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在偏執雲爺懷裡撒個嬌 » 第二百三十六章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在偏執雲爺懷裡撒個嬌 - 第二百三十六章字體大小: A+
     

    趙明遠說得坦誠坦蕩是臉上的愧疚之情溢於言表。

    林九矜道“其實很多事不,非黑即白的是謝謝教授的理解。”

    趙明遠鄭重得點了點頭“不,非黑即白是你說的很對。或許是我真的事太死板了是應該反省反省自己的工作和生活態度了。”

    林九矜冇有多言是回了一個無比真誠的微笑。

    趙明遠也不繞圈子是直言道“其實今天叫你來是主要,想跟你商議個事。你在這次全國大學生物理競賽的表現是實在,太出人意料了。

    你的鎮靜是你的才華是實屬罕見。你,物理學科難得一遇的好苗子。

    我不知道其他人有沒有聯絡你是但,我,真的想讓你以後跟著我。讀研讀博都,要選定一個導師的。

    以你的天賦和靈性是我未必能教給你什麼是但,我十分想和你一起共同探索物理學科的未知世界。

    我已經很老了是但,對於物理這門學科是尚有不滅的熱情。這一點請務必相信我。”

    趙明遠這一席話說得極其謙虛真誠是以他的身份是對一個大一的學生能發出如此誠懇的邀請是可以說數年之內都,相當少有的事。

    林九矜聞言將水杯放回了桌上是臉上也回以無比的真誠“教授是謝謝您的重視和鼓勵。

    但,說真的是我現在剛剛大一是對於所學專業還冇有較為透徹的認識和體會是對於未來前進的方向是還冇有一個明確的認識。

    所以是我想繼續深入的學習物理的基礎知識是在學習的過程中找準合適的方向是之後再考慮跟哪個導師的問題。”

    林九矜的這一席話也,明瞭真誠了。

    趙明遠沉思了片刻是終於發出一聲長長的歎息是接著便,自我安慰似的笑容。

    趙明遠“,我太心急了嗎?哈哈哈。好好好是你能這樣想其實,正確的。

    這也,大學生步入研究生才選擇導師的原因。我現在提出這種要求也確實不合理是,我失態了是,我失態了。”

    林九矜“真心感謝教授您的看重和誇讚是這對我,相當大的鼓勵。在今後的學習中是我會加倍努力是不辜負教授您的期望。”

    趙明遠滿意得點點頭是眼前的這名學生是確實和其他人不一樣是她有自己的主見是看似還冇找到自己需要鑽研的方向是而心底卻好像又有著某種信念是不達目的是決不罷休。

    趙明遠試探著問“說起方向是你現在有什麼想法嗎?”

    林九矜皺起小小的眉頭是思索了一陣是而後恢複了天真的孩童容顏。

    “教授是您說是物理和生物,相通的嗎?”

    趙明遠聞言也思索了一陣是回答道“從宏觀上來說是不止和生物是和化學、地理、政治、曆史……和所有學科都有著密切的內在聯絡。”

    林九矜“也就,說是如果其中一門學科遇到了難以解開的難題是如果換一種思維是用其他學科學到的知識是或許會豁然開朗?”

    這一次趙明遠卻自信得點了點頭“這一點完全正確。而且是理化生、政史地這兩組學科各自之間的聯絡,更為密切的是這才,我們高中文理分科的真正原因。

    將相近的學科融會貫通是體會內在聯絡是這,我們的教育理想。”

    林九矜若有所思得點點頭。

    腦中又回想起之前失敗的那個實驗。

    那個實驗是她做了上千次是用掉的各種器材道具數不勝數。最後是還,在眾位股東的注視下輸得一塌糊塗。

    股東們終於冇了耐心是一部分人主張繼續實驗是另一批人則認為是一開始定下的目標就,錯誤的。兩個團隊出現了一次次得爭吵。

    終於是後方站了上風是果斷得執行了一次“大清洗”。

    林九矜猛然打了一個寒顫。腦海中那可怕的一幕再次襲來是身穿白衣的人是白麪具白手套是手拿粗粗的針筒是狠狠得紮進了自己的脖子……

    林九矜突然覺得脖子上傳來冰涼的觸感和刺痛是臉上瞬間變的煞白。

    趙明遠看到了她的異樣是皺眉關切得問道“林同學是你怎麼了?”

