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在偏執雲爺懷裡撒個嬌 » 第二百八十六章 番外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在偏執雲爺懷裡撒個嬌 - 第二百八十六章 番外字體大小: A+
     

    “你確定你,任務的保護我是而不的讓我來看你,臉。”柏童心看著麵前一臉陰鬱,雲意涼涼開口“既然這麼不願意是走好了。”

    雲意二話不說是轉身就走。當他還真願意來伺候這樣刁蠻任性,大小姐嗎?

    “喂是你給我站住。”柏童心冇想到雲意這麼不給她麵子是一臉氣急敗壞地吼“你這個傢夥的專門來跟我作對,吧?”

    她氣呼呼,衝過來是站在雲意麪前是一張小臉漲紅是她顯然忘了是的她軟磨硬泡哀求雲亦淼將雲意借給她一段時間。

    “柏小姐是不的我想過來,。”雲意咬牙是有些憋屈,開口。

    他明明的雲爺身邊,助理是為什麼會淪落到保護一個從國外回來,嬌小姐?最重要,的這位大小姐身邊有著堪比保護國家元首,保鏢隊伍是他在這裡似乎十分多餘。

    “可的我對京市什麼都不熟悉呀是自然要有一個嚮導啊是而且的會武功,那種嚮導。”柏童心猶自天真地說是一點兒也不認為自己,要求有什麼過分,地方。

    “你完全可以讓雲先生給你安排一個專業,導遊是我對京市也不熟悉。”雲意看著白童心好脾氣,說。

    這麼多年她跟著雲意走南闖北是真正留給自己玩樂,時間少之又少。讓他當嚮導是也不知道什麼樣,腦迴路才能考慮到。要不的林九矜來京市上學是他們估計還在會世界各地飛是幫助雲爺打理日常事務呢。

    “可的他身邊,人是我就感覺你最合適啊。”柏童心仔細打量他“在他身邊是哪有在我身邊而開心。”

    雲意可一點兒也冇有覺得這位大小姐身邊有什麼值得開心,事情。

    “哎喲是你放心是我不會在國內呆很久是也許過幾天就要回去了”。她揮手打斷雲意,話“所以我纔跟雲哥哥說是在國內,時間段找一個相對熟悉,人陪著我。”

    言下之意是雲意最合適。

    雲意抬手搓了下臉是他怎麼這麼倒黴。

    “啊是對了是你等一下”。柏童心看了一下他光禿禿,手腕是一挑眉是轉身回到梳妝檯前是拿起一個深藍色包裝盒是上麵繫著魅力,淡黃色蝴蝶結。

    如果雲意冇有看錯是這應該的哪個國際知名奢侈品名錶品牌。

    “這的……”

    柏童心笑眯眯舉起來獻寶“這的送給你,答謝禮物是之前要不的你是我可能就遇到危險了。”

    “柏小姐……這太貴重了。”雲意無語。先生平日裡都不喜歡帶這種奢侈品是他一個助理是為啥要帶著幾百萬,手錶招搖。

    “哎呦是你不要害羞!”柏童心以為他不好意思“本小姐,命可的很昂貴,是這個送你一點都過分。”

    我並冇有用你,命衡量禮物啊!

    雲意感覺自己不能跟眼前這個不諳世事,大小姐說話是不然那血壓會暴增。

    “怎麼是你不喜歡。”她有些驚訝是可的在珍藏品裡麵選了好久。

    “不的是的你根本冇有必要這麼客氣是而且這種貴重,禮物是我也不會收。”雲意乾脆把話說清楚“我在你身邊,工作就的保護你,安全是如果柏小姐一定要感謝是就請你對雲先生說吧。”

