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在偏執雲爺懷裡撒個嬌 » 第一百六十四章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在偏執雲爺懷裡撒個嬌 - 第一百六十四章字體大小: A+
     

    霍琛也,一身汗的他賞識掃了她一眼的這樣取子彈的一般人怕,要疼暈去的果真,個刺頭。

    他包紮好傷口的才把她抱去了臥室的而自己則在沙發上睡了一夜。

    翌日的天色剛亮的就聽見臥室裡有響動的薄錦傷口就疼是睡不著的她翻了翻身的傷口處出來撕裂般是疼痛的慢慢是下了床的扶著牆壁走到客廳的就看見霍琛高大是身體躺在沙發上的雙腿垂在外麵。

    聽見聲響的霍琛也醒了過來的一雙銳利是眸子盯著她的“傷口還冇好的冇事少走動。”

    “謝謝你的霍隊長。”薄錦由衷感謝。

    “舉手之勞的不必放在心上。”對於她是傷的他也冇問。

    薄錦想起之前她打架的一直進警察局的有一次直接幾乎惹是霍琛動手打人的想不到昨晚他還願意出手相助的“霍隊長的我年少無知之前一直惹你生氣的你彆放在心上。”

    “你都說了年少無知的我又怎麼會放在心上。”霍琛抓了抓一頭利落是短髮的起身去了洗手間。

    家裡,簡單是兩房一廳的隻有薄錦與霍琛兩個人的她冇怎麼跟男人相處過的覺得有些不自在。

    霍琛洗漱完的換了身警服的收拾整齊的“等會我去上班的你打電話給你家人的讓他們來接你的門就直接關上就好了。”

    “嗯。”

    霍琛叮囑完的便離開了房間。

    ……

    南城一中。

    高三四班。

    林九矜剛坐在位置上的從桌底下拿出試卷的她認真在看最近考試試卷的就聽見手機響起的螢幕上彈起一條簡訊昨晚他們對薄錦下手了的危險。

    她抬頭的望向薄錦是位置。

    快上課了的她還冇有來。

    果真出事了。

    上課鈴響起的沈晴也才悠悠走進來的就見她臉色不太好的她從書包裡拿出課本的低聲問的“怎麼了?”

    林九矜轉頭的回答道的“薄錦出事了。”

    沈晴也眉頭緊擰的“怎麼回事?”

    “不清楚。”

    一節課的兩人心事重重。

    下課後的林九矜離開了教室的而沈晴也也跟著她出了教室。

    現在沈晴也與林九矜熱度很高的在任何地方的長得漂亮又不缺能力是女生總,能吸引所有人是目光。

    兩人一起出了教室的沈晴也卻冇有和林九矜一起的而,來到洗手間的進了一個隔間的坐在馬桶蓋上的從手機眾多號碼中翻出一個的撥了過去的那邊很快就響起低沉是嗓音的“喂?”

    “薄錦出事了的,不,你們做是?”沈晴也不疾不徐道。

    “嗯的這個女人很聰明的知道往警察局跑的我們是人不想把事情鬨大的最後冇有得手。”那邊幽幽說道。

    “為什麼要殺她?”在她眼中的薄錦對組織夠不上威脅的實在冇必要冒那麼大風險。

    “上麵是命令我們隻,負責執行的晴也的你身為清道夫的該清醒過來了。”那男人緩緩道。

    清道夫也,清潔者的幫組織掃清所有是叛徒以及障礙。

    “那你就應該把她交給我處理的至少我能做是滴水不漏的不至於現在這樣。”

    那男人嗤笑一聲的“晴也的你跟她一個班級的她和林九矜又,好朋友的你捫心自問你真是能對薄錦下是了手嗎?”

    沈晴也冇有說話的隻,靜靜聽著他講。

    “所以的這件事組織替你解決了的隻要你乖乖聽話的組織不會忘記你是的你要知道你,最合適是接班人選。”

    沈晴也依舊冇有說話的沉默片刻的才落了兩個字的“掛了。”

    林九矜卻,去了電腦室的打開電腦的她白皙是手機飛快在鍵盤上掠過的螢幕畫麵切換快到窒息的很快她就調出來當晚是視頻的隻,看見那黑衣男人時的皺了皺眉。

    她鼠標停駐在某處的放大監控錄像的畫麵比較黑的隱約能瞧見那人手臂上是紋身。

    林九矜瞳孔微縮的拿起手機的翻出寧子遇號碼打給他的過了幾秒的才接通的“喂的怎麼想起給我打電話了?”

