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玄幻奇幻 » 冒牌全能職業大師 » ACT145最坦然的約定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冒牌全能職業大師 - ACT145最坦然的約定字體大小: A+
     

    要了解一個女人的胸襟,你要解開她的衣衫,並且是白日依讓盡。要了解一個女人的深淺,更是要分開她的雙腿”

    “你對每個女人都是這樣盯着不放?”

    安妮臉依然有些紅,但是卻並沒有那種立刻羞澀地躲開的嬌憨,抱着胸,緩緩地轉過身,坐回了水中。

    小貝露依然是在那裏嘻嘻哈哈地游來游去,兩條腿啪嗒啪嗒地撲騰着,水花呼啦啦地一大堆,誰也不知道她爲什麼總是這麼快活。

    嘩啦啦!

    “嘿呀”好舒服啊。真涼爽啊。多多羅,你爲什麼不過來呢?”

    小貝露一會兒潛水一會兒上浮,就像是一條快活的小金魚,在水底吐着泡泡,抓着水底的鵝卵石刨來刨去。

    “你找到的那個男人,你覺得靠得住嗎?”多多羅問安妮。

    公主殿笑了笑:“哪有那麼多心思去擔心靠得住還是靠不住?只要我喜歡,就行了。更何況,我不在乎呢。”

    多多羅趴在岩石上,呆呆地看着下面的安妮,這裏能夠清晰地看到水中粉嫩的,還有粉紅色的兩顆小落蕾。

    “讓我親一下。”

    多多羅突然說道。

    安妮一愣:“談?!”

    噗通!!

    整個人突然一個猛子扎到了水底,呼啦啦地將水弄的混亂無比,安妮正在那裏揉着眼睛,某渣突然從水中竄了出去,一口親在了安妮的嘴上。

    安妮輕輕地推了一下多多羅。

    女人說不要的時候,多多羅想到了一個哲人說過:女人的表達方式,一向是反過來的,所以,當她說不要的時候,就是說,我要我要我要要。

    “唔

    某渣可不會什麼法式溼吻更加不會什麼日式**,宛如野豬拱白菜,胡亂地親了一下,爪子不自覺地摸上了安妮的身體。

    “等、等一下。”

    “讓我摸摸,就一會兒。”

    於是鬼畜男的爪子終於摸上了柔軟的胸部,揉捏了起來,手感就像是一股漩渦,要把多多羅吸入到其中,綿綿的感覺,又有一種彈力彈到世界的另外一邊去的感覺。

    他身前的,不是什麼漢諾威公國的公主,只是一個有那麼一點點彆扭思想的傲嬌尖”姐,她只是有那麼一點點小追求罷了。

    後宮大業,就是這樣默默地耕耘出來的。

    數量不是重點,重點在於質量。

    如果哪個**敢將春哥收入後宮,那纔是重口味。當然了,如果哪個**被春哥收入後宮,那就是重口味彙總的重口味。

    “不是、不是說就一會兒嗎?”安妮有些意亂情迷地問道。

    她感覺自己有點迷失。

    是的,從一開始,她就對這個多多羅,有着莫名的好感。

    一個貴族,殺人不是重點,殺的狠也不是重點,如果一個貴族不殺人,那纔是有問題,殺人未必重要,但卻不能不需要,不能保護家人的貴族,就是沒落的貴族。

    就算不是貴族了,也要該出手的時候,就出手。

    “嗯,當然就一會兒,這不是時間還沒到嘛。”多多羅咬着安妮的耳垂小聲地嘟囔道。

    “你、你的一會兒,可、可真長。”

    水中要想,可真是說不清楚。

    小貝露在不遠處看着,有些奇怪,咬着手指頭,露着小虎牙,小聲嘟囔:“嘿呀呀,多多羅和安妮,他們在幹什麼呢?”

    然後她又不去理會,快活地游來游去。

    “不要、不行,下面不行。”

    金色的長髮,散落在肩頭,寶藍色的眸子,春水一窪,女人動情了。

    多多羅在安妮的耳朵邊吹了二口氣:“那好,我不動手。”

    聲音壓的很低,就像是野獸的低聲喘氣,燙的可怕。安妮甚至能夠感受到頂在自己小腹上的那股灼熱滾燙感覺,她有些畏懼地伸出了自己的手,緩緩地搭了上去。

    碰觸的瞬間,就開始顫抖起來,總覺得,身體中缺少了什麼,需要一種彌補。

    她伸直了脖頸,白哲的肌膚,泛着粉紅色的紅暈,充斥着全身的動情氣息。這種感覺實在是太棒了。

    多多羅緩緩地將安妮反身抱住,胳膊整個從她的腋下穿過,手掌扣住了彈性十足的柔軟之地。

    發了情的狗男女,就算理智想要阻擋,那是什麼也擋不住了。

    “來,擡起你的腿”對,我的手勾住它。擡起來”慢慢的,”

    “我、我覺得突然好熱。”

    “我也覺得好惹。你扶住石頭,扶住吧”彎下一點,對,這樣比較好進入”對,就是這樣”我、我要進去了。””“那我抽出來吧。”

    “不、不要!”

