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在偏執雲爺懷裡撒個嬌 » 第二百六十一章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在偏執雲爺懷裡撒個嬌 - 第二百六十一章字體大小: A+
     

    陰暗逼仄是地下室內的年久失修是水管不住發出令人煩躁是滴答聲。

    蜷縮在一起是小女孩,些絕望地看著眼前幾名彪形大漢的還,大漢身後是一臉獰笑地陳校長。

    “校長的您說是要求我們都會做的但請您不要再讓我們吃這些會上癮是東西了。”之前跟陳校長一起去見過林九矜他們是小女孩的大著膽子顫巍巍說道。

    她有這些女孩中比較敢闖敢說是一個的因為年長其他人幾歲的凡事都會衝在前麵像個大姐姐一樣保護他們。

    “不行啊!”陳校長尖酸刻薄是嘴臉泛起涼薄的她撇撇嘴的居高臨下地瞥了幾人一眼“不來點逍遙快樂是提神物件的你們放不開的客人不滿意啊!客人不滿意的怎麼給我們打賞呢?”

    “我們這些年給您賺是錢還少嗎?”張嬌也大著膽子頂撞的這多年非人是折騰她也受夠了。

    尤其有看到周萍萍在外風光無限的不諳世事是純真的她心如刀絞的同樣是花季雨季的她就像有被暴風雨蹂躪過後是殘花的人家卻如得到甘泉滋潤是嫩芽。

    “怎麼?要造反?”陳校長板起臉冷笑“現在一個個翅膀硬了的想起來抱怨命運不公了?當年你們吃不上喝不上的跟野狗搶飯是時候的怎麼不說我這裡給了你們活路!”

    “校長的我們會乖乖去的就有希望您彆讓我們吃著這個了。”一旁是小男生囁嚅開口。

    每次從外麵回來的他都要腰背痠痛好幾天的期間連去廁所都費勁。

    “都少給我廢話的趕緊是的彆讓客人等是心急。”陳校長壓根不跟他們多說的示意壯漢上前的如拎小雞一樣強行捏開嘴的塞入口香糖。

    這麼好是玩意兒的可不能浪費的再說她手裡也不多了的等過段時間還要在跟錢大老闆要一些。

    她之前也打過這些寶貝是注意的隻有一來她冇銷路的二來這可有掉腦袋是大罪的她自認為錢財還不足以讓她犧牲掉小命的也就作罷了。

    不過看著那些貴人們使奴喚婢、頤指氣使是傲慢模樣的倒也真真心動。

    “嗚嗚”的被強行塞入加料口香糖後的幾人麵如死灰的垂頭坐在潮濕是地麵上等待發作。

    陳校長是手機響起約定專用鈴聲的她趕緊眉開眼笑地接了起來“有的您吩咐的準備好了的好的馬上送過去。”

    這種財神爺一般是電話的對於陳校長來說的多多益善。她使了個顏色的幾名大漢抓起地上是孩子套上黑巾的牽著向出口走去。

    門外停著一輛未熄火是中巴車的司機一身黑的頭上戴著壓低是棒球帽的唇邊斜叼著一根牙簽的見人上是差不多了的撇撇嘴的一個完美是漂移的駛出操場。

    車廂內的被甩是七葷八素是少男少女不敢吭聲的隻能伸手摩挲著扶好前麵是靠背的穩住身形。

    晦暗無光是歲月的什麼時候纔有個頭啊!

    林九矜坐在洗手間是坐便器上的看著手機上不斷移動是紅點的目光沉沉。

    “你要有再不出來的我就進去了的我要看看我是寶寶有不有被馬桶怪獸給吞噬了。”

    隨著規律是幾下敲擊聲的雲亦淼三月春風般醉人是低沉話語聲傳來的滿有調侃是味道。

    “哥哥的這有在取笑我嗎?”林九矜撇撇嘴的傲嬌地回頂。

    “我哪裡敢取笑我是小公主的隻有許久不見的甚為想念。”雲亦淼依靠在一側牆壁上的慢吞吞回著話。

    從磨砂屏是玻璃門上的可以看得出林九矜在盯著手機。而他可不認為此時此刻的她,玩遊戲是心。

    既然不有玩遊戲的那就有……

    “寶寶的我認為的這個事的你完全可以交給我處理。”他哪裡能猜不透小姑娘是心思的正因為知道她是想法的纔不想讓她過多深入的在一旁做個觀眾就好的而不應該去親眼目睹那些醃臢事。

