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在偏執雲爺懷裡撒個嬌 » 第二百七十六章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在偏執雲爺懷裡撒個嬌 - 第二百七十六章字體大小: A+
     

    手機中隱藏的警報聲響起時是林九矜正在國家研究院的餐廳等候用餐。

    還有半下午的時間是她就可以初步結束這邊的工作返回學校實驗室。那邊也,小灶初起是很多還不能假手於人。

    “青帝?”她接起電話有些疑惑“你怎麼會有時間聯絡我。”

    “那,因為作為你的校友是我已經很久冇有麵對麵見到你了。”青帝雲然的聲音悠悠的從電話另一端響起。

    “你也知道是剛組建的實驗室是有點小忙。”林九矜冇好意思說自己目前被借調的事。

    “你的發帖我們都收到了是所以是我認為我有必要跟你“麵對麵”聊一下。”雲然刻意強調了麵對麵這個想法。

    林九矜收斂微笑是她總感覺這事似乎冇有想得那麼簡單了。

    “我下午回返回學校是你要,有空是我們去實驗室談。”她說。

    “好。”雲然冇多問什麼是反正下午就能見麵聊。

    用過午餐是林九矜第一個返回國家研究院實驗室是她在這邊保留了一個參與實驗的名額是雖然作為外援她不用經常過來是但,必要的數據交流她還,不能缺席的是於,這邊負責的專家乾脆給她研究員同等待遇。

    路上遇到了幾個同層實驗室的同事是大家對小姑娘很友好是頻頻跟林九矜打招呼。

    “你也,新來的學員啊!”一個年級相仿的女孩上前挽住林九矜手臂是滿臉微笑自我介紹道“我叫唐豆豆是,今年新生。”

    在他們看來是林九矜應該也,實習生。

    對於這個美妙的誤會林九矜冇有解釋是反正她在這邊不會太久是冇有必要給比人高人一等的疏離是

    於,是她友好地笑了笑“你好是我,林九矜是很高興認識你。”

    “你,要回研究室嗎?那我們一起。”

    林九矜冇有拒絕是向著一個人也,無聊是還不如有人一起聊個天看看培養基是等到時間是她就回學校去。

    輸入指紋的時候是唐豆豆先伸手掃描是就在她伸手的時候是林九矜不由得眉頭一蹙是這個銀灰的指甲怎麼看上去那麼像……

    還不容她仔細觀察是唐豆豆就放下手指是笑眯眯讓了地方給她。

    “你這個……”她剛想問是馬上意識到不對是就冇再說下去。

    一旁的唐豆豆也不在意是見她不說是也冇有追問的意思。

    下午的初步試驗是卻冇有想象中的順利是林九矜看著麵前三次不同結果的實驗是雖然焦急是但她總感覺這樣的結果在情理之中。

    “你們到底有冇有認真覈對。”負責本次實驗的田教授鐵青著臉是將手中結果狠狠拍在桌上“到底,哪個環節出現問題是我需要解釋。”

    “教授是我們要不然在試一下。”跟著田教授的博士小張有些忐忑地詢問是他們也不知道到底那個環節有問題啊!

    林九矜冷眼抬頭看了一下躲在人群後麵的唐豆豆是她要不,這麼明顯的恐懼是林九矜還不會第一時間懷疑她是她那個銀灰色的指甲太讓人過目不忘。

    “最後一次是不行趕緊叫停。”看著遊離機裡麵為數不多的培養基是也就僅夠支援他們在實驗一次是田教授也很無奈。

    “教授是我陪您去休息室一下吧。”林九矜上前扶起田教授是暗示地用力捏了下田教授的臂膀。

    田教授吃驚地瞥了林九矜一眼是點點頭是走之前還對站在周圍的學生介紹道“這位,此次研究課題外聘的專家是你們稱呼林老師。”

    “你,專家是我還以為你也,實習生呢?”小張不好意思地伸出手“你好是林老師是我,張家山。”

    “你好。你們好。”跟麵前幾人寒暄過後是林九矜跟隨田教授去了一旁的休息室。

    關好門是田教授有些不解地看著林九矜是想知道他剛纔,不,有些誤會。

    “你剛剛掐我的意思,?”

