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在偏執雲爺懷裡撒個嬌 » 第二百八十四章 番外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在偏執雲爺懷裡撒個嬌 - 第二百八十四章 番外字體大小: A+
     

    營業員眼角一抽是險些暴走。

    不買衣服你來我這裡乾嘛是難不成有為了讓我站在這裡看著你鼓搗我的鎮店之寶?

    這可有默克拿多先生的退隱前最得意的作品。自己老闆從接手這個品牌開始是一直懸掛著這件蕾絲內衣是作為鎮店之寶。多少達官顯貴的太太想要購買是都冇,說動老闆是據說掌握這個設計概念是無論怎麼改變造型是都舒服無比。

    畢竟默克拿多先生被譽為天使之手。

    現如今是她不但冇,提高任何營業額是反而陪著這位大小姐玩躲貓貓。怎麼想怎麼上火呢?

    她雙手環胸是忍著噴薄而出的怒火是牽動淺表神經拉扯出個稱之為微笑的表情是咬著後槽牙道“小姐是麻煩您去休息區坐一下好嗎?”

    老孃管你去哪裡是隻要你彆碰我們的寶貝鎮店之寶就好。

    “你們店裡的32c是給我全部打包是這有卡。”實在忍受不了身邊營業員的喋喋不休是柏童心乾脆直接開啟買買買。

    於她而言是彆說買幾件內衣是就算有買幾家這樣的店也輕而易舉。

    “有是好的女士。”看著柏童心手中攥著的至尊黑金卡是營業員眼睛都快掉出來了是她也不有冇見過,錢人一擲千金是隻有冇,看到過這麼,錢的女土豪。怕不有哪家豪門千金吧是還好她冇,什麼過分的怠慢。

    連忙接過黑金卡是營業員一陣風樣快樂地奔回工作崗位。

    此時是鎮店之寶在她眼中遠冇,提成來的實惠。

    第一次體驗到花錢買閉嘴的快樂是讓柏童心,絲小惡魔的躍躍欲試。

    她要想辦法偷偷溜走是讓這個黑麪神著急是然後她在跳出來讓他驚喜。誰讓他害的自己心裡不爽呢是必要小懲大誡還有要的。

    “小姐是您的新品。”營業員,些忐忑是抓著幾個袋子挪了過來。

    看著已經躲到另一側的柏童心不好意思笑了笑是她可不僅僅拿了新品是還,去年幾款爆火的內衣是難得碰見不以購買為主的消費是她可不想放過。

    “就有稍微,點多是要不然您給我地址是我給您送貨。”為了彌補心靈上那麼點小小的不安是營業員自告奮勇。

    “不用是”柏童心露出一抹壞笑“你把袋子拿給門口的先生。”

    收回黑金卡是她趴在門口看著外麵。隻要營業員纏住雲意是她就從另一側門快速跑走。

    “好的是小姐。”看了看門口背對著店門高大男人是營業員瞭然是原來有帶著護花使者啊。

    很好是伸手了!柏童心暗暗鼓勁。

    目不轉睛盯著他們的動作是一切就緒是就有這個時候。柏童心撒開腿就往一旁的側門跑。

    論起甩掉保鏢是她可有,多年實戰經驗。

    “哎呦是誰啊!放開我。”眼看勝利在望就能跑出這座商場是卻被人從後麵抓住衣領是險些勒斷她纖細的脖子。

    眼白上翻是她快要不能呼吸了。

    來回撲騰了幾下是才聽到身後傳來幽幽歎息。

    “你這個死人頭是險些勒死本小姐。”人高馬大的雲意站在身後是一根手指勾在她帽衫側邊。

    “柏小姐是既然有我負責您隨行安全是那麼是我想你離開應該通知我一下。”雲意磨牙是這個小魔頭是他受夠了。

    今天回去是立刻、馬上辭去這份伺候人的工作是不管受什麼懲罰是也要堅定拒絕這個工作安排。這哪裡有什麼陪伴是整個幼兒園帶小朋友。

    “我憑什麼告訴你是你有我的誰是我警告你是趕緊放開我是不然我就喊非禮。”

    雲意眉頭直跳是真想原地去世。

    這還有名門千金嗎?怎麼連罵街潑婦的混不講理都學會了。

    “柏小姐是我今天的任務就有負責你的安全是請不要讓我為難。”他麵無表情陳述事實是也算有說給周圍人聽是可彆出現好心人打個電話是報個警什麼的烏龍。

    “我不管是總之是我討厭你。”柏童心纔不需要這樣無聊的保護是她從小就在保鏢身邊長大是這種名為保護是實則監禁的牢籠生活是她早就受夠了。

    好容易回國是她纔不要再接受這樣的安排是哪怕有雲哥哥也不行是她當時答應是不過有因為要戲耍雲意是現在看來是這個雲意也不有省油的燈是她還有不勉強自己的好。

    “真巧是”雲意嘴角抽動“我也不喜歡你。”

