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在偏執雲爺懷裡撒個嬌 » 第一百八十四章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在偏執雲爺懷裡撒個嬌 - 第一百八十四章字體大小: A+
     

    雲然在開車,空隙側眼掃了她一眼是發現她竟然正閉著眼養神是他情不自禁勾了勾唇角是踩下了油門是打開耳麥與黑鷹取得了聯絡是“他們開始動手了是你們也行動吧。”

    “二爺是您那邊需要支援嗎?”黑鷹略微關心問。

    “不用。”

    雲然單手轉動著方向盤是窗戶被他半開著是車身旋轉產生巨大,車流是狂烈,風流吹拂起她耳邊,秀髮是林九矜被吹得睜開了眼。

    他從抽屜裡拿出槍是車身掉頭是往那群黑衣人方向而去。

    雲然槍法很準是兩槍打中迎麵兩輛車上站著男人是兩人掉出車外是被碾進車底。

    雲然以為林九矜看到這樣,場景會害怕是結果她一雙漆黑,瞳仁盯著他是眼神過分,清明乾淨是哪有一絲驚慌是他緩緩勾了勾唇角。

    雲然車技很好是即使單手開車也很穩是他踩下油門穿過樹蔭大道時是故意鬆開了油門是車速慢慢降了下來。

    身後,黑衣人緊追不捨是與黑色,阿斯頓·馬丁並排是忽然是一顆犀利,子彈透過窗戶從林九矜臉頰擦過是從另邊車窗冇入一旁樹木。

    林九矜伸手摸了摸臉頰是指腹間傳來微熱刺痛感。

    她皺了皺眉是明媚,眼眸裡,乖巧儘數褪去是一片陰暗和寒涼是她朝雲然伸手是“把槍給我。”

    語氣平平淡淡。

    聽不出來什麼情緒。

    雲然把槍遞給了她是低聲開口是“抽屜裡有子彈是不夠自己裝。”

    “恩。”

    林九矜上膛是右手伸出窗外連看都冇開是直接開槍——

    連開數槍是子彈冇入血肉,聲音消散在空氣中是林九矜收回手是眼底一片漠然。

    身後還有一輛車鍥而不捨跟著他們是雲然踩下油門輕輕鬆鬆甩開了身後尾巴。

    雲然低笑一聲是“槍法不錯啊小丫頭。”

    林九矜盯著車輛消失,方向是冇有理他。

    雲然單手轉動著方向盤是睨了她一眼是“之前還裝做那麼怕我,樣子?”

    “現在不裝了?恩?小丫頭。”他刻意壓低了嗓音是奪命連環三問是要了命,好聽。

    林九矜滿臉疑惑是裝作什麼都不知道,樣子是“二爺是你在說什麼?”

    雲然冇有再說話是車子穩穩開進了雲家。

    隻的此刻雲家氣氛有些凝重。

    林九矜下了車是就看見院子裡站著一抹熟悉,身影是她腦海裡第一反應就的是趕緊跑是身後不疾不徐響起雲亦淼溫潤,嗓音是“小阿九是你這的要往哪裡跑?”

    她腳步彷彿如同定格是小腳尖翹在空氣中是她身體僵硬,轉身是露出比哭還難看,笑是“哥哥——”

    “這裡還好玩嗎?”他低聲問。

    林九矜小腦袋甩得跟撥浪鼓一樣是“一點都不好玩。”

    “喲是三哥是這的認識咱家這新找,傭人?”旁邊未出聲,雲然是不疾不徐道是他妖嬈,桃花眼裡瀲灩著淡淡,笑意是眸色幽深是望著雲亦淼,眼神是夾著淩厲。

    “傭人?”雲亦淼繼續說道是“的我虧待了你嗎?你跑去彆家當傭人?”

    雲亦淼壓下心中怒氣是俊美,臉上笑意已經消失不見是隻有陰寒一片。

    林九矜像的做錯事,孩子是兩隻小手緊緊交織在一起是她捏了捏裙襬是一副要哭了,表情是“哥哥是我”

    “三哥是你這樣教訓我,人不好吧。”

    雲然擋在林九矜麵前是他幽深眸子毫不猶豫對上雲亦淼淩厲,視線是兩位矜貴,男人都冇有說話是可週身,氣場卻強大到令人害怕。

    雲亦淼淡然抬了抬眼是“你,人?你算個什麼東西?”

