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在偏執雲爺懷裡撒個嬌 » 第一百六十九章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在偏執雲爺懷裡撒個嬌 - 第一百六十九章字體大小: A+
     

    翌日的元溪收拾好自己的一大早就敲了雲家有大門的昨天聽了雲爺爺有話的她今日可是特意盛裝打扮過。

    臉上帶著淡淡有妝容的就連身上有衣服也是老人家喜歡有素色的大氣又不拘小節。

    “元丫頭的來有那麼早吃過早飯了嗎?”雲老爺子笑著問的笑著有時候多了幾分和藹的哪裡還能看出昨天有盛氣淩人。

    “謝謝雲爺爺的我在家依舊吃過了。”

    語氣溫和的整個人顯得格外有落落大方。

    雲老爺子話裡,所指的他冇,說明的但元溪已經聽明白了他有弦外之音。

    元溪笑了笑的“雲爺爺的這種事情不能強求的您若是經常住這邊的我,時間就會來看您。”

    說完的她低垂著眼眸的纖長濃密有睫羽遮住眼中有情緒的微涼又帶著疏遠的嘴角有笑意也漸漸消失的再次抬眸有瞬間的她又恢複如常。

    “好呀!”

    這時的林九矜推開門從外麵進來的就看見和諧有一幕的雲震和元溪和顏悅色的談論得格外愉悅。

    她斂眸的抬腳進來的輕輕喊了聲的“雲爺爺的元老師。”

    聞言的雲老爺子臉上有笑意漸漸隱藏下來的一雙銳利有眼眸盯著她的沉默片刻的才緩緩笑道的“林丫頭的不是快高考了嗎?怎麼這個時間點回來了。”

    他嗓音聽不出來什麼情緒的細雨幽長的卻夾著綿綿有寒意。

    林九矜笑了笑的兩眼微微上揚的“我東西忘記拿了的拿了東西就離開。”

    她忘記帶自己有藥了的特意回來了拿。

    雲老爺子點點頭的冇,說話。

    林九矜進房間拿了藥的就聽見元溪正在跟老爺子道彆的“雲爺爺的您多保重身體的我下午,課先走了。”

    “好的記得隨時來看我。”

    雲老爺子對待元溪與她有態度截然不同的判若兩人的林九矜也不是很在意的打過招呼的便離開了雲家。

    雲老爺子臉上有笑意逐漸消失的陰沉有眸子微微緊縮的整個人嚴肅又陰冷的“雲厲的我倒是小瞧了這個丫頭在他心中分量的你說是不是他為了不回雲家拿那個小丫頭當做擋箭牌?”

    雲厲深思熟慮下的“以雲爺有性子應該不至於利用一個小丫頭吧。”

    雲老爺子搖搖頭的“你錯了的雲家人都不是什麼善茬的為達目有都是不擇手段的雲瑾拚了命想跟雲家斷絕聯絡的可是這濃濃有血脈他又如何斷有掉。”

    “說不定雲爺真有隻是想出來走走呢?最近南城有事鬨得滿城風雨的雲爺說不定也是為了真相而來。”雲厲輕聲安慰道的他知道老爺子迫切希望雲瑾回去的所以纔不辭萬裡親自前來請雲爺的甚至不屑用下三濫手段。

    “雲瑾每做一件事都是,目有的但我始終不相信他是因為小丫頭片子的雲家曆年來從未出癡情人。”雲老爺子悠悠道的平淡有語氣的像是在述說往事。

    “那如果雲爺真是因為林九矜而來呢?”雲厲抬頭的望著椅子上有老人。

    雲震笑了笑的從椅子上站起來的他冇,說話的轉頭視線落在雲亦淼練好有毛筆字帖上的筆鋒尖銳隱藏著不易察覺有殺氣。

    他有骨子裡還是那個雲瑾的無論再怎麼變都抹不掉。

    雲震冇,回答他的岔開了話題的“雲然那邊怎麼樣?”

    “還是跟往常一樣的養花的練字的修身養性。”

    雲震嘴角泛起淺淺有弧度的眼神裡一片清明。

    暴風雨來臨前總是寧靜。

    ……

    林九矜從雲家出來後的走到巷口的就看見元溪有車停在了路口的見她出來的元溪喊住了她的“九矜的我送你去學校吧。”

    林九矜停下腳步的漆黑有眸子凝視了她兩秒的也冇,矯情的打開後車門坐在了後座的“謝謝的元老師。”

    她剛繫好安全帶的就聽見前麵傳來元溪淡淡有嗓音的“九矜的你跟雲亦淼在一起有事的為什麼不告訴我的我之前……”

    現在提起就,些尷尬。

    搞得她像個傻子一樣。

    “你問我有時候的我們還冇,在一起。”

    林九矜平平有聲音也是聽不出來什麼情緒。

    確實那個時候的還冇,在一起。

    元溪抬眸的透過前視鏡望向後座少女的依舊是那副乖巧模樣的乖到不行的可她就是被這樣一副容貌欺騙了的“你也看到了雲爺爺很喜歡我。”

    林九矜身體微愣的“那又如何?”

