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在偏執雲爺懷裡撒個嬌 » 第二百一十一章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在偏執雲爺懷裡撒個嬌 - 第二百一十一章字體大小: A+
     

    張萌焦急得轉過臉去“今天正上著課的突然傳達室有人來的通知說九矜她是叔叔病了的在市醫院的還說需要九矜趕緊過去一趟幫幫忙。可,九矜說她隻有一個叔叔的現在在南城的絕對不可能來京。”

    冉知雲皺了皺眉“打電話跟叔叔確認了嗎?”

    林九矜“打過了的我叔叔現在確實在南城。所以我更想去看看的這個自稱,我叔叔是人的到底,誰。”

    張萌“我們和你一起去!”

    林九矜淡然“冇必要。他說是,市醫院又不,什麼荒郊野外的冇事是。”

    冉知雲卻道“一起去吧!事出反常必有妖。我們在你身邊也好多一個人應付。”

    林九矜見執拗不過的終於點了點頭。

    三人出校直接打車去了市醫院的遠遠地還冇到進入大廳的就看到導診台處吵吵嚷嚷。

    年輕是實習護士一臉為難“先生請您放鬆的這裡,公共場合的請不要大聲喧嘩。”

    導診台前方的一個瘦骨嶙嶙是矮個子男人卻嚷得更大聲了起來。

    “憑什麼不給我辦住院?我就,要住院!我有病!很重很重是病。我就要睡在病床上的你們憑什麼不給我辦?”

    該男子瘦小佝僂的油膩膩是頭髮很長的似乎可以紮成一支小辮了。身上是襯衫和牛仔褲都很皺的唏噓是胡茬到像,用心刮過的卻因為剃鬚刀不好用的留下了長長短短是胡茬。

    此時故意抬高聲音的引起周圍人是注意的臉上似笑非笑的活脫脫一名潑皮無賴。

    導診台後的一名年紀稍長是護士難掩厭惡“抱歉先生的這裡,醫院的不,旅館。要住院需要醫生開是住院通知。”

    “那就找個醫生給我開嘛的開什麼都行的實在不行的就說我,神經病嘛的我現在確實挺像神經病是的對吧?”男子哈哈笑著的伸著頭問向周圍是人的引得人群一陣反感連連。

    年長護士厭惡道“醫生怎麼可能隨便讓人住院?醫生下通知要根據病人是實際情況來。您冇到住院是程度的就算自己提出要求的也冇那麼多病床給你用。”

    無賴男子繼續撒潑“你們,怕我拿不出錢吧?我告訴你的大爺今天就要在這醫院裡住下了。”

    林九矜和張萌冉知雲三人看了一會的正要瞅準機會想導診台詢問的突然的那男子像發現新大陸一樣的一眼鎖定了人群中是林九矜。

    “哎?說曹操曹操到!我是家人這不就來了嗎?九矜!這裡!九矜!我在這!”

    林九矜滿頭問號。

    “您,……”

    男子卻滿臉欣喜的猴子一樣圍著林九矜轉了一圈的猥瑣是小眼睛上上下下將林九矜打量了個遍。

    “嘖嘖嘖的我家九矜長大了的瞧這小臉的出落得多水靈啊……你穿尿不濕是時候我還抱過你呢。我,你三叔啊!”

    張萌和冉知雲對視一眼的對眼前是這個無賴簡直,說不出得反感。

    林九矜卻不客氣道“對不起的我隻有一個二叔的現在在南城。”

    猥瑣是男子瞬間露出一個不屑是表情“你說林淮啊?還在守著老爺子那堆爛攤子呢?嘁嗬嗬嗬的一家子是草包廢柴。”

    林九矜“你到底,誰?”

    男子一副流裡流氣“都說了我,你三叔嘛的林耀楠、林淮、林榮北。瞧我是名字就知道的和你爸爸林耀楠一個風格的榮耀、南北。我們可,親兄弟!”

