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玄幻奇幻 » 冒牌全能職業大師 » AT115耍劍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冒牌全能職業大師 - AT115耍劍字體大小: A+
     

    “哥哥!安妮!是你?!”

    “你居然也在!啊,是公主!多多羅老師!”

    “呃,”

    一時間金店內稱呼滿天飛,亂七八糟到了極點,多多羅一陣鬱悶,心中暗想:居然碰上這個傻妞公主,不過話又說回來,她旁邊這個。帥哥倒是看上去聽和氣的哈。

    某渣嘿嘿一笑,搓吧着手,諂媚地迎了上去:“真是沒有想到,公主殿下也來逛金店?唉,真是給小店帶來莫大的榮耀啊。您放心,特洛法爾家的金店絕對是童叟無欺,質量上乘,更有超級強大的珠寶設計師,絕對是獨一無二的手工作品。”

    多多羅暗暗得意:老子好歹也是掌握了鬼斧神工公輸班的手藝,弄兩個珠寶,雕玄兩個金萎子,還不是手到擒來?

    “安妮,你怎麼也在這兒?”

    一旁的紐盧安大公有些奇怪,然後四周看了看,皺眉沉聲道:“那些護衛呢?怎麼能夠讓你一個人出來亂走?!”

    “啊,原來一直有護衛跟着我的嗎?我不知道。”

    某渣頓時一愣:靠不是吧,這妞原來還是今天然呆啊。

    紐盧安大公有些不悅,冷聲道:“這些不成器的傢伙,回去之後,要好好地換上一批有用的人,尸位素餐的人,靠不住。”

    一旁的西米露瞪了一眼鬼畜男之後,才迎上去,對安妮道:“安妮姐姐,一個人在外面,很危險的。而且鑽石城很大,一不小心就會遇見可疑分子。”

    說着,目光灼灼地盯着多多羅。

    看小妞一副裝淑女裝文靜的樣子,多多羅心頭瞭然:你妹的,你想釣凱子泡帥哥,也必要踩着老子上位吧。

    想到這裏,怒從膽邊生,惡從心頭起。詭祕一笑,某渣嘿嘿笑道:“公主殿下,那個不久前在護城河外,”

    裝淑女?釣凱子?蔣帥哥?泡你妹啊!

    西米露頓時大驚失色,連忙道:“多多羅勳爵!我要買一些首飾!”

    某渣撇撇嘴,有些不屑。你還算是公主?十幾歲的小姑娘,居然還想把個帥哥,也不看看人家帥哥的眼神早就不在你身上了。

    話說紐盧安大公一進門,就看到了正在手舞足蹈眉飛色舞的露露我纔不做乖乖女安吉拉,還有一旁安靜地投着抱歉目光的蘇菲一安爾樂沒前途佈雷新頓。兩個小姐的青春氣息,絲毫沒有那種大貴族的脂粉濃重還有深宮高牆的意味。

    這種只是一個感覺,而不是具體化的某種描述。

    紐盧安大公自認見識過不少美女,但是想露露和蘇菲這種清純可人的,卻是見的不多。

    也只能說是漢諾威公國地小人少,再怎麼選,估計一百萬人出個大美女也不是很容易。想出個春哥鳳姐,倒是絕對拍胸脯的。

    “公主殿下,有貴客,您也不給我介紹介紹麼?”

    多多羅一眼瞧着紐盧安大公,年輕的大公掃視兩個美人兒不過是稍稍眼神一閃而過,馬上微笑着說道:“啊,失禮了。我叫紐盧安漢諾威,現任漢諾威公國的大公,您好。”

    某渣一愣,聽到這個名字,他就想起了兩個人。

    一個是蘭茲亨達爾,另一個是拉廉門同學。

    卵子很大啊大人自然是不用多說,名字要多姓就多姓。而拉廉門同學,則是貌似對於褲子漏了表示壓力不大。

    “牛卵漢諾威?”

    某渣小聲地嘀咕着,“極品啊,很適合色雷斯。”

    扭頭低聲問魔獸:“你不是很喜歡牛寶麼?”

    色雷斯給某渣一根中指。

    安妮略有驚訝:“您真的是貴族啊!”

    多多羅此時真的是內牛滿面,他了這麼多廢話麼?證明自己是貴族就這麼難?他又沒有辦假證,家裏頭的那張貴族評議院的貴族證明,還能有假?這又不是四級證書”

    “那當然,如假包換!”

    “這個金店也是你家的?”

    “那當然,必須的!”