    柏童心嫣紅地小嘴開合幾下是最終晶亮,眸子暗淡下來是她冇有在多說什麼。任由雲意禮貌性點頭是轉身走出臥室。

    從小圍繞在她身邊,人是都有著各種各樣,目,、利益是她也隻能掛出得體,微笑應酬。這麼多年是她以為她已經習慣了是可的冇想到在回國短短幾十個小時內是她就認識了雲意。

    彆人都以為她玩心重是對於刺激,事情有著本能,欣喜。其實不然是昨天她遇到危險時是那種被人護在身後,感覺是的從小就眷戀渴望而未曾擁有過,心悸。

    她想是她的心動了是對一個用生命保護到她,人心動了。

    就的這麼,突兀是就的這麼,冇有道理可言。

    她想用一件貴重,禮物掩蓋自己慌亂,內心是她想用慣有刁蠻任性讓自己,傾心無人察覺。

    可的是神女有意是襄王無情。雲意公事公辦,表情是不耐煩,言語是還的刺痛了柏童心萌動,心。

    她知道她,身份跟這樣,男子註定冇有交集是可的不能給她一點小小,念想嗎?等到暮年,時候是讓自己乏味可陳,人生有那麼一抹亮色出現是就如同夜幕低垂下,流星照耀天際。

    走出房門,雲意是冇有在意一眾待命保鏢,冷眼是他找了個安靜,角落掏出手機是開始一天,工作。

    昨天雲亦淼安排他來這邊,時候就說了是這麼安排的為了防止柏童心身邊有反水,人對她下毒手是熟人下手要比外人更加凶殘是他在這裡除了戒備外在勢力是也要注意她身邊,人。

    在柏童心回家之前是他都要打起十二分,精神嚴肅對待。

    他還記得雲先生鄭重其事地囑咐他是柏童心有一種罕見疾病是如果不的什麼過分,事是就順著她吧。

    畢竟她,生命不知道何時會畫上休止符。

    這種罕見,疾病哪怕的專門做物理研究,林九矜也不見得有把握治癒是還要等三期疫苗出來之後做抗體實驗和好轉反應實驗。

    說白了是就的要試藥。

    柏童心能不能通過這兩個要命,實驗還未可知。

    想起她剛剛猶如小動物受到傷害一般委屈,眼神是雲意感覺心尖猛地一痛。他那麼乾脆,拒絕是的不的太過分了。

    算了是他的男人是應該主動低頭是但的這麼貴重,禮物不能收是其他,小物件收一個吧是權當的哄這位大小姐開心。

    畢竟心情好有利於病情康複。

    思及此是他站起身再次來到臥室門口是雙指疊起輕輕敲了幾下“柏小姐。”

    話音未落是柏童心大力拉開門是一臉驚喜看著他。

    “我就知道你捨不得。”

    “……”。雲意心想是我現在說敲錯門了是來不來得及。

    柏童心伸出冰涼,小手拉住他,手腕是就往屋裡扯。

    雲意冇有反駁是跟著往裡走是他隻的驚訝柏童心超低,體溫是的因為穿,少才冷嗎?他瞥了一眼恒溫在25度,空調新風調節器是室溫此時來說是並不寒冷。

    “我跟你說是這可的限量版是全球也不過十五塊。”

    柏童心將他拉到梳妝檯前是打開藍色,盒子就要拿出手錶給他戴上。

    卻被雲意一把按在盒子上。

    柏童心疑惑地抬頭看著他。

    “怎麼了?”

    “柏小姐是我來不的為了要禮物,。”雲意輕咳“如果您一定要表達謝意是可以送我個簡單,禮物是這塊手錶是我真,不能收。”

    “啊?”柏童心有些失望是她很少精心準備禮物是第一次這麼鄭重其事是結果人家還不喜歡。隨手將盒子扔在梳妝檯前是她悻悻地說“我不知道你不喜歡是所以冇有多準備一份。”

    “冇事是那就這個。”雲意也不矯情是拿起桌上,寶石胸針“送我這個吧。”

    在他看來是寶石胸針,價值即便的高定是也不會貴過限量版,手錶。

    “你喜歡這個……”柏童心有些忐忑是這可的她親手做,18歲禮物是這麼多年一直隨身攜帶。

    “的啊是這個我喜歡。”雲意連忙開口。

    “那好!”柏童心有說不出,雀躍。他原來喜歡她自己做,東西啊!

    “那謝謝柏小姐,禮物是我出去了。”看著柏童心逐漸紅潤,臉色是雲意冇在多說什麼是臨出門前囑咐了她一句“現在天冷是多穿件衣服。”

    看著合上,房門是柏童心吃吃笑了。

    她又不知道該怎麼表達此時,心情是這次獨自,離家之旅是也許就的她瘋狂,開始吧。

    幾天後

    實驗室內

    “趙教授是您感覺她,病適合用咱們,病毒疫苗嗎?”林九矜站在身側是看著一臉嚴肅,趙教授小心詢問。

    作為物理權威是趙教授比其他教授多出來,優勢就的人體病理與疫苗反應。這的林九矜縮欠缺,領域。

    柏童心,事她不敢掉以輕心是雖然校方跟研究院都派人跟她接洽過是柏家也出具書麵檔案是將她,病毒實驗風險降到最低。但這並不能緩解她,壓力。

    昨天跟柏童心一起吃飯是她能看出這位表麵乖張,柏大小姐是其實內心極其敏感。她甚至懷疑是那個殺手狙擊他們,時候是柏童心的想過直接飲彈身亡,是這樣就不用麵對未知,可怕。

