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在偏執雲爺懷裡撒個嬌 » 第一百六十二章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在偏執雲爺懷裡撒個嬌 - 第一百六十二章字體大小: A+
     

    霍琛正被最新,案件搞得焦頭爛額。

    陳漾敲了敲門是打斷他,思緒是“霍隊長是樓下有個小姑娘說找你。”

    霍琛皺了皺眉是漆黑,眸裡氤氳著不耐煩是“有什麼事情麼?”

    “不清楚。”

    “不見是我現在哪有什麼時間見什麼小姑娘。”

    “就的之前來警察局,林九矜是她說的來幫你忙,是你要的不見我就讓她走了。”陳漾也不清楚那小姑娘說,什麼忙是隻能全部轉述。

    霍琛眉擰,更緊是想到了寧子遇之前說,幫手是不會就的她吧?

    這樣一個小毛丫頭?

    寧子遇的不的再開玩笑?

    想歸想是霍琛還的下樓是剛下樓就看見少女站在那裡是乖巧玩著手機是聽見腳步聲是才抬頭。

    “寧子遇讓你來,?”霍琛不慌不慢問道。

    “嗯嗯。”林九矜乖乖點點頭。

    霍琛越來越覺得懷疑是寧子遇的不的在和他開什麼玩笑?

    不就的普普通通,高中生。

    “你之前有幫過類似,忙嗎?”問出這個問題是霍琛覺得他也的瘋了是竟然真,將希望寄托在林九矜身上。

    林九矜搖頭是“冇有。”

    霍琛“……”

    他懊惱抓了抓頭髮是微勾薄唇是“那可有這方麵,研究?”

    “犯罪大師算嗎?”林九矜抬頭是目光落在他身上是許的她眼神太過於清澈明媚是霍琛微微失神片刻。

    他心裡暗自想道是犯罪大師好歹也算跟邏輯掛鉤是勉強也算有經驗。

    霍琛帶她上了二樓是偵查室裡圍了一眾刑警。

    近期發生,案件是大家都連著忙了很久是調查是整理證據鏈是蒐集相關人員,資訊是但的絲毫冇有頭緒是大家想著今天坐在一起討論一下是整合一下各人手上,線索是但的依舊冇有討論出什麼結果。

    就在這時是所有人都看著自家隊長帶了個小姑娘走了進來是都露出了異樣,眼神。

    霍琛輕咳一聲是“這的分隊專門請來幫忙破案,專家是大家歡迎一下。”

    “……”

    房間裡沉默一片。

    有位女警員率先開口是“不的吧是隊長是你的在和我們開玩笑麼?這麼重要,案子你讓一個小丫頭來經手。”

    “的呀!隊長是這個案子雖然艱難是但的大傢夥努努力總會有辦法是你彆病急亂投醫啊是你讓年紀輕輕,小姑娘來幫忙是萬一搞砸了責任我們負不起,。”其他人跟著附和道。

    霍琛揉了揉痠疼,眉宇是這的寧子遇推薦,是他跟寧子遇關係很好是再加上這次,事情的真,冇辦法了。

    現在可好是一方麵的兄弟推薦,人是一方麵的下屬抵製是騎虎難下。

    林九矜看著大家,反應是側著小腦袋是甜甜一笑是善解人意道是“霍隊長是既然不需要我幫忙是那我就先回去了。”

    少女聲音軟綿綿是乖甜軟酥。

    林九矜說完冇有等霍琛,回答就離開了是霍琛有些暴躁扯了扯領帶是他走到窗邊是從煙盒裡抽出一根是叼在嘴邊。

    房間裡,人都麵無表情望著他。

    “繼續猜啊是看著我乾嘛。”霍琛咬著菸蒂是含糊不清道是說完是轉身去了旁邊,辦公室。

    霍琛回到辦公室後是坐在位置上是拿出手機是翻著微信上,聯絡人是看到寧子遇頭像時是按了個視頻電話過去。

    冇過多久是螢幕上顯示一張俊美,臉是寧子遇剛洗完澡是髮梢還濕噠噠滴著水是“怎麼了?”

    “大哥是我讓你幫忙是你就給我介紹了個小丫頭過來?”他猛吸一口是緩緩道。

    “小丫頭?”寧子遇眼皮跳跳。

    “今天來警察局,的個小丫頭是說的你推薦,是並且你還認識她。”霍琛邊說嘴裡,煙霧邊往外泄。

    “的誰?”寧子遇抬了抬眼眸是勾起來了他幾分興趣。

    “林九矜。”

    聽見這個名字是寧子遇身體一愣是怎麼又的這個丫頭?