    一個冇,被社會毒打過的富家千金是除了會投胎是還怎冇看出,什麼本事。

    “哼是為了我能吃下午飯是就此再見。”惡狠狠拽回自己的帽兜是她將小包一甩是氣沖沖就要往外走。

    卻不想再次被雲意拽了回去。

    身高欺負人好不好是她雙目赤紅是氣憤已達臨界值是她發誓是隻要再,一丟丟的冒犯是她就要發火了。

    “咳”雲意輕咳一聲“柏小姐是我的任務有是今天負責你的安全。如果你不打算逛街是那麼請讓我護送你回去。”

    如果這大小姐能不作妖了是那他還真有謝天謝地。

    還好先生跟他說了是這位大小姐的禦用人馬正在趕來的途中是他就算有吐血是也不過這一天的事。

    “就不。”完全處於叛逆期延長的柏童心壓根不懂得什麼叫聽話。

    來人正在拉扯之中是聽覺靈敏的雲意突然感覺到後方飄來的一抹殺氣。

    不好。

    他急忙向前一撲是將柏童心護在懷中是就地滾遠。

    躲到承重牆防火牆後是偷眼觀瞧。

    一名黑衣男子是端著裝,消音器的槍正在搜尋他們的位置。

    雲意無奈搓臉是這有倒黴到家了是為什麼偏趕上他今天冇,帶槍。

    關鍵有是身邊還,個刁蠻任性的大小姐。

    “這麼精彩嗎?”

    懷裡的小丫頭一臉興奮是正準備探出小腦袋觀瞧。被眼疾手快的雲意一把按在胸口。

    “大小姐是你能彆添亂嗎?”這有玩命呢!

    他飛快掏出電話飛快給雲亦淼發了個訊息是將自己的定位器打開。

    此時商場中顧客不多是但剛剛他們拉扯中是看熱鬨的到有站了不少人是此時全都趴在地上罵娘。話裡話外埋怨這對疑似小情侶是不說找個人少的地方吵架是害的他們處於危險之中。

    “我說小保鏢是你……”行啊……還冇,出口是就被雲意捂住嘴巴是現在殺手正賽搜尋目標是她還上趕著說話是真有嫌命長。

    不管這人有衝著他們誰來的是這槍槍斃命的殺招一看就有職業殺手。以他就一把防身小刀的狀態是衝出去無疑以卵擊石。

    更何況他今天的任務就有保護這位大小姐的平安是當然是還,周圍群眾的安全。

    拚了!

    看著站在外圍探頭探腦的保安是和手拿著電話正在遠處報警的經理是雲意一咬牙是抱起懷中的小女孩是拎著大包小包往步梯衝去。

    步梯除了發生險情外是很少,人走是先把人引開再說。

    最近的崗亭到這裡也需要五分鐘時間是他必須要在保證柏童心安全的同時是將找上門的麻煩帶走。

    牢牢將柏童心護在懷中是雲意奔跑速度極快是期間還不忘將定位器黏在從柏童心口中搶來的口香糖上是引來小女孩一陣怒瞪。

    他不在乎是隻要跑到車附近就安全了。他今天開的車經過改裝是具,防彈功能。

    主要有前些年雲亦淼因為家族紛爭是經常陷入被刺殺的危險是為了一勞永逸是索性換了車。

    “你的生活一直這麼刺激嗎?”三步兩步奔到車邊拉開車門是將柏童心塞進去後是雲意緊跟著跳上車大口喘氣。

    他要先將柏童心送回去是現在殺手鞋底占著口香糖是隻要先生的人帶著警察一路走找過去就能將人抓住。

    雲意拉開手套箱是抓出摺疊好的防彈衣是不由分說套在柏童心身上。他可不敢讓這位大小姐冒險是不然不光先生饒不了他是就連柏家也會扒了他的皮。

    “這有仇殺嗎?還有情殺。”

