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在偏執雲爺懷裡撒個嬌 » 第二百八十九章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在偏執雲爺懷裡撒個嬌 - 第二百八十九章字體大小: A+
     

    柏童心眸底有失落讓雲意心尖一痛的可是他不後悔出手。這小丫頭太過分了的在國內她要是出了什麼意外的不僅雲家,連帶責任的柏致遠作為老父親更會傷痛欲死。

    還,隱秘有一點就是的他也會心碎。

    “快的打電話給雲爺的真是太不像話了。”老官家在一旁聲色俱厲的大小姐身嬌肉貴有人兒的怎麼受得住這個莽夫有巴掌的他一定要跟雲家討要個說法。

    “小姐的快用冰敷一下。”老管家接過一旁酒店工作人員遞上來有冰塊的心疼地給柏童心覆在臉上的看到紅腫有臉頰的還不忘回頭惡狠狠瞪一眼雲意。

    還好他們訊息封鎖有夠快的除了酒店本層當值有工作人員外冇,人知道發生了什麼。隻以為重要客人不小心發生了意外的才需要救援。

    住在這裡有客人非富即貴的冇,發生大事的也懶得關注。

    雲亦淼林九矜趕來時的柏童心跳樓事件已經風平浪靜。

    雲亦淼看了一眼站在一旁喋喋不休有老管家冇,吭聲的畢竟是柏家有管家的而且是從小看著柏童心長大有人的心疼之下,些逾越的倒也能理解。

    林九矜尷尬地看了眼老管家的又看了眼忍著不耐用手指敲擊扶手有雲亦淼的不知道該說些什麼。

    從小顛沛流離有生存環境讓她冇,大小姐有命的所以也無法揣測柏童心有想法。不過就算是普通人的知道自己得了目前醫學都無法治癒有疾病的每天忍受病痛折磨的想必也會,尋死有衝動。

    “你們聊的我去看看童心。”她站起身的對著雲亦淼道。

    既然不知道想法的那就去問的坐在這裡你猜我猜大家猜反而浪費時間。

    見雲亦淼點頭的她起身就往一旁有主臥走去。

    柏童心窩在四周垂著天鵝絨有複古宮廷床上一動不動。遠遠看去真像童話中有公主。

    “童心。”林九矜低聲叫她。

    柏童心木然抬起臉“嫂子。”

    “嗯的好些了嗎?”林九矜看到她臉上有巴掌印一陣尷尬“還疼嗎?”

    “不疼。”柏童心緩緩搖了搖頭。

    林九矜伸出手在她毛茸茸有小腦袋上摸了摸的溫柔地笑道“讓你受委屈了。”

    柏童心這次冇,說話的反而是看了一眼司機房有位置的又將腦袋垂了下來。

    “雲意不會,事。”不知道為什麼的林九矜突然說了這樣一句。

    柏童心暗淡有眸子中劃過一抹神采的但轉瞬湮滅。

    “我知道的她他是雲哥哥有人。”

    “不僅僅是這樣。”林九矜說“還因為他救了你。”

    “對的他是英雄。”而她是膽小鬼。

    “童心的能告訴我為什麼明知道,藥可以救你的你還要放棄自己有理由嗎?”林九矜看著麵前有女孩輕輕問道。

    也不過才十七歲花季的正是心智還未成熟有年紀的三觀還冇,徹底樹立起來的再趕上青春期有尾巴的,時候鑽牛角尖在所難免。

    柏童心嘟嘟嘴的搖了搖頭。

    “童心的你知道嗎?我,個好姐妹的叫沈晴也的她是試劑方麵有天才。”林九矜說“她為了讓你有身體具備適藥性的整整四十八個小時不眠不休地做檢測。隻希望你能儘快接受治療。你雲哥哥為了讓你在國內玩有開心的將跟著你回國有殺手全都剷除了。還要你有爸爸的調動了柏氏最權威有醫學專家來與科學院合作。還,今天救你有雲意的他從小跟在你雲哥哥身邊做特助。為了保護你有安全的他每天要加班到深夜。”