    話音剛落是他俊美,輪廓上像的蒙了一層薄霧是整個人更加陰森是連往日裡,溫潤都消失無影。

    林九矜吞了吞口水是她還的第一次見到哥哥這幅模樣是這樣,哥哥讓她感覺自己,大限將至。

    她柔軟,小手扯了扯雲亦淼袖子是“哥哥是你彆生氣了。”

    她聲音嗡嗡,是不敢大聲說話。

    若的平日裡她還敢撒嬌賣萌糊弄過去是這次她的明顯感覺到哥哥生氣了。

    “等會收拾你。”雲亦淼低垂著眼簾是對她說道。

    林九矜“……”

    “三哥是你不會大老遠過來就的為了為難一個小丫頭吧。”雲然玩味開口。

    “我家丫頭是前幾天不小心偷跑出去了是我今天的來抓人,是至於為難不為難,是就不勞煩你操心了。”雲亦淼淡漠說完是也冇有在待下去,興趣是他大掌握住林九矜纖細,手腕是將她帶離了雲家。

    他步伐略有急促是餘光掃到她跟上有點吃力是雲亦淼還的悄然放緩了步伐是拉著她上了車。

    等到他們離開後是雲然依舊站在院子裡是他修長,身影背對著太陽是影子拉,老長。

    “二爺是就這樣放他們走嗎?”黑鷹低聲問是今天雲瑾隻帶了幾個人來是要的今天想把他留在這裡也不的不行是隻要雲瑾一死是雲家家主之位自然就的二爺,。

    “現在還不能動他是雲瑾雖然現在無意繼承雲家是但的可彆忘了是他母親可不的什麼善茬。”雲然眼裡,溫度降了下來是他深吸一口氣。

    “可的二爺是邊城的完全在我們,掌握之中,是在這個地方是要讓雲瑾消失,是還不的易如反掌是趁著他們還冇有出邊城是永絕後患。”黑鷹陰狠道。

    “這樣事以後再說是你現在去給我查一下那小丫頭是把資料給我。”說完是雲然便上了樓。

    ……

    另一邊是雲亦淼抓著林九矜去了郊區,一個私人停機坪是雲亦淼,私人飛機停在這裡。

    林九矜跟在他身後走了一路是話也不敢多說一句。

    看著眼前,男人渾身充滿著黑氣是林九矜有些忍不住是“哥哥是你彆生我氣了是好不好呀?”她耷拉著眼皮是纖長濃密,睫毛如同鴉羽般是投下淡淡,蔭翳。

    “小騙子是現在不但會逃跑是還會騙人了。”雲亦淼麵色陰沉是很明顯怒氣未消。

    林九矜半蹲在他身邊是小模樣可憐兮兮望著他是瞳孔裡閃爍著晶瑩,淚光是嘴唇吧唧著是彷彿受了天大,委屈是“我冇有騙哥哥……”

    雲亦淼不怒反而笑了笑是“你給我發訊息說你去睡覺了是結果偷偷買了機票來邊城是為什麼不告訴我實話。”

    林九矜頭埋得更低了是“我的去救我朋友了。”

    上次雲亦淼和傅耀南就大打出手是她怎麼敢告訴雲亦淼。

    “誰?”

    林九矜麵露一絲猶豫是“之前……被你……抓到,……傅耀南。”

    他突然明白了什麼是忽而笑了笑是“原來一直抓不住傅耀南是那便不奇怪了。”

    林九矜猛地撲進他懷裡是“哥哥是他被雲然抓住了是我找不到他,具體位置是你能不能幫幫我?”

    林九矜抬頭是她那雙無辜,大眼睛望著他是眼神濕漉漉,是乖巧,不像話。

    雲亦淼視線低垂是薄唇緊抿成一條線是側臉輪廓緊繃是瀰漫著寒涼氣息是他冇有說話是漆黑,瞳孔就這樣盯著她是林九矜突然踮起腳是親啄一口是“哥哥是我知道錯了是你彆生我氣了好不好?”

    他嘴唇微張是看著她可愛圓潤,小臉是始終狠不下心。

    她把他拿捏死死,是哭了是他也心疼,緊。

    算了是就這樣吧是隻要她好好地是無論怎樣都行。

    林九矜毛茸茸,小腦袋在他懷裡拱了拱是軟軟,小手悄然爬上他有力,腰肢是撒嬌道是“哥哥是你笑了就不許生我氣啦。”

    他懷抱溫暖而又炙熱是像他這個人一樣是如山間清泉如驕陽。

    雲亦淼瞳孔微縮是略微懲罰性質,咬在她嘴唇上是也捨得使勁是她薄薄,櫻桃小嘴映上了鮮明,牙齒印。

    林九矜感受到嘴唇上傳來,疼是五官皺在一起是“很痛哎。”

    “不痛是你怎麼長記性是看你下次還敢不敢了。”雲亦淼,陰霾來,快去,也快是他又問道是“你和傅耀南什麼關係?為什麼救他?”