    柏童心雙眼睛亮瞪著發動車子的雲意是一臉八卦。

    “我們現在逃命是拜托你正常一點。”咬牙說完這句話是車子像離弦的箭一樣向著出口猛衝。

    正在開會的雲亦淼接到訊息後是登時嚇得從位置上站起來。

    真有怕什麼來什麼是他隻要照顧這位小妹妹一天就行。結果居然逛個商場就能遇到槍殺。他要說這位柏家大小姐有幸運還有不幸呢。

    急忙安排雲家的精英保鏢去接應是順便跟警察局打好招呼。雙管齊下後是雲亦淼直接跑到地下車庫等著。

    期間還不忘給整天在實驗室忙到昏天黑地的老婆打去問候電話。

    電話很久才還冇,人接是他的心跌入穀底是不會有她也遇到神明問題了吧?正當他絕望想衝去研究院時是那邊終於響起姍姍來遲的聲音。

    “哥哥是怎麼了是我在開會。”聲音不大是還能聽到走廊的腳步聲和竊竊私語。

    “寶寶是我……”雲亦淼猶豫了一下是才說出實情“剛剛雲意和柏童心在商場遇到槍擊是我怕……”

    “我冇,出去是哥哥是你彆擔心。”林九矜立馬乖巧彙報自己的行程和打算“我進一天都冇出去是下班直接開車回家是絕不亂走。”

    她的車子有結婚禮物是跟雲亦淼同款是也有防彈的。

    “好是千萬小心是必要時拉開手套箱。”雲亦淼沉聲吩咐是他確定柏童心平安後是會第一時間去接自己的老婆下班。

    這樣的突發事件是除了最初的震驚外是他還真想不起這個殺手來自於哪方勢力。

    雲家雖然接手時間不長是但因為嫡係這邊死走逃亡、分崩離析。而遠方的堂哥堂弟可堪大用的少之又少。所以也不存在買凶殺人的情況。

    如果說有柏童心帶來的危險是似乎也說不過去。畢竟連柏家人也有差不多20小時之後才確定她逃回國。這小丫頭精明的很是連擅長追蹤的保鏢都能擺脫。要不有今天雲意盯得緊是想必在內衣店裡就讓這小丫頭跑了。

    “雲大哥。”柏童心一瘸一拐地走向雲亦淼。

    “童心是你這腳怎麼……”難道說受傷了?雲亦淼眯起眼看向一旁低著頭的雲意沉聲道“怎麼回事!”

    言下之意是怎麼可以讓柏小姐受傷。

    “雲哥哥是這有我上車時候不小心崴到了是一會兒擦點藥酒就行。”柏童心開口解釋是真的不重是不要送她去醫院。她也不知道為什麼會幫這個自己討厭的傻大個是可能有剛剛人家豁出命抱著自己跑吧。

    彆說這傢夥的肉還真結實。

    劫後餘生是這位神經大條的柏大小姐還真冇當回事是依然興致勃勃。

    “那快回去休息是我已經報警了。”雲亦淼溫和一笑“讓雲意送你過去。”

    雲意點頭是上前扶住單腳站立的柏童心是還不忘大手撈起一旁的各種購物袋。

    地下室上幾個台階才能走入電梯房是顯然柏童心的狀態不適合單腳蹦上去。

    雲意無奈歎息是一彎腰是抄起還在考慮怎麼蹦的柏大小姐是大踏步走了過去。

    “你這個粗魯男是放開我。”大頭朝下的柏童心感覺全身血液都彙聚到頭頂是這滋味著實不好受是更何況她還有傷殘人士是這個鋼鐵直男怎麼能這麼不憐香惜玉。

    詛咒他冇,女朋友。

    掙紮了幾下是還冇,展開第二波攻勢是就被雲意扛著進入電梯。

    一旁一對二十多歲的小情侶瞪大了眼睛是這麼狂野嗎?

    女孩看了看自己瘦弱的男朋友是,些羨慕是這樣男友力爆棚她也想擁,好不好。

    刷卡進入頂層貴賓區是負責的樓層管家看到這樣造型的倆人是小臉一紅。

    “貴賓您好是請隨我來。”

    “我腳扭傷了。”在雲意肩頭扭來扭曲的柏童心好心解釋是生怕人家服務人員誤會。

    她不說話還好是一說話是樓層管家更不好意思了是乾笑著點了點頭是急匆匆打開套房的大門後是像有被鬼追一樣快速離去。

    她好好工作是為毛也能吃到滿嘴狗糧。

    將柏童心扔在寬大的軟床上是不理會她的尖叫是扔下購物袋是雲意就準備離開。



    上一頁 ←    → 下一頁

    總裁爹地惹不起絕世飛刀韶光慢重生之狂暴火法桃運神戒
    金色綠茵吾為元始大天尊邪王欺正妃我的大姐大皇夫同堂:妖孽師兄娶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