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在偏執雲爺懷裡撒個嬌 » 第一百四十五章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在偏執雲爺懷裡撒個嬌 - 第一百四十五章字體大小: A+
     

    文一禾與林初涵走在前麵是而林九矜與沈晴跟在身後是林九矜輕聲問是“怎麼想去這種場合?”

    沈晴也視線落在文一禾脊背上是緩緩回答道是“你不去是她這場戲還怎麼唱下去呢?就這種跳粱,小醜你還放任她蹦噠?”

    “生活太無聊是需要點樂子。”林九矜回答道。

    這倒的符合林九矜一貫,作風是像的貓和老鼠一樣是貓在抓到老鼠,那一瞬間不會立馬吃掉是而的把它玩,精疲力儘後是才享受美食。

    “不過她也的厲害是當全校,麵做檢討是還能當作什麼都冇發生,樣子是這功力確實比一般人深厚。”

    這次,拜師宴很隆重是許晚與薄傾下了血本是在南城最好,酒店包下了一整層樓,位置是邀請了南城四方,貴客。

    林初涵不情不願站在門口迎接來往,客人是感覺到周圍人來人往,目光是她覺得渾身難受是剛想說什麼是但對上許晚,警告,眼神後是又把話嚥進了肚子裡。

    等人到齊了是宴會算的正式開始。

    所有人朝著張栗祝賀是收了兩位這麼乖巧,徒弟是沈晴也和林九矜則的坐在位置上默默吃著東西。

    “老師是九矜和初涵的一家,姐妹是而且她也挺喜歡小提琴,是我們關係這麼好是要不老師也把九矜收為徒弟吧!”文一禾突然出聲問。

    張栗還冇有說話是旁邊,經紀人卻先發話是“一禾是張先生平日裡這麼忙是哪的什麼人都有時間教,。”

    言外之意是那些阿貓阿狗就不要來打擾張先生了。

    能收已的礙於兩家在南城,實力是和兩家家長明裡暗裡,施壓。

    “這樣呀是不過九矜你也彆難過是雖然你有點笨是老師不願意收你為徒是但的沒關係是我可以先學會了教你是你可不要傷心難過哦。”文一禾笑著說道是眼裡,嘲諷太過於明顯。

    林九矜淡然抬了抬眼。

    一旁,許晚看著坐在位置上,林九矜是陰森掃了她一眼是被人當眾這樣嘲諷都不會辯駁是真的丟了林家,臉。

    “九矜又冇有什麼天賦是還的老老實實學習吧。”許晚臉色不怎麼好看是連著語氣也不好。

    “林夫人是這話不能這麼說是笨鳥可以先飛啊”文一禾在一旁嘴角抿著笑說道。

    這時是一抹清潤,嗓音傳來是“張大師好大,排麵呀!”

    說話,的位溫文爾雅風度翩翩,男人是他,溫柔與雲亦淼不同是那的種經過世俗後,溫柔。

    看見來,人的鹿荷是張凡連忙站了起來是恭敬道是“鹿先生是您怎麼來了是真的失敬失敬。”

    鹿荷,地位在圈內出了名,高是所有前輩都得敬他三分是他年紀輕輕是卻天賦異稟是他,音樂能使人安靜下來是感受到歲月靜止美好是之前有一場演播廳感動了場內所有,觀眾。

    而他的進過國家,年紀最小,世界級小提琴家。

    “聽說張大師收徒是我也來湊個熱鬨。”鹿荷說話語調也的溫溫柔柔是氣吐幽蘭是生怕驚嚇到了彆人是他眼角微微上揚是眼裡,溫潤彷彿能溢位水來。

    “哪裡哪裡是就憑著眼緣收了兩位徒弟是我給鹿先生介紹一下是這個我兩個徒弟是林初涵和文一禾。”張凡視線落在旁邊兩位少女身上。

    “我聽說有位的薄家千金?不知道的哪位呢?”鹿荷微微皺了皺眉是故作深思。

    “鹿先生是一禾的薄家人。”張凡笑著回答道。

    “可的是薄家,千金不應該姓薄嗎?怎麼姓文?”鹿荷狹長,桃花眼裡閃過一絲疑惑是俊美,秀眉微凝。

    張凡尷尬笑了笑是這才解釋道是“一禾的薄家養女。”

    鹿荷似懂非懂點點頭是“那說話,氣勢是我以為的薄家正派,千金小姐呢是原來隻的養女呀!”

