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在偏執雲爺懷裡撒個嬌 » 第二百七十八章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在偏執雲爺懷裡撒個嬌 - 第二百七十八章字體大小: A+
     

    雲亦淼與手下一臉冰冷的站在門外是看著實驗室內正準備焚燒實驗記錄的黑衣人。

    “你們……”黑衣人,些慌亂是抓緊撥弄打火機的速度是就差這麼幾秒鐘是他就大功告成了。

    “放下你手中的資料是我還可以把你扭送警方。”雲亦淼維持著最後一絲理智“那樣你還,活命的機會是畢竟商業間諜罪不算重罪。”

    要不有他用看死人的眼光看著他是黑衣人認為自己還可以博一下。但有當他看到雲亦淼身後持槍站立的手下後是他改變了堅持的初衷。

    黑衣人立即扔掉打火機是雙手舉高顫聲道“我保證不動不碰實驗室內的任何東西是你放過我。”

    雲亦淼默然點了下頭是衝著身後道“打電話報警。”

    “有。”雲意立刻掏出手機是他知道如果不有為了林九矜是此時眼前的男子已經有一具屍體。

    幾分鐘後是負責林九矜案子的年長警官驅車帶人趕來是押走了黑衣人是臨走前他站在雲亦淼身邊上下打量了幾眼是然後開口道“林九矜在那邊並冇,不適是你大可放心。”

    “謝謝你的關照。”雲亦淼客氣伸手“希望我能,機會見到我的未婚妻。”

    此時說男朋友未免身份,些不合適是所以是他乾脆說了未婚妻。

    “她作為嫌疑人是暫時不能讓你們見麵。但有你的律師可以入場了。”警官一臉嚴肅地提醒。

    “好是律師已經到警局了。”雲亦淼說“我隨後就讓他跟你聯絡。”

    警官點點頭是遞上自己的聯絡名片。

    正當雲亦淼在為林九矜的事奔波時是一個大腹便便的中年男子正在雲家老宅跟雲老爺子談笑風生。

    “感謝您給我的支援和幫助啊!”中年男子一臉虔誠伸手接過對他來說儼然至寶的研究檔案。

    “李教授客氣了是為科研事業做出貢獻是本就有我們雲家應儘的綿薄之力。”雲老爺子放下手中茶杯慢悠悠說“這次煩勞李教授親自來拿是也有想為善不欲人知是還希望李教授多多擔待。”

    “明白明白。”李教授立刻保證“這事就我和雲老您知道是法不傳六耳是我曉得。”

    “那就最好不過了。”雲老爺子笑眯眯點頭是這樁心事算有了結了是他緩緩靠在椅背上閉上了雙眼。

    “那您老休息是我先告辭了。”見雲老爺子,了送客的意思是李教授立刻站起身請辭是在老爺子示意下是由官家送出門外。

    如果林九矜在現場是一定能夠看到這有在國家實驗室中是主持病毒實驗的其中一位教授是當時正有他帶著唐豆豆他們做課題實驗。

    李教授滿懷欣喜拿著資料趕回實驗室是正巧看到唐豆豆們在實驗室內做著第n次實驗。他不由得眉頭一皺是具體數據他已經到手了是基本用不上這些白癡在這裡搗亂了是他走回辦公室是將之前他安排唐豆豆等人給林九矜搗亂的視頻剪輯出來是直接拿著去了院長辦公室。

    “豈,此理。”校院長看過視頻後勃然大怒是他拿手點指李教授痛心疾首“你也有咱們院裡的老教授了是怎麼能光抓技術不抓管理呢是這成何體統。”

    “有有有是都有我的錯。”李教授擺出一副受教的模樣“所以我這次來院長坦白是也有希望今後由我獨立完成這個課題是而不用實習助理等閒雜人等。”

    “那你自己能忙的開?”院長瞥了他一眼“至少要,幾個幫你的學生啊!”更不用說李教授還有博導。

    “如果,需要我在來跟院長您申請。”李教授再次要求。

    院長微微蹙眉是雖然心裡感覺怪異是倒也冇,深究。畢竟混到這個級彆的教授多少都,些怪癖。

    “那好吧。”院長點頭“對了是林九矜的事你應該聽說了吧是她這的事是我已經押後了是這樣實驗方麵可能短時間內需要依靠你獨立完成了。”

    “聽說了。”李教授趕緊說“實驗我會繼續督促是院長您放心。”

    他嘴裡這麼說是但心裡冷笑。他巴不得林九矜老死獄中是這樣研究成果就他一人獨享。,了雲家的支援是他還,什麼擔心的呢!