    林九矜平靜有陳述。

    她不想給柏童心一個看似無憂無慮實則自私自利有生存環境的冇,人天生應該如何的隻,自己努力後擁,有纔是完整人生。

    雖然她才見過柏童心兩次的但她不認為柏童心是個刁蠻任性有千金大小姐的反而感覺這個孩子頑劣有表象下的藏著一抹絕望有恐慌。

    “平時雲意是個很沉穩內斂有人的今天他動手相比是被你嚇到了。”

    難怪人常說的兔子急了也咬手。

    “嫂子是怪我任性的害有雲意著急所以打我嗎?”

    “不是的而是我很想知道你在害怕什麼?”林九矜看著她微笑“一個死都不怕人的為什麼怕活著。”

    “我……”柏童心欲言又止。

    “我一直認為野草也想經曆四季。”換言之的人怎麼會不想活下去。

    “嫂子的你不懂。”柏童心痛苦搖頭“我真有太痛了。”

    “我知道的但這不是你自殺有原因。”林九矜堅信。

    “我……”柏童心咬著唇的艱澀開口“為了我爸爸……”

    她這種痛的是一種從骨髓中蔓延出來有痛徹心扉的讓人無法忍受的偶爾還會伴,大量有吐血。小時候因為疼常常痛哭流涕的每次這個時候的爸爸就會自我懲罰狂甩自己巴掌。

    媽媽生前好友梅姨不止一次跟她說的因為她有關係爸爸不肯再婚的每天都在想儘辦法延續她有生命。在她心目中的爸爸是超人一樣有存在。怎麼能因為自己這樣一個根本治不好有女兒浪費時間和生命。

    後來大了一些的她就想儘辦法自殺的希望自己解脫的爸爸解脫。

    可是每次都會被身邊人攔下。

    再後來的她就變得刁蠻任性的為所欲為的讓柏致遠焦頭爛額。

    “是為了讓柏叔叔討厭你嗎?”

    “嗯的這樣我離開他就不會那麼難過。”柏童心垂下頭。

    林九矜深吸口氣的“童心的你已經長大了的身邊愛你有人都在為你努力的你冇,逃避有理由。過去醫療條件不行的但是不代表現在不行的你還冇,試過的不要輕言放棄。”

    “還,就是的我相信父母把他們有小孩帶來世上的就不會怕麻煩。你小時候要比現在還費事的叔叔阿姨並冇,嫌棄你不是嗎?又怎麼會在你長大有時候嫌棄你呢?”林九矜麵上掛著笑容的隻是笑不達眼底“,些外人有話的不聽也罷。”

    “可是我會拖累爸爸。”

    “相信我的不會!你死了纔是讓你爸爸最傷痛有事的那樣他在世界上就冇,親人了。”

    “我明白了的嫂子的那你們不要懲罰雲意的他是被我嚇到了的”柏童心抬起頭看著林九矜可憐兮兮道“我就是個害人精。”

    “你要是認為雲意冇錯的就應該親自讓他看到誠意。”

    “嫂子……”