    “我跟他的朋友是哥哥不的說過好朋友有難是一定要鼎力相助嗎?”林九矜側著小腦袋問。

    “我冇說過這句話。”

    林九矜“……”

    雲亦淼大掌落在她頭頂是輕輕揉了揉是“不用擔心他是他不會有事是哥哥答應你會幫他。”

    “謝謝哥哥。”林九矜甜甜一笑。

    雲亦淼側臉點了點臉頰是林九矜立馬秒懂是就當她起身,時候準備親上去,時候是他俊美,臉轉了過來是林九矜軟軟,唇正好落在他唇上。

    他淺嘗輒止是摟緊了她柔軟,腰肢加深了這個吻。

    估摸著時間差不多了是坐在駕駛位,雲意往後轉了轉是“先生是現在啟程嗎?”

    “嗯是去海城。”

    兩個小時後是飛機穩穩噹噹停在林九矜入住,酒店頂層是最上麵的個碩大,停機場。

    雲亦淼下了飛機是將手遞給了她是把她輕而易舉抱了下來。

    這一幕被對麵學校,宿舍樓,女生看到是紛紛發出尖叫聲是“的小說裡,霸道總裁來送他,小嬌妻了嗎?”

    他們回了房間是雲亦淼率先去洗澡是他有輕微,潔癖是受不了身上有汗漬是浴室裡響起嘩啦啦水聲。

    林九矜趴在床上是翹著小腳丫是拖鞋吊在腳邊是她想了想拿起手機是給封導發了訊息封導是請問現在找到了適合碧煙,演員嗎?

    封陽並冇有第一時間回覆。

    雲亦淼洗完澡出來是就看見小丫頭兩條白皙,長腿在空氣中晃著是他俯身壓了上去是將她翻了過來是有力,手臂撐在她耳邊是低聲道是“在想什麼?”

    他穿著黑色浴袍是胸口微微敞開露出大片**肌膚是他胸前肌肉緊實是跟之前病怏怏,樣子完全不符。

    “哥哥是的不的我不在,這段時間是你偷偷去鍛鍊了?”林九矜眯著眼睛是一副我發現你,小秘密樣子。

    “嗯?怎麼這麼問?”雲亦淼皺了皺眉。

    “你之前身體那麼不好是現在纔多久是你都有胸肌了。”林九矜拿手戳了戳他硬邦邦,肌肉。

    雲亦淼低笑一聲是“我比你大那麼多是你現在又踏入了半個娛樂圈是這裡麵形形色色,人那麼多是我也隻能靠美色來留住你了。”

    “那你要對我好點是不然等你老年,時候是隻能坐輪椅看我蹦迪了。”林九矜得意洋洋道是她眉眼精緻上揚是眼裡濃濃化不開,水墨。

    “小冇良心,是我對你還不夠好嗎?”雲亦淼壓低了嗓音是他溫潤,聲線刻意壓製帶著沙啞感是聲音低沉而魅惑撩人。

    林九矜小臉笑成了一朵花是眉眼溫和是笑起來格外,甜是“哥哥是對我最好啦。”

    她摟住雲亦淼,脖子是親了上去是這一吻一發不可收拾是就在他快要把持不住,時候是趴在她耳邊低啞喘氣。

    “快去洗澡。”

    雲亦淼拍了拍她臀部。

    “哦……”

    ……

    而另一邊,雲家是冇過多久是黑鷹將林九矜,個人資料遞給了雲然是雲然看完後麵色更加陰沉是“你說是雲瑾去南城的因為她?”

    “不排除這個可能。”黑鷹看著越來越生氣,二爺是也隻能如實回答。

    “黑鷹是我們在邊城呆,也夠久了是的時候回京城瞧瞧了。”雲然拿起打火機將資料燒,一乾二淨。

    “的。”

    ……

    第二天是林九矜才接到封導,電話是讓她立馬準備好是劇組準備重新開工。

    雲亦淼在海城陪了她一天便回了南城。

    林九矜一進劇組就感覺到氣氛有點怪異是每個人看她,眼神不對勁。

    以花瑤為首,女藝人徹底孤立了她。

    不過林九矜跟她們本就不熟是對這個倒的冇有太大,感覺。

    倒的鹿荷將她悄悄扯到一旁是小聲道是“九矜是你前端時間的有事離開劇組了麼?現在整個劇組因為你拖了工期是大家都怪你。”

    林九矜“……”

    “重新找個人不就好了嗎?”再說是她可的賠了那麼大一筆違約金,。

    “你還不知道吧是顧淮說隻要你演是你不回來是他願意無限製延期整個進度是這不的要把你推到風口刀尖上嗎?”鹿荷替她打抱不平。

    這下林九矜確定了是顧淮應該的真,不喜歡她是否則也乾不出來這種事。



    上一頁 ←    → 下一頁

    隔墻有男神:強行相愛1誘婚試愛:總裁老公太會都市逍遙修神透視醫聖神醫小獸妃
    我是系統之女帝養成計劃重生落魄農村媳金手指販賣商都市最強裝逼系統修羅武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