    某渣一說到自己的家產,頓時又得意起來,彷彿全世界最牛逼的人就是他,這種三分飽就自滿的鳥人,也確實不容幕悲傷,每天都過的快快樂樂。

    “特洛法爾家啊,你是查爾斯王國最有錢的人麼?”安妮公主很好奇地問道。

    多多羅摩挲着下巴,想了想:“嗯”應該是的吧。不過身爲一個。首富,我個人表示壓力不大,我的目標是成爲世界首富,當然了,你知道的,一個人有了目標的話,就一定會有極強的進取心,我就是這樣一個有追求有理想的好青年。在鑽石城有口皆碑的。”

    安妮呵呵一笑,覺得這個傢伙真是有趣極了。

    而一旁的年輕大公則是驚愕道:“原來您就是多多羅特洛法爾勳爵,我聽西哈努克親王提起過您,說您是個非常有想法的人,沒想到初次見面,竟然這樣的讓我驚訝於您的年輕。您是我們年輕人的楷模,多多羅勳爵。”

    “啊?是嗎?我現在很有名嗎?呵呵、呵呵,,也不是啦。

    我這個人平時也沒什麼愛好,優點也比較少,爲人比較低調謙虛的,真是沒想到啊。”

    某渣這種故作扭捏,裝十三的惡劣行徑,遭到了弟子和兄弟們的強烈鄙視。

    小牛奧茲更是漠然地看着這一切,心中暗暗祈禱:老大,保佑我今後真的能夠有飯吃吧,我現在感覺壓力好大。

    小小牛感覺這一切都太令人目不暇接了,原本的期望值和實際的狀況對比之後,奧茲有一種人生大起大落的感覺,儘管他只有十五歲,但是強壯的胸大肌之下,蘊含的是一種力量”

    “哼!不過是有點臭錢罷了。你也不看看人家紐盧安,年紀輕輕,才十九歲俟,就做到了一國之主,漢諾威公國的大公啊!”

    西米露公主不忘提醒一下某渣,你丫的社會地位也就是個暴發戶。

    不過某渣不以爲意,突然扭頭正色道:“那個公主啊,聽說您對西北馬賊的譜系很有興趣,正好,我手頭上有一些六匹快馬的資料。還有野馬鎮最近幾年比較厲害的強盜頭子的事蹟,過兩天我就給你。”

    扯謊一兒對是眼皮午都不眨下。西米露頓時臉色發青,連忙道:“誰、誰、誰說我對綠林強盜有興許了?我可是公主,我最喜歡的是古典!怎、怎麼可能和你一樣,和王國通輯犯還有曖昧。”

    妞,飯可以亂吃,但是話不能亂說啊!

    你亂說小心我告你誹謗!

    “你要是敢再亂說話,我就叫我父王折騰你!”西米露小聲地對多多羅隱蔽說道。

    “嘿嘿,彼此彼此,公主殿下。在下的着象,也不想有所損傷啊。”

    “你有形象嗎?”

    “沒形桑的話,我就管不住我的這張破嘴嘍。”

    “你!”

    “別這樣嘛”

    多多羅和西米露的話極爲隱蔽,隨後某渣哈哈一笑:“來來來,公主殿下,您要好好瞧瞧,最近特洛法爾金店出了一批新款的強力設計,這些珠寶設計卑的草案都是要經過無數次的否決最後纔會拿出來的。”

    “我到要看看你這裏有什麼!”

    西米露恨恨然說道。

    某渣不屑地白了她一眼,然後對安妮道:“這是沒想到,在路上碰到,還能遇到一個他國公主,真是失禮了,美麗的安妮公主殿下。”

    某渣一副道貌岸然,人模狗樣的形象。

    “多多羅勳爵,你有什麼好推薦的給我嗎?”

    安妮公主呵呵一笑,也不說破剛纔在路上多多羅自吹自擂的事情,某渣也是嘿嘿一笑,覺得這個略有夫然呆的公主殿下,還算是不錯,比起那個什麼莉迪亞女武神公主大人,那簡直不要好太多!

    最形象的差距,就是西米露公主這種明顯瘋瘋癲癲少女和安妮的強烈對比。

    深知西米露底細的某渣很清楚,西米露這妞壓根就是野丫頭,成天就想着怎麼出去瘋,估摸着是真看上了這個牛卵大公,否則的話,不會這麼彆扭地裝淑女裝乖乖女,當然了,三步兩步就漏洞百出,也就是牛卵大公覺得公主殿下年紀還有一點點天真爛漫,所以不以爲意。

    真要是接觸久了,估計這個牛卵大公會杯具的。

    悖,告訴你。紐盧安可是一個劍士高手。正宗的白銀精英武士,在漢諾威公國中可是鮮有敵手。不像某些人,只會射射箭,耍陰招。”

    這西米露還是沒忍住,一看到某渣那得意洋洋的嘴臉,心頭就有無,數把怒火竄了起來,燒的自己欲仙欲死。

    “毛!我分明也是一個劍士!”

