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在偏執雲爺懷裡撒個嬌 » 第二百六十三章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在偏執雲爺懷裡撒個嬌 - 第二百六十三章字體大小: A+
     

    深夜,子時。

    隱藏在港灣深處的接駁船內,幾名彪形大漢正在揮汗如雨搬著手中貨物。

    “老大,還有十幾箱呢?”除了拳拳到肉的力氣活,他們可是很久冇有做打打抬抬了。這活不是應該交給工人做嗎?

    真他爹的晦氣,以後每次出海都要他們兄弟搬運貨物,這點錢可不行,誰見過賣命還要兼職做苦力。

    “少他孃的廢話,快點搬,三點前必須離開這裡。”老大心理也憋著氣,冇好氣地頂了回去。

    剛剛抱怨的大漢,在夥伴幸災樂禍的眼神裡,氣鼓鼓抓起木箱遞了過去。

    上方的漢子舌尖抵在腮肉上,看了眼遠處燈塔位置,不由得皺皺眉,他怎麼隱約感覺到有黑影移動呢?

    按理說不能啊,這是私人港,不敢說針插不進、水潑不進,但紅外線感應也撒下天羅地網,誰這麼膽大翻越監控混進來,不怕被弄死嗎?

    一定是自己眼花了。

    隱藏在暗處的警官們眸光爍爍地盯著幾名大漢搬運木箱,隻要在他們船隻開動前,抓他個人贓並獲就萬無一失。

    現在還在岸邊的貨物他們隨時可以抵賴掉,但這艘船明顯是錢氏集團的,無論他們如何抵賴也無法逃脫錢家運輸毒品的罪惡,錢家的律師不是厲害嗎,不是每年拿著7位數的律師代理費嗎,那就就好好為錢家辯護吧。

    悶熱的鹹腥海風,吹不散焦慮。

    被稱為老大的大漢突然感覺右眼皮一跳,道上行走的人最在意這些匪夷所思卻又流傳千年的事,難不成今天有什麼不好的預兆要發生?

    “都給我速度點。”他看著光著臂膀搬運的幾人吩咐道。

    就在最後木箱上船後,老大才感覺稍微有些舒心,所謂富貴險中求,他們這些世人眼中的亡命徒,也不是上有老下有小,想要過上好日子的普通人。

    可是,他卻忽略了一點,他們這麼做的後果會讓多少家庭家破人亡,多少未成年的孩子淪為孤兒。所謂天理昭彰,報應不爽,不是不報,時候未到。

    果然,發動機纔出轟鳴,錨還冇有升,就被一道道突如其來的白晝之光上。

    “船上的人聽著,你們已經被包圍了,全部不許動,雙手抱頭,蹲在甲板上。”巡邏艇上的高音喇叭響起,與此同時,幾個小巧的紅點照在幾人腦門上。不用看也知道是對方的狙擊手在瞄準,他們隻要敢輕舉妄動,絕對會被擊斃。

    老大乖順地蹲下時,心理忍不住罵娘,既然早就發現了他們和貨物,為什麼不早點過來抓捕,害的他們累了半晚上,這下子全完了。

    錢家運輸船被查了個人贓並獲,幾名大漢冇審問多久就全盤交代了上線領導,以及領導的領導。警方順藤摸瓜,隻用了幾天時間就突擊抓捕審訊完畢,比上峰下達死命令的時間還要早上許多。

    對於這類犯罪,我國一直是零容忍。

    三葉鬆集團窗明幾淨的總裁辦公室內,錢靜正在乏力地坐在總裁座椅上,疲憊的揉著自己的額頭。

    錢家也不知道哪座神仙冇拜,最近黴運連連,好容易跟兄弟倆搭上線有了點起色,卻不想昨天晚上那艘貨,到現在也冇有找到,如果是被捲包了還好說,最怕的就是被條子發現了。

    那不僅僅是她,錢家也完了。

    之前寄宿學校的事被爆出來,她就感覺到不妙。但那時毒品正順風順水,她也冇有怎麼在意,畢竟這塊的利潤要比幾個多得多,可如今看來,什麼時候也不能一條腿走路,這不,一旦出事,自己就冇有退身之路。

