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玄幻奇幻 » 冒牌全能職業大師 » AT124發情期的女人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冒牌全能職業大師 - AT124發情期的女人字體大小: A+
     

    當某渣還沒死到這裏來當宅男之前,也就是還在地球當宅男的時候,每當看人與自然,都會聽到趙忠祥老師用厚重沉悶的男低音這樣說道:在茫茫的非洲大草原上,又到了一年的雨季,動物們開始遷徙,成年的非州野牛們開始追逐豐富的水草和繁衍的棲息地,這又是一個**的季節,成年的動物開始**,,

    在多多羅還是十幾歲的時候,第一次知道成年犀牛一次**要六十幾分鐘的時候,他震精了,然後又知道一頭雄獅居然母獅的時候,他咧嘴笑了。

    好吧,他想要六十幾分鐘的持久,也想,可以**的炮友。

    “我想這是一個機會,或許我有辦法讓你離開亞空間。”

    巫妖巴普洛夫斯基看着多多羅,很平靜地說道。

    “我一直有一個疑問,不知道當問不當問。”某渣看着生物學家,說道。

    “噢,既然是疑問,那肯定是可以問的。像我這樣高等的生命。是無所不知,無所不能的。”巴普洛夫斯基閣下自信滿滿。

    然後似乎想到了什麼,伸出食指:“但是!”他鎮定嚴肅地說,“絕對不允許再問龍生蛋,蛋生龍的問題。”

    多多羅聳聳肩。“沒問題。我想問的是,是先有雞呢?還是先有蛋呢?”

    “先有雞,後有蛋。先有蛋,後有雞”

    不過是三秒鐘,巴普洛夫斯基就死機了。

    然後又是某渣的兩個耳光扇醒,然後巫妖閣下又爬了,瞪大的一雙眼睛,吼道:“你不能這樣!你這是在調戲一個偉大的巫妖!我可是博學的生物研究者”然後又傲慢地昂頭,彷彿不這樣就不能夠苑視別人一般。

    “呃多多羅沉默了。

    某渣想了想,然後問道:“好吧,我還是問一個正經的問題吧。

    你們爲什麼不選擇自己出去呢?這是一個很好的機會。”

    多多羅也覺得奇怪,既然這麼些巫妖都篤定有辦法抓住這個魔力通道出去,但是他們卻絲毫沒有自己出去的意思,這個就有點奇怪了,這是爲什麼呢?

    巴普洛夫斯基難得地咧嘴一笑,拍了拍多多羅的肩膀,這個略有光棍並且還有一點點秀逗的巫妖和藹地說道:“哈,我們也想出去啊,不過,我們走出不去的。”

    “爲什麼?這不合理啊。你們這麼強大的力量,這根本就不合理啊?”多多羅實在是不解,實際上,他忽然覺得這些高等亡靈生命,很有意思。他們生前或許只是一個很尋常的人類、精靈、矮人甚至是巨龍,但是死後,他們都是一個對魔道追求無止盡的巫妖。

    他們對魔道的理解,轉化爲一種力量,灌輸到世界中去。

    一切利益糾葛對他們而言,都是調味劑一般的事情。

    論起革命的徹底性,似乎巫妖們最徹底。

    連命和靈魂都不要的傢伙們,還不夠徹底嗎?

    “好吧,或許小傢伙兒你還是沒有弄明白,爲什麼這個法器被稱呼爲巫妖所羅門,我們是被放逐到這裏來的。你知道這個亞空間中,聚集了多少巫妖嗎?這個數量有多麼的恐怖,你清楚嗎?”

    巴普洛夫斯基似乎在回憶那殘破的記憶一般,有些哀傷,那對冷星點點的雙眼,閃爍的只是時光流散的一種追憶:“我們停留在世界記憶上的,只有我們的過去,還有我們的最後一全部分,我們的心臟。”

    “靈魂是沒有意義的,尤其是對我們這樣的傢伙而言。”巴普洛夫斯基嘿嘿一笑,突然十分的高興起來,“那個傢伙放逐的,只是我們的靈魂,我們的心臟,還在世界的某個地方。多多羅,你這個讓人羨慕的小傢伙,你出去之後,幫我完成一個心願吧。”

    多多羅有些不習慣這些腦筋遲鈍的傢伙一下子變成哲學家,這就好比原本還是陳景潤一般算一加二,結果他來了一個拍拉圖式的裝逼。這有點讓人小崩潰,最重要的是有點不適應。

    “那個傢伙?”某渣一愣,心中暗道:不會吧,白龍這個混蛋有這麼牛逼麼?怎麼看也是被叫獸狂毆的水準哇,居然能夠放逐這麼多巫妖?老子特麼的難道真的是撞到一塊大鐵板了?

