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在偏執雲爺懷裡撒個嬌 » 第二百五十六章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在偏執雲爺懷裡撒個嬌 - 第二百五十六章字體大小: A+
     

    院子裡的兩個男人互相對視了一眼,臉上全是疑惑與不信任。

    憑空出現的兩個人開口就是要合作,讓人不得不防。

    可是看這兩人的樣子,又生怕錯過這次機會。

    他們確實有貨,有原料。

    兄弟二人合作搞了幾個月,已經生產了不少“口香糖”。

    就是因為上麵查的緊,一直以來冇有找到銷路,最多隻能小範圍小劑量的私下裡偷賣一些,到了現在連投資的本錢都還冇有賺回來。

    一盒盒偽裝成口香糖模樣的搖頭丸,在倉庫裡已經堆積的整整一屋子了。

    個子高的是哥哥,明顯比弟弟穩重一些。

    他試探道“請問兩位是怎麼知道我們兄弟的住處的?有介紹人嗎?”

    他這樣說著,院子裡的兩個黑狗還是對兩名陌生人狂吠不已。

    雲亦淼麵上露出不耐煩的樣子,他煩躁得轉過臉去看向那兩隻黑狗。

    “這兩隻畜生真吵!吵得老子心煩。”

    一旁的林九矜聽到這話,臉上立時露出甜美的笑容。

    她誇張地扭著腰肢,從雲亦淼的懷中鑽了出來。

    高開叉的長裙下麵,雪白的大腿若隱若現。

    她在三人無言的眼光中款款走向那兩隻凶惡無比的大黑狗。

    突然,兩手將長裙往上一拉,修長雪白的大腿連著又細又長的高跟鞋直接向其中一隻大黑狗踹去。

    大黑狗笨重龐大的身軀硬生被踹飛到了一邊,而另一隻狗還未反應過來,林九矜便伸出兩隻雪白纖細的小手,直接掐向大黑狗的脖子。

    林九矜眼中驟然凜出精光,牙關緊咬,雙手用力一擰,大黑狗的脖子便傳出哢嚓的聲音。

    龐大的身軀瞬間不自然得扭動起來,接著便是在地上恐怖得抽搐起來,不出幾秒,狗鼻孔和嘴巴裡都溢位鮮紅的熱血。

    而飛到牆角的那一隻,也因為脖子上被細細的高跟穿透,此時也鮮血流了一地。

    短短數秒間,兩隻凶狠龐大的巨型黑狗都躺在地上的血泊裡,越抽搐越安靜了。

    那院子裡的兩名男子被眼前的景象驚得張大了嘴巴。

    隻見林九矜搞定了兩隻黑狗之後,慵懶的拍了拍雪白的小手,又扭著款款腰肢走回來了。

    一邊走一邊掏出一方絲帕,仔細的擦著自己的手。

    臉上卻是一如既往的妖媚笑意。

    雲亦淼見狀露出滿意得笑容,一邊轉向院子裡的兩兄弟“啊呀,真是不好意思,我這小老婆啊,性子也太直了。對不住對不住。”

    一邊說,一邊掀開自己的衣服,從懷中掏出一塔粉紅色的人民幣,少說也有數萬。

    “小小意思,不成歉意,賠您們兩條狗命,夠嗎?”

    個子矮的弟弟草都被林九矜乾脆利落的殺人手法驚得無以複加,此時哪裡還敢說什麼二話。

    弓著腰雙手接過雲亦淼手裡的錢“夠了夠了,老闆您太客氣了。太客氣了……”

    旁邊的哥哥也立時躬下身子“老闆裡邊請,裡邊請,咱們進屋詳談……”

    ……

    從白塔村出來,林九矜和雲亦淼忍不住在車上仰麵大笑。

    雲亦淼一邊開車一邊道“他們問有冇有介紹人還真是把我給問到了。還好你機智。”

    林九矜“當時就覺得不狠一點鎮不住他們。”

    雲亦淼“不過他們還是有戒心,雖然看似和我們談了一場生意,可是口風還是一點都冇鬆。”

    林九矜擔心道“那怎麼辦呢,我們難道還要再花一段時間和他們慢慢周旋嗎?”

    雲亦淼“這個就不必了。我們要做的,就是在他們兩個陌生人之間拉上一根細細的線,至於這根線以後怎麼走成一條寬闊的馬路,就留給他們自己走就好了。”

    林九矜佩服得點了點頭“那我們接下來去哪裡?”

    雲亦淼“去找錢靜。”

    ……

    三葉鬆集團總裁辦公室,幾名經理灰頭土臉地從門內退了出來。

    錢靜乏力地坐在總裁座椅上,疲憊的揉著自己的額頭。

    草包!都是一群草包!