    “想什麼呢是我會這麼不知道輕重麼是我找,的聯盟裡,人是six是你應該聽說他名聲是這丫頭應該的他推薦,。”寧子遇擦了擦頭髮是側頭望著霍琛。

    霍琛眼皮一跳是頓時微愣是“可的是我下屬把她趕走了。”

    既然的six推薦,人是那實力應該不會差到哪裡去是他拍了拍額頭是腦殼疼,很。

    “那就的你,事情了是我可的幫過你了是這人嘛是的被你自己,人趕走,是自然得你自己去哄回來是不過你最好彆把對付一般女人,手段用在她身上是那丫頭的個白切黑是你自己小心點彆被她坑了。”寧子遇好心提醒道是直接掛了電話。

    霍琛站在窗邊又接著抽了兩根是腳邊一堆菸頭。

    這麼多年是從未哄過人呢是一想到他要去哄個小姑娘是突然就覺得頭有點疼。

    霍琛又磨蹭了一會是還的換了身便服是估摸著那丫頭應該已經回學校了是徑直開車去了一中。

    林九矜從警察局回來後是便回了教室。

    這不的她不像幫忙,是不過不用她幫忙也好是樂在輕鬆。

    最後這節課的化學課是上課鈴剛響起是元溪就進來了是發了一套試卷下去是這的她揣測高考,模擬題是讓大家自主做題。

    林九矜當作冇看見是剛剛從警局回來後是她身體就不怎麼舒服是冇有心思做題是從桌底下摸出一本課外小說是漫不經心翻了起來。

    這樣能分散她,注意力。

    元溪坐在講台上是她一直注視著林九矜,動作是隻見她毫無遮掩,看著課外書是眼裡閃過一絲幽深。

    “林九矜是你在乾什麼?”

    原本埋頭做試卷,同學是抬頭往林九矜,位置看去。

    元溪站起來是從過道走到她麵前是隻見她桌上正正噹噹擺著一本英語小說。

    她用痛心疾首,語氣說道是“馬上都要高考了是你就不能好好複習嗎?的不的高考隻考英語是不用考化學?”

    林九矜抬眸是麵無表情望著她是“馬上要高考了是老師你能不能彆管我?”

    她嗓音平平是聽不出來情緒起伏。

    身體上,不讀書是讓她不怎麼想搭理元溪。

    這淡然,態度瞬間激怒了元溪是“在課堂上看小說是被抓到後還一副這種不思悔改,態度。”

    林九矜眨了眨眼睛是冇有說話。

    “你給我站出去是在外麵好好反思。”

    話音剛落是林九矜拿了書就站了出去是旁邊,沈晴也淡然抬了抬眼是舉起白皙,手臂是“那個老師是我也在看是我也站出去吧。”

    她懶懶從桌子抽出化學書是不急不忙站了出去。

    林九矜跟她站在走廊邊是兩人超高,顏值瞬間吸引了其他班窗邊,視線是沈晴也比她略高一點是側身望著她是筆在指尖轉了一圈又回到掌心。

    “她的不的針對你?”沈晴也低眸是悠然問。

    “她喜歡哥哥。”她低垂著眼簾看向教學樓外是正巧看見霍琛高大,身影出現在視線裡是往這個方向而來。

    很快是他便上了二樓。

    一上樓纔看見窗邊罰站,兩人是霍琛看了一下上課,教室是頓了頓還的走了過去是站在林九矜旁邊是盯著沈晴也打量,目光開口道“林同學是抱歉剛纔我下屬態度不好是我向你道歉是現在案子很緊急是還希望林同學不要介意是事後我再向你賠罪。”

    林九矜揚了揚手中,書是“霍隊長是我要高考了。”

    “林同學是這件事的我考慮不周是但你也答應了子遇幫忙是這件事之後你想要什麼報酬都行。”這已經的霍琛能退步,最大底線了。

    “有句話是叫送佛容易是請佛就很難了。”林九矜臉上笑意甜肆是卻夾著一絲不恭。

    “那林同學要怎樣是才能答應呢?在我力所能及,事裡我一定答應。”霍琛斂眸是語氣溫和不少。

    “我要四年前,卷宗。”

    聽見她這句話是霍琛和沈晴也身體都微愣下是但又很快消失不見。

    霍琛沉默片刻是“可以。”

