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玄幻奇幻 » 冒牌全能職業大師 » ACT143老虎不發威你當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冒牌全能職業大師 - ACT143老虎不發威你當字體大小: A+
     

    這座山不高,不過到是連了幾座山,遠遠看去,就是一個個小土丘連了起來,形狀有些怪異,對於泰坦巨人來說,估計手感會很好。這一片山地,雖然是特洛法爾家的,不過一直閒置,也沒什麼用處。

    本來是要種一些茶樹的,只是家族的產業大多數都在金融和貿易上,這種實質性的產業,並不是很側重。

    不過多多羅也早就想要在這裏蓋一片莊子,花個幾百萬金幣,蓋一座小碉堡在這裏,絕對拉風哇。

    “這裏的景色不錯啊。”

    上山風不錯,比較涼爽,讓夏天受不了熱的美眉們很喜歡在這裏納涼避暑。

    山上雖然荒蕪,但是也有幾個山洞被改造成了可以暫時休息的地方。

    “公主,這裏的水果比較好。這一片都是荔枝林,挨着的是藍莓果,下面的灌木,就都是覆盆子了。你要不要嚐嚐看,這裏還有一條溪,水很清。”

    多多羅往年雖說不進王城,但是這邊還是來過的,這裏往南都是秋林地帶,東部就是陽光城和鑽石城的管道,中央大道老遠都看到了,在山上看的一清二楚。

    “叫我安妮就好。”

    公主笑了笑,撩起額頭上的碎髮,很是隨意。

    旁邊的小魅魔則是快活地哼着歌兒,在那裏將覆盆子採下來,放在了自己的女僕圍裙兜兜裏。

    “嘿咻哎呀,多多羅。你看!”

    小貝露興奮地摘了一捧,紅彤彤的果子,覆盆子的味道酸酸甜甜,做成覆盆子酸酒之後,有一種果醋的味道。馬可尼還活着的時候,比較喜歡喝這個,每年也會帶多多羅來這座小山轉一圈,晚上就睡山洞,很是愜意。

    “讓我嚐嚐。”

    多多羅哈哈一笑,張開嘴,貝露將果實在胸巾上擦了擦,然後丟到多多羅的嘴裏,眨着眼睛問道:“甜美?”

    “不甜,帶點酸,很好吃。爺本以前可以經常帶我來呀。”

    感慨了一聲,叉着腰的某渣拍了拍旁邊的一棵荔枝樹。“小時候,我可是爬在樹上,和色雷斯兩個人,不吃上半天,就不下樹的,滿地的荔枝殼子和核仁。沒到這個時候,我們都會去篩老艾。真是懷念那個時候的日子啊。”

    嘖年最美好,不是嗎?”安妮微笑着轉頭看着多多羅,說道。

    寶藍色的眸子盯着多多羅看,讓鬼畜男一陣尷尬,有些彆扭地看着別處:“嗯、嗯”

    安妮也接過小貝露採摘的覆盆子,這些鮮紅鮮紅的果子,看上去十分的誘人,輕輕地咬了一口,有點酸,就像多多羅說的那樣,但是也有點甜,儘管就只有那麼一點點甜味,這種酸酸甜甜的味道,卻是很好吃。

    “真好,我在家中,就只能吃正正經經的東西。”安妮的寶藍色眸子中,有些失落,金髮束成一束,馬尾用絲巾紮了起來,有些颯爽的感覺,很利落。

    多多羅一向覺得,女人不能太柔柔弱弱了,感覺風一吹就到,跟個林妹妹似的,那就沒意思。這樣的女人,跟個瓷娃娃似的,碰都碰不得,有什麼意思。

    當然也不能太過中性,弄的跟春哥曾哥似的,讓州長和史泰龍都一陣汗顏,那有個毛用?

    女人不需要傾國傾城,但是個人的氣質和節操,一定要有,更要有自己的性格,這樣纔會吸引人。

    那個引來一羣流氓打仗的海倫,最後雖說靠着木馬打了個偷襲,但是不管怎麼說,海倫雖美,但是美的有個性,所以纔會有人追,有人捧。

    否則的話,妓院裏的妓院千千萬,總有個把美冒泡的女人,也沒見多少嫖客因爲一個漂亮點的妓女,就把狗腦子打出來。

    “這妞不錯啊。”

    多多羅小聲地嘀咕了一聲。

    安妮愣了一下,問道:“你在自言自語什麼呢?”

    “哦,沒什麼,我在想待會兒吃點什麼。”

    某渣忽然笑道:“待會兒打兩隻兔子,就能填飽肚子了。”

    肖兔子?”安妮一愣:“我們什麼工具都沒有帶就上來了,怎麼打呢?”

