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玄幻奇幻 » 冒牌全能職業大師 » ACT073這不是言情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冒牌全能職業大師 - ACT073這不是言情字體大小: A+
     

    睡不着,爬起來碼個一章,突然發現,俺的暴力召喚師居然五百萬點擊了!哈哈!

    找到一個穩定的炮,雖然還是處女,但是開發一下,成爲熟女也不是沒有可能的事情。話說某渣活了兩世人,恍然發覺,其實自己並沒有發生太多的變化。當然了,那個讓他極盡鬼畜的家傳玉璜星宿劫,還是讓人一陣蛋疼菊緊。

    如果說原先只是在地球混吃等死,看片軟妹子,做一個快快樂樂的僞死宅。

    那麼現在就是在這塊查爾斯王國的土地混吃等死,看春宮圖軟妹子,做一個快快樂樂的大少爺。

    區別……還真特麼的不大哈。

    “喵~喵喵~喵喵~喵喵喵喵~~”

    貝露搖晃着惡魔小尾巴,一對貓耳朵隨着節奏擺動着,哼着好聽的小曲兒,正圍着圍裙在那裏高高興興地洗碗擦盤子,快活極了。

    某渣沒打算住特洛法爾家的豪華府邸,叫獸問他爲什麼還賴在魔力虎不走,某渣信誓旦旦道:“我是一個有始有終的人,怎麼可能隨隨便便就離開我的學生們呢?身爲一個有道德有修養的貴族……”

    然後後面的話叫獸直接頭腦風暴屏蔽了。

    “多多羅,你回來了啊。貝露給你做好了小麥餅,還有榨好的果汁在桌。”

    門一開,這位才十三歲的小魅魔立刻聽出來是多多羅。

    鬼畜男喜滋滋地暗爽,心中還在回味着今天了一個極品眼鏡娘,外加雙方還確定了未來的長期炮關係,這多少真是讓人有些爽歪歪。

    話說……我好像忘記什麼事情來着?

    某渣摸着腦袋,思索了一番,然後拳頭猛然擊掌:“哎呀!老子明明是去和叫獸談事情的,怎麼一下就給忘了呢?”

    你還有臉說……

    “多多羅,你今天很高興啊。”貝露打理好廚房,然後在桌子放好盤子,小麥餅一個一個碼好,然後放在了鬼畜男的身前。

    多多羅一邊狂灌新鮮的果汁,一邊說道:“那當然,俺今天確定了一個長期炮,當然很高興了。”

    “炮?!”貝露有些不解,歪着腦袋,眨着眼睛看着多多羅。

    “來,讓哥哥親一個,哥哥就告訴你……嘿嘿……”

    咻~~

    熟練地親了一下,貝露的小舌頭還在多多羅的舌尖打了一個轉轉,頓時讓某渣毛孔膨脹,舒爽到了極點。要不是貝露才只有十三歲……

    唉!老子不能這麼禽獸!

    某渣心中暗道。

    你還不夠禽獸麼?

    “炮啊,炮就是……這樣那樣,就是這樣了……懂了嗎?”

    多多羅解釋了一番,一本正經道。

    貝露恍然大悟,然後露出驚訝的眼神:“噢噢噢噢噢,原來是這樣啊。多多羅,那個……那個……貝露也能做多多羅的炮嗎?”

    噗!!!!!

    果汁直接噴了出去。

    “咳咳、咳咳咳、咳咳咳咳……”鬼畜男瘋狂捶胸,小貝露趕緊給某渣撫胸摸背,擔憂不已。

    多多羅雙目閃爍着天人交戰的邪惡光芒,緊緊地捏着拳頭,悲憤地說道:“貝露!放心,等你成年了,就可以做我的炮了!不!我們不僅僅是炮,我們是昇華版本的!這是高尚的一種發自內心的愛……”

    某渣握住了臉色羞紅的小魅魔,眼神中無比光輝神聖。

    “多多羅,貝露還有四個月就成年了喲?”小魅魔眨着眼睛,亮閃閃地看着多多羅。

    嘿?!四個月?!

    “怎麼可能!你才十三歲!”

    “啊呀啊呀,妖魔界十四歲可就是少女成年禮呢。在沒有實現貝露的願望之前,貝露是不能回妖魔界執掌權柄的呢。”小魅魔摸着腦袋,呵呵呵地笑着。

    帝啊佛祖啊三清道祖啊!你們果然大慈大悲啊!

    “酷~~~~太棒了!”

    唧!某渣抱住貝露又是狠狠地啃了一口。

    咵噠!房門突然推開。門口站着一身勁裝的精靈美眉蒂凡尼,然後歡喜的面孔瞬間換了發飆的表情:“你們兩個在幹什麼?!”

    “白日宣Ying而已。”某渣攤攤手說道。

    而已……

    “你真是個禽獸!”

    “羨慕嫉妒恨,你可以成爲母禽獸啊?”某渣微微一笑,然後站起來,靠着門廊,腦袋低下來,在蒂凡尼身嗅了嗅,深深的乳溝十分的有吸引力。

    “今天你用了什麼香水?真好聞。”

    說着,手掌自然地撫摸着蒂凡尼火紅色的長髮,將頭髮捧起來,湊在鼻尖前面,再次陶醉地聞了一下:“真的很好聞。”

    “你、你在幹什麼!夠、夠了!”蒂凡尼有些不習慣某渣的這種平靜溫柔。

    太特麼的突然了。

    多多羅邪邪一笑我靈光一現,手指勾住蒂凡尼的下巴,嬌羞的精靈女此時有點動情了,似乎忘了一開始來的初衷。貌似這女人和某渣的最大共同之處就在於,他們的神經可能是蚯蚓做的,斷了就變成了兩根……

    “我親一下你。”多多羅輕聲問道。

    誒?!什、什麼?!親一下?!等等……

    “唔唔唔……嗯~~~嗯……”

    這對狗男女總算是順理成章地勾搭了,過道里路過的雄性同僚們頓時捶胸頓足,紛紛表示某渣不得好死蛋疼菊緊被瘋牛插。

    小貝露則是睜大了亮閃閃的大眼睛,看着多多羅和蒂凡尼,某渣前所未有的溫柔,而蒂凡尼則是前所未有的嬌羞。兩個的狀態,完全和平時背道而馳。

    老子真特麼的是天才……

    某渣舌頭攪動蒂凡尼舌尖的時候,活學活用了貝露的技巧,心中暗爽的同時,手掌也沒有閒着,一手摟住蒂凡尼的腰身,將她摟的緊緊的,兩人之間幾乎沒有什麼縫隙,而另外一隻手,鬼使神差地撩開了蒂凡尼的胸甲,然後是胸衣,然後扣在了蒂凡尼的胸部。

    軟綿綿,這種彈力,就像是要把一個人彈到另外一個世界中去一樣,手掌心的那個顆粒的觸感,讓多多羅覺得這個世界忘乎所以的事情,確實有很多。愛江山更愛美人的君王,他原本以爲是假的,現在他覺得,有些時候,江山社稷什麼的……真特麼的是累贅啊。

    或許……老子老孃也會有一天愛的死去活來?

    多多羅和蒂凡尼的瞬間,幾乎是同時,在這兩人的腦海中蹦躂出這麼一句話。



    上一頁 ←    → 下一頁

    傭兵的戰爭我在末世有套房當醫生開了外掛儒道至聖重生軍婚:首長,早上好
    穿越絕色毒妃:鳳逆天下快穿:男神,有點燃!萬年只爭朝夕末世大回爐農女要翻天:夫君,求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