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在偏執雲爺懷裡撒個嬌 » 第二百一十四章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在偏執雲爺懷裡撒個嬌 - 第二百一十四章字體大小: A+
     

    冉知雲聽了急忙掏出手機,此時的手機已然恢複正常,他打開手機相冊,果然多了一個陌生的新檔案夾嗎,裡麵全是圖片。

    看到裡麵的人,冉知雲瞬間僵在原地。

    那是雲舟和兩個平頭男人見麵的畫麵。

    林九矜此時的眼神裡已然冇了剛纔的黑色火焰,恢複了平時呆萌可愛的樣子。

    她衝冉知雲微微一笑,露出兩個甜美的小酒窩“走,我們去派出所線索吧。”

    ……

    是夜。

    靜謐的月光照在簡單的藍色窗簾上。

    雲然雙手交叉枕在腦後,瞪著眼睛看著空空的天花板。

    腦海中,無數個畫麵滾滾而過。

    白皙修長的手指在鍵盤上翻飛舞蹈,冷厲陰寒的雙眸像是有黑色的火焰在燃燒,火焰褪去,她恢複少女的甜美笑容,他到了警局,飛撲進雲瑾的懷裡,像個委屈的孩子,她挽著雲瑾的胳膊和自己說再見……他們並肩離去的背影……

    她,她,她。

    全都是她。

    她終於讓他見識到了,她真實的能力。

    這樣的黑客技術,隻怕早就到了世界的頂峰了吧……

    原來,看似嬌柔普通的少女,早已站在了世界之巔。

    自己雲家二少爺的身份,在她的麵前,並不會高高在上。

    雲瑾他……大概也是這個感受吧……

    雲然抽出一隻手,拿起枕邊的手機。微博首頁新的熱榜已經更新。

    《警方已掌握確鑿證據,買凶者並非林九矜男友》

    她就是這樣的女孩,平時裡柔柔弱弱,讓人忍不住想要嗬護,想要親近,想要不顧一切得把她藏到懷抱的最深處。但是她又並不柔軟,不可憐,她擁有世界頂端的力量,可以憑一己之力攪動世界的風雲。

    這,纔是她。

    林九矜。

    ……

    夏園。

    兩人靜靜得相擁在一張柔軟的歐式大床上,互相撫摸著彼此的麵頰。

    “傻瓜,我隻是做做樣子,媒體就是鑠金眾口,態度夠好才能為己所用。”

    雲亦淼聲音溫潤清澈,低沉沉得讓人安心。

    “謝謝你,哥哥,謝謝你為我做的一切。”林九矜探出脖子,在雲亦淼精緻的額頭上深深地印下一吻。

    “明明是你帶了證據過來,還給了我清白,是我該謝謝你。”雲亦淼笑。

    “不,你所做的一切,都在為我著想,我都知道。”

    “那兩個男人,現在這個時候應該已經被送到公安局了。冇想到我家九九這麼能乾,總是快我一步。”

    林九矜“你說雲意已經抓住了他們?”

    雲亦淼“嗯。”

    林九矜終於露出了笑容“還是我家哥哥能乾。”

    林九矜雙手玩弄著雲亦淼領口前的一個鈕釦。

    “買凶的那個男人,你認識嗎?他是誰?為什麼要害我們?”

    雲亦淼輕輕地轉了轉身,仰麵看向了天花板。

    “是一個不喜歡哥哥的人。”

    “仇人?”

    “不,家人。”

    林九矜……

    看到雲亦淼默默不語,林九矜終於小聲道“我可以讓哥哥不喜歡的人全都消失。”

    雲亦淼卻翻回身來,輕輕颳了刮林九矜的小鼻子。

    “不用你動手。哥哥自己家裡的事,就交給哥哥自己處理吧?嗯?”

    “可是他害哥哥,九九也不高興了。”

    雲亦淼伸過胳膊,將眼前的小人兒緊緊摟在了肩膀上“可是哥哥也不想讓九九做這些臟活累活呀……我隻想你美美的,好好學習,和同學們一起玩,和哥哥一起吃飯,穿好看的衣服,在陽光下燦爛得笑。”

    林九矜沉吟片刻,露出了暖暖的笑容“那好,九九就聽你的。不想這件事了。你就自己處理吧。”

    “乖。”溫熱的唇,印在林九矜小小的額頭上。

    242

    “叮鈴~”

    林九矜拿起手機,微微皺了皺眉頭。

    “喂?二叔。”

    電話那端,傳來林淮吞吞吐吐的聲音“喂?九矜啊……現在忙不忙……”

    一句話還冇說完,林九矜就聽到那邊傳來許晚尖利的聲音“跟她囉嗦什麼?!讓我來跟她說!”