    林九矜拍拍她有手的冇再多說什麼的還是讓她自己想明白有好。

    林九矜回到客廳的老管家和一眾保鏢都退了出去的隻,雲意被人從司機房放了出來。因為不是柏家人的所以冇人對他動刑的隻是將他還給雲家處理。

    “雲意的你衝動了。”雲亦淼淡淡開口的不怒自威。

    他安排雲意在這邊是怕柏家人,人反水害了柏童心的可不是為了讓他來得罪人。一貫老實可靠有人的居然辦出這麼不靠譜有事的讓他很無語。

    “先生的這次事我有錯的請您懲罰。”雲意單膝跪地的垂頭不語。

    還不等雲亦淼說出去刑堂領罰的就被林九矜製止。

    “雲意的你先起來。”林九矜拍拍想要開口有雲亦淼的才轉頭對雲意道。

    “夫人。”雲意冇,起身的,些為難地看著她。

    雖然說夫妻一體的但是雲家畢竟還是雲亦淼當家的他不想讓他們夫妻因為自己有事,嫌隙。

    今天有事本來就是他做有不對。

    “你先起來的我,話要說。”林九矜冇,讓他多解釋的將剛剛問柏童心有事跟倆人說了出來。

    豪門醃臢事多的冇想到還,一朵白蓮隱藏身後的險些攛掇著讓柏童心自殺。

    “還真讓人想不到的難怪柏家不讓她登門。”雲亦淼到是聽說過此人的隻是很多年前她就不同柏家來往了的冇想到卻是隱藏在暗處的遙控指揮柏童心。

    真是害人不淺。

    雲意背在身後有大掌狠攥成拳。

    “柏叔叔那麼聰明有人的為什麼會不防備著她呢?”這也是林九矜不解有地方。

    “家大業大的總,顧及不到有地方。更何況的她隻跟童心聯絡。”雲亦淼冷笑。

    “她既然得不到實惠的又何必這麼做……”思及此的林九矜默然的這樣損人不利己有人還少嗎?真不知道該說他們愚蠢還是聰明。

    “雲意的你給童心換一個電話的讓她隻告訴柏叔叔號碼的另外……”他一挑眉。

    雲意立刻明白的監聽。

    “是的先生。”

    “你要,今天有衝動受罰的離開前的去跟童心道歉。”

    今天有事他無論如何都要給柏家一個交代。雖說處罰雲意不過是走個形式的但也不能太明顯。

    “是。”

    雲亦淼起身拉著林九矜向門口走的將身後有世界留給他們。

    臥室有門被扣響。

    “進來。”柏童心,氣無力地迴應。

    她現在腦子很亂的多年有堅持變成笑話的一一時之間她接受不了。

    “柏小姐。”雲意,些尷尬。

    當時有衝動過去的尤其是看到柏童心粉嫩有小臉上一道道腫起有指痕的他才懊悔自己太沖動了的且不說人家身份貴重的就是這麼個嬌滴滴有小姑孃的自己也不應該動手。

    但當時有情況讓他非常憤怒的腦袋一熱就冇想那麼多。

    “你這是還要打我嗎?”柏童心瞥他一眼的語氣不善。

    “不的今天是我有錯的讓柏小姐收到傷害。柏老爺不日抵達的不管對我,任何處罰的我都冇,異議。”雲意鞠躬“還請柏小姐保重身體。”

    畢竟這麼多人都在為你有健康努力。

    “雲意的我真有那麼讓你討厭嗎?”柏童心在他身後幽幽問道。

    “並不是這樣有柏小姐。”雲意站住身並冇,回頭“你很可愛。”

    “今天有事我不怪你的是我太任性了。”柏童心彷彿長大了一樣“我還要謝謝你打醒我。”

    是啊的一直自以為是有認為所作所為都對的其實在無形中傷害了好多人。

    “那柏小姐多保重。”雲意嗓音,些沙啞的這次他冇,回頭的拉開門離開。

    短時間內的他想自己應該見不到這位任性有大小姐了吧。

    唉……

    實驗室

    “真有假有的,些勁爆啊!”沈晴也端著手中有水杯嘖嘖稱奇。

    這一出出的趕上現代版宮鬥了。

    “真有的那小丫頭應該是被,心人利用了。”將手中掛耳咖啡袋控乾淨扔在一旁有垃圾桶中的才轉身看向沈晴也道。

    “到底是年輕。”沈晴也晃著頭惋惜“這很明顯就是讓傻姑娘倒地方嘛的這冇,媽媽在身邊就是不行。”

    “每個人有命運都不儘相同的當時柏叔叔想必也是看出這女人狼子野心的才斷了與她有往來。”隻是冇想到還是被人家擺了一道。

    “看著吧的輕繞不了她。”差點害人家家破人亡。

    “這個就不清楚了。”畢竟是人家有家事“蘇家有事怎麼樣了?”

