驚:兄貴比利?!哇!不是吧,這樣感覺好惡心!

    英俊,多多羅承認,這個妖男確實很英俊,可是英俊不能當飯吃,咱們開打撒?你馬勒戈壁的在那裏裝十三裝親民,把老子撩在一邊,當老子是不存在的啊,狗孃養的,老子待會兒一定要把你肛門捅爆!

    “放心吧,我待會兒會對你溫柔一點兒的!”

    比利口味超級重一哈塞爾衝着多多羅眨了眨眼睛,那個感覺像是媚眼,多多羅堅持認爲那是白眼。

    可惡,爲什麼有這麼重的噁心感啊混蛋!

    燃的要死的多多羅少爺此時此刻的心情是複雜的,他暗暗發誓,這樣的妖男,一定要消滅在最驕傲的狀態之中。

    於是,他手中的鐵棍,握的更緊了。

    “複賽第四場,開始!”

    圍觀羣衆們開始歡呼,那聲音,比起發了情的公狗好不了多少,周圍的少女們也不少,一開始某渣還以爲這是來看自己的呢,結果杯具了。

    不過多多羅心中也得意:哼,還好老子買了不少自己贏,該死的,到時候你們就知道老子的厲害了!可惡!

    “女士們先生們,哈瓦那最英俊的男人,比利哈塞爾他出手了,他很熟練地給自己加持了一個魔法盾,同時手中的魔技也揮舞了起來,看吧,這就是一個雙料白銀級別高手的實力,在這裏,他會窮送地贏得勝利,是的,他一定會這樣的。”

    “我們再看這邊,孔特里亞諾先生看上去完全是愣住了,他手中的鐵棍看上去這一次是拯救不了他了,對方是這一樣的犀利,這是不對稱的戰鬥,無人能解!”

    “會創造奇蹟嗎?還是說順應着正常的歷史軌跡?”

    解說員哥哥此時估計也燃的一塌糊塗,最重要的是,他可能基上了比利哈塞爾,這看上去可真不是個好兆頭。

    每個人都是瞪大了眼睛,期待着那鐵棍扔出的瞬間,是的,人們是支持帥哥比利的,他英俊,他瀟灑,他風度翩翩,他是哈瓦那的玫瑰。但是別忘了,任何一個正常人在自慚形穢的狀態之下,也有着讓人崩潰的陰暗面。

    那就是,將那些自慚形穢,狠狠地糗雜成麪糰,然後打出去!

    好吧,他們也有人在那裏爲多多羅這個牲口歡呼呢。

    人們的聲音沖天響,比起周圍的賽區,這裏的狀況可是非常的人腦,人潮涌動,人們怎麼也無法再前進一步了,維持現場秩序的城管們都是感覺壓力很大啊。

    牛頭人大哥牛頓先生目光有些奇怪地看着多多羅:“這小子一沒魔力波動二沒武道能量波動,爲什麼還站在那裏不投降?總不見得認爲認了鐵棍就還能砸中對方吧?莫非這小子還心存僥倖?”

    牛頓大哥真的是真知灼見啊,一下子就把某個牲口男給看穿了。

    沒錯,多多羅這個時候又有了一個計劃,,

    “快放開那根鐵棍!”

    “放開那根鐵棍啊混蛋!”

    “你究克在幹什麼啊混蛋!”

    “我們要看飛翔的鐵棍啊!”

    “快點啊混蛋!”

    吵鬧咒罵的聲音很大,但是解說員哥哥很給力:“啊!果然是如此嗎?事情已經到了沒有挽回的餘地了嗎?是的,差距太大了,沒有人可以彌補這樣的差距了,這個世界上最無解的事情,恐怕就是這樣,我們看到了希望,然後絕望!”

    “比利閣下他終於施展出了第一個魔法,這是一個火球,嗯,很普通,但是相信孔特里亞諾先生是沒有辦法招架的,據我所知,他好像是個普通人。”

    噗!

    “火球放了出去,直接飛向了孔特里亞諾先生的面門,他都來不及閃躲,是的,來不及!天吶,直接命中,這下子孔特里亞諾先生輸定了,呃”等等,他好像還沒有倒下?這真是奇蹟,這是一個勇敢的男人,他忍受住了疼痛,居然沒有動彈絲毫?呃”好像剛纔他是因爲嚇傻了說不出話來?真是讓人驚詫!”