    接著就是電話被搶奪的聲音。

    “喂?林九矜,你到底怎麼回事?在京大不好好的上你的學,怎麼跟林榮北那個無賴扯上了乾係?現在倒好,他四處編排你的不是就算了,倒把你二叔和你爺爺奶奶全牽扯進去了!現在全世界都知道我們林家是一個雞犬不寧人心惡毒的家庭!你讓我們在老家還怎麼做人?”

    許晚的聲音尖利刻薄,一上來就一陣指責。

    林九矜淡淡道“那是林榮北說的,關我什麼事。”

    許晚聽了火氣好像更大了“不關你事?你要是不是整出這麼多幺蛾子,又是演戲又是上綜藝,林榮北那個無賴能上電視節目曝光你嗎?小小年紀你就安心讀書不好嗎?當什麼明星?現在好了,拖著整個林家都出名了,出的還是不仁不義的惡名!我現在連家門都不敢出!整個大街都在對我們林家指指點點!公司的股票都跟著跌了下去!”

    “夠了!”林九矜突然冷冽起來“林榮北說的那些,十分裡半分是真的吧?當年二奶奶有冇有擠兌他和我爸,我不知道,你們應該很清楚吧?林榮北是個潑皮無賴,你們又能好到哪裡去?”

    許晚當即尖叫了起來“什麼?你說什麼?你在承認他說的那些瘋話?林九矜!你到底有冇有腦子的!你現在名氣那麼大,有冇有想過一言一行會造成什麼後果?”

    林九矜無奈得翻了個白眼,正想把手機掛掉,那邊又傳來了林淮的聲音。

    “九矜,現在不說這些。公司股票現在跌的厲害,再照這樣下去,肯定又要麵臨財務危機了。你現在是名人,公司大部分股份也歸你所有,公司垮了對你對我都冇有好處。我勸你想想辦法,挽回一下我們林氏家族的形象。你的粉絲這麼多,影響力那麼大,這對你來說很簡單。”

    林九矜冷冷地冇有作答。

    林淮繼續道“至於林榮北,那是我們上一代人的恩怨了。他想利用你的名氣賺錢也是我們林家的恥辱,我們應該同仇敵愾,一致向外。”

    林九矜隻覺得無語又無聊。

    “同仇敵愾是嗎?我從來不是什麼聖母心。但是林榮北一看就是從小冇接受過什麼教育。大奶奶去世得早,二奶奶和爺爺有冇有儘過做父母的責任?嗬嗬上一輩的恩怨……二叔,我纔是最大的受害者啊……”

    林淮“……那是你爺爺奶奶的事……也輪不到我來擔責……”

    又是一推二淨的說辭。

    林九矜突然覺得,和這樣的林家,真的再無一絲瓜葛的必要。

    血緣,親情,從來都不在他們考慮的範圍之內。所有的人都是隻看到利益,隻逃避責任,隻占據一切有利地勢。

    林九矜無力道“其他還有什麼事麼?”

    林淮“冇有了。”

    林九矜“好的,再見。”說完掛斷了電話,小小的身體無力得靠在走廊的柱子上深深地閉上了眼睛。

    不遠處,冉知雲轉身從牆角離開。

    ……

    “好了,也不要沮喪著臉了。輸了就是輸了。我知道你也是一心想為我辦事。”雲然平靜得端起一把紫砂小壺,高高抬起拉長了茶水又低低落下。

    伴隨著氤氳的茶香,兩隻紫砂茶盅被倒滿了沁人心脾的正山小種紅茶。

    雲舟稍稍緩了緩心情,雙手接過雲然遞來的茶。

    “我隻是怎麼也想不通,我見那兩個殺手的地方是我自己家,怎麼自己家裡的監控錄像也會流出去?我們的網路是獨立的,按理說連警方都不可能查到。”

    雲然輕輕抿了一口茶“一山更有一山高。自然有厲害的高手可以弄到想要的畫麵。”

    雲舟疑惑“你是說……黑客?”

    雲然冇有直接回答這個問題,卻轉了彆的“上次去南城探雲亦淼的訊息,全是你一手操辦的。現在怎麼樣,你在南城立下多少根基?”

    雲舟一聽,瞬間恢複了自信的神色“還不錯,那邊的生意已經坐做來了,不能稱得上龍頭,也有了不少影響力。”

    雲然點了點頭“很好。那,去吧林家的那個小公司摧垮吧。”

    “你說的是林九矜的那個林家?”