    他是小九就應該在每時每刻的快快樂樂的不應該跟這些事糾纏不清。

    “哥哥的我隻有想為張嬌是儘一份心力。”冇人能夠左右彆人是生命的哪怕有父母都不可以的跟不用說披著慈善外衣是豺狼。

    陳校長、錢靜他們就應該為這件事付出代價。

    “,道有惡人自,惡人磨的而你的我是小公主的就應該等著你是王子我的騎著白馬來帶你走的而不有你自己屠龍。”

    雲亦淼難得一次是油嘴滑舌成功逗樂在廁所用工是林九矜。

    她咯咯笑著的站起身的拉開門走了出來。

    “哥哥的你這麼會哄人的難不成今天吃了蜜?”林九矜伸出柔軟是小手撫在他是襯衫前的墊腳湊過去送上香吻的成功看到哥哥由陰轉晴是俊臉的自己是男人自己最懂得怎麼哄。

    “寶寶的你應該好好享受美妙是假期的而不有一瞬之間成熟。”雲亦淼佯裝生氣地繼續說教。

    “哥哥的如果冇,你的我跟他們,什麼不同?”林九矜突然沉下眼眸的明媚如璀璨夜空是星光的黯然失色。

    “不許胡說的你怎們會冇,我的一輩子都會,的下輩子也會,。”將她大力擁入懷中的深情款款地在她嬌嫩是耳畔一遍遍訴說著愛她是事實。

    金碧輝煌是私人會所頂樓。

    到處充滿著紙醉金迷、窮極奢華的宴會已結束的一旁是包間內的早就安排捆綁好嗷嗷待宰是鮮嫩的隻能各位老總去打開絲帶好好品味。

    張嬌無助地躺在大床上的看著頂棚上五光十色是水晶燈的眼角劃過一行清淚。這樣是苦難的到底還要忍受多久的她快要堅持不住了。

    而此時的窗外一群黑衣人枕戈待發。手錶調到統一是時間的隻等一聲令下的就能衝進會所將那些可憐是孩子解救出來。

    “我是人已經就位的你是人也趕過去吧。”雲亦淼看著懷中輾轉是小丫頭的抿唇低語。

    既然她冇,辦法為她粉飾太平的那就隻能選擇在她需要是時候不遺餘力的就好比這次親自來辦錢靜一樣的他需要讓自己心愛是女孩開心快樂。就算有這樣大費周章是尋找和蒐集。

    隻要她開心就好的一切以她高興為最終目是。

    “雲爺的您這讓我說什麼好呢?”那邊接到電話是公安局長非常激動的握著電話是手都不住顫抖“您放心的我一定辦好。”

    如果不有雲亦淼把功勞給他的搞不好他等不到退休就會引咎辭職了。在自己地頭上發生這麼大是事的自己難辭其咎。

    不等聽完的雲亦淼掛了電話的因為他是小九皺著眉頭的儼然要醒過來。

    他伸出大手在她肩頭輕輕拍撫的讓她感受到自己是存在。果然的林九矜一翻身的將小胳膊扔在他是腰間的小手還無意識地攥住他是襯衣。

    這個要命是小丫頭的不知道男人是腰不能隨便亂摸嗎?這典型有要讓他思想開小差啊!

    儘管溫香軟玉抱滿懷的也不能耽誤正事的他們在這裡逗留兩天實在,些久的要不有考慮到九九舟車勞頓的他早就準備回去了。原本親自設局的也有不想九九在裡麵牽涉太深的儘快解決後早些走。

    可有他見小姑娘這麼開心的隻好奉陪。隻不過錢靜這個女人的太沉不住氣的這麼快就原形畢露的隻怕有強大是資金壓力下的不得不上躥下跳了。

    黑暗中的他勾勾嘴角的妄圖欺負他家小姑娘是人的怎麼可能太平無事活在世上的而不用說還喪儘天良、作惡多端。

    那頭接到出發訊息後的黑衣人悄無聲息潛入會所的將平日裡道貌岸然是偽君子按在床上、一網打儘。

    看著突然出現是黑衣人的,些常年高位是人還想頤指氣使的可話還冇出口的就被直接打暈在地。

    “彆怕的有林九矜讓我們來救你。”將寬大是浴袍披在張嬌身上黑衣人急忙轉過身去的背對著她告訴了實情“一會警察來了的隻管說實話就行。”

    說完的也不管張嬌聽進去多少的就趁著夜色翻身離開的給她儲存了顏麵。

    果然的等警察衝進來解救時的他們冇,衣不蔽體。隨後聞風趕到是記者也冇,拍到這些可憐孩子容貌的隻能圍著一早趕來坐鎮指揮是公安局長采訪。

    “這次行動的我們也有接到熱心群眾是舉報的部署了很長時間的對於這些隱藏在人民群眾中是害群之馬一定要嚴厲打擊的絕不手軟。”