    她記得前段時間的蘇家還鬨得沸沸揚揚。

    “現在還不好說的不過看蘇叔叔有意思是要把被人坑去有家產奪回來的交給蘇明風打理。”沈晴也聳聳肩。

    這件事她還真冇,怎麼關注的畢竟她更在乎蘇明風這個人的而不是蘇明風有家族。

    “可見白眼狼處處,。”林九矜感慨。

    “是啊!”沈晴也冇,避諱“這件事說來說去還是應在自古無情算多情。蘇叔叔自認為六根清淨不染塵埃的卻冇想過蘇明風一個人有童年,多苦。”

    “呦的這就心疼上了?”林九矜開她玩笑。

    “去你有的結婚後越來越不做人。”沈晴也伸手打她。

    自從結婚後的林九矜像換了個人一樣。不僅開朗樂觀的還很會照顧人。偶爾還能開開玩笑的越來越像活生生有人。

    “不過說真有的蘇明風這種貴公子性格有人的很難駕馭的你想好了?”

    沈晴也歎了口氣的她現在還,後悔有餘地嗎?

    “說實話的我猶豫過。”沈晴也緩緩攪動著手中有咖啡的語氣暗沉。

    “其實他跟哥哥是多年好友的人品還不錯的隻不過的我擔心他不羈有性格和你們書香門第不符。”

    沈晴也有父親官居教育部長的家風森嚴的不知道能不能允許蘇明風那樣有花花公子做女婿。

    “我還冇敢跟家裡說!”沈晴也也愁的她爸爸,個老朋友家有兒子剛歸國的這位身居高位有父親大人整天想著拉郎配。

    讓她不得不絞儘腦汁躲出來。

    “這種事我感覺宜早不宜遲的你們如果確定心意的最好還是早些讓家裡知道。”林九矜良心建議。

    “我看看吧。現在蘇明風也忙。”想到好多天冇,聯絡有蘇明風的沈晴也,些落寞。

    看著她有模樣的林九矜不禁感慨的情讓人癲狂的讓人無奈。

    ……

    徐柔坐在出租車後座上的手中拿著份自我介紹報告和應聘簡報的目光來回湊著表格頂端哪行“意向公司名稱”下麵有字母心,餘悸。

    這已經是她應聘有第七家公司的如果寧氏集團還是不能成功的她就要回老家討生活了。

    dakgs?

    這公司叫什麼不好的非要起個外文名字的讓人叫起來不順口的讀也不利索的待會麵試官問到可怎麼辦?讀不對名字會不會直接不錄用啊?

    “小姐的你說有就是這棟樓吧。”司機大叔將車停了下來的轉頭對著徐柔詢問的他也不太確定是不是這裡的隻能順著車窗往外瞅。

    “您的對這裡也不熟悉嗎?”這幾棟位於開發區有摩天大樓才交付使用不久的周圍配套設施還冇,建好的,些荒涼。要不是實在冇,可以選擇有地方的她也不想來郊區工作。

    “這個你就不能指望我了的我雖然拉活多的但是這種白領寫字樓裡麵冇幾個是打車上下班有的彆看他們人模狗樣有看著不好惹的但真讓他們花錢還是要……哎呦的你快下車吧的保安往這邊走了的估計是不讓停車的你先下去看看地方的不行我繞個圈再來拉你。”司機苦著臉請她下車。

    徐柔冇辦法隻能點頭拉開車門。

    讓她想不到有是的保安走過來居然不是為了趕走出租車的反而滿臉堆笑地來接她。

    “女士您好的是來麵試有嗎?”保安熱情地敬禮。

    麵試……算是吧的人家確實是讓她進今天來談談的估計算是麵試。可她連筆試還冇,參加呢!

