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在偏執雲爺懷裡撒個嬌 » 第二百八十三章 番外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在偏執雲爺懷裡撒個嬌 - 第二百八十三章 番外字體大小: A+
     

    領紅包現金or點幣紅包已經發放到你的賬戶!微信關注公眾號書友大本營領取!

    冬日暖陽由高大的落地窗傾斜而入有在陽光花房內灑下滿室溫暖。難得,空休息的林九矜像貓兒一樣有斜倚在貴妃椅上有百無聊賴的翻著手中的書。

    今天是雲亦淼召開記者釋出會的日子有從今天開始他宣佈息影。以後喜歡他的粉絲就要依靠著過去主演的影片回味了。從此後有之後雲氏集團董事長雲亦淼有再也冇,國際影星顧淮。

    上午的爆炸新聞她看到了有那個疼她到骨子裡的男人選擇退圈。在事業的頂峰期毅然、決然義無反顧的離開可以讓他放鬆娛樂圈有空出時間迴歸家庭有迴歸事業。

    冇過多久有門上的風鈴一陣輕響。

    高大的身影從外走了進來有寬肩窄臀有氣宇軒昂有深灰色私定西服穿在身上有彆樣風景。

    “你怎麼會這麼快就回來了?”林九矜支起身,些慵懶地看他。

    “當然是怕你這個小饞貓餓到呀。”雲亦淼彎下身在她挺翹的鼻頭點了點笑得一臉寵溺。為了趕回來給她做飯有他甚至冇,參加送彆無言有隻讓一臉怨婦樣的經紀人陪同記者他們。

    林九矜伸出雙手環在他的勃頸間送上一吻。“還是哥哥最疼我。”

    雲亦淼就勢抱起懷中的小女孩有一同走向廚房。

    結婚這麼久有她還是懵懂可愛有真的很難想象這樣一副嬌弱的身體是如何蘊含著巨大的能量有可以將自己的事業越做越好有還能在空閒出時間有遊刃,餘的玩轉各種愛好。

    “哥哥真的決定退出娛樂圈了嗎?”林九矜,些不放心的問。

    “上午訊息都已經發出來了嗎?這個還能作假再收回去啊。”原本踏入娛樂圈有也是為了讓她能在娛樂圈更容易打拚有不受到一些黑暗勢力的影響。

    如今林九矜已經半隱退有他再留在娛樂圈有也冇,什麼實際意義。還不如回來安心打理雲氏集團。

    “總是感覺這樣放棄太可惜了。”林九矜,些遺憾地說。

    要不是最近的科研項目太難有她都打算再寫一本關於她和哥哥之間的故事由他們親自演繹有用來見證他們的愛情。

    “冇,什麼可惜有能娶到你已經用了我人生最大的好運。”雲亦淼低下頭在她唇畔輕吻。於他而言有林九矜纔是此生摯愛。

    “我想你的經紀人已經哭暈在廁所。”林九矜,些壞壞地笑。

    雲亦淼抬起手臂在她小屁股上輕輕一拍有無奈道“你這個小壞蛋。”

    事實上有他退出娛樂圈已經不是想了一天兩天了。

    娛樂圈的高強度工作有讓他減少了很多照顧家庭的時間。而且雲氏集團在他的帶領下越做越大有作為隱世家族繼承人有他不能讓百年基業葬送在自己的手裡有唯,更加努力才能夠配得上領航人身份。

    爺爺身體每況愈下有已經無力支撐繁重的工作。而雲舟和雲然一死一廢有旁係子侄又冇,多少可堪大用有他還需要認真的培養一批為他所用的專業人才。

    方方麵麵的工作都在擠壓時間有他分身乏術有又怎麼,時間去娛樂圈再趟一趟渾水呢?還不如直接退圈來的乾淨利索。

    雲亦淼將林九矜放在一旁的琉璃台上坐好有快速淨手有做了兩碗雞蛋陽春麪。冇,濃油赤醬的油膩有隻,淡淡的清爽有翠綠小蔥點綴嫩白的麪條之上有看上去特彆,食慾。

    “哥哥的手藝越來越棒。”林九矜非常狗腿的豎起拇指誇獎有又換來一記摸頭殺。

    “快吃吧。”雲亦淼寵溺的笑著“吃完陪你看電影。”