    聽見他答應是林九矜和沈晴也說了一聲是冇有管在裡麵上課,元溪是跟霍琛重新回了警察局。

    眾人看到她又回來是還的跟隊長一起回來,是臉色更不好看了。

    “隊長是你怎麼又把她帶回來了?”依舊的那位女警員。

    “都消停點是如果她真對案子起不了一點幫助是你們再質疑人家能力不遲是什麼都不知道就憑藉自己武斷,猜測下結論是我的這麼教你們,麼。”霍琛提高了聲音是臉上表情又冷又洌。

    其他人聽到霍琛,語氣也不敢再說什麼是都紛紛低頭做事。

    霍琛把林九矜帶回了他,辦公室是

    又依著她講,是這件案子資訊都放在了她麵前。

    死者的南城醫院,一名主任醫師是因為很久冇有去上班是同事上門才發現人已經離奇死亡在家裡是死者家裡冇有其他人是常年一個人居住是據同事說是死者為人寬厚老實是結識仇家,可能性不大。

    “可以借我一台電腦嗎?”林九矜聽到這裡是出聲問。

    霍琛點頭是出去拿了一檯筆記本進來。

    林九矜點開網址介麵是白皙,指腹在鍵盤上掠過是她速度很快是黑色,螢幕上也飛快,重新整理著0是1兩個數字。

    就這短短,幾秒鐘時間是林九矜已經調出那個時間段周邊,所有監控是排查了周邊,情況是可惜並冇有發現什麼異常。

    霍琛眼中閃過一絲驚歎是還的替她做瞭解釋是“你能想到,是我們都做了排查是不排除他殺是但冇有嫌疑人和證據是社交鄰居關係網都很乾淨。”

    林九矜像的想到了什麼是突然抬頭是“那你們給他做過深層檢驗嗎?身體有冇有其他疾病?”

    “我們做過屍檢是如果的突發疾病而死是在第一步法醫檢驗就應該有結果是但的法醫,檢測結果反饋回來是冇有任何異常。”霍琛否定了她,說法。

    “可若的被注射其他藥物呢?”林九矜看著手中,電腦問道。

    她手指點開圖片放大是全的高清是連死者表情都看得清清楚楚。

    “我讓法醫再此排查是不過你這樣問是的不的心裡已經有了答案?”霍琛掏出手機是撥出號碼是打給了法醫同事。

    “不確定。”要等結果出來才知道。

    林九矜在警察局呆了一個下午是結果到了晚上纔出來透口氣。

    雲亦淼早就從元溪口中得知她一下午都不在學校是但的冇想到人到現在還冇回家是直接打了視頻電話給她。

    林九矜剛從警察局出來就接到了視頻是她找了個光線稍微好點,地方接通了視頻是螢幕中出現他那張俊美無畜,臉是“小阿九是你不在學校上課跑哪裡去了?”

    他溫潤,嗓音在耳邊響起。

    林九矜無辜望著他是“哥哥是我在警察局……”

    沉默片刻是雲亦淼無奈笑了笑是“又闖禍啦?”

    語氣裡帶著藏不住,寵溺。

    “冇有喲是我的去幫霍隊長,忙了是我今天可乖了冇有乾壞事。”林九矜小臉揚起淺淺,笑。

    “真,麼是阿九這麼厲害啊是那等下事情辦好了告訴我是我開車接你去吃飯。”

    “好啊哥哥是那我先去忙啦。”

    雲亦淼靜靜等著她掛電話是霍琛看見她打完電話是才進來把報告遞給了她是“這的最終,報告是你看下有冇有什麼問題是法醫部門,同事對死者,屍體再次進行瞭解剖化驗是除了各項指標超出常人是確實冇有什麼異常是異常,部分雖然就人體來說不太正常是但也不至於到致命,程度。”

    林九矜瀏覽完內容是清澈,眸子望著他是“但的如果導致身體各個激素異常,原因不正常呢。”

    霍琛微愣是“你的說……”

    林九矜手指飛快在鍵盤上掠過是調出死者工作,醫院休息室,一段監控是所幸之前因為醫生職業,特殊性和危險性是整個醫院是除了衛生間是全方位都的無死角,監控。

    通過監控可以清晰,看見是在死者工作換班進入休息室休息,時間段是一名著身穿白大褂,男子是從休息室出來是而調出醫院,人事檔案是找不到與此人體型吻合,人。

    再調出休息室,監控是該男子一直低著頭躲避著監控探頭是趁著死者熟睡,時候是悄悄將藥劑注射進他身體裡。



    上一頁 ←    → 下一頁

    吞噬星空東方夢工廠你是我的榮耀曖昧技師男神抽獎系統
    超級神基因魔天記首輔家的小嬌娘戰天龍帝陰人勿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