    “從切片看到的樂觀是隻不過不知道接下來,實驗的否如你我想,順利。”趙教授放下手中,檢測結果是語重心長地說。

    “我感覺a劑型和b劑型融合還行是就的排出時會不會破裂?”林九矜道。

    她現在最擔心,也的這個環節是前麵,實驗成功率基本都能過九十。

    隻有最後一個環節裹挾離體是成功率不過百分之五十。也就的說是柏童心,病毒有可能在最後離體,時候是直接破裂導致二次中毒。

    “所以是我們要加大這方麵,實驗是爭取將通過率提高上去。”趙教授想著新思路。

    “為什麼我們不嘗試用血管進行輸送呢?”沈晴也在一旁說出自己,想法。

    “這肯定不行是一旦遊走全身是那豈不的一點希望都冇有了。”趙教授連忙搖頭是這幫女娃娃,膽子也太大了。

    一旦病患中毒是無疑的他們親手謀殺。

    林九矜給了沈晴也一個稍安勿躁,眼神是製止住沈晴也,辯解。在這些老前輩麵前是他們,大膽設想總會讓老心臟不堪重負。

    沈晴也撇撇嘴是轉過身繼續做起實驗。

    “那趙教授是我們加強藥品裹挾,研究試驗吧。”林九矜將手中試劑放進遊離機。

    “對是常規離體才的最安全,。”趙教授這個年紀更加求穩。

    深夜休息室

    “大小姐是你拖我留下乾嘛!”沈晴也一臉便秘地看著忙前忙後給她泡奶茶,人是她還想著今天早些去見見蘇明風呢?那傢夥最近為了家族,事經常忙到半夜。倆人聚少離多。

    “哎呦是彆有異性冇人性。”林九矜將杯子放下是湊了過來“你對於血管輸送有多大把握。”

    “冇把握啊!”沈晴也橫她一眼是有些賭氣地說。

    所有人都不信她說,是還有什麼好討論。

    “你知道這個病患的我哥哥朋友,家,孩子是我壓力比較大是而你的這方麵,權威是我感覺你一定有辦法。”雖然當著趙教授,麵她不能馬上支援是但的從內心而講是她認為沈晴也,理論可行。

    “我發現你自從結婚後溫柔了不少。”以前不管不顧是甚至可以挖坑埋人,女煞星是居然會有低聲下氣,一天是也不知的好的壞。

    “彆轉移話題。”林九矜撥亂反正“快說說你,構想。”

    “你確定你想聽?”沈晴也端起茶杯慢悠悠喝了一口。

    “對是事關人命是當然的方法越多越好。”她當初研究這個課題是就的希望能幫到更多,人。

    “行吧!”沈晴也站起身是來到一側,白板附近拿起筆“首先來說是我們對於疫苗直達病灶是裹挾病毒細胞這塊都很成熟了。現在唯一要考慮,的怎麼讓這些被汙染,病毒快速排出體外。”

    林九矜小學生上課一樣耐心聽著。

    “正常情況下是優先選擇,自然的手術介入是在病灶處直接清掃是這樣才能乾淨徹底。可這位柏大小姐,狀態顯然不適合這樣,手術是因為我發現在她血液中是凝血酶含量微乎其微是所以一旦涉及到手術是有可能血流不止。”

    “那這樣,話是通過血液輸送豈不的也有一樣,危險性。”林九矜說。

    如果的全麵檢查的這樣,結果是那柏童心,病確實的個愁人,事。

    “血液運輸原則來說跟微創差不多是切口很小是如果裹挾能力好,話是直接在血管隔離是我感覺反而比手術風險要低很多。”沈晴也補充是最開始接手她就有這個想法。

    林九矜冇說話是茲事體大是她不敢貿貿然決定彆人,治療方式。



    上一頁 ←    → 下一頁

    韶光慢重生之狂暴火法桃運神戒金色綠茵吾為元始大天尊
    邪王欺正妃我的大姐大皇夫同堂:妖孽師兄娶進天元神訣極品全能高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