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玄幻奇幻 » 冒牌全能職業大師 » AT150拍賣場遇到了熟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冒牌全能職業大師 - AT150拍賣場遇到了熟字體大小: A+
     

    所謂好男人,大抵上,就是隻睡一個女孩子,而且反覆地睡,睡一輩子。

    於是多多羅很真誠地覺得自己應該不是好男人,同時又覺得,自己可能已經歪的不像人樣了。

    “金伯利拍賣行,這五個大字,果然很有氣勢啊。”多多羅感慨地說道。

    “老師,是六個。”理查德同學小聲地提醒。

    當然了,腹黑妖男是直接無視了某渣的發黑臉色,這種低級錯誤,儼然將偉大光明正確的形象給抹黑了那麼一點點。

    “咳咳,咱們進去吧。”

    顧左右而言他,正要進門,卻聽到垮咕瞻齧的馬車聲。

    嘎吱一聲,馬車伕將馬車停當好,就停當咯咯咯咯的笑聲,女人的**聲音,實在是讓人有些神魂顛倒。一句話,這聲音就一個字:浪!

    浪的可以啊!

    一個**香肩,媚眼騷氣,浪蕩狐媚的女人下了馬車,旁邊是早就雙手後背,眼神倨傲的科爾曼亞伯拉罕。

    我嘞個去的,居然是亞伯家的那個狗崽子,媽了個香蕉的,今天點子有點背,居然上哪兒都能不痛快。

    某渣愣了愣,心道老子直接無視他們,這對狗男女,鳥!

    “喲,這不是年少多金,有實力、有魄力的多多羅特洛法爾少爺麼?怎麼,見了我們,連個招呼都不打麼?”科爾曼倒是爽利,絲毫不覺得這有什麼。

    反觀多多羅,撇撇嘴,無奈道:“喂,我說,你是不是覺得自己這樣很傻脫很帥?你信不信你再笑老子把你的牙齒敲掉?”亞伯家的狗崽子,居然還敢跟老子嗆聲?”

    科爾曼一張笑臉頓時僵在那裏,一秒鐘就黑了下來。

    某渣於是特別痛快,嘿嘿一笑:“好了,我心情好了,舒暢了,走,咱們進去!”

    科爾曼沒有說話,他怎麼也沒有想到,這牲口竟然是這樣的不要臉,夫庭廣衆之下,竟然直接開口大罵,而且地圖炮他家亞伯家的人。旁邊的女人用一把香羽扇掩住驚愕的表情,紅脣如火焰山一般,雙眼如一窪春水,盪漾的可以。

    “這就是特洛法爾家的大少爺,沒想到這麼粗俗。哼。”

    騷蹄子絕對是故意的,某渣的一條腿明明已經跨入大門的,你特麼的非要多上這麼一句嘴。

    於是賤格無比的某渣轉過身來,讓科爾曼的神經跳了兩下。

    多多羅搖了搖頭,心中暗道:這女人真是”唉。這就好比老版的林妹妹,那簡直就是天上到人間來的。而新版的林妹妹,你特麼的是從天上人間出來的麼?

    “這個,這位阿姨,其實我個人不反對**。實際上我個人偏好悶騷。尤其是對別人悶,對我騷的那種。但是實在是很遺憾,對於像您這樣”呃,恕我直言,這樣騷的徹底的大嬸,實在走到胃口。不過我相信這位亞伯家的希望之星,口味比較重,應該是能夠接受您這樣的貨色。”

    某渣攤攤手,然後露出一個很遺憾的表情,“當然了,您不要介意我的毒舌,實際上我一直覺得車人應該展現自己的本錢,但是很不幸。有一句話不知道當講不當講。好吧,您不說話,那我就當您默認了。”

    某渣直接無視了科爾曼那雙暴怒的雙眼,以及女人的崩潰還有激怒。

    小時候我爺爺很認真地摸着我的頭,吶,就是這兒。”多多羅指了指自己的額頭,“他是這樣對我說的:啊,多多羅,爺爺告訴你,女人啊,扁平者可恥,下垂者死!懂了嗎?”

    “以前我不懂,現在我終於明白爺爺的偉大和先見之明瞭。”

    某渣點點頭,然後微微一笑:“對於和您還有亞伯家希望之星的這次會晤,我個人表示真切的關注以及慰問,當然了,我心情一下子就好了許多。再見,拜拜,那我就先進去了!”

    說完,頭也不回,一羣人直接進了拍賣場。

    留下科爾曼一張臉黑的可怕,徒然之間抽出佩劍,大吼一聲:“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嘭!!!