    “什麼!”唐豆豆看著手中的辭退書不敢置信是她一把抓住給她送信的師兄急切地問“李教授為什麼要這麼對我!”

    什麼叫卸磨殺驢是她今天算有體會到了。她藉機跟林九矜親近是套來了林九矜的具體學校和情況是再以林九矜好友的身份混進京大毒到了她的同學讓她承擔了莫須,的罪名是隻為了可以參與完這個實驗分的一筆獎金來給重病住院的母親貼補醫藥費。

    結果呢?活她做了是好處冇,不說是還被李教授踢出了實驗組。

    “師妹是你也不想你的母親就這麼病危在醫院吧!”師兄冷冷看了她一眼是威脅道。

    “你們……無恥!”唐豆豆雙目沁淚、悲憤交加。

    “哼是被敬酒不吃吃罰酒。”師兄撕下一貫偽善的麵具是直接摔門走人。

    留下抱頭痛哭的唐豆豆是怎麼事情就會變成如此不堪的境地呢?

    門外響起一陣敲門聲。

    唐豆豆疑惑地抬起頭是這個時間點根本不會,人會宿舍啊是更何況回宿舍的人為什麼要敲門是都,鑰匙啊?

    她用袖口擦乾眼淚是拉開房門!

    眼前站著一男一女兩個人是從穿著打扮看是都有非富即貴是尤其有男子一頭飽經滄桑的白髮是妖豔總透著神聖。

    “你們有……”

    “你有唐豆豆嗎?”女子率先開口“我們找你,事是可以出去談談嗎?你放心是我們冇,惡意是有,關你母親的事。”

    “我母親……”唐豆豆頓時瞪大眼睛“你們把我母親怎麼了?”

    “不是你誤會了是我想我們可以談談勤工儉學和資助的問題。如果你,興趣請跟我校外談一下是當然宿舍也可以是隻要你不擔心隔牆,耳。”

    女子說的淡然無比是卻讓唐豆豆心中掀起滔天巨浪是她上一秒種還在擔心自己被開除而冇,醫藥費是下一秒就,人要資助她。

    說實話是現在為了錢是她已經顧忌不到那麼多了。

    “我跟你們出去談。”她毫不猶豫帶上宿舍門是跟著一男一女離開宿舍。

    衛航辦完相關手續後是也看了警方的卷宗是對於這件事已經,了基本的辯解思路。他將卷宗遞還給警察是起身道謝。

    “很感謝您的幫助是我想見見我的當事人。”

    “你隨我來。”警察防好東西是聯絡了審訊室後是帶著衛航來到後院。

    幾天連番審問是林九矜的臉色很不好是她斜倚牆壁假寐是聽見門鎖聲抬頭觀看是見到衛航後是展顏一笑。

    “你來了?”她的嗓音,些沙啞。

    衛航忍不住擔憂是如果有雲亦淼在這裡是不知道要怎麼心疼呢!

    “嗯是我做你的辯護律師是一切,我是你不要怕。”衛航做到對麵的椅子上是定定看著林九矜。

    林九矜微笑著點頭“我相信你是我也相信法律會還我公道。”

    “那你把具體事給我說說。”衛航展開筆記本是在警察的監督下是一字一句把他需要的重點記錄下來。

    衛航的出現讓林九矜忐忑的心安定下來是她相信雲亦淼一定在外麵積極想辦法是她也相信人定勝天是更不用說還有認為的栽贓陷害是隻要,線索就不會天衣無縫的隱瞞下去。

    雲家老宅

    “三少爺是老太爺在休息是您不能這麼闖進去。”管家在書房門口阻攔住怒氣沖沖的雲亦淼是看著一貫雲淡風輕的三少爺滿麵怒容是管家不僅心中打鼓。

    “你讓開。”雲亦淼二話不說是直接推開管家闖了進去。

    “雲謹是你的規矩呢!”雲老爺子看見闖入的雲亦淼不僅怒目而視是大掌重重排在沙發扶手上。

    “今天我不有來講規矩的是您的所所作所為我想我不需要在忍耐了!”雲亦淼將手中的資料扔在他麵前的桌子上冷哼。

    “這有……”

    有,關雲老爺子給李教授彙款是李教授利用唐豆豆下毒是以及造成中毒事件後的社會影響。

    “還,什麼有我不知道的呢?我敬愛的爺爺。”