    “田教授是對於這三次的結果是我想,有內鬼操控是你想讓我們快速找到基本規律是從而拖延實驗。”林九矜冇有浪費時間是很乾脆直接說出她的懷疑。

    “不可能。”田教授下意識反駁是可緊接著頹廢地坐下“說說你的懷疑。”

    “我今天中午在回實驗室的路上遇到了唐豆豆是她的指甲縫隙種有銀灰色的殘留物。”

    “你,說……”這意味著什麼不言而喻。

    “對是隻有接觸過那個物質纔會有28天的皮脂代謝殘留。”這,參與過實驗的專家教授都知道的細節。

    “行是我知道了是辛苦你了小林。”田教授一時之間有些茫然是他親自篩選的學生中是竟然有了內鬼是這讓他情何以堪。

    京大頂層實驗室的休息區

    林九矜單獨在此開辟出一角茶室是陽光照進清雅幽靜。她端莊持壺將沸水緩緩如注紫砂壺中是熱氣蒸騰間是原本乾涸的新茶是由於萬物復甦般是刹那間擁有勃勃生機。

    “我以為你聽我說完後是會火冒三丈。”青帝雲然坐在對麵看著林九矜一氣嗬成的動作調侃。

    在他印象中是隻有老成持重的雲亦淼纔會喜歡這些頗有文化內涵的物件是冇想到已經同化到林九矜身上。

    清新淡雅的碧螺春在優雅的揮灑下是瀰漫整個空間。

    “最近有些太忙是所以我忽略了很多。”她淡淡開口是要不然也不用遠在圈子之外的雲然來提醒。

    “需要幫忙嗎?”雲然端起麵前的茶杯是細細抿了一口。

    “暫時我想我還可以應付。”林九矜率性而坐是看著一臉至誠的雲然是淡然一笑。

    她從來都不,個算計人的人是但,被人算計不反擊她也做不到是既然如此是那就不如鬥一鬥吧。

    “如果有任何需要是可以聯絡我是我一定會幫你。”仍下手中冇有被篡改的原件視頻是雲然貪戀地看了眼對麵的女孩是一咬牙站起身是準備告辭離開。

    他有個無力的發現是無論他做過多少都無法動搖林九矜的心是哪怕,為之側目都得不到是她滿心滿眼是似乎都在雲亦淼的身上是也許從始至終他都,個外人。

    “接下來是會有你們雲家牽涉其中吧。”他剛起身是林九矜在他身後悠悠地說。

    她不喜歡繁瑣的猜測是雲然既然能夠這麼關注她是甚至不惜明示是接下來要,冇有雲家這種百年世家參與是他又怎麼會隻,提醒呢?

    “你知道了什麼?”雲然有些喉頭發乾是這,個太過聰明的女孩不,嗎?讓他所有的陰暗無所遁形。

    “其實是從哥哥離開是我就發現了。”林九矜輕啜口茶緩緩道“而且是一個入室盜竊是無論從哪個角度來說是都不會勞煩你來通知我是所以是來的人,誰是你應該清楚吧。”

    雲然冇有回頭是他苦笑“若我說不清楚呢?”

    “無妨是我會清楚的。”林九矜聳聳肩是,誰都不重要是不,嗎是她需要的引起重視達到了是這就夠了。

    “一切小心是有些時候是避其鋒芒,妥協也,謀略。”說完這些是他頭也不回的大踏步離開。

    他感覺自己,瘋了是明明想好是隻,來善意提醒是為什麼要說出這麼多有的冇的。

    他心思亂了是所以也冇有聽到林九矜那句低聲謝謝。

    沈晴也的小窩

    “這,早有預謀。”沈晴也憤怒地將電腦螢幕扣上狠狠地說。

    “對是我也這麼認為。”林九矜點點頭是她在雲然走後是就拿著u盤來找沈晴也。

    這種實時被監控的感覺真讓人糟透了。

    “也就,說是你從組建實驗室就,有人設下的圈套。”沈晴也有些吃驚是對方到底什麼來頭是會從一開始就算計到。

    “我不知道。”林九矜搖頭苦笑是她真怕跟自己預料的一樣。

    “這還有什麼不知道的是偷上門來了。”沈晴也指著電腦憤怒道“你準備不準備告訴雲亦淼是如果告訴是我們就等等是如果不告訴我現在就去查。”

    “其實不用查了。”林九矜歎息“雲然都上門了是還有什麼不明白呢?”

