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玄幻奇幻 » 冒牌全能職業大師 » ACT106印象派大師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冒牌全能職業大師 - ACT106印象派大師字體大小: A+
     

    子曰:窮則獨善其身,富則妻妾成羣。

    聖人教誨的是,聖人教誨的太對了。

    飽暖思Ying欲,纔是好同志。

    前日夜間耍純愛盛夏夜副本,收穫初戀之心一枚,打到觸手系妖獸寶寶一隻,隨後轉進升級,叫獸進化爲升級強化版愛因斯坦和愛迪生的綜合體。

    現在某渣真的很害怕,和法瑞爾呆的越久,越覺得這個老東西真的是個瘋狂科學家,什麼事情都做的出來,保不準哪天來個什麼極限魔法元素實驗,然後就在王都鑽石城種了蘑菇……

    某渣纔不想成爲核彈洗地的杯具犧牲品。

    喵喵的,叫獸這貨越來越讓人膽顫心驚了。

    多多羅心中所想,簡直是難以描述,碰這樣極品的老東西,也不知道是運氣還是踩了牛糞。

    “唉……這悲摧的生活,真是讓人蛋疼唏噓啊。”

    鬼畜男此時真的是感覺到,生活一旦像脫了繮的野狗,就再也逮不回來了,最後會狂飆到哪裏,根本就沒有結果。

    叼了根菸,站在學校的走廊裏,苦苦地思索着出路,話說在混吃等死,做個大地主的人生道路,太崎嶇,太坎坷,總有這樣那樣的矬事兒等着你。還有這樣那樣的矬人等你去刷副本升級。

    “老溼,你這麼憂鬱的眼神是爲了什麼吖?”

    此時已經是插班生的拉波小朋昂着頭,看着一臉抑鬱的多多羅。

    “世界紛爭不斷,和平遲遲不現,爲溼心頭焦慮,難以坦然地面對生活啊。”

    某渣正色道。

    拉波-老師真偉大-紅鬍子立刻無比佩服,雙眼中刷新着崇敬的目光,儼然這就是世界最偉大最博愛的人。

    “我知道了。”拉波小朋堅定地說道。

    你知道個屁啊!

    鬼畜男心中如是說道。

    話說今天正好是聖堂布施日,一些宗教成員都會在聖堂的協助之下,佈施一些麪包圈、粗糧什麼的。

    而這一天,也是王城內許多貴族子弟還有名流聚集在一起的日子。

    也算是小型的精英宴會。

    雖說多多羅來了王城也有一段時間了,可是真正去溜達的次數,幾乎是沒有。

    魔獸色雷斯倒是挺喜歡在那裏獵豔,尋找一夜情什麼的,你也不能怪魔獸**期到了沒辦法,配種這種問題,來了擋都擋不住。

    更何況色雷斯這個牲口剛剛被一個三百多斤的女人甩了,情緒的打擊是可想而知的,有些時候,治療感情創傷的最佳良藥,就是開始另外一段感情,哪怕那只是一段濫情的開始。

    溜達到了第三區,這裏是聖堂的大本營,該區的統領名叫施巴拉古,號稱是劍術大師,白銀級的高手,善用雙劍,一手交叉斬也算是成名技了。

    不過某渣卻覺得這個長相宛如河馬的大叔,恐怕實力也就是停留在眉來眼去劍那種層次。

    誰知道他是怎麼混到王城二十四統領之一的,而且還是聖堂大本營的統領。

    見了個鬼了。

    不過轉念想一想,某渣也有些明白道理。

    聖堂就好比是一頭狼,統領就是一條狗,狼旁邊拴着一條細狗癩皮狗,自然是沒有什麼事兒。可要是放了一條狼狗一條惡狗,這就是給狼添噁心了。所以嘍,也怪不得施巴拉古實力低、長相矬、人品差,還能牢牢地佔據第三區統領的位置長達十五年之久。

    不過也側面反應出了一個問題……這廝居然十五年沒有挪過屁股,天地良心的,王城二十四統領,本來就是鍍金用的,當個三年五載的,立馬就換個地方當個城主什麼的,總督不去想,可是提督總歸是有的。

    可惜這貨死活就是在這裏的命了,就算他想要走,聖堂也不答應啊。

    萬一來了個強人大拿怎麼辦?千里挑一找個廢物也不容易啊。

    聖堂外是各個宗教的集散地,不時地能夠聽到梵音陣陣,唱詩班的兒童合唱總是讓人覺得這樣的聲音太過空明,不食人間煙火了。

    “理查德,沒想到你也會來。”

    幾個貴族子弟都是和理查德-我牛的驚動老溼-克拉德曼打着招呼,因爲和小金牛一戰打出了氣勢風格,也讓人對這個克拉德曼家的長孫有了不少的念想,再說了,在這個強者爲尊的世界中,理查德同學展現出來的進攻,還真是讓人有些扛不住。

    “我爲什麼不能來?”理查德反問。

    “啊哈哈哈,當然可以來了,嘿嘿……聽說了嗎?今天可是來了不少小妞,而且都比較開放哦?亞伯家的幾個小婊子,絕對夠騷夠浪,理查德,你要不要試試?”