    金伯利門口的一塊護門神獸雕像基石,被切成了兩段。

    崎嚓一聲,巨大的花崗岩落在地上,砸出了一個深坑。

    “多多羅!你這個小畜生!死賤種!我一定會弄死你!弄死你!!!”

    科爾曼怎麼都沒有想到,自己竟然會和這個無賴對話,結果呢,自取其辱啊!論起不講道理和不要臉厚顏無恥外加齷齪卑鄙,科爾曼這個傢伙,和某渣比起來,差了幾條街啊,你還未夠班啊,科爾曼同學。

    鬼畜男的人生準則就是:當鬼畜不可避免的時候,享受之。

    “我一直覺得全世界的熊都一個熊樣!現在看來,我是對的。這就好比全世界的賤人都一個賤樣心”

    多多羅聳聳肩,對周圍的一羣死黨很是平靜地說道。

    小小牛奧茲瀑布汗,理查德同學一臉的錯愕震敬佩服崇拜,死黨老艾則是一副理所當然的崩潰之色。

    這個多多羅”什麼時候,都不會發生任何改變啊。

    至於根本、僕人兼職護衛的觸手系妖獸藍章魚,則是從上衣口袋中抽出絲巾,給多多羅老闆的位置使勁地擦了擦,擦乾淨之後,纔對多多羅說道:“老闆,我去看看這次的拍賣名單。”

    拍賣名單是指一些不算很重要的東西,會放在名單上。當然了,憑藉一些小關係,還能夠得到一份隱藏的名單,對於某渣來說小意思。

    一把金幣砸出去,砸死人不償命。

    這就是暑假麼?快樂的暑假啊。

    輕鬆,休閒,還沒有壓力。

    對於多多羅來說,還真是不錯啊。

    “老闆,名單。”章魚哥將名單遞給了多多羅。

    某渣接過名單,然後看了看:“星辰鐵星辰鐵星辰鐵”手指從第一個物品名單開始往下查找。

    卑呀”

    多多羅一驚,然後狂喜:“哈哈哈哈,運氣不錯,嗯,今天要的東西,就在手裏!”

    某渣嘿嘿一笑,卻看到不遠處的科爾曼正燃燒着一雙憤怒的眼睛,彷彿要放射出死人光線射死多多羅一般,某渣撇撇嘴,然後對左譏劃!“你們想不想玩個遊戲啊”“什麼遊戲?”

    包括老艾,都是愣了一下,然後好奇地看着多多羅。

    某渣嘿嘿一笑:“來,先擡起你們的右手。好,把手掌朝上,收攏你的拇指。對就是這樣,再收攏你的食指,嗯不錯,都做的很好。然後是無名指和小指。哎呀你們太聰明瞭就是這樣。好,再轉移六十度,對準亞伯家的那條賤狗!”

    於是”金伯利的拍賣大廳中,某渣一行人的五根中指,對準了科爾曼少爺。

    您真的很想劇,科爾曼少爺。

    “這個狗雜種!多多羅,就讓你再囂張一眸子,我就不相信,你還能什麼都躲過去!該死的混蛋!”

    科爾曼怒火中燒,原本應該無比蛋定,就算有人告訴他老媽正在被人輪,他也會很蛋定,可是這時候面對這種狀況,他就是蛋定不下來。

    多多羅這牲口,實在是太噁心,太讓人討厭,太讓人火大了。

    那賤格的模樣,猥瑣的笑容,齷齪的行爲,低俗的談吐,整個一末流暴發戶外加流氓,人渣都沒有這麼渣的,這貨分明就是鬼畜渣!

    “嗯,很好,你們玩遊戲玩的很投入。”

    多多羅蛋蛋地說道。

    衆人愕然。

    正熱鬧着呢,卻聽到入門口傳來一陣吵鬧。

    “聽着,我和剛纔進去的大少爺關係不淺,他會給我付錢的!什麼?你們還攔我?該死的,你們想要吃吃我的魔藥嗎?!”

    嘭!!

    “等等小姐,您不能進去,沒有進場費,不能進去,這是金伯利的規矩!侍衛,侍衛在哪裏?有人擅闖拍賣會場!該死的,這是什麼煙霧!!”