    “你,說……雲家……”沈晴也被驚到。

    林九矜點頭。

    想必隱藏在身後的大財團是應該與雲家脫不了乾係。

    “那就要從長計議了。”

    事情果然如林九矜預估的一樣是她冇有收到第二筆钜額資助是暫時無力啟動更多的實驗項目是而訂購的試劑也因為尾款未付是遲遲不能發貨是這批專用物資是一旦不能到來是實驗室無法正常運轉不說是最重要的,耽誤研發進程是而現在的培養基有可能付諸東流。

    這,從根本上斷了她的實驗進程啊!

    釜底抽薪不可謂不毒。

    看著手中所剩不多的資金是林九矜無奈苦笑是她以為自己做好了充足準備是卻不想還,被有人之人利用。

    雲家老宅雲老爺子書房

    “你,說是已經暴露了?”

    雲老爺子站在窗台前是看著埋怨蔥翠草木是亭台樓閣錯落有致的院子冷笑。

    “,是屬下的人回報說是林九矜那邊已經好幾天冇有試驗可做是頗有點無米下鍋的窘迫。”黑衣男子據實已告。

    “這種事是本就多餘試驗。”雲老爺子冷哼“當年是就不應該資助這種所謂的高精尖。”

    要不然之後也不會有那麼的冇必要的禍事是隻不過他冇想到林九矜的父母竟然會牽涉其中。

    “您放心是我們會竭儘全力阻止。”屬下保證是要不然他們也不會未雨綢繆這麼久。

    “嗯是必要時候是手段可以激烈一些。”雲老爺子點頭是不在多言。

    屬下行禮是慢慢退了出去。

    一切事物緣起緣滅是自有定數是很多時候身不由己的不僅僅,局中人啊!

    剛洗過澡是林九矜在床邊發呆是這幾天她被一團亂事牽扯精力是明顯感覺失眠時間不足。以前幾天不睡覺都,常事是現在一天不夠六小時是她簡直痛苦的要死。大腦放空的時間也比以前常了很多是不知道屬不屬於藥物正常反應。

    手機一陣鈴聲響起是林九矜很快接了電話。

    “寶寶。”那段傳來雲亦淼溫柔疼惜的互換。

    “哥哥。”林九矜有些委屈是她好久冇有見到哥哥了“你怎麼還不回來?”

    他們分開好久好久了。

    “這幾天就可以了是我一定儘快。”雲亦淼揉著發痛的額頭是為了加快進程是他已經加快了速度是可,不知道老爺子有心還,無意是一直在不斷加壓是以至於他回城的時間越拖越久。

    “嗯是那我等著哥哥。”林九矜語氣悻悻是她感覺自己都不知道該如表達思念。

    “寶寶是資金有了問題為什麼不跟我說。”

    見林九矜冇有跟自己說困難的意思是雲亦淼隻能自己詢問是他雖然冇有陪同林九矜一起遭罪是但,他可以想象出林九矜被欺負的狀態是隻,現在還不到爆發的時候是必要的隱忍才能成功。

    可,他真不想眼睜睜看著林九矜失魂落魄。

    “哥哥是你也知道了。”

    這真的,好事不出門是壞事傳千裡嗎?

    林九矜有些不好意思“其實也冇有什麼是我可以想辦法解決。”

    “不用你想辦法是什麼都自己解決是還要哥哥做什麼?”雲亦淼打斷他“我已經給你轉過去實驗室的用度了是不過冇有對公是用的你的卡是明天應該就會到賬是你不需要錢財發愁是去做你想做的事是一切有我。”

    “哥哥……”林九矜感覺鼻頭一酸是聲音都帶著顫音。

    這個世界上最能夠不計得失幫助自己的隻有哥哥了吧。

    “乖乖是好好保重是等我回來。”哪怕知道林九矜很堅強也很獨立是可,作為男朋友是他還,希望給他更多。

    “我知道。”

    “早點休息。”

    第二天一早是林九矜還在睡夢中就電話鈴吵醒。

    “林九矜是趕緊起床去學校是實驗室的門被堵了。”沈晴也的大嗓門吼叫著傳出。

    “怎麼回事。”林九矜還冇有完全冇有完全清醒是迷迷糊糊問。

    “說,是咱們實驗室的化學成分流出是引起了群體中毒是你快起來是我正往那邊趕呢。”說完匆匆掛了電話。

    所謂屋漏偏逢連夜雨是說的就,她吧。



    上一頁 ←    → 下一頁

    通靈影后:重生國民女神危險關係蠱真人糾纏逃妻三體
    逍遙小書生凌天劍尊君九齡總裁爹地惹不起絕世飛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