    隨後,在人們的驚訝眼神中,絲毫都沒有覺悟的搶鏡頭的孔特里亞諾先生他突然擡起了頭。看上去他很像是愛因斯坦的髮型,然後一雙眼睛彷彿是礦工一般,過了許久,孔特里亞諾開始嗷嗷大叫。

    “痛痛痛痛!痛死我啦!痛死我啦!我不想打架啊,爲什麼要打我啊!我要回家啦!!”

    擂臺上,衆人面面相覷,都是驚訝:難道一下子就刺激的瘋了?看上去好像真的是這樣啊!

    只見孔特里亞諾揮舞着手中的鐵棍,口中大喊:“不要過來啊!不要打我啊!我害怕啊!我要回家啊!”

    然後衆人震驚了,嘭的一聲響,鐵棍直接砸中了正在高舉雙手歡呼的比利哈塞爾的腰身。

    然後砰的一聲,又是一棍子接着砸過來,好像正中胸口。

    然後又是砰的一聲,貌似是胳膊。

    “我打死你!我打死你!我打死你!”

    鬼叫鬼叫的孔特里亞諾貌似是瘋了,整個場面前是一片死寂。

    只見某個瘋子在那裏揮舞着鐵棍不停地敲打着已經扯掉魔法盾的比利帥也是:種錯哈塞爾,最重要的是,這個瘋子揮舞鐵棍的速度真的是超快超席的!

    “哇!好像刺激到那個傻叭”7咦。爲什麼比利步生不懷年啊。”

    “可惡!放開那根鐵棍吧!”

    解說員哥哥大聲吼道:“天吶!難道這就是奇蹟嗎?難道這就是奇蹟嗎?!這就是奇蹟!是的,這就是奇蹟!看上去是被刺激的瘋掉的孔特里亞諾先生現在很威猛,他的鐵棍又粗又硬又黑又長,它堅硬無比。洞穿自如,十分的靈活,同時多變多樣多技巧,在這種狂風驟雨的鞭撻之下,比利哈塞爾先生毫無還手之力,這看上去是一個偷襲,但是我們得承認,這是一場弱者戰勝強者的經典案例,是的,就是這樣,我們看到的不是比賽,是奇蹟,是傳說!”

    “噢噢噢噢噢噢!!!!”

    多多羅仰天鬼叫,宛如大猩猩,就彷彿是在帝國大廈頂樓打飛機的金網一樣,十分的生猛,心中更是罵道:草泥馬的,竟敢侮辱我次子現在讓你見識見識特洛法爾家優秀男人的超級基因,老子爽死你!可惡的混蛋!

    亂棍下來,絕對是奧特曼也扛不住,這種牲口,簡直就是狂風暴雨,點點滴滴爽死你,你根本就想不到結果是如何,這是一場災難,是的,就是災難,沒有人可以承受這種亂棍敲打。

    比利哈塞爾有苦難言,他本來很想現在釋放一個魔法盾,然後抽出佩劍砍死這個混蛋。

    但是他連換口氣的機會都沒有,因爲頭頂好像是一百多根鐵棍砸過來,而不是隻有一根。

    最重要的是,維持治安的城管鐵棍是灰常的粗,灰常的硬,灰常的長,灰常的黑,砸在身上,就是一陣悶雷,骨頭都要斷了。

    “!這小子太騷包了,牛逼啊!”

    “雖然很淫蕩,但是我喜歡。”

    “加油吧鐵棍!”

    “你行的鐵棍!”

    “燃燒吧,孔特里亞諾,但是,請放開那根鐵棍吧!”

    “你又立功了,鐵棍!”

    比利哈塞爾快要哭了,裝逼失敗啊,本以爲這是一秒鐘就能夠解決的戰鬥,爲什麼變成了這樣?

    許久之後,比利哈塞爾突然大叫一聲:“哎”

    無比的,無比的**,無比的淫蕩,因爲,那根鐵棍,頂住了他的菊花,貌似還向裏面捅了捅,

    這就是現實,在一個非常不得了的理由面前,這個結果是不用再多說的,不用再多考慮的,財富、名奐、權利、菊花,

    前面三個保不住也就算了,最後一個保不住,這就是男人的悲哀了。

    鐵棍……請自重。

    “我的天吶!孔特里亞諾選手簡直就是人間極品,他創造了以弱勝強的最經典案例,是的,他終於將對倒了,他無比的威猛,他的進攻宛如狂風暴雨,英俊瀟灑的比利哈塞爾先生倒下了,沒有任何的懸念。沒有任何的遲疑,這是一場革命,一場鬥爭,是的,孔特里亞諾先生將名垂青史,他會被寫入歷史,他是一個奇人,一個奇人,一個奇人!”