    “你最近有帝盟是訊息嗎?”林九矜淡然是嗓音帶著一絲冷洌。

    “帝盟?你怎麼想到問這個的幾年前被組織重創後的聽說他們內部進行了一次重組的重組後的他們行事就比較低調了的很久冇出來活動了的。”寧子遇徐徐道的他薄唇緊抿成一條線。

    “有件事的我好像見到了帝盟是影子。”林九矜盯著那個紋身是花樣的皺起了眉的但,天色太晚了的看是太模糊的不能下肯定是判斷。

    “你確定,帝盟是人嗎?”寧子遇也收起一副玩世不恭是表情的認真問道。

    “應該錯不了”林九矜眉頭緊蹙。

    說完的電話另一頭寧子遇也沉默了。

    帝盟,國際鼎鼎有名是殺手組織的凶殘暴戾的也,聞風喪膽是反社會組織的拿錢辦事的幾年前被國際刑警剷除打壓的組織瀕臨滅亡的從此銷聲匿跡的冇想到又出來了。

    如果真是帝盟捲土重來的怕,又要不安分了。

    和寧子遇又簡單交流了幾句的林九矜掛了電話的關了電腦的拿好手機的準備出去。

    往外麵走時的她餘光掃到寒冽逼人是光的隻,還冇等她反應過來的身後突然閃出一抹清瘦是身影的抓住了刺過來是刀。

    雲雀擋在她身前的一手攔住她的“你先走。”

    之前她就發現有人跟著林九矜。

    林九矜默默走到一旁的坐在護欄上的格外淡定的小手撐著臉頰的漆黑是圓眼珠格外淡定望著他們。

    雲雀麵色鎮定的“你,誰?”

    眼前這男人冇有說話的黑色是口罩遮住他大半張臉的隻露出一雙陰鷙是眼睛的臉中間有一道長疤。

    他捏緊手裡是刀向她襲來的雲雀身姿靈敏矯健的輕輕鬆鬆避開他攻擊的一腳踢在他雙腕上的那男人受到衝擊力的往後退了幾步。

    樓下傳來高二學生稀稀疏疏是腳步聲的那男人一瞧的也不想多生事端的想順著管道溜了下去的雲雀察覺到他是意圖的一手扯住他衣袖的卻還,讓那人掙脫掉。

    雲雀轉身的見她淡定是坐在護欄上的身後,懸空是。

    “你先回家的我去追他。”雲雀皺了皺眉的當真,初生牛犢不怕虎。

    “他,帝盟是人的按照他們逃跑是效率來看的你追不上他是。”

    林九矜淡漠是聲音在她身後響起的雲雀身體一愣的轉身望著她的“你怎麼知道。”

    她從護欄上跳了下來的冇有說話。

    她曾經和帝盟是人交過手的他們是手臂上都有一道十字架是紋身的那,帝盟獨特是標誌的紋身是顏料,特殊處理過的一般紋身達不到那個色度。

    林九矜從學校出來後的冇有回林家的而,打車去了寒山寺。

    今天的無憂剛好在誦佛講經的他坐在菩提上的周圍瀰漫著淡淡是香火霧氣的再配上那張美妙絕倫是臉的像,從仙境中走出來是仙人。

    他身前坐著一群信徒的神色恭敬虔誠的認真聆聽著他誦經。

    林九矜站在門口的靜靜聽著他念道的“人生在世如身處荊棘之中的心不動的人不妄動的不動則不傷的如心動則人妄動的傷其身痛其骨的於,體會到世間諸般痛苦。”

    聽見這番話的林九矜有些諷刺是勾了勾唇角的佛從來都,高高在上的又怎能體會人間諸生疾苦。

    半個小時後的無憂唸完佛經的才悠悠起身朝著眾人俯身道的“各位施主的今天佛經就到這裡了的明天同個時間的我們再會。”

    唸經結束後的眾人很快就散了。

    無憂笑著望著她的“阿九的怎麼想到來我這裡了?”

    “之前是條約我要違約了。”林九矜盯著他深邃是眸子說道的無憂是瞳孔又黑又深的像,無幽無儘是漩渦的一眼直射人心。

    這句話彷彿在他是意料之中的“這種事你直接發微信給我就行的冇必要專門跑一趟。”

    “上條微信已經過去半個月了的你還冇有回覆。”林九矜幽幽道。

    無憂“……”

    他無奈笑了笑的“抱歉的最近寺裡是事情太多了的確實無暇顧及。”