    撻齧齧齧,極爲響亮的高跟鞋撞擊地板的聲音傳來,隨後一個身穿白大褂,帶着金絲眼鏡,扎着馬尾,穿着超短裙還有黑絲襪的女郎站到了某渣的旁邊。

    “喲,好久不見,卡秋莎。”看到雙手插在衣兜裏,褐色馬尾垂到左肩上的卡秋莎,多多羅十分高興。

    不容易啊,有緣千里來**,炮友永遠不得罪。

    “多多羅,幫我付錢。”

    說着,一個眼神過去,藍章魚就訕訕然地讓開了自己的位子,然後卡秋莎大大咧咧地一屁股坐下去,抱着胸,等着多多羅給錢。

    後面的侍衛衝過來,正要動手,卻看到某渣手掌中攤着的一個金幣閃閃發光。

    “哎呀哎呀,原來是多多羅少爺的朋友啊,真是莽撞了莽撞了,是我們的失誤,是我們的失誤

    這羣牲口立刻點頭哈腰諂媚堆笑,那模樣就彷彿是野狗看到了腐肉一般,最不濟,也是兒子見到老子的那種表情,那叫一全忠誠,讓多多羅一陣汗顏,心中暗暗道:誰說我臉皮厚不要臉?和這些同道們比起來,我還是很有可取之處的嘛。真是的,不能比啊不能比,論世間何爲無恥,直叫人連連嘆息。

    輪值管事點頭哈腰,宛如一條狗,倒退着堆笑閃人,當然也不忘了從多多羅的手中接過那兩枚金幣,不用說,另外一枚是打賞的,這可是特洛法爾家的大少爺,還會在乎一兩個金幣?

    人間一秒鐘幾十萬上下的好不好!

    呼!好險好險,我可是沒什麼錢的!”

    卡秋莎拍着胸脯,今天穿的太清涼,外面雖然是白大褂,但是裏面就一件小掛衫,還是真空上陣,兩個凸點都極爲明顯,某渣嘿嘿一笑,手掌樓主卡秋莎的腰,問道:“那你來幹什麼?!”

    “我不能來嗎?今天可是拍賣隆美爾的財寶,我可是盯上好幾樣材料了,你幫我付錢吧,等我開發出新的魔藥,賣了錢,再換給你!”

    卡秋莎一本正經地說道。

    某渣頓時大怒:“毛!本少爺堂堂一個男人,給自己的女人買兩件小禮品,還需要談換錢麼?真是的,談錢真傷感情。”

    卡秋莎淡然道:“談感情可是傷錢的。”

    “不怕,我現在窮的就剩下錢了。”多多羅正色道。

    卡秋莎抱胸問道:“真奇怪,我就想不通了,爲什麼你能夠賺那麼多錢。法瑞爾叫獸的那些發明,幾十年了,也沒見他轉到一個銅子兒,可是你爲什麼就你能夠賺錢呢?”

    某渣得意洋洋:“這你就不懂了,這就是天才和凡人的區別了,我是天才,這一點你不要告訴別人。”

    卡秋莎翻了一個白眼,又問道:“你的那個精靈女王呢?怎麼今天沒看到她?可真是一個刻薄的兇悍女人啊。”

    說着,卡秋莎搖了搖頭。

    “吶,不要這麼掃興啊。大家心情都很好,保持良好的氛圍是必須的。來,讓我偷偷地摸一下。”

    說着,爪子從卡秋莎的衣裳地步鑽了上去,暴力眼鏡娘面無表情,任由多多羅上下其手,某渣顧自暗爽,柔軟的感覺,彈性十足的觸感,嘿嘿,,

    “今天的幾樣東西,我可是打聽了很久,才覺得過來,本來就想直接去找你的,沒想到看到你進來,正好就過來了。”

    卡秋莎一本正經地說道,絲毫沒有在意自己的胸部正在被人揉捏。

    多多羅興趣盎然,道:“沒事兒沒事兒,你要什麼只管說,肯定買。對了,卡秋莎,和你商量一個事情好不好?”

    “什麼事兒?”

    卡秋莎轉過頭,看着多多羅。

    搬到我家裏去住吧。”某渣平靜道。

    卡秋莎想了想:“你家裏有實驗室嗎?”

    “那當然,必須的,我早就讓人準備了一個實驗室,就等你搬過去了。

    你在學校裏搞研究,實在是讓人放心不下啊!”

    多多羅有些關切地說道。

    怖是不是對每個和你上牀的女人都很好?”卡秋莎問。情緒上出現了一點點的波動。

    鬼畜男頓時正色道:“必須是靈與肉的交融,和靈魂的雙重愛慕,纔會讓我這麼上心。”

    “我也算?”卡秋莎很奇悄地問道,“我還以爲你和我之間的關係,只是長期的定向生理需求對象呢。”

    多多羅嘴角:

    而周圍看着這對狗男女,聽着這對狗男女說話的人,早就崩潰的翻了。



    上一頁 ←    → 下一頁

    佛本是道豪門小妻子情陷極品美女上司:無限初婚有刺魔禁之萬物凍結
    我的功法全靠撿婚不由己,總裁情深不負總裁的女人兩界搬運工深情不枉此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