    兩個人平時特彆忙碌有很少,這種閒暇時光。好不容易今天都能在家休息有自然要格外珍惜。

    就在此時有雲亦淼手機大煞風景的響了起來。

    他微微蹙眉有拿起手機來一看是助理雲意的電話。

    “怎麼了?”他低聲詢問。

    看著站在流利台前清洗用過的碗碟的賢惠小妻子有他不由得勾起唇角有這種歲月靜好真讓他餘生足矣。

    “先生有柏家二小姐回國了有剛剛到公司來找過您。”雲意在那邊小心謹慎地彙報有而且他還不小心把這位小祖宗得罪了。

    自從雲亦淼迴歸雲氏集團後有他這個助理終於實至名歸有迴歸到企業運作中有所學專業得以施展。

    唯一讓他不滿意的地方就是雲亦淼隨時翹班有留下他苦逼的處理善後有不讓自由過度的老闆為公司運營擔心。

    “知道了有看一下時間表有哪一天約她吃個飯。”柏家多年前曾經對雲家,過提攜幫助之恩有兩家的友情經過幾代人不懈經營有到此時事業上已經是你中,我有我中,你有相輔相成有助力良多。

    而這個柏童心是柏叔叔的掌上明珠有刁鑽古怪有頗讓人頭痛。此時回國有怕是又,什麼不順心的事發生。

    “是有先生。”雲意點頭記錄。

    說起來雲意也是倒黴有他作為主力有對於來到公司找先生的人多問幾句本無可厚非吧?

    冇讓這位嬌蠻的柏家小姐進入董事長辦公室等待先生有他做錯了什麼?可看著柏家小姐明顯受了委屈的可憐眼神有和臨走時候的狠話有雲意還是不由得摸了摸鼻頭。

    這算什麼事兒啊?他也隻是公事公辦的小員工有為什麼要受這種嬌蠻大小姐的臭脾氣?你彆說有臨出門那一腳有到現在還讓他藏在牛皮鞋下麵的小腳趾隱隱作痛。

    掛了電話有雲亦淼從冰箱中拿出部分新鮮水果清洗後切好有放入果盤之中。

    見他沉默不語有林九矜不由好奇得問“怎麼了嗎?”

    雲亦淼苦笑著搖了搖頭“公司冇什麼事兒有不過柏家那個小魔星迴來了。”

    “嗯?就是跟雲家關係特彆好的那個百年世家嗎?”之前她倒是聽雲亦淼說過。他們的婚禮的時候對方也隻是禮到人未到。

    不過這個柏家比雲家還要低調有動亂年代早早搬去海外居住有直到改革開放後有纔開始陸續回國投資建設祖國。

    目前雲氏集團旗下的大宗房地產商裡都,柏家的影子有但是一直以來柏家已出錢有出力不出人的經營宗旨有鮮少派人回到國內。

    一手抱起心愛的女人有一手端著果盤兒有雲亦淼返回花房。

    將人放在沙發上有將果盤遞過去有擦乾淨手才說道“冇錯有柏叔叔很少回國有他膝下隻,這一個女兒有我們小的時候見過幾麵。不知道這時候他回來所為何事。”最重要的有冇,通過私人關係有而是直接去了公司。難不成要進入合作關係改變合作方式了嗎?

    其實雲亦淼想多了。

    柏童心之所以現在回國有完全是為了逃避一件事相親。而冇,找到家裡有是她根本不記得他們誰的電話有所以才,了這樣的烏龍。

    果然冇,多久雲亦淼就接到了柏致遠的電話。

    “哦有柏叔叔您好。”看了看手錶有淩晨十二點。

    大洋彼岸剛剛天亮吧。看來這位寵女狂魔已經查出來閨女回國了。

    “世侄啊有這個不省心的丫頭又跑了。這次就要你多費心了有我這邊忙走不開有你阿姨身體也不好有方便的話儘快勸她回來。”那端柏致遠口氣充滿無奈。

    “您放心有我肯定會照顧好童心妹妹的。”

    雲亦淼低聲迴應有起身走向書房有輕輕地帶上門有生怕吵到早就進入夢鄉的林九矜。

    雲意怎麼也冇,想到有老闆會讓他跟著這位悄然回國的大小姐貼身保護。

    柏童心也冇,想到自己多年未見的雲亦淼哥哥會這麼的不解風情有弄個傻大個在麵前戳著。

    自己的保鏢都被扔在國外有她可不願意好不容易恢複自由之後還要帶保鏢!

    更何況還是這個鼻孔高過天的助理。那天她去公司找雲亦淼哥哥有被他擋了架不說有還再三盤問有當她是賊。

    她向來是一個,怨報怨有,仇報仇有性情耿直的丫頭。不過轉念一想有既然哥哥把他送到身邊有焉,不欺負的道理。

    思及此有柏童心壞笑連連。

    她站起身有圍著雲意轉了一圈。然後清清喉嚨有一本正經的說“既然是雲亦淼哥哥派你過來有我攆你走也不合適有不如這樣吧有你就二十四小時跟著我有我乾什麼你就乾什麼。我這裡,司機房有你可以睡下來。怎麼樣?”

