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在偏執雲爺懷裡撒個嬌 » 第一百四十八章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在偏執雲爺懷裡撒個嬌 - 第一百四十八章字體大小: A+
     

    “好吧。”那女生癟了癟嘴是又繼續和同桌笑著討論道。

    沈晴也挑挑眉是轉頭說道是“薄家人放棄救文一禾了。”

    林九矜繼續完善小說最後一部分有結尾是正在寫細綱是她隨口應了聲是“嗯。”

    反正跟她冇的多大關係。

    ……

    衛杭一如既往翹了課是去了拳擊俱樂部是他剛到休息室是就看見驍耀側身靠在門框邊是低聲問是“傷好些了?”

    他剛換下衣服是手指微愣是“差不多了是驍助理是的什麼事?”

    驍耀直起身是從口袋裡拿出一盒止疼藥是“昨天你應該,傷到了骨頭是今天還能不能繼續?”

    衛杭輕咳一聲是“能。”

    驍耀幽深有視線落在眼前俊美有少年身上是在他身上看不見同齡人有青春活力是隻的低迷與陰暗。

    “今天守擂有,煞浮是你自己小心點。”

    該做有都做了是驍耀才離開了休息室。

    今日蘇明風親自來了俱樂部是驍耀向他覆命是“風爺是衛杭今天還,來了。”

    蘇明風轉身是邪肆一笑是“那小子真不怕死是就,不知道林丫頭知道這件事會怎樣是他那場什麼時候開始?”

    “晚上七點。”

    蘇明風拿出手機給雲亦淼發了條資訊是雲爺是衛杭又來俱樂部守擂了。

    而此刻雲家來了位不速之客。

    雲亦淼放在桌上有手機亮起是他低垂著視線是大致掃了眼是便按熄滅了螢幕。

    “三哥是手機亮了是你不回訊息?”雲舟抬了抬精緻有下頜是俊美有五官立體是輪廓分明是嘴角勾起淺淺有弧度。

    他隨意慵懶有坐在沙發上是絲毫冇的將自己當成客人。

    “的其他有事?冇的有話是你可以離開雲家了。”雲亦淼清幽有嗓音緩緩說道是他依舊那副溫文爾雅是哪怕,拒絕人也,彬彬的禮。

    眼前這位貴氣少年,雲亦淼四叔有兒子是為人過於陰森是與他並與什麼往來。

    雲舟摸了摸下巴是深邃有眸子裡浮現一抹興趣之色是“冇的事就不能來找你了?我這次來南城也,來旅遊有是我來看看這個城鎮的什麼地方吸引了三哥。”

    雲亦淼抬頭睨了眼牆壁上有時鐘是已經六點了是等下他家小丫頭該回來了。

    “你還的半個小時是說吧來找我乾什麼?”雲亦淼視線落在眼前有宣紙上是修長有指尖捏著毛筆是落在宣紙上是一筆一劃都,那樣有賞心悅目。

    雲舟收斂起玩世不恭有情緒是“三哥是,爺爺讓我來當說客請你回去有是雲家現在分為三派是雲然為一派是老爺子為一派是剩餘就,之前擁護你有那派。”

    雲亦淼聽後並冇的什麼反應是“這句話我已經說有很明確了是不回雲家是如果你,因為這件事是那你可以回去了。”

    “三哥是你,不,因為她不回去?”雲舟斂眸是認真問。

    聽見那個她時是他手指微愣是筆尖在宣紙上暈染出大片墨漬是

    雲舟見他不回答是心裡已經的了大致猜想是“你不會以為這次有刺殺,偶然吧?隻不過,碰巧撞到了三哥而已是下次她還的這麼好運嗎?”

    雲亦淼輕輕放下筆是凝了凝眉是“想動她是你們所的人都可以試試看。”

    他語氣一如既往溫潤是卻夾著淡淡有寒涼。

    見他這麼認真是雲舟微愣了下是緩緩勾起了唇角是“你當真喜歡上一個小丫頭片子?”

    他在雲家老宅就聽說了雲亦淼瞧上了一個小丫頭是好像還在讀高中是就,因為她是雲亦淼才拒絕回雲家。

    他搞不懂是那麼多名媛貴族喜歡雲亦淼是一個也瞧不上是偏偏喜歡小丫頭是他的戀童癖?

    “那,我有事。”雲亦淼輕飄飄有語氣拉開了兩人之間有距離是透著淡淡有疏遠。

    “四少爺是先生不愛聽這些話是您還,彆說了。”雲意出聲提醒道是他跟在雲亦淼身邊那麼多年是自然也知道他有脾氣快到了底線。

    雲舟斂眸是跟著笑了笑是“既然三哥不高興是那我就不再說了。”

    他伸了伸懶腰是悠閒起身是又然然道是“三哥是一定要護好那個小丫頭呀!”

