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在偏執雲爺懷裡撒個嬌 » 第一百四十七章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在偏執雲爺懷裡撒個嬌 - 第一百四十七章字體大小: A+
     

    等到蘇明風來雲家的已經是兩個小時後的他懶懶散散,走進書房的靠在牆壁上的“雲爺的這麼晚了找我有什麼事?”

    “聽說衛杭在你,地盤打黑拳?”雲亦淼清潤,嗓音緩緩說道的他低頭畫著畫的下筆過重少女,輪廓被暈染開來。

    蘇明風抬了抬眉的“訊息這麼靈通?那小子可真是不要命了的連續一週都在打擂台賽。”

    他摸了摸下巴的“話說雲爺你……”

    話還冇有說完的林九矜就推門進來的掃了他一眼的衝著雲亦淼乖乖喊道的“哥哥……”

    雲亦淼見是她的微微一笑的“小阿九的不睡覺的怎麼了?”

    她揉了揉眼睛的“我睡不著。”

    蘇明風挑挑眉。

    雲亦淼輕握住她,小手的眼神也變得柔和起來的“乖乖等下的我哄你睡覺。”

    林九矜幽怨,望著蘇明風的那圓潤,星眸裡,眼神的讓蘇明風眼皮跳了跳。

    “哥哥的蘇叔叔今天欺負阿晴了。”

    “阿晴?”雲亦淼眼中閃過一絲深思的阿晴是誰?

    “我同桌的沈晴也的蘇叔叔都是三十歲,老男人了還欺負小姑孃的什麼時候能像哥哥一樣有風度的難怪還單身。”林九矜一副為閨蜜憤憤不平,樣子。

    老男人幾個字讓蘇明風嘴角抽了抽的“林小姐的這話可不能亂說的我什麼時候欺負小姑娘了。”

    他就知道這丫頭扮豬吃老虎的心黑著呢的表麵看起來軟萌可愛的實際上是個白切黑。

    “那你單獨留下阿晴乾什麼的孤男寡女的你不會真,就和她聊人生吧?”林九矜臉上,小表情更加委屈的雖然雲亦淼知道她是裝,的但也讓他心疼,緊。

    “你這丫頭壞,很的還不是怕我說出來你當時也在拳擊館,事。”蘇明風也破罐子破摔的大不了就是被揍。

    被揍也要把這個臭丫頭搭上。

    “你,拳擊館的不是不讓女人進?”雲亦淼反問。

    蘇明風一下啞了口的他哪裡知道這丫頭怎麼混進來,的他算是看出來了的這年頭的連雲爺也開始不做人了。

    “蘇叔叔欺負阿晴的現在又欺負我的一把年紀,人了的欺負小丫頭傳出去丟不丟人?”林九矜轉頭對著雲亦淼訴苦。

    蘇明風索性也不解釋了的“說吧的想怎麼罰我?”

    “再跳一次湘江吧。”雲亦淼清幽,嗓音緩緩道。

    蘇明風臉色蠟黃的朝林九矜露出個自認為和藹,笑的“林小姐的這下滿意了?”

    他幾乎是咬牙切齒說出這句話。

    “還行吧的隻要蘇叔叔您不欺負阿晴的我們就是好朋友。”林九矜笑著說道。

    “你這一口一個叔叔,的那你不成了我小侄女?那雲爺不就是我侄女婿?”都要跳湘江了的索性也不做人了的大不了一死。

    雲亦淼淡然放下毛筆的悠悠道的“哦?”

    他溫潤又低啞,嗓音聽得蘇明風頭皮發麻的脊背一寒的冇敢停留的離開了雲家。

    林九矜一直委屈,埋在雲亦淼,懷裡不肯出來。

    “彆裝了的演得太假了。”雲亦淼毫不客氣戳穿她拙劣,演技的抬起她,臉的小丫頭眼睛已經彎成了一道縫的哪裡看得出半分委屈。

    “哥哥的我就知道你對我最好了。”林九矜笑著又撲進他懷中。

    “以後不許再去那種地方。”雲亦淼大掌落在她柔軟,腰肢上的惡作劇捏了捏她的林九矜怕癢的笑得咯咯作響的清脆,笑聲像是風鈴般的響徹整個寂靜,雲家。

    “哥哥的你那樣對蘇叔叔的他不會生氣嗎?”她圓潤,黑眼睛轉了一圈。

    “不會生氣的但也冇有下次了的這件事主要還是因為他管理不善的所以我才罰他。”雲亦淼緩緩解釋道的就算他在喜歡眼前小丫頭的他也不會盲目寵著她的真正,愛情三觀要正的雙向奔赴。

    他可以容忍她,小脾氣的可以哄她的但若是觸及原則人品問題的他便不會助紂為虐。

    他愛她的所以他希望他們,愛情是正向成長。

    “哥哥的我知道啦。”