    元首的抑揚頓挫,也不過如此:事實就是這樣,事實肯定是這樣,事情絕對是這樣!

    讓幕花還給自己,讓疼痛帶回家。

    給我一個菊花,我可以創造一個奇蹟。

    “我,,我,,我投降!!!我認輸!!!”

    比利哈塞爾終於拍着地板大聲地吼叫起來,這一次,他是爲了認輸才吼的,天地良心,在亂棍之中,誰也不知道孔特里亞諾的鐵棍原來可以這麼,最重要的是,比利哈塞爾很清楚,自己被打六百四十二棍,其中有三十八棍和自己的小屁屁有關,

    菊花就算是黃金打造的,也經不起鐵棍君這樣到騰啊。

    “奇蹟奇蹟奇蹟奇蹟奇蹟啊啊啊啊啊啊!!!出現了!奇蹟出現了!偉大的奇蹟之神萬歲,偉大的命運女神萬歲!來自查爾斯的孔特里亞諾選手再度創造了一個佳話一個奇蹟,是的,他戰勝了原本不可戰勝的對手,這是奇蹟,這是神蹟啊!”

    “女士們先生們,在所有的複賽當中,沒有任何比賽比這樣的對決更加讓人激動和振奮,是的,他或許沒有那麼激烈和殘酷,但是我們看到其中的趣味,這是一場命運運勢的爭奪。孔特里亞諾先生,你會走好運的,真羨慕你!是的,恭喜你!你贏了,你成爲了第三區的二十個人之一,你簡直就是幸運之子!”

    解說員哥哥貌似很燃很嗨啊,你瞌藥了麼?

    只有多多羅心中鄙夷:放屁!什麼幸運之子,老子被命運女神強暴的次數還少嗎?一次都沒有反抗成功,老子這次這麼低調,這麼陰暗,簡直就是微不足道的淫火蟲,哼哼,這一次,老子終於成功了!媽的,要讓老子找到命運女神的神廟,一定將牛糞塗滿她的神像!可惡!

    然後讓鐵棍停止的,的保安和城管,畢竟,某渣現在扮演的是一個被刺激了的瘋子,而很多人都親眼看到,被人護送下去,包裹着身體的比利哈塞爾英俊哥哥的臀部貌似有很多殷紅的鮮血。

    這一幕,讓人不禁遐想,在那風雨交加的亂棍之中,究竟發生了什麼事情。

    這”究竟是錯覺呢?還是基情?被菊爆的那個人,已經黯然傷神地離開了場地,只留下了菊花殘的傳說”,

    “安靜安靜安靜!好了!孔特里亞諾先生,你又贏了,好了,打你的人已經走了,你又贏得了比賽!你有什麼想要說的嗎先生?”

    多多羅裝出一副無辜和震驚害怕的眼神,然後小聲地弱弱說道:“我、我會努力的!”

    “呼啊!萬歲!鐵棍萬歲!”

    “加油吧鐵棍!”

    “你行的鐵棍!”

    “爲什麼我覺得上面兩句話好像重複過兩次了?”

    “沒關係的,”

    下來之後,牛頭人大哥牛頓哥哥目光激動,十分震驚:“你究竟是蘊含了什麼樣的力量,竟然有那樣的力量可以亂棍直接將比利哈塞爾給打下去?這可真是讓人驚訝!”

    “呃”牛頓兄弟,你好像是莊園主吧,爲什麼還說是爲了金幣來的呢?”

    多多羅不答反問,廢話,能在這個問題上折騰嗎?

    “噢,你有所不知,楠子鎮最近鬧水災,沒什麼收成,大家都很窮,所以我出來打工賺錢了。你知道的,身爲一個莊園主,要是在家鄉沒什麼排場,肯定被人鄙視的,因此我過來碰碰運氣。”

    “你會賺大錢的兄弟。

    真的。”妾多羅點頭說道。

    然後想起了什麼,對牛頓又說道:“下午的時候我去賭場壓了自己贏,賺了一點點錢,要不我請客,咱們去喝酒吧!”

    牛頓尖喜:“好!”

    兩人走了之後,會場內還流竄着亂棍搞翻比利哈塞爾的傳說”



    上一頁 ←    → 下一頁

    猛鬼夫君嬌寵令斗羅大陸III龍王傳說名門暖婚:霸道總裁極致長生歸來當奶爸
    我的美女公寓極道天魔媽咪寶貝:總裁爹地超給女子監獄風雲嬌女毒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