    “放心,傢伙都帶着呢。”多多羅嘿嘿一笑。

    這片山頭上,屬於比較靠近人類的居住區了,所以小鹿什麼的不大可能有,不過山雞兔子,肯定是有的。偶爾王城出來的人,都會來這裏打獵。不過打獵都是貴族特有的權利,一般來說,普通人打獵是會被懲罰的。

    當然了,現在也就是睜一眼閉一隻眼,誰還真來爲了只兔子就折騰人呢。

    “多多羅,你看,貝露找到了什麼。”

    小貝露扭着小尾巴,惡魔的小尾巴箭頭晃了晃,得意洋洋的小魅魔揚了揚手裏的一顆極大的藍莓,然後某渣哈哈一笑,張開嘴就跑了過去小貝露嘿嘿一笑,露出一個小虎牙,然後就將藍莓扔到了自己的嘴裏。

    “不給你吃!”

    “嘿呀,交出來!”某渣一把將貝露拎起來,貝露衝着多多羅吐吐舌頭,然後飛快地嚼了兩下,就吞了進去。

    “吃掉工”小魅魔看着多多羅,弱弱地張着眼睛。

    “可惡”我也要找一顆大的。”

    對於這個牲口來說,滿足自己的齷齪心理是必須的。

    這個場面讓一旁看戲的安妮公主笑的花枝招展,咯咯咯咯地笑的彎腰,臉色潮紅,肩頭聳動,眼淚水都快出來了。

    這個多多羅,真逗!

    安妮公主心中如是說道。

    某渣依然很認真地找着超大的藍莓,安妮公主和貝露坐在岩石上,膝蓋上都放着許多覆盆子和藍莓,還有一串串的荔枝放在旁邊。一邊吃,一邊看着多多羅在那裏一邊吃一邊叨咕:“靠!沒天理了,怎麼就沒有大了呢?難道說是野豬啃了?我就不信了,一定要找顆大的!”

    這牲口,要是將這份執着放在提高自身實力上,估計早就牛逼了,當然了,先在也還算牛逼。

    “貝露。”

    “嗯?叫貝露有什麼事兒嗎?小魅魔滿嘴的覆盆子,紅色的救沾在嘴脣邊上,看上去就像是一隻貪吃的小蘿莉。

    看貝露眨着眼睛,純潔的不能再純潔,安妮深吸一口氣小聲地問道:“貝品,;多羅一一他衆個人。好嗎”“那當然,多多羅人可好了。什麼人來找他幫忙,他都幫忙的。色雷斯、艾爾夫曼、琳達、蒂凡尼、芙蘿婭、阿爾麗雅、理查、拉波、米拉,,哎呀哎呀,好多呀,貝露數不過來了。”

    貝露搖晃着頭,兩隻貓耳朵折了一下,有些懊喪的樣子。

    “那個”多多羅他,他沒有結婚嗎?沒有未婚妻嗎?”安妮有些臉紅地問道。

    貝露想了想:“貝露聽多多羅,以前有個未婚妻。”

    安妮一愣,有些失望。

    “不過後來他們悔婚了。”

    貝露又說。

    安妮又是一愣,有些高興。

    “怎麼會悔婚呢?”安妮有些卦,但是問的關切。

    щшш _ttk an _¢〇

    “多多羅跟貝露說。說是他們看不上多多羅,他們要找一個真正的貴族。多多羅說了,打死他都不做什麼真正的貴族。多多羅還說,女人如衣服,兄弟如手足,要女人不如要炮友,貝露馬上就要成爲多多羅的炮友了。”

    小魅魔十分興奮,更是十分驕傲地宣佈。

    “炮友?什麼意思?”安妮公主果然是很天真,很純潔。

    正當小魅魔要解釋炮友的重要意義的時候,某渣極爲興奮地大笑起來,“啊哈哈哈哈”看到沒有!超大號的藍莓!怎麼樣小貝露,服了吧?啊嗚啊嗚!!嗯嗯嗯嗯,味道好極了!”

    某渣在安妮公主目瞪口呆中,就像是小孩子炫耀棒棒糖那樣,直接將一顆半個拳頭大的藍毒啃了個乾乾淨淨。

    這牲口,根本就是沒長大嘛。

    錄着荔枝,安妮吃的很開心,鑽石城周圍的水質都很好,所以果子一般都很甜,再加上這裏曾經發動過魔法狂潮,所以這裏的水果,多多少少都蘊含穩定的魔力波長,穩定的魔法元素更是讓這裏的水果是魔法師必備的夏日零食。

    “哈哈哈,這個多多羅,可真有趣。”

    安妮越發地覺得多多羅和別的男人,完全不一樣,別人說的,都當不得真,眼睛看到的,也當不得真,用心感受到的,纔是真的。

    儘管這話有些扯淡,但是,不管怎麼說。就是如此。

    “噢噢噢噢噢噢”貝露,我們去山上的小溪,那裏有個水潭,好好地洗個澡,可舒服了!”