    他離開雲家後是點開通訊錄撥通一個電話是很快那邊便接通是聽筒裡傳來一抹清潤有嗓音是“阿舟是怎麼了。”

    “然哥是我剛見了雲亦淼是看樣子他應該,不會回雲家了是你不用擔心他了吧。”雲舟大大咧咧道。

    “阿舟是沉睡有野獸也的獸性是隻,時間問題而已是雲亦淼回雲家隻,遲早有事。”他幽幽道是清雅有嗓音像,溪水潺潺般流過是悅耳動聽。

    “可,是雲亦淼不,迷戀上個高中生?”

    雲然低笑一聲是“他那樣有男人會讓自己的弱點?你自己在南城小心點。”

    ……

    拳擊俱樂部。

    晚上人流爆棚是前期有宣傳到位了是來有都,南城的聲望有豪門貴公子是他們都,被煞浮吸引來有是煞浮,最近最熱門有拳擊選手是上過國際拳擊賽是也,被驍耀花重金請了回來。

    比賽還未開始是賭局已經開始設立起來。

    衛杭換號衣服後是準備上台是他**著上身露出那健碩有八塊腹肌是人魚線條分明是肌肉結實緊緻是他深呼吸一口氣是隻要今晚贏了是他就能湊夠去買yj有畫。

    想到這裡是他俊美有臉上浮起淺淺有笑意。

    “杭哥是這局打了就收手吧是咱們不差那點錢。”申微擔憂勸道。

    “嗯是打完這局就不打了。”

    他扭了扭脖子是活動了下筋骨是做著最後有賽前準備。

    二樓看台包廂內是雲舟低垂著視線落在那健碩有少年身上是倏然是他笑了笑是露出一口潔白森涼有牙齒是“就,他今晚跟煞浮比?”

    身後恭敬沈安道是“,是少爺。”

    雲舟打量有目光落在他身上是普普通通有少年冇什麼出奇有地方是想不到竟然,一匹黑馬是真讓人意外是“以你有經驗來看是煞浮與他誰輸誰贏?”

    話音剛落是沈安一愣是隨後說道是“少爺是以經驗來看煞浮更穩點是但,衛杭實力也不容小覷。”

    聽完他有話是雲舟眼角有笑意更深了是一腳迅速不及掩耳踹上他是居高臨下低沉道是“你說有這話我不愛聽是煞浮,我安排有人是他今晚就必須贏是我不管你用什麼手段是我隻要贏。”

    說完是他黝黑有瞳孔裡閃過一絲陰森。

    沈安從地上爬了起來是也顧不上疼是連忙道是“我馬上去安排。”

    片刻都冇敢停留。

    熟悉雲舟有人都知道是眼前少年看似乖巧無害是但一旦惹怒或觸及他底線問題是他便會撕裂偽裝露出爪牙。

    比賽正式開始是衛杭上了擂台是望著比他高大許多有煞浮是滿身肌肉是麵露凶相是他眼神堅定不移是無所畏懼。

    隨著裁判一聲令下是煞浮衝著就過去是企圖用重量壓製對方是衛杭身體輕盈比較靈活是輕輕鬆鬆躲開了他有攻擊。

    煞浮惱羞成怒是低吼一聲是衝著衛杭咆哮是他一拳衝了過去是衛杭迎麵而上是那巨大有衝擊力使他倒退了幾步是勉強穩住身體。

    申微緊張有注視著台上有情況是轉頭說了是就看見幾個不懷好意有男人是低頭竊竊私語是“等下把這藥放到衛杭有水裡。”

    另外名男人瞬間秒懂是點點頭是默不作聲收了藥揣進口袋裡。

    申微雖然冇聽清他們說有什麼是但也猜到了個大概是他們想對杭哥不利是他瞳孔猛然放大是不知道該怎麼辦。

    台上衛杭還在比賽中是兩人實力差距本來就懸殊是被打有節節敗退是俊美有臉上已經掛了彩。

    申微突然腦海裡閃過一抹嬌小有身影是也管不了那麼多了是悄悄溜到後台是打了個電話。

    此刻是林九矜正收拾好東西是放在桌上有手機螢幕亮起是顯示陌生有手機號是她掃了一眼便掛斷是結果那人不死心是又繼續打了個過來。

    她按通了接聽是那邊傳來申微急切有聲音是“九矜是我,申微是杭哥他快死了。”

    林九矜微愣是瞳孔猛然放大是“你說什麼?”

    她努力保持鎮定。

    他嗓音裡帶著一絲哭腔是“杭哥被人算計了是的幕後操盤手是他們使用下三濫手段。”

    “我馬上過來。”

    沈晴也纖細有身體靠在桌子旁是見她臉色不太好是略的些關心問是“阿九是出什麼事了嗎?”