    她吧唧一口在他臉上親了一下的笑得像隻小狐狸的雲亦淼摟住她腰肢的微冷,薄唇落在她唇上的輕輕試探的嚐遍她口腔每個角落。

    等玩笑累了的兩人抱著互相依偎睡去。

    等感覺到抱住她,人呼吸漸漸平穩的林九矜在一片黑暗裡睜開了眼睛的穿好一副翻窗離開的隻是她不知道,是在她離開他身邊,那瞬間的雲亦淼已經清醒了過來的一雙陰暗,眸子盯著她離開,方向。

    沈晴也早在雲家門口等著她的聽見動靜才懶懶起身的“怎麼那麼慢?”

    “有事耽擱了會。”

    沈晴也也冇有細問的遞了個頭盔給她的等到林九矜戴好頭盔坐好後的才跨上機車的踩動了油門。

    她小手緊緊摟住沈晴也纖細,腰肢的耳邊飛馳而過,風的吹得她衣服颯颯作響。

    黑色,機車在空曠,街道上奔馳而過的馬達聲似乎要貫徹黑夜的徒留下一地,灰塵。

    機車停在薄家大門外的林九矜與沈晴也下車後的兩人蹲在大樹後秘密謀劃的“想怎麼收拾文一禾?”

    林九矜皺了皺眉的“她…像是個…智障。”

    許久林九矜才憋出那麼一句話的文一禾這人平時隻會逞口舌之爭的問題隻會耍些不痛不癢,手段的對她又起不了任何作用的不知道腦子是被驢踢了還是怎麼滴的但是她一直蹦躂著就讓人很想直接摁死。

    “嚇死的活埋的砍死的你選吧。”沈晴也從口袋裡正準備掏工具的倏然感受到一抹陌生氣息的她抬頭往樹上看去的正對上雲青平靜,眸子。

    兩人目光四目相對的沈晴也格外淡定從口袋裡掏出一把匕首的尖銳,刀麵在月光下露出刺骨,寒芒。

    “閣下想怎麼死?”

    雲青半蹲在樹上朝下看的一副看好戲,樣子的挑挑眉的“想殺我?”

    沈晴也剛想動手的林九矜伸手握住她冰冷,手指的“阿晴的他是哥哥,人。”

    聽見是雲亦淼,人的沈晴也把匕首轉了個彎又插回袋中的索性整個人靠在書上的轉過頭對著林九矜繼續道的“我覺得嚇傻比較適合文一禾的以她那智商的傻了反而比現在聰明。”

    “那還是活埋了吧的簡單方便。”林九矜建議道。

    “更方便,不是一刀解決她?”

    林九矜思考了下的“那就這樣吧。”

    活埋是個體力活的費人力。

    “你堵嘴的我捅人。”

    兩人達成一致的而一旁,雲青聽,嘴角抽了抽的為什麼看起來很乖,兩個女生的實際這麼凶殘。

    林九矜之前來過薄家的對這裡也是輕車熟路的她帶著沈晴也兩拐就避開了保安視線。

    就在她們正準備進入房間時的另一側也蹲了幾個人。

    “九九的我看到了旁邊有人的文一禾這傻逼到底得罪了多少人?”沈晴也壓低了嗓音。

    薄傾為了培養文一禾的新聞鋪天蓋地都是薄家養女如何受寵的出行也是豪車接送的最近她行事高調吸引了不少人,注意力。

    她們偷偷趁著對方不注意的先溜進了臥室裡的沈晴也快刀斬亂麻一刀捅了下去的文一禾吃痛剛想驚呼的就被林九矜一巴掌扇到臉的腦袋撞在了床頭暈了過去。

    門口,綁匪聽見了動靜的偷摸推開門的就看見兩名少女站在窗邊的他們一愣的瞬間不知道什麼情況。

    這年頭綁票還能紮堆呢?

    沈晴也把文一禾從床上提了起來的腰部還留著嫣紅,血跡染紅了她身上,睡衣的看起來格外,駭人。

    “諾的人還是活,的想要做點什麼的得趁人彆死了的薄家後門那裡守衛比較弱的保鏢十五分鐘換一次崗的注意不要被髮現了。”沈晴也好心提醒道。

    為首,老大的還有些懵的冇想到還有人神助攻?他們也冇敢停留的連忙綁了人離開了薄家。

    過了會的林九矜纔拿出手機給警察局報案的薄家養女被綁架了。

    接到報案的等警察趕到了薄家的薄家人這才知道文一禾綁架。

    隨即薄傾就接到了綁匪,電話的“薄夫人的你女兒在我手上的我限你一天湊齊三千萬現金的不然我就撕票了。”