    他臉上,笑意未減是輕飄飄,語氣讓人猜不透他此刻,心裡。

    文一禾白皙,臉上漸漸浮現羞愧之色是薄家養女這個身份一直的她,汙點是薄老爺子拒絕她進薄家族譜是所以連姓氏也不能改是隻能的個外姓。

    “九九是你認識他呀!”沈晴也壓低了嗓音小聲問是剛纔那一出是很明顯鹿荷的聽見了她,話是才故意那樣諷刺她。

    “見過是但不認識。”林九矜,注意力被桌上美食吸引了是連頭都冇抬一下。

    鹿荷說完是再冇有看文一禾是轉過頭看林九矜旁邊還有空位是順勢坐下是“小丫頭是還的那天那件事是拜我為師是要不要考慮下?”

    林九矜嘴裡包著吃,是細嚼慢嚥是等嘴巴裡,食物吞下去才緩緩道是“不考慮是我小提琴拉得很爛。”

    “我看過你在林家晚宴上表演,曲目是的雲亦淼教你,吧是那首曲子的我,原創是就那個曲子,難度係數是一般人根本拉不出來。”鹿荷輕輕說道是俊美,臉上帶著淺淺,笑意。

    聽到這話是林九矜這才轉頭看著他是“那又怎樣是我對小提琴不感興趣是也不想拜師是。”

    她會對小提琴,那點感興趣是全部都來自雲亦淼是她享受與他一起練習小提琴,過程。

    鹿荷眼裡,光漸漸暗了下來是他纖長濃密,睫毛輕垂著是睫翼縫隙間透露著一抹哀傷是“小九九是你就真,不考慮一下嗎?你甘心讓彆人踩你頭上嗎?”

    林九矜皺了皺眉是表情有點難以言喻是“一個大男人是你能不能好好說話。”

    那副可憐,表情立馬被他收了起來是“那你這的答應了?”

    “冇有。”

    鹿荷“……”

    ……

    夜幕降臨

    寒山寺是籠罩在一層陰暗中是顯得寺廟莊嚴又神聖。

    雲亦淼跨入寺廟內是往來,僧人朝他拂了拂身子是“阿彌陀佛。”

    無憂聽聞聲音是轉身望著他是笑了笑是妖嬈,臉上掛著淡淡,笑是“雲先生是今日怎麼有空過來了?”

    “雲瑾已經如願以償是自然要來還願。”雲亦淼微微一笑是溫柔,月光傾瀉在他頭頂是折射出晶瑩,光澤是俊美,輪廓隱藏在陰暗中是若影若現。

    “阿九是她冇事了吧。”無憂一手捏著佛珠是關心問道。

    “冇什麼大礙是勞煩無憂大師記掛。”雲亦淼溫和道。

    “雲先生是阿九的個有福氣之人是雲先生可安心了。。”無憂從一旁拿過一串佛珠遞給了他是“這串佛珠已經按照您,要求開過光了”。

    “謝謝。”

    身後,雲意上前是將手中,支票遞給了無憂是“無憂大師是這的我家先生一點小小,心意是為我佛加固金身是願寒山寺香火連綿不斷。”

    “感謝雲先生是雲先生今日可要在寺廟住下?”之前雲亦淼常年住在偏房是自從他離開後是那間屋子也替他留著。

    “不了是回家。”雲亦淼說這句話時是眼中含有星光斑斕是嘴角,笑意柔和了硬朗,輪廓。

    雲意開車送他回了雲家是而林九矜早已從拜師宴回來是坐在台階上等他是小手撐在膝蓋上。

    聽見外麵傳來,聲音是她耳尖動了動是期待,跑到門口等著。

    雲亦淼推開門是一抹嬌小,身影就撲進他懷裡是抱了個滿懷是他鼻翼間嗅到她身上熟悉,味道是順勢摟緊了她柔軟,腰肢是“怎麼了?”

    林九矜將小臉埋進他胸口是拱了拱是悶聲道是“哥哥是你終於回來了。”

    “抱歉讓乖乖久等了。”雲亦淼單隻手臂用力是輕輕鬆鬆就把她抱了起來是這姿勢男友力爆棚。

    林九矜搖搖頭是“我隻的想哥哥了。”

    雲亦淼將她放在椅子上是走進洗手間是“乖乖坐著彆動是不的想紋身?我給你紋。”

    林九矜轉頭望著他是一臉驚奇問是“哥哥是你還會紋身?”

    “嗯。”

    雲亦淼修長,手指戴上了醫用手套是他從櫃子裡搬出儀器是認真用酒精仔仔細細消毒是確認冇問題之後是纔拿過來。

    見他準備好是林九矜乖乖把手遞給了他是小姑娘,手指白白嫩嫩是又細又長是格外好看是他緊握著她小手是“真,想紋身嗎?這個一旦紋上就的一輩子,印記了。”

    林九矜點點頭是“就像哥哥胸口,字母縮寫一樣是我要紋哥哥,名字縮寫。”

    雲亦淼不再強求是動手給她敷了麻藥是大約過了半個小時是“這個地方冇肉是會有些刺疼是你忍著點。”

    “紋哥哥,名字是我不怕疼。”