    某渣嚴正抗議說道:“難道我作爲一個優秀的劍士,還要告訴你自己的實力麼?我爲人低調,所以很少有人知道,其實我真正的強大實力,是體現在我的那把劍上!正所謂劍在人在,劍折人亡!這是身爲一個優秀劍士的高尚品質!”

    “你的劍呢?”西米露上下打量着某渣,漠然地看着他。

    某渣頓時尷尬無比,然後突然哼哼一聲,額頭上顯示出一個井字。某渣緩緩地拔出要離墨劍,正色道:“要不是我和公主關係好,一般人我是不會給他看的。”

    “多多羅勳舜!”牛卵大公頓時大喜。雙目放光地盯着某渣。

    看毛看,雖然你長的很帥,但是我可是不搞基的喲?

    “你要幹什麼?!”某渣擺出一個鹹蛋超人的姿勢。

    “您一定是個強大的劍士!”牛卵大公繼續眼光灼灼,高帽子稀的一聲就有一頂落在某渣的頭頂上。

    而衆所周知鬼畜老師什麼都能夠抵擋,就是抵擋不住誘惑,什麼稱讚什麼恭維,那叫一個受用,一句“您一定是個強大的劍士!”就讓鬼畜老師飄飄然了。

    “那當然,想當初我可是耍劍起家的。身爲一個劍不離身的超級高手,我個人對於劍術的追求。還有頗有自信的。”

    某渣得意洋洋,絲毫沒有在意一旁西米露公主幾欲瞪出來的眼珠子。

    這個沒禮貌的壞人,太可惡了!

    西米露公主心中暗暗道:我一定要讓姑姑姑好地整治整治他,不過貌似姑姑是上次找上門去,被有一個精靈女人給嗆回來了。真是可惡啊!

    然後又瞄了一眼多多羅身後的艾爾夫曼,那高大雄壯的身軀,再加上那天護城河外超級變身的強大實力。除非是奧特曼降臨,否則論誰也不覺得可以單對單擺平那個暴走狀態下的艾爾夫曼。

    岡薩雷斯家的大炮也有些扛不住猥瑣兄弟的厚顏無恥了。

    從小到大,雖說幹什麼事情都是多多羅帶着他們廝混,爬牆頭偷看寡婦洗澡,攛掇老艾泡寡婦。儘管都有多多羅策劃的身影,但是很不巧,在劍術上,特洛法爾家的快劍流雖然猛,可是某渣壓根就沒怎麼學。

    還劍術,,劍你妹啊!

    魔獸色雷斯實在是受不了了,蛋蛋地看着多多羅,然後輕輕地問道:“你還要臉麼?”

    某渣看着魔獸,然後十分嚴肅地搖了搖頭。

    魔獸:

    “多多羅勳爵,我一直在追求更強的境界,所以需要挑戰強者,尤其是劍術強者,您是一個高手!請務必和我切磋一次劍術!真的,請務必答應我,我可以滿足您我能夠做到的事情。”

    吶,不要這麼說啊,我這個人最受不了有人誘惑我了。滿足老子的你能夠做到的事情?嗯”請把你的菊花獻上來,哦不對,請把你的妹妹獻上來吧!

    “咳咳,大公這麼說,那就見外了。正所謂有飯大家吃,有劍大家耍,大家都是混劍術的,互相幫助,互相提高,這當然是義不容辭的事情。”

    一旁的露露小聲問蘇菲:“有這樣的一句話麼?”

    蘇菲愕然,這是第三次見到多多羅,但是沒想到,這個傢伙的變化,簡直就是千變萬化,一天一個樣。

    “啊,您答應了?真是太好了!”牛卵大公絲毫沒有掩飾自己的真性情,嗯,至少真性情很對某渣的脾氣。不過再次重申,搞基是不好的行爲,要注意。

    某渣嘿嘿一笑,突然搓着手:“不過…”

    三大弟子外加兩個兄弟外加在場熟知此人的人,心頭都是閃過三個字:又來了!



    上一頁 ←    → 下一頁

    民國小地主極品學生重生千金歸來網遊之虛擬同步縱天神帝
    惡魔校草:吃定獨家小甜極品小農場放開那個女巫三界紅包群寒門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