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玄幻奇幻 » 冒牌全能職業大師 » ACT110安培和福特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冒牌全能職業大師 - ACT110安培和福特字體大小: A+
     

    子曰:不管黑貓白貓。能夠抓住母貓,就是好貓。

    因此多多羅覺得自己是個好男人,因爲他把蒂凡尼哄的服服帖帖,順便還勾搭上了一個極品眼鏡娘,雖然暴力了一些,但是也不算是很黃很暴力。你不能指望都和西門冠希大官人一樣,啥事兒都往外抖落。

    就像前世還是一個半宅不宅的僞死宅的時候,某渣就清楚地知道,一個,人必須要學會一樣技能,對於死他們來說,修電腦是必須的。如果不會修電腦,就會很想劇,從前有個陳氏大少不會修電腦,後來,後來的事情大家都知道了。

    因此鬼畜男覺得自己有必要好好地翻閱一下爺爺留下來的小冊子,乍一看雖然有可能是辟邪劍譜,但是說不定也是九陰爭莖,而且很有可能還是九陽深攻。

    做嶽不羣還是做國莖,這就需要自己的思量了。

    “這玩意兒到底是什麼啊?”

    躺在操場的角落裏,樹蔭底下,某渣靠着樹幹,把玩着這枚綠色的寶石球,這顆晶瑩堅硬的圓球,彷彿裏面有一股能量在流淌,種種漩渦,讓人有些奇怪這個到底是個什麼物件兒。

    “叫獸那貨,說不定還真是個好東西,畢竟他是個瘋子,保不準就是什麼極品強力道具

    觀察了許久,刀砍斧朵,貌似絲毫都沒有受損。

    “算了,老子還是收起來,說不定將來真的有用。”

    揣好之後,某渣正要離開,卻聽到樹頂上惠慈翠翠的聲音,然後啪的一聲,樹枝斷了,一個人影倒栽蔥地摔了下來,嘭的一聲,兩個人撞到了一團,某渣只覺得眼前一黑,整個腦袋被悶住了,兩隻爪子胡亂地抓着,柔軟的觸感傳來”

    嗯?!這手感,,不錯啊。

    於是又捏了捏。

    “哎呀!痛痛痛痛!!!”

    “可惡!又失敗了

    人影站起來。隨意地拍了拍身上的樹葉,白大褂,黑絲襪,超短裙。精緻的小套裝。

    “嘿?!是你?你在樹上幹什麼?”

    多多羅愣了半天。才發現居然是眼鏡娘卡秋莎。

    暴力眼鏡娘一本正經道:“我在實驗我的新發明藥水,本來以爲可以強化樹葉成鐵片一樣鋒利,沒想到失敗了

    多多羅一陣崩潰:你這種魔法藥水,是給殺享用的麼?

    “你怎麼有閒工夫在這兒躺着?今天你沒課嗎?”卡秋莎問道。

    “沒有某渣聳聳肩。

    聽到多多羅這樣回答,卡秋莎突然詭祕一笑,嘴角浮現一個嫵媚的笑容,將盤着的頭髮扯了下來,髮卡扔到一邊,然後將眼鏡放在白大褂的上衣口袋中。一屁股就坐在了某渣的要身上。

    “既然如此,不如我們就好好把握一下機會吧!”

    卡秋莎說着就要脫多多羅的衣服。

    某渣瞪大了眼珠子:“不是吧,就在這兒?這難道就是野戰嗎?喂,這樣不太好吧,周圍人很多談

    “不怕”。說着就要繼續脫某渣的衣服。

    “等等”。多多羅阻止了卡秋莎的瘋狂行爲。

    卡秋莎的褐色長髮垂了下來,兩個人面對面。這個眼鏡娘將眼鏡拿掉之後,一雙迷人的大眼睛看着多多羅,她的雙眼皮很深,睫毛更是彎的嚇人。看上去雙眼極其的深邃,有一種一注春水的感覺。

    “沒什麼好等的,解決一下生理需要,這不是人之常情麼?”

    說着,卡秋莎就張嘴啃了下去。狠狠地和多多羅來了一次深吻,異常的生疏。別說是法式深吻了,這感覺就好比是一頭野豬啃到了玉、米棒子。

    某渣感覺自己就是根玉米棒子。

    “我們,,不如”,去,那邊,”的,小樹林。”

    鬼畜男竭盡全力地說道。

    卡秋莎整個人都盤在了多多羅的身上,然後放浪地笑道“那你帶我去啊”。

    “靠!誰怕誰!老子怕毛啊”。

    說着,也不管卡秋莎還掛在自己身上,一溜煙地朝着小樹林而去然後蹭蹭蹭地爬上了一棵大樹,左右看了看,四下無人,樹葉茂密,更是極爲的涼爽,樹幹粗壯有力,承重兩人綽綽有餘。

    “嘿嘿老子今天終於要解放了”。

    多多羅得意洋洋,然後伸手去解開卡秋莎的衣裳,白大褂直接掛在了樹幹上,小套裝和超短裙酣溜一聲就滑落了下來,褪的乾乾淨淨,貌似某渣有些激動,死活解不開卡秋莎的內衣。

    “!這是哪個夯貨設計的胸罩!特麼的不知道越容易解開的胸罩才越是男士的福音嗎?!”