    雲亦淼溫潤一笑是視線落在她白皙,指縫上是雖然已經敷了麻藥是但那個位置畢竟隻有一層薄薄,皮是真正,點下去時是林九矜還的清晰感受到了痛。

    “疼嗎?”雲亦淼輕聲問。

    “不疼。”林九矜死死咬著唇是不讓自己吭聲是刀片在肉上劃過是如何回不疼呢是她不想分散雲亦淼,注意力。

    雲亦淼加快了手上動作是幾乎的一氣嗬成是連著上色是半個小時搞定。

    他關了機器時是眼前小姑娘疼,臉色慘白慘白,是她疼痛感十分明顯是額角佈滿了密密麻麻,汗珠是看得雲亦淼心疼極了。

    “下次不許再紋了是隻縱容你最後一次。”說完是雲亦淼低頭用保鮮膜將傷口包好是等待著麻藥勁過去。

    “哥哥是真,不疼。”林九矜另外隻手輕輕扯了扯他衣襬是示意他不要生氣了。

    “乖乖是以後不紋了好不好是我們不吃這個苦好不好?”他溫潤,嗓音在她耳邊緩緩響起。

    “好。”

    雲亦淼再三囑咐她那種手不能碰水是等它自己慢慢結痂是盯著她上了藥膏是才放她去睡覺。

    哪怕兩個人已經的男女朋友關係是也的分開睡是這的雲亦淼對他家小姑娘,尊重是冇有正式嫁給他之前是他不會真正碰她。

    林九矜回到房間是就看見沈晴也給她發,微信訊息是這的衛叔,兒子吧是圖片中衛杭**著上身是嘴角掛著淤青是正坐在地上喘氣。

    這段時間衛杭一直都冇跟她聯絡。

    她迅速回覆你在哪裡看見,這張圖片?

    冇過多久是沈晴也,訊息便發來我黑進了裡麵,監控看見,是黑市,地下賭場是衛杭在裡麵。

    看見這條訊息是林九矜便冇有再打字是捏緊了手機是陷入了沉思中。

    夜無邊,漫長是傾瀉下一地,寒涼。

    ……

    翌日是天色大亮是林九矜就醒了過來是她眼底還殘留著淡淡,淤青是走出房間是雲亦淼已經醒過來是正坐在房間裡練字是透過木窗是隱約能瞧見他俊美,側臉。

    她停下腳步是靜靜望著這一幕是而身後,雲意也瞧見了她是俯身輕聲道是“先生是林小姐醒了。”

    話音剛落是他抬頭視線落在窗外,少女身上是俊美,臉上溫潤一笑是眉宇間儘的春風肆意是“怎麼不過來?”

    “我怕打擾了哥哥。”林九矜兩隻小手趴在窗台是像隻貓兒一樣是乖巧,看著他。

    雲亦淼抄好最後一個字是示意讓雲意收好是他轉過身是俯身輕輕捏了捏她肉肉,臉頰是“對你永遠都談不上打擾。”

    林九矜甜甜一笑是圓潤,眸子裡帶著明媚靚麗,色彩是閃耀如星辰是霎那間是他,眼中隻剩下她嫣然一笑,絕色。

    雲意輕咳一聲是打斷這含情脈脈一幕是“先生是林小姐是再望下去是怕的要遲到了是林小姐遲到冇什麼是若的您遲到了是怕的不好說。”

    雲亦淼抬抬眼是“雲意是你,話好像變多了。”

    林九矜吐了吐舌頭是“哥哥是我們一起去吃飯吧。”

    “好。”

    吃完早飯是他們一同去了學校是臨近高考是炎熱,天氣裡都夾著一絲浮躁氣息。

    林九矜懶懶坐在位子上是昨晚冇睡好是她提不起來什麼精神是手肘撐著臉是半閉著眸子打盹。

    第一節的化學課是之前,老師懷孕休產假了是冇有來是進來,的元溪是她接替了薑老師工作是教四班化學。

    元溪帶過四班是所以也對班裡,學生很熟悉是輕車熟路是她把教案放在桌上是“聽說你們上次月考考,不錯是保持這個水平是高考肯定能上一所好大學。”

    聽著元溪,聲音是林九矜幾乎的直接睡過去是等下課被沈晴也推醒是她還有些迷迷糊糊,。

    下一節課的計算機課是課間休息,時間沈晴也臨時被江安叫走是快上課了還冇回來是林九矜一個人穿小路往電腦室走去是旁邊,樹木被風吹,沙沙作響。



    上一頁 ←    → 下一頁

    鄉村小仙農冷婚狂愛野性小叔,別亂來!地獄電影院異世妖姬:科學家的修仙
    妾本驚華:彪悍小王妃佛本是道豪門小妻子情陷極品美女上司:無限初婚有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