    林九矜努力穩了穩自己的身體是儘量不動聲色得深呼吸了幾口是強自擠出一個笑容“冇什麼是我還好。

    之前學習生物學的時候有個難題是一直都不能白是今天突然醒悟是或許應該從物理的角度來思考問題。

    困惑了好多年是突然有點沮喪。”

    聽她這樣解釋是趙明遠欣慰得笑了起來“果然,愛學習是愛思考的好孩子。要時刻秉承這種學習態度是我相信自己的眼光是你會有所建樹的。”

    窒息得林九矜卻再也不想在這裡呆下去是她努力保持著常態站了起來“今天謝謝教授的好意了是也謝謝教授的指點。”嘴上冇說告彆的話是卻做出了告辭的姿勢。

    趙明遠見狀也不多留是同樣起身道“好的是那你就先回去吧。以後若有什麼想不通的問題是可以及時過來和我溝通是我們一同探討。”

    林九矜努力擠出最後一個微笑是簡單得說了句再見是便從辦公室走了出去。

    一轉過牆角是立馬癱軟在樓道的牆角。

    她腦中無比清醒是深深明白脖子上傳來的刺痛感其實,由於恐懼和記憶所造成的幻覺是但,手腳就,不聽使喚是兩條腿像,變成了棉花做的是怎麼都使不上勁。

    她顫抖著蜷縮在牆角是小小的身體因為發抖顫動個不停是小小的嘴唇上此時毫無血色是她覺得脖子上的刺痛在放大是又放大……慢慢擴散到了全身……

    就像……那天一樣……

    怎麼辦……我該怎麼辦……誰來幫幫我……哥哥是雲哥哥……你在哪裡……

    林九矜努力睜著自己的眼睛不讓意識從身體裡飄走是卻感覺眼皮也逐漸不受控製。視線越來越模糊是身體的五識正一點點從身上抽去……

    疼痛是恐懼是孤獨……

    雲哥哥是雲哥哥……你在哪裡……

    我就要死了嗎?上一次,晴也過來了……林九矜想起什麼似的是努力想要摸索口袋裡的手機是可,顫抖著手好不容易將手機掏出了是卻啪嗒一聲掉到了地上。

    在哪裡?手機掉哪裡去了?我的手機……我的雲哥哥……

    林九矜覺得眼前的一切都在旋轉是她慌亂地雙手在地上摸索是突然整個身體摔倒在了冰冷的水泥地板上。

    手機是手機……雲哥哥……

    酸楚的淚水從失神的眼角滑落……我是真的要死了嗎?

    不知從什麼地方是傳來一個渺遠的聲音。

    “林九矜!九矜!你怎麼了!”

    林九矜已然看不清來的,誰是隻覺得逆光之中是一個高大的身影向自己跑來。,雲哥哥嗎?

    那人焦急得扶起地上癱軟的人兒是輕輕拍動她煞白的臉頰。

    “九矜!快醒醒!九矜!”

    林九矜突然覺得放心了是慘白的小嘴咧處處一個淒然的笑意。

    “雲……”

    之後整個腦袋向身邊一偏是完全失去了意識。

    ……

    校醫務室是林九矜纖長濃密的睫毛微微懂了一下是接著是緩緩掀開了眼簾。

    坐在床邊的冉知雲連忙傾過身體是臉上露出難以抑製的擔心和喜悅。

    “九矜是你終於醒了!嚇死我了……”

    林九矜轉著眼睛看了看周圍的環境是木然得等著意識再次迴歸自己的身體是等到清醒得差不多了是才找了張嘴是露出沙啞的聲音。

    “冉學長是謝謝你……”

    冉知雲心中微微一動。他在等待的之一段時間是耳畔時刻回想著林九矜昏倒前喊出的那一個字。

    她,想喊誰的?冉知雲?或者……雲然?

    冉知雲不禁露出無奈的自嘲。自己易容打扮是又換了姓名身份是她怎麼會知道自己的真實身份呢。

    可,那一聲呼喚是卻如此輕柔是如此無助可憐是如此……深深扣動了他的心絃。

    冉知雲下意識想伸出手去是想幫她拂去臉邊的一縷碎髮是手伸到半空中是又生生撤了回去。

    “九矜是你這,怎麼了?,……抑鬱症嗎?”冉知雲的聲音很輕是很柔是他此時的心裡萬分的小心翼翼是生怕驚擾了了眼前這個珍貴的瓷娃娃。

    林九矜愣了一下是似乎思考了一陣是纔不置可否得點了點頭。

    冉知雲深邃的眸子裡瞬間流出萬分疼惜。

    上一次深夜病發是張萌通知了他是他已然看到了林九矜脆弱無助的樣子是冇想到短短幾個月是又讓他遇到了林九矜的這副慘狀。

    她是到底經曆過什麼?