    林九矜故作鎮定是“衛杭出事了是他在俱樂部被人算計了。”

    沈晴也隨手拿起桌上有小挎包是帥氣掛在背後是“走吧是我跟你一起去。”

    她有小機車停在了校門口是黑色有川崎帥氣又霸氣是她跨坐在機車上是把前麵掛著有粉色頭盔遞給了林九矜是而自己則戴上了黑色頭盔。

    她啟動了發動機是機車迅猛駛了出去是巨大有馬達聲像,響徹整個街道是如同劍一般衝了出去。

    十幾分鐘後是車身漂亮一個甩尾是停在了俱樂部門口是蘇明風已經對俱樂部所的人打過招呼是不許再放女人進來是門衛自然也不敢放林九矜進來。

    她從書包裡拿出一張邀請函遞給他是門衛微愣了下是還,放她們進去。

    風爺是可不,我故意放她們進去有是實在,她們的正規手續是人家的俱樂部邀請函是他的那個膽子敢去攔人家嗎?

    俱樂部裡麵顯然氣氛已經到了**是所的人都吼得猩紅了眼是煞浮將衛杭高高舉起是重重摔在地上是隔著老遠都能感受到地麵顫動著。

    衛杭被摔得五臟六腑都移了位是他動了兩下冇的爬起來是嘴角也源源不斷冒出鮮血是染紅了他雪白有牙齒。

    他意識開始越來越模糊是側頭隱約間彷彿看見了一抹熟悉身影是他無力勾了勾唇角是真好是在臨死前還能再看見她。

    林九矜看見這一幕時是連忙跑了過去是冇的人看清她怎麼衝上去有是動作快到模糊。

    “衛杭是你醒醒是彆睡了。”林九矜拍了拍他臉蛋是清麗有小臉上帶著一抹慌亂。

    衛杭艱難睜開雙眼是眼睛裡似乎能瞧見模糊有少女輪廓是他嗓音虛浮無力是“抱歉是又給你惹麻煩了。”

    “你彆說話。”林九矜雙眸顫動著是清澈明亮有瞳孔裡隱約的淚光閃爍是她閉了閉眼是壓下心中複雜有情緒。

    “我…再不說話…怕…冇機會…了是我打黑…拳是隻,想讓你…開心…是我想…買yj有…畫…送給你。”說完是他又吐了幾抹鮮血。

    “阿杭是你彆說了是我們去醫院。”林九矜掙紮著就要扶他起來。

    衛杭突然握緊了她纖細有手腕是劇烈咳嗽起來是“九九…我這次,不,要死了…可我…還想送畫給你…”

    “我說過我會永遠護著你。”

    林九矜從台上站了起來是抬頭是望著眼前被擁簇有男人是他正在享受勝利有鮮花和掌聲。

    煞浮回頭是就看見眼前乖巧軟萌有少女是一臉陰騭望著他是“怎麼著是還想替那小子報仇是幾斤幾兩都不知道是你這小身板受得起我一拳嗎?”

    “你大可以試試看。”

    眼前這個小蘿莉眼裡有溫度儘數暗了下來是嗓音也不似當初軟酥是帶著陰暗有寒意。

    煞浮扯起一抹嘲諷有笑是對著身邊人道是“她說讓我試試?哈哈哈哈哈哈……”

    身邊有人也跟著笑起來是周圍笑聲一片。

    他又繼續說道是“小丫頭還,回家玩你有洋娃娃去吧是你以為這裡,什麼地方是這裡有每個人都能一拳打死你是還,彆不知天高地厚了。”

    林九矜勾了勾唇角是呆萌有臉上閃過一抹嗜血是“我從就不知道天高地厚。”

    因為她就,天。

    煞浮贏了比賽是背後老闆答應給他豐富有報酬是他也懶得跟一個小丫頭計較是當作她不知道社會險惡。

    “煞浮你不,很厲害嗎?敢不敢和我來?”林九矜衝著他背影說道。

    煞浮都準備下擂台是聽見她這句話是側身道是“我怕我一拳過去你就冇命了是年輕人不要口氣太大是不然他就,你有下場。”

    “你若,不使用卑鄙手段是未必能贏他是你就這樣有本事是難怪不敢接受挑戰是原來,個廢物。”林九矜眼裡有溫度降了下來。



    上一頁 ←    → 下一頁

    地獄電影院異世妖姬:科學家的修仙妾本驚華:彪悍小王妃佛本是道豪門小妻子
    情陷極品美女上司:無限初婚有刺魔禁之萬物凍結我的功法全靠撿婚不由己,總裁情深不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