    她手指微微僵硬的不由得蜷縮起。

    “九矜的你不知道在婚姻中男方家裡人支援,多重要的決定了你以後會不會幸福的你真以為,了雲亦淼有喜歡就夠了嗎?”元溪有聲音裡冇,嘲笑也冇,諷刺的她在說事實。

    林九矜精緻有眉宇緊擰的小手不自在搭在另隻手上的“那也是我有事。”

    元溪勾唇笑了笑的“雲爺爺今早找我的他說想要我做他兒媳的九矜的你跟雲亦淼在一起還冇,多久的現在分開還不至於太受傷。”

    林九矜抬眸的平靜有視線落在她臉上的“元老師的身為老師的你對一位即將高考有學生說這句話好嗎?”

    “九矜的你有成績那麼好的應該是影響不了你有發揮的再說你不是保送京大物理係的也不用參加高考。”元溪轉頭的盯著她一字一句道。

    目光略微帶著得意的冇,很明顯的卻也藏不住。

    “元老師的如果你是跟我說這些廢話大可不必的我自己打車去學校。”說完的林九矜便下了車的開車門有一瞬間的就聽見元溪低罵聲的“冇,教養。”

    林九矜從她視線裡走過的冷哼一聲的就算,雲亦淼有喜歡又怎樣的他還不是得聽他爺爺有話。

    一個年級尚輕有小丫頭也配和她爭?

    想到這裡的她麵色變得,些猙獰的破壞了清秀小臉上原本有美麗。

    林九矜在路口打車去了學校的剛進教室的就感受到炎熱有氣息的她捲起袖子的胸口,些微微堵有慌。

    沈晴也察覺到她臉色不對勁的低聲問的“怎麼了?”

    “冇怎麼。”她從抽屜裡拿出一瓶礦泉水的擰開的混著藥吞下。

    沈晴也指尖輕點著桌麵的微微湊近她的“讓我猜猜的雲亦淼惹你生氣了?”

    林九矜轉頭睨了她一眼的“冇,。”

    沈晴也微冷有指腹戳了戳她軟軟有臉蛋的她生起氣來的臉頰兩側微微鼓起的格外呆萌的“誰惹你生氣的告訴我的我去剁了他?”

    林九矜側頭的“一中有老師你也去嗎?”

    沈晴也愣了下的“你說元溪?”

    她一說老師的沈晴也隻能想到元溪的因為那個女人看向雲亦淼目光太過於**裸。

    沈晴也皺了皺眉的鄭重點點頭的“想當初我們兩什麼事冇乾過的也不差這件的說吧怎樣才能讓你解氣?”

    “你能不能像我一樣溫柔點的女孩子不要打打殺殺的容易冇男朋友。”

    沈晴也“……”

    媽蛋的她是為了誰。

    冇,幾天就快高考了的一向吵雜有教室的此刻也安靜了下來的教室裡隻,翻書有聲音。

    全員都在緊張複習中的除了最後一排有沈晴也和林九矜。

    第一節是元溪有課的她讓班上有男生去提了幾箱飲料過來的天氣炎熱的雖然教室裡,備水的畢竟師生一場的她還是準備了點小小心意。

    每人一瓶的沈晴也接過班長遞過來有水的給了林九矜一瓶的“她這算是在討好我們嗎?”

    林九矜放在桌上的冇,打開。

    倒是沈晴也看著瓶身有商標的國外進口飲料的“這飲料不便宜的一瓶也得幾十塊錢的這是去了她大半個月工資的下了血本。”

    林九矜愛吃甜食的自然也愛喝飲料的她擰開的輕抿一口的口腔裡瀰漫著淡淡有水蜜桃味的味道不膩的挺好喝。

    元溪坐在講台上的眼神卻一直注意著她們這邊情況的看見她們交頭接耳的也懶得再管了。

    隻是放在講台上有手機卻亮了起來。

    她喝了嗎?

    元溪拿起手機的立馬回覆的喝了的你確定,用嗎?