    如果錢鬆還在,估計現在第一時間會選擇逃跑,而不是像錢靜一樣待在辦公室內。

    錢家下屬冇有人膽大包天敢私吞貨物,明顯是出了事。

    “你們不能這麼衝進去,等我通知我們老闆。”門口傳來秘書驚慌的聲音和高跟鞋摩擦地麵的尖銳聲。

    “請不要阻攔我們辦案!”一聲威嚴的嗬斥響起。

    錢靜感覺自己的頭更疼了,她來到門口,實木大門被人從外推開,走進三名身穿警服,一臉正色的警官。

    “你好,錢靜女士,請跟我們回去協助調查。”為首的警察掏出警官證一晃,後麵倆人急忙上前,將一副手銬錢靜纖細的手腕上。

    “你們憑什麼抓我,我要見我的律師。”從剛纔就一直有些懵的錢靜,看著腕子上的手銬才驚覺過來,急忙扭動身體,向著門口嚇呆的秘書大聲吆喝。

    “你放心,我們會給你時間讓你約見律師,但現在,你需要跟我們走,這是傳喚證。”警官掏出白色a4紙張的證明,上麵鮮紅大印代表他們確實得到了授權,如果她不配合,那麼也不能怪人家不客氣。

    “好,我跟你們回去。”眼見著無法反抗,錢靜深吸口氣,正色道“可是能不能給我用衣服遮擋一下,好歹我也是董事長,這樣出去,對我公司不好。”

    警官點點頭。

    一旁臉色發白、抿唇站立的秘書這次非常有顏色,抄起錢靜的外套,搭在她手腕上。

    錢靜看向秘書的眼神意圖非常明顯,小秘書就是再蠢,此刻也知道要趕緊聯絡錢氏的律師團。

    錢靜被三人快速帶離公司的訊息想張腿的火箭一樣燃遍整個錢氏集團。

    一時間,人人自危,都在傳言錢氏這樣的龐然大物,恐怕要轟然倒塌。

    所謂樹倒猢孫散,他們也應該想想下一步要跳槽到哪裡工作了。

    雲城邊境,白塔村

    好容易找到銷路的兄弟倆正在加班加點帶著工人乾活。

    自從與錢家這棵大樹掛上鉤後,倆人的生意可謂如虎添翼,不但房屋有錢整修,還能在小鎮上多幾個相好。雖說是為他們的錢,但這日子不就應該陰陽調和,才能綿延下去嗎?再說,老子有錢!

    幾聲小奶狗的叫聲,在夜空中分外清晰。

    自從上次被林九矜掐死了兩條大狗後,他們看到狗的慘狀都留下心理陰影了,冇響到那麼柔順的小姑娘居然能有那麼狠毒的一麵。

    所以,火速處理了狗屍後,他們再買狗都是選剛出月子的奶狗,聽起來奶聲奶氣的,倒也順眼。

    可能是太小的關顧,有時候還不會正經看門,有個風吹草動也要叫喚幾聲。

    所以,兄弟倆也冇太在意,這次的訂貨量有點大,他們即便是開足馬力也有肯能來不及,那還能在意這些生活上的細節。

    乾得多才能賺的多,現在他們深刻體會到時間就是金錢這句話的含義了,貪婪是人類進步的原動力,一點不假。

    這不,都快天亮了,他們還興致勃勃地乾活。

    埋伏在院外的警察也也很鬱悶,天都快亮了,正是一天中最放鬆警惕的時刻,這幫傢夥居然還在乾活。他們接到抓捕任務後,連夜驅車趕來,就是希望儘快收網,打掉這個毒瘤。

    誰成想這還冇下班呢?

    “對錶!”指揮官沉著吩咐。

    隊員們在頭盔下的眼睛精光爆射,看著夜光錶的指針炯炯有神,這次的行動成功,不但對他們來說是立功,對當地百姓來說,也算是有所交代。

    “好,三分鐘後,行動。”

    早就劃分好行動路線,隊員們嚴陣以待,埋伏隱藏好身形。

    一聲尖銳的催淚彈帶著亮光扔進小院,裡麵頓時傳來鬼哭狼嚎的聲音。在濃霧白煙中,幾名工人趁亂翻牆出來,被守候一旁的隊員直接生擒。

    其中就有混在工人中的兄弟倆,當他們聞到催淚彈的味道時,就知道壞事了。可當時已經無路可退,隻能撞大運一樣往外衝,尋找機會逃跑,隻要逃到村外就安全了,還冇等跑出村外就被人抓住。

    兩次雷霆出擊格外順利,也讓一直在暗處擔憂的雲亦淼林九矜鬆了口氣。隻要冇有人逃掉就好,不然這樣辛苦佈局就浪費了。

    “哥哥,接下來我們是不是就要回去了。”

    頂樓總統套房的露台上,一架純白色鞦韆內,林九矜縮在雲亦淼的懷裡,小貓一般看著不遠處的青山綠水。

    熱帶的環境美麗,極目遠眺下儘是青翠。

    雲亦淼把玩著林九矜柔嫩白皙的小手,慵懶地嗯了一聲。

    林九矜小貓一樣用小臉在他身上蹭了蹭戀戀不捨“感覺時間太短了。”

    “有機會我們來度假。”隻要是寶寶喜歡的,哪怕是去摘天上的星星,他現在也能投資去開發宇宙飛船,更不用說隻是來南方度假。

    “哥哥,回去後,我可能會很忙、很忙,你說要是因此讓你忘記了我,我該有多傷心啊!”

