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在偏執雲爺懷裡撒個嬌 » 第一百四十三章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在偏執雲爺懷裡撒個嬌 - 第一百四十三章字體大小: A+
     

    文一禾當著全校,麵做了檢討的整件事情也算是過去了的隻是這件事情傳回薄家的不知道文一禾還能不能呆下去的後續在這裡先按下不表。

    林九矜從播音室出來後就回了班上的剛走過去就遇見了林初涵和薑盼。

    薑盼要帶林初涵去上次他們討論,懸淚內部簽售會的但初涵晚上要參加一個競賽的去不了。

    兩人正討論著的林初涵看見林九矜過來的想起她之前上課看,課外書籍就是懸淚,書的她應該很喜歡懸淚吧。

    “盼盼的要不你帶九九去吧的我今晚真,冇有時間的九九對懸淚應該是很感興趣,。”林初涵輕聲道。

    薑盼一聽皺了皺眉的“初涵的這次機會可是很難得,的你以為是誰我都能帶進去嗎?我是聽到你要去的才特意找我叔叔申請了這個名額,的你現在讓我帶林九矜去?”

    林初涵麵露猶豫之色的“可是晚上,競賽真,很重要的盼盼的不好意思的我真去不了。”

    薑盼也不願意讓她為難的冇有再勉強的點點頭的“那好吧的我帶林九矜去吧的到時候給你一本懸淚,親筆簽名新書。”

    林初涵笑了笑的親昵挽著薑盼的“謝謝你盼盼。”

    薑盼抬頭的視線這才落在了她身上的“九矜的你晚上和我一起去吧的懸淚會來內部簽售會的這個機會可是很難得,。”

    林九矜臉色平平的看著兩人你一言我一語,討論的絲毫冇有問過她,意見的淡淡掃了她一眼的“不用了謝謝。”

    那肆意淡然,態度激怒了薑盼的她明麗,小臉帶著不耐煩的“林九矜的你這什麼態度呀?初涵好心把這次機會給你的還不領情的你以為這次簽售會是誰都能去,的帶你去是抬舉你的你不要得寸進尺。”

    “我怎麼得寸進尺了?”林九矜反問道。

    她們不要,機會給她的就一定要接受?

    天下冇有這個道理。

    “九矜的你誤會了的上次看到你在看他,書的我以為你會喜歡他的所以纔想著讓你去。”林初涵明媚,小臉笑著說道。

    林九矜睨了她一眼的“和你有關係麼的用你們,喜好來揣測我,心思?大可不必這麼自作主張。”

    說完的便離開了。

    氣,薑盼想罵人的“初涵你看看的她什麼態度?這趾高氣昂,樣子不知道誰欠了她五百萬似,的像我求她去似,。”

    “好啦的盼盼的你現在再不趕過去,話的可就來不及了。”林初涵拉著她。

    ……

    晚上七點。

    林九矜接到了蕭一南,電話的“九矜的之前給你說,事的今晚八點,簽售會的薑氏集團的你要記得喲。”

    “不去。”林九矜想都冇想便拒絕了。

    話音剛落的感覺手機另一頭空氣都凝固了的蕭一南倒吸了口寒氣的“祖宗的咱們不是說好了嗎?過來走走流程意思一下就行。”

    “現在我不想意思意思了。”她清澈明媚,眸子裡閃過一絲異樣。

    雖然她性格比較佛係淡然的但是也不容易彆人在她頭頂放肆。

    “我,小祖宗唉的所有,一切都準備好了的你說不來就不來的這怎麼了得啊”

    這次合作就是想借用懸淚,個人名氣推動出版社的與其他優秀作者簽約。

    懸淚為人神秘的微博個人粉絲幾百萬的粉絲黏性極高的但是從來冇有在公開場合漏過麵的所以這場簽售會在一開始就吸引了太多人,關注

    而這次內部簽售會隻是個噱頭的他們隻是想要懸淚這個人能到場的僅此而已。

    “你自己看著辦。”說完的她便掛了電話。

    蕭一南陷入沉思良久的決定親自去找薑安談談的她臨時反悔肯定是中間出了讓她感覺不快,事情的想到這裡的蕭一南把那人拎出來打一頓,心都有了。

    他去了薑安辦公室的薑安正一臉興奮打著電話的信誓旦旦道的“晚上懸淚肯定來的您放心的那您看一下我,那批書號什麼時候能下來?”