    同樣的工作已經做了十幾年,在這裡工作的人少說也已經乾滿三年以上。此時竟然個個像是冇頭的蒼蠅亂衝亂撞。

    難道冇有了總裁坐在這裡,他們便連基本的批檔案和發號施令都不會了嗎?這樣還算得上集團的高級管理人才?

    自從錢鬆去世,錢靜便繼承了弟弟所持有的份額。

    為了讓這一塊肥肉不因為弟弟的去世而從嘴裡飛走,她最近每天都按時過來上班,親力親為,發誓要讓原本的產業繼續走下去。

    可是她才掌管了一個多月,便發現集團裡麵個個都是草包,一個能用的可靠人都冇有。

    不知道弟弟生前是怎麼將這一群廢物集中到一起的。

    她坐在椅子上兀自頭疼,突然旁邊的總裁助理,一個胸大屁股大的年輕女孩兒囁嚅地向她報告“總裁,外麵有一位姓苗的先生說有一項合作要跟您談談。”

    錢靜正一肚子怒火冇處撒,此時終於找到藉口。

    “跟你說了多少次了,要想見我讓他們預約!預約!預約!你的腦子是被驢吃了嗎?”

    大屁股女助理以前頗受錢鬆的寵愛,工作起來順風順水,哪裡受過這樣的委屈?此時麵對暴躁的錢靜不得不打掉門牙往肚裡咽。

    她低著頭,可憐巴巴地小聲道“我本來也想趕他走的,但是那位苗先生說,薛少爺的貨就是從他那裡取得的……”

    聽了這句話,錢靜頓時恢複了一絲理智。

    薛少爺是薛功申嗎?小申從他們手裡拿過什麼?

    她冇好氣的抬起眼,對助理道“讓他們進來。”

    女助理如蒙大赦,急忙扭過身去向外麵匆匆跑出了。

    不多時,一個身穿絲織襯衫,戴著一副誇張墨鏡,頭髮被染成明黃色的男子摟著一個麵容妖嬈的女人從外麵走了進來。

    錢靜瞄了一眼來人,當即生出一股反感和嫌惡,臉上也露出不屑的神色。

    瞧這打扮,要多土有多土,要多俗有多俗。不是暴發戶就是拆遷戶,偏偏想把得到的錢都掛在身上。

    她開始後悔不應該讓助理請這二人進來了,估計又是一番廢話。

    進來的男子露出邪魅的笑容,他摘下遮了半個臉的巨大墨鏡,露出一雙漂亮的桃花眼。

    “錢總你好,我知道錢總是個大忙人,說話也就不拐彎抹角了,我這裡有一單大買賣。賺錢多來錢快,可是就需要一位像錢總這樣手眼通天的大富豪在麵前支援,不知錢總是否可以賞臉聽我介紹一下?”

    錢靜不耐煩的瞥了他一眼,看在那好看的麵孔的份上努力壓住了自己的厭惡。

    她翻了個白眼看向了桌子上的檔案,似乎對眼前的來人頗為不屑一顧。

    “什麼買賣?說來聽聽。”

    穿絲質外套的男子也不說話,隻是邪魅的笑著。他旁邊的女伴反轉著白皙柔軟的小手,打開了胳膊上的一隻手挎包。

    女伴也不多言,從小挎包裡掏出一樣東西,不由分說的往前一扔。

    錢靜下意識將那東西接在手裡,仔細一看頓時臉色大變。

    那是一罐口香糖。和兒子在h國牽涉到的毒品口香糖一模一樣。

    被稱作苗先生的男子邪魅地笑道“這個東西想必錢總也在新聞上看到了吧?實不相瞞,令郎就是從我們手裡搞到的。”

    錢靜也是久經商海的老手,此時心中雖然震驚,嘴上依然保持冷靜。

    “你在說什麼?我聽不懂,如果冇有彆的事,請快速離開三葉鬆集團。”

    姓苗的男子卻並不買賬。

    “錢總你就不用再裝了。實不相瞞,令公子從我手上拿走那一罐糖的時候,我們都已經是穿在一根線上的螞蚱了。”

    錢靜的雙眼眯了起來“你到底是來乾什麼的?”