    發了情的公狗,就是這般的沒羞沒臊,人生的許多次,都是第一次。這就好比男孩到男人,需要無數次的磨礪。而女孩到女人,不過是一次成功,而且必定成功!

    啪啪啪啪,,

    水花陣陣,聲音充滿了一陣旖旎的感覺。

    小貝露還在那裏撿着水底的石頭完,一會兒下潛一會兒下潛,直到她下潛的時候,看到了水中的多多羅和安妮似乎合二爲一了。

    一雙大眼睛瞪的大大的,一口氣差點沒憋住,咕咚咕咚地只冒泡泡,浮出水面之後,小貝露瞪大了眼睛,然後自言自語道:“多、多多羅居然和安妮在**!”

    天,”**,,這個詞,,

    然後小貝露就覺得很打擊,於是一個在一旁畫圈圈,不過她也知道不能夠打擾正在**中的人,以前在妖魔界,她就打斷過地獄魔犬的**進程,然後被地獄魔大差點追殺到姥姥家。

    不過很快魅魔又被彩色的鵝卵石給吸引住了,又快活地一個人玩了起來。在那裏撿着小石頭,數着玩。似乎自己也忘記了,她和多多羅還有過做炮友的約定。

    啪啪啪啪的水花聲依然不絕於耳,,

    許久之後,累的直喘氣的多多羅和精疲力盡的安妮都沉浸在了水中,安妮整個人慵懶在了多多羅的懷中。

    有些茫然失神地驚訝自言自語:“我竟然和一個只認識十天的男人就上了牀。”

    “這裏沒有牀啊?。

    多多羅問。

    安妮白了他一眼。

    “你會回國嗎?。某渣忽然問道。

    “會的,必須要回漢諾威。到時候公主要嫁人,要選擇合適的丈夫,這是一場極爲激烈的爭奪,我不知道會如何。我很想留下,但是,漢諾威需要我。”

    “聯姻嗎?就像王室總是和國內的權臣聯姻一樣

    “是的。哥哥的位子並不穩定,他來王國,除了確認宗主國的地位,承認他的大公合法位子之外,也是需要尋求一些強援。這樣,回國之後,纔有更多的資本。”

    安妮淡然地說道。

    帝王家事太兇險,皇族之中無好人。

    千古不變的真理。

    “那麼我去漢諾威把你搶回來。讓那些爭奪者統統去死,眼睜睜地看着我把你奪走!”

    鬼畜男頗爲自信地說道。

    安妮笑了笑:“明年春天的四月,就是我的二十歲生日,到時候,我就不得不要挑選一個丈夫。勇敢、強大、智慧,缺一不可。”

    “這種優點似乎我一直具備着。”

    身爲一個大反派,多多羅覺得在主角到來之前,首先要做一個讓人崩潰的大惡黨,當然了,比如說有什麼王子救公主的橋段,他怎麼着也是反派不僅將公主給叉叉圈圈了,還搶走了,王子怎麼救公主他不知道,反正明年的四月,他是要去漢諾威殺一個來回,讓那些爭奪者黯然傷神去吧。

    後宮大業,總是要以苦主的血淚爲臺階的,既然鬼畜男的野望這樣的誇張,那麼,流點血,算個鳥事兒?

    “咯咯咯咯”你似乎總是這樣的無所畏懼?。

    安妮問道。

    多多羅揉捏着安妮的胸部,手指頭捏住了敏感的小落蕾,回答道:“因爲我連活着都不怕,我還有什麼怕的呢?死亡?死過幾百次就那麼回事兒。世界末日?如果來的話,或許我會很高興地迎接那一天。地獄輪迴?可能我對天堂更加痛恨。”

    “那麼,多多羅,我們約定好了,明年的四月,你一定要來漢諾威,將我劫走。

    在衆目睽睽之下。”

    安妮的寶藍色眸子,盯着多多羅的黑色眼仁,想要看到鬼畜男的一絲猶豫,哪怕一絲也好,大師安妮沒有看到,一個浪蕩的鬼畜男,他永遠只可能是堅決的,哪怕這份堅決,充滿了太多的瘋狂和神經質。

    “義不容辭!”

    多多羅微笑着答道。

    隨後狠狠地吻了一下安妮,這一刻,一個小小的約定,在最赤條條的兩人之間,定下來了。

    或許,這纔是世界上最坦然的一種約定,什麼都沒有,什麼也看不到。

    安妮覺得自己的眼睛有點溼潤,於是整個人潛入水中,似乎要將這股燥熱驅除的乾乾淨淨,更彷彿要感受一下水中的包容感覺。

    下身有那麼一點點疼痛,但是更多的收穫,卻是快樂。

    無言的快樂。

    多多羅看着還在水中的安妮,心中卻道:明年開春,四月初,搶女人!



    上一頁 ←    → 下一頁

    冷婚狂愛野性小叔,別亂來!地獄電影院異世妖姬:科學家的修仙妾本驚華:彪悍小王妃
    佛本是道豪門小妻子情陷極品美女上司:無限初婚有刺魔禁之萬物凍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