    咒罵了一聲,卡秋莎不耐煩地自己解了下來,然後隨意地一扔,掛在了一根小樹枝上,某渣瞥了一眼,纔看到胸章上紋着一行小字:特洛灑刊地衣鋪,您的最愛。

    這句話差點讓某渣不舉

    悲摧的,居然是自家產的玩意兒。

    “該死的!怎麼褲子這麼難脫”。

    緊張兮兮的多多羅越發地煩躁和激動了,最後還是卡秋莎厲害,直接一手扯去,嘶啦一聲,某渣的內褲直接成了布條。

    “快點吧!”卡秋莎張嘴催促道。

    “你調整一下位置

    “你還沒有好嗎?”

    “你把腿分開一點”呃,好,就是這樣,我扶住你一條腿”你轉過去,嗯就是這樣,很好,非常好,非常非常好”噢,目”!!!”

    這棵大格樹開始了慈惠率翠的聲響,林子裏的鳥叫聲遮掩着幹差烈火的噼裏啪啦,狗男女的淫聲更是讓人難以理解,他們真是處男處女?這也太扯淡了一些了吧。

    也虧難他們這樣的大膽,時間過的並不快,樹上有什麼事情,根本就沒人注意,學生們在課間直接進林子裏休息,躲一下太陽曝曬。而樹頂上有兩個人正在肉搏大戰卻是無從知道。

    這限制級的場面,竟然是讓人有一種偷情的快感。

    “不、不會被人發現,對、對吧?”

    多多羅氣喘如牛,低吼着問道。

    “絕對的!必須的!噢對、就是這樣”你好強非常好”,多多羅,你這個壞家心”

    呼哧呼哧!呼哧呼哧”,

    而此時,大格樹下,兩個瘦高的男人在那裏真談着什麼,看他們的樣子,貌似也是學者,而胸口則是彆着魔力虎的標誌。

    “好了安培,我相信我的這個發明將會提供極強的魔力輸出源,到時候我只要再進行增幅,就能夠將這種可控制的魔力輸出按照人的意志力去調控,到時候,法瑞爾叔叔的發明將會因爲我的這個可控制魔力變壓器,得到革新

    留着小鬍子的男人一本正經地說道。

    而另外一個留着山羊鬍子的男人,則是平靜道:“沒錯伏特,你確實實現了魔力的可控制,但是很不牽,你的魔力變壓器並不能提供穩定的魔力流,這股可控制的魔力流如果不穩定的話,還是沒有用的。所以,在此基礎上,我發明的魔力穩流器,會進一步將可控制魔力穩定下來。

    伏特想了想,點點頭道:“其實我們仔細想想的話,這種可控制魔力流的增壓似乎會導致它的輸出流量增加,這其中一定有什麼關係。

    “假定媒介物質不變的話,或許是一個單位的可控制魔力流增強,就會導致同樣一個單位的流量增強。這種增幅應該是一個。正比關係。”

    安培思索了一番說道。

    “我突然想到了一些法瑞爾叔叔的研究方法,或許我們可以將這兩種數據命名一下。假定每一種媒介的魔力阻值是恆定的,那麼這種可控制魔力的壓力,我們可以稱它爲可控制魔力壓,單位是伏特

    “唔”這樣的話,那麼這種可控制魔力的單位流量,我們可以稱它爲可控制魔力流,單位是安培。”

    伏特弗拉基米爾和安培弗拉基米爾爲自己的這次討論感覺到興奮,他們似乎發覺了一股新的技術和能量,在能源問題上,似乎解決了恆定動力源的問題。

    以往的魔力控制器,往往都是不穩定的動力,就算是駕駛飛毯,魔力輸出雖然是由人控制,因此看上去十分平穩,但是實際上,正因爲是人控制的魔力輸出,所以纔是最不平穩的;

    而這兩個法瑞爾的侄子,似乎在可控制魔力的研究上,有了極爲強大的發現。

    “或許我們可以將這個發現轉化成能量武器,穩定的魔力輸出,產生穩定的攻擊數據,而且對人的要求,會降低不少

    “唔”這可是一個大發現。”

    兩個法瑞爾的極品侄子還在那裏暗爽着自己的大發現,而樹頂上的鬼畜男和眼鏡娘則是渾身冒汗,氣喘如牛,臉色憋的通紅,彷彿有一股力量沒有發泄出來一般。

    “嘿咻嘿咻嘿咻”累、累死老子了!呼哧呼哧呼哧

    樹冠搖擺,無風而動,樹上樹下,各有漏點。

    而某渣則是心中大爽:我嘞個去的,老子終於時來運轉了”

    眼鏡娘卡秋莎則是兩隻手扶住一側的樹幹,整個嬌軀顫動不止,香汗淋漓,面如桃紅,粉嫩的肌膚泛着一陣紅暈,鼻尖上的汗水,眼眶中盈盈的閃爍淚花,也不知道是因爲痛,還是因爲極樂爽快的緣故。

    “多、多多羅!你、你真棒!真棒姚”

    一陣痙李,宛如加農炮上膛之後的一次爆射,炮管發燙,炮彈轟炸到了最深處。



    上一頁 ←    → 下一頁

    我統領狐族那些年一劍獨尊大王饒命網遊之倒行逆施外室女
    民國小地主極品學生重生千金歸來網遊之虛擬同步縱天神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