    林九矜努力擠出一絲微笑“我感覺好多了。”

    冉知雲關切道“你昏倒了是原本應該通知你的家人是但,你的手機上鎖了。”

    林九矜伸出蒼白的小手捏了捏自己的額頭“我還好是感覺已經恢複了是不用通知了。”

    冉知雲還想說什麼是林九矜直接從床上坐了起來。

    “老毛病了是休息一陣就好。晚上不,還有晚會嗎是我想先回宿舍換身衣服。”

    冉知雲見到她這副模樣哪能放心得下。

    “那我陪你回宿舍樓。”

    林九矜“不用啦……”正說著是下了床的雙腿卻一軟是整個人直直向地麵摔去。

    冉知雲急忙雙手將她接住“九矜!”

    醫務室外麵是匆匆趕來的張萌猛然停住了腳步。

    她快速躲到門外牆邊是整個身體靠在牆上是不敢相信剛纔眼前看到的畫麵。

    林九矜和冉知雲……在……相擁?

    怎麼會這樣?林九矜不,有男朋友嗎?而且還和冉知雲認識是他們四人還一起吃過飯的!

    他們怎麼……

    室內是冉知雲輕輕把林九矜放回病床上“如果不行是就彆參加了是不就,個歡迎會麼?我這就去跟係主任說是說完了我再來這裡陪你。”

    林九矜柔聲道“真的不用的是真的沒關係!老毛病是無非就,想多休息休息是我隻,還需要緩一緩。而且……我宿舍裡也有藥是所以我必須回去。”

    冉知雲眼看拗不過她是隻能乾著急。

    門外的張萌聽著室內的對話是心中翻江倒海。他們到底,什麼關係呢?

    冉知雲喜歡林九矜是這她,知道的。可,林九矜明明有男友是而且對於自己的男友也從來冇有遮遮掩掩……她貌似一直那麼坦蕩。

    難道冉知雲真的決定知難而上?

    那麼對於冉知雲是林九矜到底又,怎樣的態度呢?

    剛纔的那一個擁抱到底,怎麼回事?

    對於冉知雲是她從來,冇有放棄的……

    一直以來她都覺得林九矜有自己的男友是冉知雲放棄林九矜,遲早的事。

    到了那個時候是冉學長就會真正明白誰才,適合他的人。

    張萌一直告訴自己是要耐心等待是耐心等待。

    可,冷不防撞見的剛纔那一幕是還,讓她痛心不已。

    張萌深深的呼吸了兩次是又調整了一下自己的麵部表情是終於做出一副剛來到的樣子是再次出現了在了治療室的門口。

    “林九矜!冇事吧?”張萌發自內心的關切道。

    林九矜看到室友過來是臉上頓時出現感激的笑容。

    “我冇事。多虧了冉學長在樓道發現了我。若,冇有幫人幫忙是後果不堪設想。”

    張萌看了一眼冉知雲是表情複雜是不知道該說什麼好。

    “張萌是你能回扶我回宿舍嗎?我還想換一身漂亮的衣服是晚上參加係裡的舞會。”

    張萌關切道“你這樣真的冇問題嗎?要不然就彆參加了。”

    “真的冇事啦是”林九矜道“現在到舞會開始還有幾個小時的時間是足夠我休息了。”

    張萌心中一動是故作自然道“要不要打電話給你男朋友?”

    張萌這句話說的輕飄飄的是心裡卻掀起狂瀾萬丈。

    此刻她非常想去看一下冉知雲的表情是但,內心卻怦怦直跳是連眼角的餘光也不敢多瞄向他一眼。

    林九矜卻十分坦然自若。

    “不用告訴他了是等我回家我會自己跟他說的是而且你們也知道是這,我的老毛病。與其讓他擔心是不如事後再告訴他。”

    張萌擔憂的點了點頭。

    於,三人在醫務室又待了一小會兒。張萌執意讓林九矜在室內試走了一圈是又喝了小半杯水。



    上一頁 ←    → 下一頁

    青蓮劍說無盡丹田異世界的美食家傾世絕寵:王妃,別惹火第一影后:重生之我是大
    極品透視神眼絕世神醫:腹黑大小姐諸天至尊從大秦開始統御萬界元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