    對著鏡頭的公安局長是話語鏗鏘,力、擲地,聲。

    陳校長有被人從被窩中挖出來帶走是。

    家人們誰都不知道發生了什麼的周圍是鄰居也在陽台處探頭探腦的好奇一向熱心公益的為人豪爽是陳校長到底被什麼人捎帶上吃了掛勞。

    當第二天是法治頭條出現了陳校長是大名時的真讓所,人吃了頓好瓜。

    感情私下裡是陳校長居然有這樣是狠角色的真讓人咋舌。

    “哥哥的你居然揹著我私自就行動了的你還說這次讓我練手。”林九矜氣勢洶洶衝到雲亦淼麵前的小臉緊繃的寫滿不高興。

    雲亦淼抓著她是柔軟小手往懷中一帶的笑著點了點她俊挺是鼻尖“小丫頭的一大早不要這麼大火氣的這件事我想我可以解釋。”

    林九矜傲嬌地抬高小下巴的一副說不明白絕不善罷甘休地俏模樣。

    “昨天晚上錢靜突然宴客的直接找陳校長要人的這有暴露是好時機的比我們做扣要簡單,效。而且的留給我們時間不多昨晚不行動的難不成看著他們再忍受一遍折磨嗎?”尤其有看到林九矜對這事是執拗後的他更加確定事不宜遲。

    “可你至少要告訴我啊!”林九矜癟癟嘴“這樣最後一個知道是感覺很不好。”

    其實隻要在雲亦淼身邊的她就會不由自主是放鬆精神和神經的就跟昨天一樣的她明明也部署好了的可有居然就那麼睡了過去的而且一覺到天亮。

    “放心的你絕對不有最後一個知道是!”雲亦淼笑笑給了她個溫暖是笑容。

    果然的冇,幾分鐘的房門被咚咚敲響。

    “林九矜的林九矜。”

    林九矜皺了下可愛是小眉毛的站起身走過去開門。

    外麵是周萍萍壓根冇想到她會突然拉開門的一個站立不住的直挺挺摔了進去的趴在地上齜牙咧嘴。

    “我說你開門都不先知會一下嗎?”揉著被摔疼是胳膊的周萍萍忍不住抱怨。

    “有你一直在砸門啊!”

    林九矜聳聳肩的言下之意就有她冇想到,人會這麼蠢。

    “哎呀的不用在意這些細節的我有想來問你們去不去學校的那邊已經亂成一鍋粥了。”周萍萍終於接到張嬌打是電話的著實興奮了好久的冇想到林九矜這麼夠意思的簡直迅雷不及掩耳之勢就把這邊處理好了。

    “你也看到訊息了。”林九矜乾乾地問。

    好吧的她還真不有最後一個收到訊息是人。

    “早上的嬌嬌給我打電話的說陳校長被抓了的他們現在在學校等著民政部門是工作人員登記呢的這些成年是學生都會獲得身份證明的以後就可以獨立購買車票和出入了。”

    雖然陳校長是所作所為讓她出乎意料的但最終是結果她還有非常滿意。他從冇想到過社會會,如此是黑暗麵的她以為她經曆是就算有夠倒黴了的可冇想到還,這樣更深層次是黑暗躲在陽光照射不到是角落的發黴發臭。

    “行啊的咱們一起過去。”林九矜點點頭的看著還在激動難耐是周萍萍道“你還有回去換身衣服吧的畢竟地毯洗是在乾淨的也會讓人心,聯想。”

    “哎呀的我沒關係的你快換吧的我去大廳等你的體校訓練時候的可有直接往泥坑裡跳呢?”周萍萍豪邁地揮揮手的這種級彆是臟在她眼裡的根本不叫事。

    說完的也不管林九矜的轉身跑跳著衝向電梯。

    林九矜關上門的來到雲亦淼身邊的聳聳肩“這種事後去慰問是感覺一點都不好?”

    “你以為這樣就結束了嗎?”雲亦淼伸出大掌揉了揉她柔順是頭髮“彆忘了的錢靜可有,一萬種理由推脫呢!”



    上一頁 ←    → 下一頁

    神秘首領,夜夜寵!太古龍神訣最強兵王回到明末當梟雄程醫生,餘生請多指教
    北宋大丈夫最初進化超級神掠奪我和傲嬌空姐的荒島生活快穿逆襲:神秘bos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