    多多羅嘿嘿一笑,安妮一愣,問道:“這裏洗澡?”

    “放心吧,絕對安全,沒有人看得到。”

    多多羅嘿嘿一笑,不過又道:“不過今天就算了吧,咱們先打兩隻兔子山雞吃吃。”

    “好啊好啊,貝露給你們做烤兔子!”

    安妮點點頭,也同意了。

    正說笑着呢,那邊傳來了嗜嘔惰撻的奔馬聲音,山道雖窄,卻也時常有打獵的人騎馬上來。

    正驚愕着呢,一隻兔子呼啦啦地從草叢地竄了出來,某渣一愣,緊接着又是嗖嗖嗖的破空聲。

    鬼畜男一個激靈,將貝露和安妮攬住,才堪堪躲開那幾只不長眼睛的箭矢!

    “王八蛋!竟然在我的山頭上亂來!老虎不發威,你當老子是龍貓啊!”

    多多羅這名字真不是龍貓一特洛法爾大少爺,噌噌怒火上來的同時,額頭上一個鬼字浮現了出來,咔嚓,破甲金箭,精鋼長弓,在安妮的震驚眼神中,多多羅此時威風凜凜。

    “換萊魔法!”安妮驚呼。

    多多羅看也不看,抄起破甲金箭朝着原來射箭過來的地方,就是一箭射出去。

    轟隆!地動山搖!

    唳律律心馬匹受驚之後,嘶鳴起來,某渣嘿嘿一笑,卻聽到那裏呼啦啦的聲音,垮嚓一聲,似乎是什麼折斷了,然後又聽到一羣人的慘叫!

    某渣不以爲意,抄着長弓,就朝那邊跑去。

    “多多羅!”安妮和貝露都喊道。

    某渣卻是頭也不回,站定在一塊石頭上,看着一片深坑,一堆亂石,坑裏面一羣人在那裏哼哼唧唧,旁邊還站着幾個劫後餘生的青年,都是臉色鐵青。

    “你們是什麼人,竟敢在特洛法爾家的產業上狩獵,竟敢無視王國法律!”

    多多羅倒也不懼,一副正義先鋒的模樣。

    那幾個青年看着多多羅,低吼道:“是你!多多羅特洛法爾!你這個狗雜種!”

    某渣冷笑,根本不理會這種沒檔次的謾罵,反脣相譏道:“你到不是狗雜種,你要麼是狗,要麼是雜種,你是哪一個啊?”

    “哼!多多羅,算你運氣不好,看你的樣子,你就一個人吧。你就不怕我們宰了你,然後走人嗎?”

    那個青年到是底氣足,多多羅瞧了瞧他的胸口家徽,冷笑一聲:“喲,原來還是拉蒙多家的畜生,說罷,你們和約瑟那條老狗,是什麼關係啊?”

    “放屁!你纔是老狗!馬可尼和維克多才是狗!”

    那青年就像是踩了貓尾巴一般,大聲地咒罵。

    多多羅嘿然一笑:“不過和你說這麼多廢話,也就是告訴你們一聲,本來看在薔薇花聯盟的份上,不和你們計較。畢竟老子要乾的事情,不和你們一個檔次的,不過看來,有人犯賤是擋也擋不住的,你們今天就不要走了。就像你們說的,你們這麼點人,老子全部宰了,誰也不知道是我乾的!”

    “多多羅!我知道你厲害,不過你也太狂了吧。我們這麼多人,你有本事殺光?只要有一個人走掉,拉蒙多家和特洛法爾,就是戰爭,不死不休!”

    那青年也是極爲激烈的性格,拍着胸脯大吼道:“我諾爾拉蒙多,可絕對不會給拉蒙多家丟臉!”

    多多羅臉色越來越陰沉,“諾爾拉蒙多,約瑟的兒子,拉蒙多家重點培養的繼承人,據說還和皇子們的關係不錯。不過,可惜了,諾爾,我殺了你,就算上貴族法庭仲裁,你們拉蒙多家,也是沒有任何勝算的。因爲這座山,就是特洛法爾家的財產,你們在我的地盤上打獵,已經違反了兩條法律。貴族”可是有權殺死任何一個正在侵害他財產的人呢!”

    舔了舔舌頭,多多羅的眼神,陰沉的可怕。



    上一頁 ←    → 下一頁

    重生之悠哉人生鄉村小仙農冷婚狂愛野性小叔,別亂來!地獄電影院
    異世妖姬:科學家的修仙妾本驚華:彪悍小王妃佛本是道豪門小妻子情陷極品美女上司:無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