    “算了,你還是不知道的好。這個法器的前任主人,應該是四百五十年前的隆美爾吧,這個傢伙也算是強大的一個人了。不知道會不會也被流放進來。”巴普洛夫斯基有些悵然。

    多多羅撓撓頭:“呃”能不能不要這樣的神祕還有傷感?我、我有點不適應。”

    巫妖凝視着多多羅,然後用很誠懇的語氣說道:小傢伙兒,你出去之後,一定要幫我完成這個願望!”

    巴普洛夫斯基的氣場徒然強的嚇人,某渣甚至感覺到,這個巫妖在被放逐到亞空間之前,一定是個罪惡滔天,氣焰恐怖的強大妖怪。是可以藐視世界的極其罪惡的一個人。

    “好、好”多多羅點點頭。

    “很好。”生物學巫妖滿意地點點頭,撫摸了一下多多羅的腦袋,那尖利的爪子寒光陣陣,巴普洛夫斯基的陰冷聲音響了起來:“出去之後,殺死我!”

    某渣怔了一怔,雖呆地看着巫妖。

    “我似乎說過,唯一可以殺死巫妖的方法,就是捏爆他的心臟!”巴普洛夫斯基的聲音就像是一塊冰,一具屍體,“我心臟的位置,我會告訴你的。出去之後,毀滅那顆罪惡的心臟吧。我也該解脫了。”

    “你、你難道不想繼續追求魔道奧義了嗎?”多多羅奇怪地問道。

    巫妖嘿嘿一笑,笑的很燦爛:“一切意義,都要有應證纔有用,不是嗎?在這個亞空間中,一切都沒有意義,哪怕是我得到的答案,誰能知道呢?這一切。都是沒有意義的。總有一天,我們會被遺忘,那樣的高,比毀滅了我還要難受。我可是高等生命,像你這樣的小爬蟲,怎麼可能懂!”

    說着,巴普洛夫斯基露出一個鄙視的眼神,然後又得意洋洋道:“多哼,你運氣好,如果殺死我的話,我的一切,過去的記憶,如今的領悟,還有我的能力,都會轉化成一股極強的魔力,或許你能夠通過巫妖所羅門使用這股魔力也說不定。畢竟,你是一個被高等生命認可的小爬蟲。”

    某渣漠然地:一神經質的取妖,心中暗道!老子第次被人比喻成曰”一滅討話說老子還真是佩服你啊,想死都死的這麼理所當然和冠冕堂皇,最特麼崩潰的是,你居然說活的太久不想繼續活了,靠,你當那些短命鬼內心很爽啊;

    “回頭見!我去思考一下該如何佈置這個該死的魔法陣,嗯,不過憑藉我超強的天才,絕對沒問題。”

    巴普洛夫斯基就這樣大搖大擺地走了,有點沒心沒肺的感覺,但是多多落實無法理解一個活了幾百年甚至可能幾千年,然後很有可能要幾萬年幾十萬年這樣活下去的一個傢伙,內心到底是怎麼想的。

    鬼畜男的人生信條就是鬼畜,他不是深沉的,更加不是高貴的,只是一種類似偷窺的快感,那種爆人,然後一個人暗爽的快感,纔是某渣的追求。

    他要的只是弛、、雙飛、後宮,

    正當多多羅還在思考的這個過於深沉的時間間題時候,他在亞空間中的日子已經過了一年零七個月,然後在某年某月某日某分,在某個不恰當的時機,他看到了一臉潮紅,甚至有些急促喘息的露西亞懷特多拉貢。

    “噢!露西亞。今天天氣不錯哈,咦?你怎麼表情凝重,眼神眼神好溼潤。”多多羅網要邁出去的步子,驟然剎車,停在那裏,遠遠地看着,心中暗想:不是吧,這妞看上去好像今天很有火氣,而且很有侵略性啊,她不會咬老子啊?

