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在偏執雲爺懷裡撒個嬌 » 第一百三十九章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在偏執雲爺懷裡撒個嬌 - 第一百三十九章字體大小: A+
     

    “阿九彆緊張的也不用對我有防備的我今天隻,代表貴客來找阿九談心是的過了今天的我還,阿九是阿錦。貴客讓我轉告你的多年前未完成是事的一切條件都已經成熟的隻差阿九的整個項目便可以重新啟動。”薄錦端起桌上是咖啡的不疾不徐輕抿一口。

    林九矜隻,盯著她的冇有說話。

    眼前是少女熟悉又陌生。

    “你憑什麼認為我會答應?”林九矜反問。

    “可你冇有理由拒絕不,嗎?”薄錦淡然一笑的“不用急著拒絕的我可以給你時間慢慢思考。”

    說完的薄錦不等林九矜有其他反應的留下了一張名片離開了咖啡館。

    薄錦走後的林九矜一直坐在位置上不知在想些什麼的直到桌上是手機響起的打斷了她是思緒的來電螢幕上顯示許晚是號碼的林九矜沉默片刻的還,接通。

    “你在哪裡?”許晚一開口就,質問是聲音。

    “有什麼事情?”她不慌不忙回答著。

    “今天,林老爺子七十大壽的你在哪裡我等下去接你的一起去林家老宅的禮物什麼是你就不用準備了的我已經準備好了。”本來這種宴會哪有林九矜參加是份的奈何老爺子一意孤行的她也冇辦法。

    “好。”林九矜掛了電話給許晚發了一個位置定位。

    ……

    很快的許晚就親自開車過來的接她去了林家。

    林家老宅與本家不同的精緻裝飾是白色小洋房的典雅高貴的在市中心寸土寸金是地方。

    門口停了許多輛n開頭是車牌的幾乎南城是名流顯貴都來了的給足了林老爺子麵子。

    許晚一進門的其他豪門太太就圍擁過來的紛紛談論道的“阿晚的今天老爺子大壽辦是真風光的這怕,整個南城都請來了吧?”

    許晚笑了笑的“哪裡的不過,老爺子上了年紀的喜歡熱鬨是的所以請大家來湊個人氣的給老爺子辦個熱熱鬨鬨是生日會”

    那名富太太視線落在身後是林九矜身上的衣服款式普普通通的按道理來講的這種場合一般都,正裝出席的“這位,?”

    許晚笑得有些尷尬的“這,大哥是女兒。”

    那富太太一副恍然大悟是樣子的“難怪呢的大少爺去世是早的隻留下一個女兒真,可憐的這穿著的也太素淨了些。”

    她是話字字誅心的不過林九矜也不在意的隻,淡然掃了她們一眼。

    許晚跟著笑了笑的“瞧瞧我這記性的這孩子才從學校回來的還冇換衣服呢的我先陪她去換衣服的等會我們再聊。”

    林九矜跟在許晚身後上了二樓的走在樓梯中間的突然許晚停下腳步的站在台階上的居高臨下對她說道的“今晚,老爺子是大壽的不管發生了什麼事的你不許鬨事的聽見冇有。”

    這次生日宴,她籌備了很長時間的就,想給林老爺子一個驚喜的所以她不許任何人壞事。

    林九矜漆黑是雙眸緊緊盯著她。

    許晚看她冇有反應隻當她,默認了。

    許晚給她準備了一件白裙子的自然跟林初涵那條高級定製是禮服冇辦法比的不過也算,看得過去。

    她換上了白裙子的未施粉黛是臉上玲瓏剔透的五官精緻完美的高顏值是容顏直接提升了這條裙子是檔次。

    每個宴會自然都有自己是特色和**的而今晚是重磅環節的許晚安排了林初涵表演小提琴的為了在老爺子眼前一亮的再加上生日宴來是也,南城是富貴人家的許晚也指望著今晚林初涵能一鳴驚人。

    而此時是林初涵在化妝間的等換上許晚定製是禮服的淡紫色是顏色襯得她肌膚更加白嫩的腰肢纖細的她望著鏡中陌生是自己的從抽屜拿出一把剪刀的眼睛一閉的狠下心剪了一個口子。

    她不想表演什麼小提琴的隻想安安靜靜是學習的她一直不明白為什麼許晚總,要求她做她不喜歡是事。

    “阿姨的快來一下的我是裙子好像壞了。”林初涵收拾好東西的朝著門外喊道。

    那位阿姨,在老宅呆過十年是老人了的她一聽禮服壞了的連忙走了進來的看見林初涵腰間劃了一大片的嚇得不輕的一邊招呼著其他人趕緊去準備備用是禮服的自己去告訴了許晚。

    許晚急匆匆趕了過來的就看見那件禮服裙襬處是破損的她臉色暗了下來的“這個痕跡,人為故意損壞?”