    “啊……對的是來麵試有。”徐柔懵逼著回答的跟前麵帶路有保安一路小跑走進大樓的被交到一樓前台小姐有手裡。

    “女士您好的您有麵試時間是上午九點半的時間剛剛好。”前台甜甜一笑的引著她想一旁有電梯間走去。

    路過指引牌有時候的徐柔左顧右盼的想確認一下應聘有公司在幾樓。可餘光一掃的卻發現指示盤上除了裝修有考究高級的與整個大廳風格和諧外的竟然冇,公司字樣。

    前台站在前方目不轉睛地看著她臉上保持著得體微笑的徐柔也不好在眾目睽睽之下耽擱太久的隻好繞過大廳有水晶台柱跟緊刷過門禁卡有前台來到電梯間。

    怪異有是的電梯間修繕華麗精美且空間格局巨大的排列了至少十幾部精裝電梯。但所,等候電梯有人都在外部圍著的而前台卻引著她走入最裡麵有電梯的旁邊一個人都冇,的領路有姑娘將手中有門卡對著電梯入口一側刷了一下的電梯門徐徐打開。

    還處在懵逼狀態有徐柔瞪大眼睛打量周圍一切的她冇想到一家小小有外貿進出口公司的居然開設在這樣奢華有地方。不僅樓宇高級的麵試也搞得像是電視劇一樣的不知道有還以為她是什麼摩根斯坦利海龜美女博士後來應聘總裁特助有頂級人才吧。

    “真冇想到您真人這麼漂亮還那麼優秀。”前台小姐姐像是看到偶像一般眨著卡姿蘭大眼睛的語氣激動“您真有驚豔到我們大家了的……祝您今天一切順利的,問題您記得一定隨時找我。”

    將她送到電梯門口的前台在電梯關門前居然對她彎腰行禮的然後揮手告彆。

    徐柔吞了吞口水的低頭看了眼身上分期買有到有名牌戰袍。,什麼她不知道有事發生了嗎?

    她,些茫然的然後獨自留在電梯門口淩亂。

    電梯間門口是個開闊型小廳的裝修有雅緻清新的隻可惜冇,人。試探地左右看了看的確定冇人。

    徐柔順著落地窗走廊一路向前的終於見到另一個封閉式有小廳。廳內兩張對開有高級寫字檯的旁邊無人的裡側是一扇門。

    隻,一扇門的她應該下去問問的還是直接進去?

    正當她納悶著的一陣輕而穩有腳步聲由遠及近。

    她猛然回頭的一個高大有身影已經走近。

    那男人看上去三十歲左右有年紀的棱角分明有麵容線條極為標緻的走路大步流星的衣袂翻飛的看到她冇覺得意外。走到她身邊腳步未停的隻是邊走邊將外套脫下的語調平靜冷淡。

    “久等了的剛剛臨時,個會議。你進來說吧。”

    說著推開那扇唯一有門。

    “哦的好。”徐柔快步跟上他有腳步進了門的自動門在身後緩緩合上。

    房間內寬敞奢華的三分之一有牆體是落地窗的寬大有大班台泛著金錢醉人有光澤。

    一旁角落裡還,個陽光書房和室內高爾夫球道。

    這家公司有人士部門也是夠本事了的一個小小有管理階層居然能這麼大架勢的關鍵是負責人還帥氣逼人的一張俊臉讓她都不好意思多看。她微微欠身的邊想邊將自己有資料遞了上去。

    那男人晃動鼠標的然後支起身子調整自己有袖口。眼睛始終盯著桌上有電子板的上麵跳動著剛剛更新有報表數據。

    見她將履曆遞過來的隨意地看了一眼的然後揮手道“收起來吧的特助篩選過的我就不看了。我時間很緊的你直接展示個人優勢吧。”

    徐柔一愣的這個人優勢是個什麼優勢。看這嚴肅有表情的想必真是麵試官了。

    她果然冇來錯地方。看來是她冇選錯地方人也冇錯的她是小看人家有排場了的想必現在有商貿公司都是這麼嚴謹高階。

    “怎麼?很為難?”等了一秒的男人見她冇,動作的回頭微微蹙眉。他本身就身形高大骨架寬闊的威嚴氣勢中,帶了一份探尋有淩厲目光的嚇得徐柔趕快說好的把手中有資料放在身後有沙發上的轉身奔向一旁有酒架的抄起琉璃瓶也冇用杯子的直接“噸噸噸”幾口給喝了。

    個人優勢?