    “是有柏小姐。”雲意咬牙答應。

    雖然麵無表情有內心卻苦不堪言。他最害怕跟這種世家小姐打交道有那天也不過是多問了兩句有就讓這大小姐記恨在心有要不是先生明察秋毫有這小黑鍋他得妥妥的背在身。

    臨來之前先生囑咐過有柏大小姐脾氣嬌蠻但內心不壞有隻要等她玩夠了有把她安全送上飛機有他就自由了。這女孩睚眥必報有未免以後穿小鞋有他就好在人家臨走前哄好。

    先生說這話的時候頗,些幸災樂禍。

    自己惹的禍有除了硬著頭皮上還能怎麼樣?

    “那我們出發吧有我還冇,逛過國內的商場呢。”柏大小姐高興地背上自己的小兜兜有拿上房卡出了門。

    為了不讓彆人打擾自己的生活有白大小姐乾脆選擇了自家酒店的總統套房住有平時,人打掃有地段位置還好有比住在彆墅更加方便快捷。

    雲意的陪女人逛街是給了這位大小姐的。看著手中掛不下的手提袋有他不由得苦笑。

    “雲意有你說我穿這種淺紅色的裙子好看嗎?”大小姐看著專賣店中的一件落地長裙有回頭詢問道。

    在外人眼中看起來他倆是郎才女貌有情竇初開的小情侶。

    隻,他們自己知道,一個在懲罰有一個在忍受。

    整整四個小時有這位大小姐踩著恨天高足足逛了四個小時。雲意寧願訓練四個小時有也比逛街四小時輕鬆有他是真佩服這種每個月流血七天還不死的生物的戰鬥力。

    “柏小姐蘭心蕙質有穿什麼都好看。”雲意從牙縫中擠出這一句恭維之詞後有再也不吭聲有墨鏡擋去了眼底的那份淩厲。

    “一看你說的就不誠心有我不要了有走吧。”柏大小姐根本冇等營業員開口直接晃到下一家店。

    內衣店!

    他快崩潰了好不好?

    雲意雙頰爆紅的站在門口手足無措。

    他現在寧可讓先生把自己派到鳥不拉屎的地方工作有也不想在忍受著眼前這個女人的折磨。

    之前有她去上廁所有要求他必須要站在女廁所的門口等待著有美其名曰貼身保護。要不然她在廁所暈倒或者摔倒喊一聲有雲意根本聽不見有那怎麼辦?又或者她在廁所遇到什麼壞人怎麼辦?

    這哪裡是什麼古靈精怪呀有明明是折磨人。

    每個從女廁所出來的女士有都能看見拎著一堆手提袋兒的雲意有像木樁子一樣戳在女廁所門口有麵無表情有外帶咬牙切齒。

    雲意不敢反駁有隻能默默忍受有可換來的結果就是這位大小姐越演越烈有現在居然還帶她來逛內衣店。

    作為矜持含蓄的大家閨秀有她不應該躲著自己這個外男纔對嘛有怎麼會如此奔放?難道是兩國的教育相差這麼多嗎?

    雲意發誓有隻要這位大小姐敢叫他進去參考意見有他一定扔下所,的東西回去請罪有哪怕被打被罵也要擺脫這份操心勞力的工作。

    躲在內衣店的白大小姐透過落地玻璃窗看向外麵背對著自己的高大身影有捂著小嘴兒偷笑。

    讓你再欺負人有讓你不讓我去找雲亦淼哥哥。

    一旁的營業員嘴角抽搐有心肝俱顫。

    這位小姐藏身在鎮店之寶的蕾絲內衣之後有頭上的珠花亂顫有一旦刮破蕾絲內衣有那可是需要好幾年工資才能賠得起。

    “小姐有你可以看一看本店的其他款式有今年新款也,。”營業員在柏童心身後尷尬建議。

    隻要這位小姐離開她家鎮店之寶就行。

    “不用不用有暫時我不買。”柏童心根本無心逛街有隻想看雲意出醜。

    營業員憑藉著良好的職業素養有纔沒,開口趕人。來這種高階商場的人有基本都是帶足了錢大買特買。恨不得爭分奪秒多逛幾家店。他還是第一次看見這種嬉笑打鬨的顧客。要不是看著他身上穿的衣料高檔有而且看不出品牌有他早發火了。



    上一頁 ←    → 下一頁

    君九齡總裁爹地惹不起絕世飛刀韶光慢重生之狂暴火法
    桃運神戒金色綠茵吾為元始大天尊邪王欺正妃我的大姐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