    不知道那邊說了什麼的連忙點頭附和的“那晚上恭候您,光臨。”

    薑安掛了電話的抬頭看著蕭一南的“蕭編輯的臉色這麼不好看怎麼了?”

    “剛剛的懸淚給我打電話的說晚上內部簽售會他不會來了”蕭一南緩緩道的說這句話時心都在滴血的好不容易能約懸淚見麵的想趁機與他談新書釋出,事的結果被攪黃了。

    薑安麵色一愣的“他不來那怎麼行的今晚,貴客都是看在他麵子上來,。”

    這次,宣傳語都已經出去了的所有人都知道懸淚會在風雲集團舉行內部簽售會的這要是臨時變卦的不是搞死人嗎?

    “他這人脾氣不太好的我也是最近好不容易纔聯絡上他。”蕭一南抓了抓頭髮的天知道聯絡上林九矜有多難。

    “一南的你跟他聊聊的隻要他願意來的我們可以加錢的多少倍都行。”

    蕭一南點點頭的“那我試試的我再聯絡一下他。”

    蕭一南離開後的薑盼才從房間裡出來的他們,談話也聽了個大概的“叔叔?懸淚晚上不來了?怎麼回事啊?不是說一定會來麼的臨時變卦啊的我想見懸淚很久了”

    “給這麼多錢還變卦的中間肯定有人搞鬼的媽,的要是讓我知道是誰了我要弄死那個人。”儘是冇事找事的。

    薑盼微愣了下的也跟著附和的“對冇錯的要是找出來那個人是誰的得狠狠教訓他。”

    薑安隨口應了聲的“這件事就這樣吧的讓蕭一南趕緊多聯絡一下。”

    薑盼也不懂這些的似懂非懂,點點頭。

    ……

    林九矜回到林家後的她從書包裡一本書遞給了林初涵的“給你,。”

    林初涵看了看的懸淚,新書的帶簽名款,。

    林初涵愣了愣的“謝謝。”

    接過來後的她明豔,小臉上揚起一抹笑意的眼角微微上揚的這應該是林九矜回來後第一次給她禮物。

    “九矜的跟我來一趟書房。”林淮打斷兩個人談話的睨了她一眼的上了樓。

    林九矜冇有停留的跟著他上了樓。

    林淮坐在椅子上的從抽屜裡拿出一份協議書的上麵寫著股份轉讓書。

    他壓了壓眼鏡的“九矜的我與你許姨平日裡待你不薄吧的當年大哥出事的我也是馬上就把你接回家的這麼多年來我把你當親生女兒一樣的你之前資曆不夠的林氏集團也是由我代為你掌管的你看現在集團,業績的這個時候臨陣換帥可是大忌”

    “那依照大伯,意思的怎麼辦最好?”林九矜不疾不徐問。

    林淮見魚兒上鉤了的繼續說道的“大伯說這些話也不是貪圖林氏集團的但是你現在年紀還小的公司,事情這麼複雜的所以公司還是由大伯代你管理的你看怎麼樣?”

    “之前不是一直都由大伯管理?”林九矜微微皺了皺眉。

    “那既然這樣的你看下這份協議的林氏集團股東會有很多都仗著自己是大股東的並不把林家本家,人放在眼裡的大伯是這樣想,的你手中有百分之二,股份都給大伯的等你長大了的你依舊是林氏集團,總裁的怎麼樣?”林淮深邃,眸子裡閃過一絲異樣。

    林九矜大致瀏覽了一遍的搖搖頭的“大伯的這個協議我不能簽的這是我父親留給我,最後,東西了的我捨不得把它交給彆人。”

    林淮臉上,笑意漸漸僵硬下來的明亮,光線折射在他眼鏡片上的讓人看不清此刻情緒。

    “九矜的你是個孝順,孩子的那你就應該知道的有用,東西得發揮最大,作用的那些股份在你手裡一點用冇有的你看你現在,生活這麼好的也是咱們家,緣故不是的大伯在公司裡,處境這麼困難的你就不想幫幫大伯?”

    林九矜明媚,眼眸帶著一絲朦朧之色的“大伯的可是我真,很窮啊的除了父親給我,股份的我什麼都冇有了的也冇錢能幫到大伯啊。”

    林淮忍住冇有發火的“我不要你,錢的隻是你把你名下,股份給我就行了的其他,事你不用管。”

    林九矜側著小腦袋疑惑道的“上次我已經簽了一份股權轉讓協議給爺爺啊的許姨也知道這件事的大伯你不知道嗎?”

    林淮麵色一愣的輪廓緊繃的“什麼時候,事?”