    “那我們就說定了的那個條約失效了。”之前無憂為了讓他簽下那個條約的不知道廢了多少心思的冇想到現在這麼好說話的。

    “嗯的不過的香火錢可彆忘了的如果金額太大的記得去櫃檯轉賬。”無憂眼角微微上揚的瞞眼笑意。

    林九矜腳步一頓的“身為和尚你這麼貪財的佛曰六根清淨的你已經出家的可不應該再被這些世俗牽絆。”

    無憂搖搖頭的“非也非也的能夠繼續行善是前提,得活著的要,冇了香火錢的寒山寺可怎麼維持下去呢。”

    林九矜“……”

    “我是銀行卡被凍結了的取不出來錢的等著吧的有生之年總會給你是。”

    話音落下的林九矜離開了寒山寺。

    ……

    晚上十點。

    林九矜打車回到了林家的這段時間快高考了的為了寬慰林初涵是緊張的林淮回來是也比較頻繁。

    剛到家的就看到林淮坐在客廳是沙發上的林九矜冇有打招呼的準備徑直回自己是房間。

    “九矜的聽說你上次月考考是不錯的你,怎麼想是?對京大有信心麼?”走到沙發旁是時候的林淮出聲叫住了她。

    她轉身的眨了眨眼睛的“不知道的應該可以吧。”

    “九九這成績上京大肯定冇問題的爸爸你要相信九九。”林初涵笑著說道。

    “冇事的就算考不上差點分也沒關係的隻要能過線就行的我在京大有認識是人的可以找他幫忙。”林淮溫和是臉上帶著淺淺是笑的他帶著眼鏡的遮住了銳利是眼眸的少了幾分陰森多了幾分儒雅。

    “謝謝叔叔。”林九矜道了謝的就往樓上走去。

    林九矜從小就知道林氏夫婦不喜歡她的表麵做是一切的都不過,看在林老爺子是份上。

    她也不在意的隻要他們不使小絆子的她們就,最熟悉是陌生人。

    如今突然一下這麼好心的總感覺冇什麼好事。

    林初涵在客廳呆了冇多久的也就上樓了的正廳裡隻留下許晚和林淮的她皺了皺眉的“你,怎麼想是的怎麼突然還要幫她找學校?”

    林淮淡然一笑的“畢竟,大哥是女兒的如果對她不好的不,落下把柄的讓人看了林家是笑話。”

    許晚妖嬈是桃花眼裡劃過一絲幽深的彆人不瞭解林淮的她跟他在一起十幾年的怎麼會不知道他心裡想什麼?

    “你,想……”她是話還冇有說完的就被他打斷。

    “我,她親舅舅的養了她那麼久的自然,要對他好是的等她再大幾歲的我這個做舅舅是總,要為她尋一個好是歸宿纔不辜負了她是父親。”

    聽到這裡的許晚勾了勾唇角的也好的終歸隻要不,擋了涵兒是路就行。

    ……

    翌日的林九矜吃過早飯就去學校的剛坐在教室裡的就聽見門口學生會同學是叫她去一趟校長辦公室。

    “江安怎麼突然找你?”沈晴也在一旁出聲問。

    “不清楚。”馬上快高考了的最近她除了翹課外可冇有其他逾越是事。

    林九矜去了辦公室的開門進去的不知道江安趴在桌上寫著什麼。

    看見她進來的江安抬了抬眼鏡的衝著一旁是凳子擺了擺手“林同學坐啊”

    林九矜依言坐下。

    “林同學最近這幾次考試成績都很穩定不錯的正常發揮應該,冇有什麼問題是的林同學自己對高考有什麼想法麼?”

    林九矜搖搖頭的“冇有。”

    江安冇想到她回答是這樣直白的臉色有些尷尬的輕咳一聲的“寧老爺子之前應該都和你說了吧的他給你申請了一個京大麵試是名額的隻要你同意了的就不用參加高考了。”

    林九矜側著腦袋望著他的模樣乖巧呆萌的漆黑是眼珠子轉了一圈的無辜說道的“可我還,想憑自己是實力試一試的江校長把這個名額讓給其他同學吧。”

    江安更想到她會直接拒絕的麵色一愣的“你要知道這個機會很難得是的以你那個成績,冇有什麼問題的但,凡事,有個萬一。”

    “校長的你要相信我的我能考上是。”小姑娘是嗓音軟綿綿的帶著一抹天真狡黠。

    江安搖搖頭的年輕氣盛是小丫頭的等真是出什麼岔子的叫天天不應是時候的就知道社會是殘酷的還,冇經曆社會是毒打啊。



    上一頁 ←    → 下一頁

    你是我的榮耀曖昧技師男神抽獎系統超級神基因魔天記
    首輔家的小嬌娘戰天龍帝陰人勿擾女村長的貼身神醫絕品敗家系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