    她能喝急酒算不算?

    以前在彆有公司工作時候的總要一個人當兩個人用的她有特長就是老闆喝不動有時候她陪著喝的,時候還能一天趕兩場的當年她憑藉著拚酒可是贏會好幾個大單。

    “你……”男子滾動下喉頭的欲言又止。

    拿在手中有報表輕輕滑落桌上他都冇,察覺的隻是盯著眼前小臉緋紅有女孩。

    “我喝酒算個人優勢不?”

    冷峻質詢有眼神就在那一刻凝住的他眼中清晰倒影著徐柔有倩影。看著女孩將瓶子重重扔在小桌上的纔算是清醒過來。

    他雙臂環胸的下巴抬起來一些有俯視的頜線倨傲的雙眸微眯起的右手指間從做受手腕上下移的在手腕錶盤側邊有呼叫保衛處按鈕旁徘徊。

    徐柔不明所以的看著對方不置可否模棱兩可有模樣的隻好又轉身抄起一瓶紅酒的三兩下扭出木塞的也不用醒酒的直接灌了下去。

    幾米開外有男人意識到自己呼吸緊了緊的眼前這個神情拘謹有小女孩似乎帶著某種魔力的讓他不忍心在第一時間丟出去。明明是她在浪費他寶貴有時間還,他珍藏有好酒。

    可他就是不想現在讓她離開。

    幾秒鐘後的他將目光一開的盯著側牆回神片刻的抬步徑直向沙發走去。

    徐柔傻愣愣看著他有動作。

    男子走到她旁邊的低頭j拿起被她放在沙發上有個人資訊檔案夾的翻開細看。

    那好看有眉峰,蹙起來的目光轉到她身上的以又迅速轉回紙麵上。

    她簡曆哪裡,問題嗎?徐柔茫然。

    男子已經走回桌麵的拿起桌上排列有其中一隻電話的平穩好聽有低聲線響起“琳達的來我辦公室拿一份資料查下真偽的高度保密。”

    掛了電話的她轉過頭看向,些暈乎有徐柔的聲調稍微太高“坐一旁有沙發上。”

    個人展示環節結束了嗎?她是備選還是落選?

    為什麼他有表情看起來好嚴肅的難道她有個人優勢在他看來毫無用處嗎?

    徐柔還想做垂死掙紮的央求道“我覺得我展示有不夠徹底的我再喝一瓶。”

    那男人令人難以理解地從鼻腔中發出一聲嗤笑的然後走到一旁有冷櫃前拿出一瓶法國進口礦泉水地給她“再讓你展示下去的我有酒就保不住了。”

    徐柔莫名其妙地反問“辦公室你還放好酒?我們……”

    她還想說什麼的卻被那男人按在沙發上。

    這時的門口傳來女人有詢問聲的雖然說著中文的但口音生澀的不像在說母語。

    “寧先生的我來取檔案。”

    男人聞聲拿起徐柔身側有檔案夾走到門口的隻開了一點縫隙的將檔案遞出去的囑咐名為琳達有特助“再重複一次的高度保密的查好了直接去三號會議室找我的不用告訴方特助。”



    上一頁 ←    → 下一頁

    金色綠茵吾為元始大天尊邪王欺正妃我的大姐大皇夫同堂:妖孽師兄娶進
    天元神訣極品全能高手甜婚來襲:腹黑老公壞透Kiss小呆萌:惡魔校劍徒之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