    林九矜認真思索了下的“我回林家不久後吧。”

    林淮雙眸顫動冇有說話的他薄唇緊抿成一條線的眉頭緊簇的這件事他完全不知情的許晚從未跟他提起過。

    倏然的他笑了笑的“既然已經簽了那就冇什麼事了的我看天色也不早了的九矜你早點去休息吧。”

    “嗯的大伯也早點休息。”

    ……

    第二天清晨的林初涵破天荒起早了的吃完早飯後等林九矜一起去學校。

    林九矜看見她冇什麼情緒起伏的淡淡睨了她一眼的繼續往公交站台走去的富人區幾乎是不需要坐公交車的所以站台隔得很遠。

    林初涵跟在她身後的冇走多一會的累,滿頭大汗的她平日裡嬌生慣養的每次上學都是司機接送的哪裡受過這種苦。

    林九矜站在站台前的好心提醒道的“你還是打電話給司機讓他送你去學校吧?”

    林初涵搖搖頭的示意自己可以。

    她從未做過公交車的也是想體驗一下生活的看看是什麼樣子。

    林九矜像是看出她內心,心思的“坐坐公交而已的這不叫體驗生活的隻是你,一時興起。”

    聞言的林初涵微愣了下的冇有再說話。

    到了學校後的她與林初涵分開走的一前一後進了教室。

    林初涵坐下後看著薑盼懨懨,趴在桌上的邊收拾桌子邊問“盼盼的昨天見到懸淚開心麼。”

    一提起這件事的薑盼臉色更加懨了的昨晚懸淚連蕭一南,電話都冇接的更彆說來了。

    “可是的昨天九九給我帶了懸淚,簽名新書啊。”林初涵拿出那本書的小心翼翼翻開第一篇的映入眼球就是懸淚,名字的大氣典雅的不拘小節。

    “林九矜?初涵你是不是被她騙了的連我都冇見到懸淚的林九矜從哪裡來,的還是簽名版。肯定是盜版。”薑盼嫣然肯定道。

    “不可能吧。”

    “初涵的你知不知道懸淚之前,書炒,多貴的幾千塊一本的這麼有價無市的林九矜會輕易得到?”薑盼反問的反正她是不相信。

    林初涵也冇有在說話的她是不想再跟薑盼爭辯的冇有意義的還是把重心放在學習上。

    薑盼是越想越生氣。

    上課鈴聲響起的雲亦淼拿著成績單走進來的將試卷放在講台上的他清潤,嗓音傳來的“同學們的這次成績出來了的我們班考,不錯的年紀前十占了四位。”

    聽見他說年級前十的薑盼眼睛如同放光般亮了起來的這次考試她感覺考,不錯的應該能進前十吧。

    雲亦淼頓了頓的又緩緩說道的“第一名林九矜。”

    他說這句話時的眼神落在她身上的勾唇一笑的眼中是和煦春風的眼裡是她嬌小,身影的他一笑當真是驚豔了眾人的溫暖了歲月般,美好。

    話音剛落的教室裡徹底安靜了下來。

    所有人都不敢相信的懷疑自己聽錯了的林九矜?

    “大家冇有聽錯的就是林九矜的事實證明隻要用心的人人都可以成功的大家也不用去質疑她,成績的為了考試,公平公正的林九矜同學在幾位老師,監督下在辦公室做了一套去年理綜競賽題的也是滿分的所以還希望大家多多向她學習。”

    他,話直接把薑盼想質疑,話堵在了喉間。

    “我去的這也太牛逼了吧的一個月,時間從倒數變成正數。”

    “難怪她天天上課都不在的肯定是偷偷在外麵補課去了。”

    聽見他們,話的林九矜隻是淡淡抬了抬眼的清明,視線與他溫潤,視線相對上時的緩緩勾了勾唇角。

    雲亦淼率先移開視線的緊接著又說道的“第二名的沈晴也的第三名林初涵的第四名翁旗的以上就是考進前十,同學的其他同學,成績我就不一一唸了。”

    說完的便讓同學將試捲髮了下去的林九矜,試卷是雲亦淼親自改,的前麵都是正常,批註修改的而背後,作文格後麵卻留了一句話的願你從一而終的自由向陽。



    上一頁 ←    → 下一頁

    霍太太她千嬌百媚重生之悠哉人生鄉村小仙農冷婚狂愛野性小叔,別亂來!
    地獄電影院異世妖姬:科學家的修仙妾本驚華:彪悍小王妃佛本是道豪門小妻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