    “算了,我您肯去妓院。至少妓院裏的婊子還會唱歌還會跳舞還會和我談談音樂的造詣。”

    “是啊是啊,誰不知道理查德你是王城數一數二的皮艾諾琴大師。”

    幾個貴族子弟在那裏吹捧着,拍着馬屁。不過心中卻也偷笑:你當你那天在西哈努克親王家出醜的事情沒人知道麼?

    那一嗓子“我當個煤油工人多麼光榮~~”絕對是震古爍今,讓人難以自拔。

    “我最近正好在研究幾項南方的打擊樂器,很帶勁喲。”理查德聽到別人吹捧,立刻飄飄然起來,頓時覺得自己真的是很有音樂天賦。

    小傢伙們正在說笑着,而在廣場的另外一邊,一個胸前彆着月亮徽章的傢伙一副倨傲的樣子,對着一副畫稿評頭論足:“難以置信,你們居然說你們畫的是巨龍?我的天吶,你們確信不是照着一條蜥蜴畫的寫生?”

    一羣胸口彆着太陽徽章的年輕人都是憋着一張通紅的臉,卻始終沒辦法反駁,而在一旁的另外一幅畫,畫面巨龍威武,雄壯無比,有吞吐日月的氣勢在其中,高下立判。

    這根本就是畫畫大師和三歲小孩塗鴉的差距。

    “我們的強項本來就不是繪畫!”

    好,毫無疑問,這又是什麼太陽學派和月亮學派的較真。

    年輕人的活力總是讓人羨慕。

    “太陽學派的人不是吹牛比什麼都可以的嗎?怎麼,現在就認輸了?”月亮學派的人洋洋得意,他們就吃準了這羣刻板死板的傢伙們畫不出好東西來,果不其然,簡直就是笑話!

    正得意着,一陣懶洋洋的不耐煩聲音響了起來:“喵喵的,誰特麼的說太陽學派的人認輸了?”

    不遠處的理查德同學耳朵一豎,愣了一下,然後扭頭看過去:“啊,老溼?”

    某渣懶洋洋地靠在一根柱子,隨意地打量了一番兩幅畫,然後搖了搖頭:“層次太低,層次太低啊!”

    額頭飄着一個星字的某渣,此時握着屈原大夫的錦繡竹簡,簡直就是睿智到了極點。

    “哥們兒,借我一支筆。”

    鬼畜男瞄了一旁的月亮學派的人一眼,然後隨意地在一張白紙潑了點墨水。

    “哈哈哈哈,這傢伙居然也要作畫?喂!小子,你搞明白你在幹什麼了沒有?”

    某渣笑了笑,手中的畫筆卻是始終沒有停下,很快,白紙出現了許許多多的顏色圖案交織在了一起,宛如濃煙滾滾,各種元素衝撞,產生了大爆炸。

    這些大爆炸之間,若隱若現一些鱗甲、翅膀還有利爪和龍尾,卻始終不能夠看到巨龍的全貌,但是卻能夠判斷出,這確實是巨龍飛舞,甚至是巨龍大戰。

    看不到巨龍的全貌,卻能夠感受到巨龍大戰時候的威猛,簡直就是天地爲之色變。

    寥寥數筆,幾塊色塊,達到的效果,渲染的氣氛,卻是讓人感覺到了一種強大。

    “這、這是屬於什麼流派的畫風!”

    某渣裝逼地邪邪一笑不容易啊!,吹了吹略有潮溼的畫紙:“印象派。”

    而此時,在魔力虎的校園中,一羣學生偷偷摸摸吸菸被導師撞見,其餘學生都作鳥獸散,唯有拉波小朋人矮腿短,跑之不及,只能將剩下的香料煙猛吸一口,可惜導師手腳太麻利,沒等把煙吐出來,人就到了。

    “你吸菸了?”導師冷冷地問道。

    拉波搖搖頭。

    “說話。”導師繼續冷冷地問。

    拉波還是搖了搖頭,他憋了一口氣,濃煙滾滾在體內倒騰。

    “不說話送你去三十三層。”導師公然威脅。

    “我……沒有……吸菸……”伴隨着拉波小朋的開口,一團團濃煙從嘴裏冒了出來。

    導師沒忍住,笑了。



    上一頁 ←    → 下一頁

    隨機懲罰一名幸運觀眾洪荒歷異界極品紈?我修的可能是假仙我統領狐族那些年
    一劍獨尊大王饒命網遊之倒行逆施外室女民國小地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