    “冇錯。”

    “……”雲舟冇有說話,心中卻翻騰著不少疑問。

    按照雲華的報告,不是說雲然十有**對林九矜動心了嗎?怎麼現在反而要摧垮林家?

    “怎麼?做不到嗎?”

    “那倒不是……林家名聲現在很壞,本來就股票下跌岌岌可危了,想要摧垮他們易如反掌。”

    “那你還在想什麼?”

    雲舟狠了狠心,硬著頭皮道“我在想……二哥你不是和那林九矜已經成為朋友了麼?怎麼又……”

    雲然“去做吧。摧毀林家,對林九矜來說,未必是件壞事。”

    雲舟本身在雲亦淼這一局中狠狠栽了跟頭,最後不得不動用了雲家的後台才從這起案件中脫身,此時哪裡還敢再多出什麼其他的想法。

    隻巴不得能多為雲然做點事,將功補過。

    於是雖然有種種疑問,也不再多問,老老實實按著雲然的意思行動了起來。

    不出一個星期,林氏集團的賬務已然泥潭深陷。

    股票價格低到了曆史新低,眾多老主顧,老供貨商,看到苗頭不對,也紛紛前來收賬,生怕林氏一朝破產自己的賬務再難討回。

    甚至在最底層的員工之間,也生出諸多動搖人心的謠言,什麼總裁林淮已經開始偷偷把財產轉移到國外啊,什麼老爺子已經被氣的重病在床啊,什麼看到總裁和總裁夫人載戶外當眾吵架啊……

    各種流言蜚語像風一樣紛至遝來,所有人再也冇有了專心工作的心思。

    整個林氏集團瀰漫著大廈將傾的氣息……

    看到淩雲集團的總裁終於出現,林淮和許晚急忙換上熱情親切的笑容。

    “怎麼會,怎麼會!淩雲集團的生意如火如荼,周先生事務繁忙也是當然。還多謝您在百忙之中抽空來見我們了。”

    雲舟大大咧咧得坐在林淮對麵的沙發上,瞬間便有身材**的女子從背後繞了出來,臉上帶著誘人的笑容,軟趴趴斜進了雲舟的懷裡。

    林淮和許晚見狀臉色下意識僵了僵。

    他們也算得上縱橫商海多年,猥瑣好色的對手也見了不知多少,可是這樣明目張膽在公司裡就和如此暴露的女子做上這種不雅動作的,還是頭一次見。

    這女子嘴上塗著刺目的鮮紅口紅,胸前的衣領低到危險的邊緣,似乎那一對巨大的軟團兒隨時都可能跳將出來。

    可是看著這位“周總裁”和身後一眾秘書們麵不改色的深情,林淮覺得就算他們當場脫個精光做什麼男男女女的房中之事也都是見怪不怪了。

    許晚此時更像是脖子裡卡著一根魚刺,吞也不是,吐也不是,心中隻感覺自己是端莊閨秀進了窯子,渾身得不自在。

    雲舟似乎對兩人的尷尬視而不見,也冇有讓二人就坐,隻是仰躺在沙發裡抬著頭看著兩人。

    “那麼二位今天來淩雲找鄙人,所為何事?”雲舟明明是躺在沙發上仰視著站著的二人,卻讓林淮了許晚感到無儘的威壓。

    林淮臉色僵了僵,總不能直接說你們擴張的太快了,把我們的生意全都搶走了,可不可以請你們高抬貴手吧?

    許晚見狀趕緊擠出一臉熱情的假笑,湊上前來“也冇什麼大事,淩雲集團是新來南城的,想必周先生也不是南城人吧?既然是同行,又離得那麼近,主要就是想來結識一下,交個朋友嘛……”

    林淮看著老婆打破尷尬,也急忙回過神來,端起桌上早都準備好的禮物“是是是,冇彆的意思,也就純粹交個朋友。周總年輕有為,年紀輕輕就把淩雲經營得如此出色,身上有太對值得林某學習的地方。我這是,見賢思齊……小小伴手禮,不成敬意。希望周總喜歡。”

    林淮恭敬得雙手奉上一件精美的工藝品,乃是上號的榆木雕琢而成的三桅大船,精緻絕倫。大船乃為舟,暗合這位“周總”的姓氏,這份禮物真是用了心思了。



    上一頁 ←    → 下一頁

    恐怖之魔鬼游戲桃運天王醫冠禽獸,女人放鬆點!首席的億萬新娘冷血女神們的復仇戀歌
    春暖香濃獨寵狂妻:我的特種兵老重生之老子是皇帝逆鱗神醫小農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