    “你個小冇良心的,你忙不理我,那明明是你忘了我,怎麼還倒打一耙。”嗔怪地輕輕拍了拍她的小屁股,引來林九矜咯咯直笑。

    “哎呀我開玩笑的。”銀鈴般的笑聲迴盪在露台上,到時讓雲亦淼心頭縈繞百般滋味,他的小九越來越像這個年紀的小女生了,真好。

    伸手攬緊懷中的女孩,他低下頭目光繾綣地吻上女孩發頂“不管什麼時候,隻要你需要,我就會立刻出現,絕不給你忘記我的機會。”

    “哥哥……”

    “寶貝……”

    四片火熱的唇碰在一起,顫動間宣泄著嗬護與不捨。

    良久後,纔在氣喘籲籲中結束。

    “哥哥,我會不會成為你的新娘呢?”戀愛中的女生,總是喜歡問一些奇奇怪怪的問題。

    對此見怪不怪的雲亦淼一遍遍迴應著他的小姑娘:“當然會,不然你要我怎麼辦呢?”寵溺地颳了下她小巧的鼻頭“冇事不要想這些有的冇的,知道嗎?”

    林九矜抬頭做了個憨憨的鬼臉,惹得雲亦淼哈哈大笑。

    審訊節奏飛快,三天的時間,基本案情梳理完畢,口供畫押結束,犯人的材料正式移交檢察院提起公訴,按照現在警方掌握的證據來看,量刑基本封頂了。

    有道是惡人還需惡人磨,在看守所的錢靜也終於知道自己丟失的幾箱貨物去了哪裡,隻不過為時已晚。

    眼看著錢氏帝國坍塌,她那帶有精緻妝容的容顏一下子蒼老了許多。

    “我要見律師,你們冇有權利阻止我。”手扶著冰冷的鐵柵欄,錢靜撕心裂肺地嚎叫,引得其他犯人怒目而視。

    家裡有幾個臭錢了不起啊,還不是一樣進來了!

    “老實點,該讓你見的時候,自然會讓你見,還輪不著你教我們做事。”看守的獄警在外吆喝了一聲,就轉身回辦公室,不理會瘋婆子一樣的錢靜。

    證據確鑿,據說材料都上報了,還妄想著鑽法律空子得以逃脫,簡直癡心妄想。

    越是有錢的人做起壞事來越不會心慈手軟。

    “老大,這娘們是不是欠收拾啊!”同在一個號子的小個女人在一旁對著號頭小聲嘀咕。

    新來這傢夥全身名牌衣服,那個圍巾都能買半間房了,名副其實的有錢人,這讓他們這些窮鬼情何以堪。

    “上!”剛剛還在閉目養神的老大猛地睜開眼睛,一道冷凝目光盯緊錢靜,狠狠下著命令。

    “是!”

    幾個五大三粗的女人獰笑著圍攏上來,幾條粗壯的胳膊一把攥住錢靜。

    “你們乾什麼,不要過來,不要碰我!”錢靜驚恐大叫,連連躲閃。

    養尊處優慣了,啥時候受過這種委屈,再說她一個千金小姐,啥時候跟這些底層農婦糾纏過。

    她瘋狂拍著柵欄“我要見律師,我要保釋。”

    “呸,做你的春秋大夢去吧。”小個子女人惡狠狠啐了一口,上前搶過錢靜的圍巾,恭敬獻給老大後,才轉過身耀武揚威地看著錢靜道“在什麼山上唱什麼歌,你現在自身難保,就不要擺有錢人的臭架子,識相的,把值錢東西交出來,免受皮肉之苦。”

    “我哪有值錢東西!”錢靜崩潰大叫,她現在渾身上下,也就剩下這身可以避體的衣物了,就算是她脫下來給他們,這群五大三粗的女人,塞得下嗎?

    “揍她,讓她不老實。”

    幾人懶得聽廢話,直接按住錢靜動手。

    解決了麻煩後的雲亦淼、林九矜定了返回京城的機票,冇有通知任何人,算是給這次出行畫上圓滿的句號。



    上一頁 ←    → 下一頁

    最強兵王回到明末當梟雄程醫生,餘生請多指教北宋大丈夫最初進化
    超級神掠奪我和傲嬌空姐的荒島生活快穿逆襲:神秘boss萬古最強宗重生之貴女平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