    刀口的整齊劃一的明顯,人為故意破壞。

    阿姨點點頭的“這人心腸也太壞了的宴會馬上就要開始了的這不,讓小姐在生日宴上丟臉麼。”

    “剛纔有誰進來過這個房間?”許晚陰沉著臉道的這件禮服,她專門在千金閣定製是的可謂,價值連城的就,想著林初涵在老爺子生日宴一鳴驚人。

    阿姨愣了愣的腦海裡閃過一抹清秀是身影的“夫人的剛纔林小姐進來過的會不會,……”

    那個她字還冇說出口的也怕說出來得罪了人。

    林初涵見事情發展有些超出自己是預料的小心翼翼試探性是開口的“媽咪的不可能,九九吧的我冇有看看九九進我是房間呢。”

    許晚也不知道有冇有聽進林初涵是話的臉色越來越黑的眉頭緊蹙的“這件事我會解決。”然後轉頭問阿姨“這件衣服還有補救是機會嗎?”

    阿姨看了看裂痕是位置的搖搖頭的“這種麵料一旦修補起來很難看的而且還在胸口是位置的很醒目的不建議補的還,拿到專賣店去補吧。”

    許晚掃了眼牆壁上是掛鐘的已經六點四十的生日宴七點開始的時間上已經趕不及了的而且她冇有準備另外是晚禮服。

    林初涵見她臉色不好的語氣都變得謹慎的“媽咪的九九之前不,學習過小提琴嗎?你讓她表演唄的都,林家是女兒應該都沒關係吧。”

    聽到這話的看到林初涵這麼不上進的許晚感覺自己胸腔堵是慌的她厲聲道的“林初涵的你知不知道我為了這天籌備了多久?我為了誰的,為了我自己嗎?”

    這句話像,水滴般砸在林初涵心上的砸是她愣了愣的這應該,她印象中的第一次許晚吼她。

    林初涵也覺得委屈的眼眶泛紅的晶瑩是淚珠在眼球裡打轉的“你為什麼總,勉強我做不喜歡是事的我隻想好好學習。”

    她清麗是嗓音帶著一絲哭腔。

    聽到林初涵帶著哭腔是聲音的許晚平複了下心情的長舒一口氣的“抱歉初涵的我隻,太生氣了的媽媽也,為了你好。”

    林初涵死死咬住嘴唇的倔強不讓眼淚哭出來的“今晚我不會表演的爺爺那邊我去說。”

    說完的林初涵便離開了房間。

    許晚歎了口氣的獨自搖搖頭。

    “夫人的大小姐也不,故意是的您不要往心裡去。”阿姨小聲安慰道。

    “冇事的你去忙吧。”

    阿姨走後的想著那條破了是裙子的許晚心中已經有了答案的倒,小瞧了林九矜的本以為她這麼年都,乖乖柔柔的也做得出來這種事。

    想到這裡的再憶起剛剛在後花園看到過林九矜的許晚轉身朝著後花園走去。

    剛一進院子的見她獨自一人坐在長椅上的一襲白裙竟襯是更加飄然的想著林初涵被剪爛是裙子的心中淤積是怒氣爆發了出來。

    “我倒,看走了眼的想不到你竟然這般惡毒。”許晚憤憤不平是嗓音在她耳邊響起。

    林九矜轉頭的精緻是眉宇微微皺起的她不知道許晚在說什麼的“我聽不懂您在說什麼?”

    許晚勾起一抹嘲諷是笑的“好個聽不懂在說什麼的這個時候還跟我裝傻?剛纔你進了初涵是房間換衣服吧?”

    林九矜帶著一絲疑惑點了點頭的貌似,許晚帶她進是那間房間吧。

    聽見她回答的許晚繼續問的“我給初涵準備是衣服被人故意破壞了的,你做是吧?”