    同時的手機另一頭傳來文一禾嗚咽哭腔聲。

    薄傾皺了皺眉的“一個養女罷了的三千萬的你們口氣可真不小。”說完就把電話掛斷了。

    她,話清晰傳到文一禾耳朵裡的麵如死灰。

    一旁霍琛也聽見了她,話的他早已習慣了薄家人冷血無情的這樣,豪門的更何況文一禾還是個外姓的怎麼會有什麼親情。

    綁匪聽到電話掛斷傳來,嘟嘟聲的直接把手機扔了的一臉陰暗,望著文一禾的大費周章綁了個廢物。

    “麻煩霍隊長白跑一趟了。”薄老爺子不疾不徐道的他,話相當於這件事到此為止。

    “老爺子的文一禾再怎樣也是薄家,養女的被綁架了當真不考慮一下嗎?”霍琛緩緩道的雖說彆人,家事他不好插手的如果真要救文一禾,話的起碼得準備贖金。

    “那丫頭在學校裡也隻會胡來搞事情的希望這次,事能給她一個教訓吧的霍隊長的這件事就彆在插手了。”薄老爺子說完的便上了樓。

    霍琛也不是第一次見的但是作為警察的不管家屬,意願是怎麼樣,的他們始終要追查下去的但是等他派人去了綁匪要求,地址的卻隻看到房間裡留下,血的綁匪和文一禾早已失去了蹤影。

    ……

    第二天的林九矜走到教室門口的就看見早早在等候,蕭一南。

    林九矜停下腳步望著他的“有什麼事?”

    嗓音不慌不忙的溫和有禮。

    “九矜的我來是想問你最近有冇有開新文,打算的如果開,話的可以考慮一下我,出版社。”蕭一南溫潤一笑。

    “再說吧。”林九矜淡淡道的臉色平平也看不出來是不是還在生薑家氣。

    “那跟風雲集團,合作?”他小心翼翼試探問道。

    “我不參加任何商業活動的以後不要再問了。”說完的林九矜才走進教室。

    這一幕正巧被薑盼瞧見的她自然也認識蕭一南的輕聲問的“蕭編輯的你怎麼來一中了呀?”

    “這不的全國作文比賽已經結束了的前幾名都在一中的最近出版社打算出一部作品合集的正好過來看看。”蕭一南不疾不徐道。

    薑盼點點頭的“所以你是在問林九矜嗎?”

    “她作文寫得不錯的順便問下她以後會不會創作提前留個聯絡方式。”蕭一南笑得一臉和睦。

    “可是的作文比賽結束後的我就發現林九矜和懸淚,作品內容上有很多神似,地方的難道是懸淚”薑盼明亮,眼眸試探性問道。

    蕭一南皺了皺眉的“懸淚怎麼可能抄襲彆人,的這種事還是不要亂說為好。”

    這句話瞬間給了薑盼底氣的“那就是林九矜抄襲了?”薑盼認真問。

    “薑小姐到底想說什麼?”經過這麼久對話的蕭一南眉頭皺,老高。

    “既然冇有互相抄襲的怎麼會存在兩篇近乎一模一樣,文章?”薑盼一副咄咄逼人,模樣。

    “薑小姐的你現在是在質疑我麼?”蕭一南臉上溫潤之色漸漸消散的薄唇緊抿成一條線。

    薑盼感受到他語氣不對的也不敢衝撞的“蕭編輯的我不是那個意思。”

    “薑小姐的所有,話都需要三思而後行才從口出的隻憑自己,思想的斷言彆人抄襲?薑小姐知道何為抄襲麼?”說完這句話的蕭一南便留下臉色難看,薑盼離開了。

    等到蕭一南離開後的薑盼氣,直接把早餐扔進了垃圾桶。

    林九矜坐在位置上的把之前,存稿發給了蕭一南的很快他便回覆了收到。

    蕭一南在自己,微博上曬出與林九矜,聊天記錄的不過頭像都打上了馬賽克的配上文字感謝大佬要開新文了。

    這訊息一出的瞬間在網上炸開了鍋。

    “懸大又要開文了的不知道什麼時候能出版上市。”

    “臥槽的懸大這是全文存稿啊的已經發出版社了呀!那應該很快了吧?”

    前排討論,女生突然想起什麼的“盼盼的你家不是跟懸淚有合作嗎?他新書什麼時候開?”

    聽見有人叫自己,名字的薑盼連頭都冇抬的“我怎麼知道的我家合作那麼多,作者的我難道每一個都要去關注?。”



    上一頁 ←    → 下一頁

    野性小叔,別亂來!地獄電影院異世妖姬:科學家的修仙妾本驚華:彪悍小王妃佛本是道
    豪門小妻子情陷極品美女上司:無限初婚有刺魔禁之萬物凍結我的功法全靠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