    露西亞白牙緊咬着嘴脣,似乎是在忍受着什麼,盯着多多羅,然後喝道:“你!滾!啊”

    那一聲嬌喘,等於是給鬼畜男來了一次暴擊,還是特別強力的那種。

    這種宛如喝了十罐紅牛,然後瞪大雙眼看片的感覺,一下子就將某渣刺激的渾身舒坦話說,他都快要憋了兩年了。

    但是巫妖們說了:霸王硬上弓不好,不利研究。

    “呃你今天的表愷不是很好啊,虛汗很多,面色潮紅,咦?手腳還冰涼,顫抖的厲害啊。難道是瘧疾?不對啊,瘧疾應該是臉色蒼白啊。喂喂喂,等等,等等啊,你幹什麼,你幹什麼啊,不要扯我的衣服,這是我唯一的一件,”

    多多羅震驚了。

    這妞居然瘋狂地撕扯着他的上衣,話說在這個亞空間中,周圍的所有東西,對於他和露西亞來說,都是沒有任何意義,因爲這些都是巫妖們創造出來的。但是他們自身的東西,可都是真實存在的。

    好吧,露西亞身上穿的這件衣服是他空間手鐲裏的一套情趣內衣外加一套護士裝

    惡趣味拯救死宅,必須的。

    “我靠!這麼給力!”某渣頓時雞動不已,一旁突然幾十個。巫妖開始圍觀,並且據師帝地記錄着。

    “喂,搞毛啊,這走出了什麼狀況啊!”

    巴普洛夫斯基生物學家再度出現,他自信地瞧了一眼,然後笑道:“哼哼,看來這個女人**了。唔,不過從她的體徵特性來看,似乎她並不是人類啊。溫度有點低,力量有點強,嗯,可以肯定不是人類了。”

    某渣:”

    也就是說,老子現在面對的,是一頭母獸,而不是一個女人?可、可是可是很少有這麼主動這麼給力的女人來逆推的啊。而且,而且這分明就是一個大美妞。

    某渣的心理活動很頻繁,但是這並不妨礙他可恥地石更了。唯一美中不足,就是周圍的圍觀羣衆實在是太多。

    儘管巫妖們信誓旦旦地說他們只是純學術上的研究,要的只是他們體內荷爾蒙分泌的數據、生理需求上的波動、大腦的活動頻率等等。

    但是,這種宛如片現場的感覺,還是讓某渣有一種當午夜牛郎然後被人甩賣的感覺。

    想想看吧。在一個陰暗潮溼的地方,周圍陰森恐怖,伸手不見五指,偶爾有一點點的燈光,還是直接打在自己身上。然後周圍幾十雙色迷迷的眼睛盯着你看,當然了,你是赤身的,身下還有另外一個。赤身的人。

    然後你們表演着生命的繁衍,靈與肉的交流,純潔片的打造

    這樣的場面,論誰都有些糾結並且悲憤吧。

    “快、快點給我!”

    露西亞的嬌喘聲音越來越強烈,同時她手上的力氣也越來越大,讓人難以置信的是,多多羅郝然發現,他居然力氣沒有露西亞大。

    瞪大了眼珠子。多多羅簡直不敢相信。

    “噢,我覺得我們現在就可以發動魔法陣,畢竟亞空間和外面還是有時間差的。”巴普洛夫斯基蛋蛋地對周圍的巫妖們說道。

    衆巫妖點點頭,覺得這是一個好主意。

    然後他們一邊記錄着的動物特性,一邊在那裏佈置着魔法陣。

    最扯淡的就是幾今生前應該是藝術家的巫妖,他們居然拿起畫筆在那裏畫油畫,天地良心,這怎麼也和研究也不搭界吧?

    “我靠!喂,你們幾個,畫完了記得給我備份一份!”

    多多羅大聲地喊道,而此時,露西亞完全把他給推到了,整個人爬到了某渣的身上。然後一把扯掉了某渣的褲子,整個人赤身,臉上的潮紅怎麼也退散不去。

    **期好吧,能不能讓我知道一下,我是被什麼母獸給逆推的?

    多多羅很想哭。但是,一個憋了兩年的死宅,面對這樣一個狀況,就算略有難受,也是半推半就了吧。

    “我嘞個去的。噢我的老天,這、這太刺激了!!!”

    周圍的巫妖們立刻繼續記錄起來。

    “血壓有點高。”

    “體溫升高異常。”

    “情緒亢奮,波動很大。”

    “我覺得這個實驗對象很好。”

    而在巫妖所羅門外,叫獸法瑞爾大喜道:“好了,對方的座標也已經確認好了,雖然不知道到底是什麼人也在亞空間裏面,但是他們能夠提供幫助,真是令人驚訝,多多羅這個混蛋的運氣,果然令人驚詫。”

    然後整個座標魔法陣周圍,來的人很多,非常多。

    而此時在另一個魔法陣的中間,某渣覺得這一次自己出力不多,全是身上的女人在那裏拼命地幹活。

    還不錯。

    某渣心中如是想道。



    上一頁 ←    → 下一頁

    三界紅包群寒門狀元西遊大妖王最強妖孽三國之召喚猛將
    會穿越的流浪星球唐朝好地主明天下我的大小美女花爆萌小仙:撲倒冰山冷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