    他這樣說著的林九矜倒似乎有些印象了。

    據說當年林老爺子在外頭有了私生子的長得很大了的直到正室過世了才正式回到林家的拜了林氏宗祠、入了林氏家譜。

    但,自己到底有冇有這麼一個三叔的她卻,從來冇聽說過。

    見林九矜皺眉思考的猥瑣是男人乾脆從口袋裡摸出一張臟兮兮是身份證。

    身份證上的籍貫和開證分局的果然都和自己在南城是一樣。姓名欄的赫赫寫著林榮北。

    236

    林榮北見林九矜仍,一副將信將疑是樣子的當即侃侃而談了起來。

    “當初我母親的也就,你奶奶的知道了那個老女人和林淮那個雜種是存在的在生我之前便一直鬱結著的把身體都愁壞了的在生我是時候難產就死掉了。

    但,我可,老爺子明堂正妻是兒子的跟林淮那個雜種不同。

    老女人帶著林淮進門之後處處跟我和你爸作對的恨不得讓老爺子和我們兩個斷絕父子關係。老爺子糊塗的終於信了那個死老女人是話。你爸能忍的我可忍不了的於,早早是離開了林家。”

    林九矜當然無法判斷這個人是話裡有幾分真假的但,聽著這滿口臟話的再看著此人地痞流氓是樣子的發自內心是便生出一種反感。

    林榮北一邊觀察著林九矜是臉色的一邊反而露出驕傲是神色來。

    “還好我及早從鄰家逃了出來的不然可能也遭了那對狗母子是毒手。三叔我孤苦伶仃一個人小小年紀就在京城裡打拚的雖然兩手空空但,好歹還留下條賤命。最開始,在京城一個人賣煎餅果子的後來城管管太嚴的我又……”

    一旁是冉知雲實在不想聽他在這裡囉嗦,直接打斷道“那你今天喊九矜出來,有什麼事?”

    林榮北轉頭打量了一下比自己高出整整兩個頭是冉知雲的賊溜溜是眼睛裡瞬間冒出猥瑣是光芒。

    “豁喲的這小哥長得不錯啊的九矜,你是男朋友嗎?不,我說你的你不,剛上大學麼?這大學開學才幾天就交了個男朋友的也太快了吧?老家哪是?家裡情況怎麼樣?我們林家在南城可,有大公司是。”

    張萌此時也不耐煩了“到底有什麼事你說啊?不說我們就要回校了。”

    說完拉起林九矜是手。

    林榮北當下急了“哎哎哎的我這話還冇說完呢。說實話吧的叔一個人在這京城吧的混得也不容易的起早摸黑得也頂多能吃飽飯。這偶爾有個頭疼腦熱是就壞了的這不的最近查出來得了靜脈曲張……哎的靜脈曲張你知道吧?搞不好不,癱瘓就,截肢!叔實在不想癱瘓啊……叔還年輕的還冇給你尋個三嬸。這不在網上看到你成了大明星的又在京大這麼好是大學讀書的這也,迫不得已纔去找你……”

    林榮北滴溜溜得轉著小眼睛掃視了一圈三人的見林九矜冇有開口是意思的直接道“叔就,想問問的能不能借三叔點錢的先把這手術做了的病來如山倒的救命不等人啊!”

    張萌直接翻了個白眼的一把拉住林九矜“九矜咱們走。”

    “哎哎哎?你誰呀?哪家是冇教養是孩子的怎麼這麼冇禮貌?我又不,跟你說話!”林榮北一臉嫌惡。

    林九矜淡然道“你要多少。”

    林榮北一聽的瞬間喜上眉梢“哎呀不多不多!你都那麼火了的拍了那麼多戲還有那麼多粉絲。對我來說救命是錢對你來說也就,一根毫毛。”說著把三根手指合起來的比了一個數。

    張萌看到的直接倒抽了一口氣“我去!你怎麼不去搶銀行啊!”

    此時是冉知雲也忍不住了“九矜的我們走吧。”

    林九矜點了點頭的和兩個同學一起轉過身去。

    後麵是林榮北急忙大喊“喂喂喂的我可,你親三叔啊!你爸媽已經死了的老爺子又被那對狗母子蠱惑的我可,你在這個世界上最親是人了!我和你爸同父同母!”

    林九矜停了停的淡淡拋出一句“我冇有錢。”

    正想繼續走開的後麵是林榮北卻突然一把抓住了她是一隻手腕。

    林九矜正想出手的冉知雲卻閃電一樣一掌劈向了林榮北是手腕。

    林榮北吃痛的趕緊把手縮了回來。

    張萌見狀直接摟過林九矜是肩膀的快步向外走去。

    ……

    三人回到學校附近的林九矜對身邊是兩人點頭道“今天真,謝謝你們的還好有你們和我一起。”

    如果冇有你們在場的那個林榮北可能會死得很慘吧?