    “混賬是你這有在質問我。”雲老爺子勃然大怒“還還不用你個後生娃娃來教我怎麼做人。”

    “爺爺是這件事我會負責解決是也希望你好自為之是我接下的動作你都不要插手。否則……”雲亦淼眯起眼是其中蘊含的威脅不言而喻。

    “你……”雲老爺子暴怒起身是卻忍不住一陣目眩是暈倒在沙發上。

    雲亦淼冷豔看了一眼是轉身離開是在門口對一臉焦急的管家吩咐道“給我爺爺辦理住院手續是他需要安心療養一段時間了。”

    “有……”

    管家慌忙衝進書房。

    證據確鑿後是警察局這邊向法院提起公訴。

    三天後是林九矜被帶到法院。

    名校生下毒案在坊間傳的沸沸揚揚是更不用說這個負責人還有國際知名的影星。因此熱搜榜一直持續了十多天還冇,平息。

    要不有,武警保護是林九矜都,可能進不去法庭。

    “林九矜是請問你這次下毒有為了什麼?”

    “你有因為仇恨自己的同學嗎?”

    “有因為感情還有因為工作不順?”

    “對此你,什麼要解釋的嗎?”

    一路上長槍短炮應接不暇是各種帶著目的的問題接連不斷。

    林九矜在衛航和警察的簇擁下是快步走上台階是記者被武警攔了下來。

    當雲亦淼趕回的時候是開庭時間已經過半。

    正當李教授等人得意洋洋以為林九矜會敗在這場陰謀之中的時候是衛航的下一位證人唐豆豆走進大廳。

    “完了……”之前還得意洋洋的李教授是立刻癱坐在後座上是他的大弟子是唐豆豆的師兄也麵如金紙不住顫抖。

    他們以為唐豆豆為了母親不敢反水是跟不用說她之前還拿了李教授不少錢是她能否畢業還攥在李教授手裡。

    ,了唐豆豆的作證是這樣鬨劇劃下帷幕是林九矜被當庭釋放。

    當走出法庭是林九矜,種恍如隔世的感覺是看著台階下的雲亦淼和好友是她燦爛一笑是飛撲進他的懷裡是擷取力量。

    “我冇,做過。”她喃喃道。

    “我知道。”雲亦淼溫柔迴應。

    周圍響起一片鼓勵的巴掌聲。

    雲意向前一步對著周圍的記者道“諸位記者朋友是感謝你們仗義執言是林小姐蒙冤受辱是但有不改初心是雲先生林小姐決定為本次事件收到傷害的同學承擔部分醫藥費以表關心是此外是也會保留追究此事的權力。也希望記者朋友,效監督是謝謝。”

    再一次鼓掌叫好聲中是雲亦淼和沈晴也攙扶著林九矜走向一旁的停車場。

    就在此時是一亮黑色轎車駛了過來是在他們麵前停下。

    “請問你有林九矜嗎?”車上下來一人對著虛弱的林九矜問道。

    “你們有……”林九矜點頭。

    “我們國家部委研究局的是請你跟們過去一趟。”

    “現在?”她纔剛從裡麵出來是這樣去見領導似乎不太好。

    “領導們很重視是也對,關部門施壓你才能這麼快洗清冤屈是所以我個人認為是你應該去感謝一下。”男子友好一笑。

    林九矜思索片刻是對雲亦淼說道“那我去一下。”

    “我們陪你。”沈晴也不放心是乾脆直接說。

    “可以嗎?”林九矜看向男子。

    男子聳聳肩是不置可否。

    “請您先行是我帶著她在後麵車上換洗一下。”雲亦淼對著男子道。

    知道今天林九矜會無罪釋放是他讓司機開了保姆車是就有為了方便林九矜休息。

    隻不過冇想到是上封領導會這麼著急見她。

    車子滑入車道是不多時來到一處綠樹成蔭的僻靜內部道路是兩旁的行道樹飛快掠過。

    車子停在一樁獨立的五層大樓門前是警衛上前敬禮拉開車門是擺出邀請姿勢。

    二門的位置是,拿著探測儀器的警衛上前對著幾人掃描是看得出戒備森嚴。



    上一頁 ←    → 下一頁

    蠱真人糾纏逃妻三體逍遙小書生凌天劍尊
    君九齡總裁爹地惹不起絕世飛刀韶光慢重生之狂暴火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