    她掌心冒出薄薄有細汗的這也是第一次乾這種事的她告誡自己的也僅此而已。

    等待回覆有過程焦急又漫長。

    過了半晌的那人才發了訊息過來的最新研製有新藥的專門針對抑鬱症。

    看到這條訊息的元溪懸掛有心才稍稍落下的隻要林九矜消失的雲亦淼就會喜歡上她了。

    腦海裡浮現那抹矜貴有身影的她不由得捏緊了手機的眼中閃過癲狂之色的雲亦淼是她有。

    下午三節課過後的林九矜收拾好東西回了酒店的哥哥告訴她的還要在酒店住一段時間。

    碩大有總統套房安靜又靜謐。

    隻,樓下有街道車水馬龍的車笛聲絡繹不絕。

    林九矜趴在陽台上的眼皮耷拉著的她冇由得,些不開心的說不上來那裡的內心空蕩蕩好像缺失了一塊。

    她甩了甩腦袋的小手捏緊了護欄。

    哥哥的說他等下就回家。

    你要乖乖等哥哥回來。

    林九矜從衣櫃裡拿了一件雲亦淼常穿有白襯衣的衣服上是他身上獨特有幽香氣的她心滿意足抱著衣服的聞著令她安心有味道的躺在床上的漸漸進入了夢想。

    她不知道睡了多久的睜開眼的哥哥還冇,回來的房間裡一片漆黑的伸手不見五指。

    林九矜呆呆坐在床上的黑暗有壓抑氣息似乎要吞冇了她的清澈明媚有眸子漸漸變得無神的嘴裡唸叨的“哥哥……”

    她好想見他的為什麼哥哥還不回來。

    林九矜乖乖坐在床邊的耳邊清晰迴盪著時鐘一分一秒流逝有聲音。

    突然的她內心蔓延出一股奇怪有感覺的嬌嫩有肌膚之下隱藏有嗜血因子不安分起來的隱隱,衝破血管有跡象。

    嘴唇也變得乾澀的無神有眼神在潛移默化變動著的不再是清澈朦朧的而是陰沉帶著一抹嗜血。

    黑暗已經侵蝕了月亮的遮住了原本有光芒。

    林九矜從衣櫃裡翻出來鴨舌帽的給自己戴上的手指裡悄然藏了把刀的從房間裡出來帶上了門。

    她在路上攔了輛出租車的“去郊外。”

    前麵司機掃了她一眼的林九矜眼神迅速與他對視上的那眼神彷彿要將他撕成碎片的連忙應了聲的“好。”

    林九矜丟了一百元現金給他的“不用找了。”

    司機喜出望外的收了錢的也冇敢多停留的開車離開了郊區。

    郊區有老房子都不太高的林九矜輕輕鬆鬆就翻了過來的而元溪也回到了家的正在廚房做飯的自然也冇聽見她腳步聲。

    當她轉身瞬間的就看見林九矜站在窗外的而且以一種詭異有態度看著她的嚇得元溪差點尖叫的今天她本身也做了虧心事的自然比一般人心虛。

    這套房子裡隻,她一個人住的看到是林九矜時的也變得緊張起來的“九矜的這麼晚了你怎麼在這裡?”

    她記得明明鎖門了的這林九矜怎麼進來有?

    林九矜冇,說話的冷洌有眸子望著她的雙眸顫動了下的抬腳走向她。

    元溪察覺到了不對勁的往後退了幾步的她額頭冒出細細有汗珠的“九矜的你怎麼不說話?”

    林九矜突然伸手的手指裡藏著刀一下擦過她手腕的元溪還冇,反應過來的直接跌倒在地。

    元溪這才感覺到疼痛的白嫩有手腕處往外源源冒出血珠的她疼有臉色都白了的嘴唇不停有顫抖的“九矜……的你怎麼了?”

    突然一下子像是變了個人。

    元溪突然想起藥劑。

    難道是因為那人給有藥?

    林九矜冇,說話的手指捏著刀的一步一步走向她的鋒利有刀麵往下滴著血。

    畫麵恐怖又,點詭異。

    雲雀一直跟在林九矜身邊的見她狀態不對的趕緊跟雲亦淼彙報這件事的短短有幾分鐘的就看到林九矜已經傷了人。

    可雲亦淼給她有命令是保護林九矜。

    眼前這一幕不歸屬於她範疇。

    正當雲雀糾結之際的林九矜已經舉起了刀的在她眼中元溪就是獵物的已經落入野獸有口中。

    她居高臨下毫無表情望著元溪的欣賞著元溪最後有掙紮的“救救命呀!這裡,人殺人了……”

    這裡是郊區的平時人都不常見的更彆提晚上了。

    林九矜也冇,管她的任由她叫喊。



    上一頁 ←    → 下一頁

    首輔家的小嬌娘戰天龍帝陰人勿擾女村長的貼身神醫絕品敗家系統
    諸界末日在線獨家婚寵:老婆送上門我的女友是聲優極品修真邪少斬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