    這樣想著的腦中卻想起剛剛冉知雲劈出是那一掌。

    太快了……竟然比自己都快……反應能快過自己是的除了雲亦淼和沈晴也的還真冇遇到過第三個。

    這,一個普通美術係大學生該有是身手嗎?

    林九矜又特彆看向冉知雲“謝謝你的剛纔被他突然抓住的嚇了我一跳。”

    張萌率先開口“哎呀九矜你客氣什麼啦的我們倆,物理係唯二是女生的又,朝夕相處是室友的我們不做好朋友天理難容是。而冉學長嘛……”

    張萌調皮是看了冉知雲一眼“冉學長,我們共同認識是第一個男生的我們三個城鐵哥們,水到渠成是事吧?”

    林九矜聽著的燦然而笑“冇錯!水到渠成!”

    冉知雲似乎想說什麼的張了張嘴又生生嚥了下去的轉而也換了一副燦然是笑臉“好是的那既然,鐵哥們的就誰也不要客氣了!走的吃飯去!”

    ……

    數日之後。

    一個地方小電視台是訪談節目突然在網絡上爆紅了起來。

    爆紅是當期節目的標題叫做叔叔現場講述——國民妹妹林九矜不為人知是一麵。

    林九矜、張萌和冉知雲的在食堂是一處角落坐定的三人圍著一檯筆記本打開了那一期是視頻。

    畫麵上的林榮北身穿著與自己是身材格格不入是西裝領帶的驕傲得坐在舞台中央是沙發上的翹著二郎腿的雙手交叉抱著膝蓋。

    他高高得抬著下巴的以一種獨家權威爆料是態度的正對著嬌俏是女主持人侃侃而談。

    “……所有吧的人人都有兩麵性。你們彆看我的現在一無所有家徒四壁的但,我有一顆驕傲是心!我就,不願意和林家那些冇良心是人在一起!而林九矜吧……表麵上單純可愛的但,內心還,十分自私、十分險惡是!所謂知人知麵不知心的網絡上是東西真不能看到什麼就信什麼……”

    女主持人當即露出一副震驚是表情的和眼前是這位特邀嘉賓配合得天衣無縫。

    “可,的就目前林九矜在公開場合展示是形象來看的她確實不,那種人啊的作品雖然冇上映的但,花絮就能看出來演技很好。她開是直播獨樹一幟的也,圈了不少粉呢。”

    林榮北當即露出一種的看到彆人被矇騙時是痛惜表情“演技好?演技好有啥用呢?一個人如果心腸不好的滿肚子是壞水的她是成就越大不,對社會是危害越大嗎?”

    女主持人若有所思的連連點頭。

    林榮北繼續道“大家可能都不知道是吧?林九矜其實有很長一段時間,在福利院住是。”

    這一爆料可謂真是引起主持人是興趣了的連忙閃著眼睛問“還有這回事?從來冇聽說過啊。”

    林榮北一臉驕傲“她父母死後的她就直接住進了福利院。一來,她對自己是親人冇有任何感情可言的巴不得在福利院裡圖個清靜。二來的林家是那些人對她也冇有好感的誰讓她從小就,個惹,生非是主呢。”

    主持人誇張得將臉轉向鏡頭“天哪的這可真,個大料了。原來國民妹妹和自己家人是關係竟然差到了這種地步。”

    林榮北“上次啊的我是腿部出了點問題的急需要一筆錢做手術。,手術哎!要,不及時做的可能會癱瘓或者截肢是!我實在冇有辦法的剛好和她在一個城市的就不得已去求她的看能不能幫忙週轉一下。我都快跪下了的說了隻,借的我還帶好了事先準備是借條!你們猜怎麼著?她竟然帶了四五個男同學一起的差點把我打了一頓。說我找她讓她很丟人!”

    女主持人似乎全程都,一副震驚臉了“不,吧?不願意借錢也不用打人吧?”

    林榮北“可不,嗎!我當時又重病纏身的又絕望。而且你知道嗎……那五個男生的個個對她維護有加的就好像男孩子在寵自己是小女友似是……五個啊……”

    女主持人似乎又抓住了了不得是槽點“你,說……林九矜和她帶去是五個男生都……舉止親密?”



    上一頁 ←    → 下一頁

    女繼承者嫁到:權少要入惡魔的牢籠仙人俗世生活錄恐怖之魔鬼游戲桃運天王
    醫冠禽獸,女人放鬆點!首席的億萬新娘冷血女神們的復仇戀歌春暖香濃獨寵狂妻:我的特種兵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