    姓苗的男子輕笑著又將墨鏡帶回到臉上,此時便很難看出他的喜怒了。

    “錢總是生意人,自然應當具有生意人所具有的精明。令公子從我手上拿走了一罐糖,用在了不怎麼理智的地方。說實話他現在很危險。”

    錢靜早都為這件事發火過好幾次了。

    她在國內聽到h國的那則新聞之後,當即憤怒的將手中的水晶餐具全部砸了個粉碎。

    她知道兒子是為自己的舅舅的死憤憤不平,可是這小子太沖動了,用的把戲也幼稚至極。不但難以起作用,甚至還會將自己置於危險的境地。

    所以薛功申剛從h國被押解回國之後,她便狠狠的將兒子教訓了一頓。之後便是動用自己的一切關係為兒子找最好的律師。

    就目前的情況來看,兒子這邊應該冇有什麼大問題了。可是眼前的這位姓苗的出現又是什麼意思?

    錢靜眯著眼睛低聲問道“你這是在威脅我?”

    苗先生露出爽朗的大笑“不敢不敢。我們小門小戶的,哪敢在錢總您麵前班門弄斧。在下隻是看到了一個商機,想和錢總您好好聊一下。”

    錢靜的心終於緩和下來,她撥通了桌麵上的電話,對門外的助理喊道“接下來謝絕一切會麵,泡兩杯茶進來。”

    不一會兒,大屁股的女助理便戰戰兢兢的用托盤端進來兩杯泡好的香茶。放到苗先生麵前一杯,放到老闆錢總監麵前一杯,很明顯無論是錢靜還是大屁股助理,都把隨行的林九矜當成了可有可無的角色,壓根冇有放在眼裡。

    出門的時候錢靜又厲聲喊道“把門關好。”

    二悠悠的品了品杯子裡的茶水便步入了正題。

    錢靜的聲音已然恢複平靜“苗先生您有什麼想法不妨直說。”

    “剛纔給錢總看到的貨,我們還有很多。可是小門小戶就算搞得到原料也難以打通銷路。所以在這方麵想請錢總和我們合作一下。”

    錢靜陰暗的笑了“我們三葉鬆雖然有不少明的暗的關係,但是走的都是正經生意。經得起上麵盤查的。您這貨物的生意怕是有點棘手啊……”

    “冇錯,確實棘手。但是……”苗先生的眼神深邃而陰狠。

    “英雄亂世出,富貴險中求。自古以來世界三大賺錢的買賣——雖然凶險,還是會引無數人前仆後繼——軍火,毒品,人口買賣。所謂人為財死,鳥為食亡。錢總您就不好好考慮考慮嗎?”

    “利潤率多少?”錢靜往椅背上仰了仰。

    苗先生無聲得伸出無根手指。

    錢靜疑惑“五倍?”

    “五百倍!”

    錢靜的心瞬間被衝擊得七葷八素。

    她之前也冇接觸過毒品這一塊的生意,隻是聽說乾這個十分暴利,冇想到竟然這麼多!

    苗先生將上半身往錢靜的方向傾了傾“而且,用戶量隻會上升,極難下降……錢老闆,您投了嗎?”

    錢靜覺得自己的心臟跳動得極其劇烈,很明顯,這是一個巨大的誘惑。

    但是也極其危險。

    苗先生似乎看到了她的動搖,他壓下了聲音,麵容上也露出了前所未有的嚴肅“其實我這裡已經有一個可行的方案了,就缺一個環節需要打通。我們需要一個正規的公司來做賬出貨,這個公司有真實的產出,遮人耳目。”

    錢靜悠悠道“我們三葉鬆集團旗下具備這樣的公司。”

    苗先生恢複了邪魅的笑容“那就夠了。你們隻要再原有的基礎上減少一點點產量,我們的貨,就能光明正大的走出去了。”

    錢靜陷入了深深的沉思……

    ……

    從三葉鬆集團出來之後,林九矜憤憤道“真是過分,給你上水杯都不給我。”

    雲亦淼捏了捏林九矜委屈的小臉“這種人很目中無人的,不懂得尊重彆人,把你當成了我的附屬品。”

    林九矜有些沉默,不再說話。

    雲亦淼看了看眼前的可人兒,輕聲道“是不是覺得我使用的這種手法過於陰險?”

    林九矜回答的聲音有些遲疑“我們……好像確實在教唆犯罪……”

    雲亦淼“你的座椅後麵,有一份材料,你拿出來看看。”

    林九矜依言伸手往後摸了摸,掏出一疊厚厚的a4紙,坐在副駕上看起紙上的內容。

    三分鐘後,露出憤恨的表情“簡直……喪儘天良!”



    上一頁 ←    → 下一頁

    極道天魔媽咪寶貝:總裁爹地超給女子監獄風雲嬌女毒妃女帝直播攻略
    神秘首領,夜夜寵!太古龍神訣最強兵王回到明末當梟雄程醫生,餘生請多指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