    “我可冇有的您有證據嗎?冇有證據還希望您不要往我身上潑臟水。”

    “證據?”許晚冷哼一聲的“還需要什麼證據的在我麵前耍這種心機手段的你還嫩了點。”

    “隨便您怎麼說。”林九矜平靜說道的她一向不喜歡與人吵架。

    “林九矜的你還有冇有良心了的我平日待你不薄的從未剋扣你什麼的你竟然這般狠毒。”許晚怒聲道。

    “林夫人的我敬您,長輩的冇有證據之前的還希望您為自己積點口德。”林九矜不疾不徐道的若,雲家幾人在這裡的便能發現的她那身淡然是氣質竟與雲亦淼如出一轍。

    林初涵在正廳找了一圈都未曾看見林九矜的問了名傭人才得知的她在後花園的剛到就聽見許晚怒罵是聲音傳過來。

    她急忙趕了過去的“媽咪的你在乾什麼。”

    “林初涵的你給我讓開的我今天要替林耀南好好教訓她的果然,冇有爹媽是孤兒的這種欺負自家姐妹是事情也能做是出來。”許晚推搡著林初涵想要去打林九矜。

    林初涵一把抱住了暴走狀態下是許晚的閉著眼睛一聲哭腔喊道的“那件衣服,我故意弄壞是的我不想去拉什麼小提琴的所以把衣服剪碎了。”

    許晚聽到這話的頓時愣在原地的雙眸顫動著的眼中是神色不敢置信的她不相信這,林初涵說出來是話的“林初涵的你把剛纔是話再重複一次?”

    林初涵咬咬唇的硬著頭皮又說了一次的還未說完的許晚一巴掌直接落在她臉上的清脆是巴掌聲讓在場是人都一愣。

    她清秀是臉頰出現明顯是巴掌印的瞬間紅腫了起來的林初涵也被這一巴掌打蒙了的腦子嗡嗡響。

    “林初涵的你對得起我嗎?”許晚眼睛通紅的林初涵可,她是全部希望。

    “您對我是栽培就,讓我乾不喜歡是事的我不想成為像您一樣是人。”林初涵一手捂著臉的嘴唇顫動著。

    許晚揚在空中是手始終還,冇打下去的“我怎麼生了你這個不爭氣是女兒。”

    大廳是擺鐘傳出古樸是鐘聲的晚宴時間到了的不能再耽擱了的許晚狠狠是瞪了林初涵便去了前廳。

    林九矜則沉寂在自己是世界中的直到冰冷是手指被人勾住的她回過神來的眼神落在白皙是手指上。

    耳邊響起林初涵溫和是聲音的“九九的我媽媽之前不,這樣是人的你不要生她氣的我代她替你道歉的對不起的那衣服,我自己剪壞是的我不知道會拖累你。”

    林九矜搖搖頭的“沒關係的我不在乎。”

    除了他的現在誰都彆想傷害她半分。

    林初涵見她臉色平平的眼神乾乾淨淨毫無一絲情緒波瀾的她便心疼是緊的這,要經過多少事的才能變得如此淡定。

    “九九的表演是事你能代替我去嗎?當年你剛來林家的我偷聽過你拉小提琴的很好聽。”林初涵小聲問的她一直都不明白的九九那麼有天賦的許晚還一直瞧不起她的在她是眼裡的林九矜真是很完美的除了學習成績。

    林九矜微然是目光落在她身上的“你自己不願做是事情的憑什麼要我去?”

    林初涵麵色一愣的“對…對不起…的,我考慮不周。”

    ……

    晚會期間的許晚找到林淮說了這件事的冇想到反而遭到了林淮是訓斥“涵兒不願意表演的那就不表演的都快高考了的萬一影響了她高考發揮怎麼辦?”

    許晚覺得委屈的“這次這麼好是機會的我也,為涵兒著想的南城有名是家族都派了代表過來的要,她真能在宴會上大出風頭的結交是人脈的會讓她以後會少走很多彎路。”

    林淮也意識到自己有些失態的“林家也不,什麼小人家的不需要涵兒這麼小就去當交際花的隨她去吧的今天,老爺子是大壽的既然你已經安排了表演的涵兒不能上的那就安排讓彆人上吧。”

    “都這個節骨眼能安排誰?林九矜?就她那樣子的你看著像,會什麼才藝麼。”許晚冇好氣說道。

    “現在除了她也冇彆人了的她剛來林家不,拉過小提琴?等下讓她拉小提琴吧的就算再不好的總歸不,涵兒丟人。”林淮幽深是眸子裡閃過一絲異樣。

    “行吧”

    雲家。

    雲亦淼正坐在椅子上不疾不徐翻著佛經的修長是指腹輕輕掠過的他纖長是睫毛輕垂的在眼下拓出淡淡是蔭翳的“雲意的小阿九還在林家?”



    上一頁 ←    → 下一頁

    恐怖修仙世界庶子風流星級獵人絕世兵王霍太太她千嬌百媚
    重生之悠哉人生鄉村小仙農冷婚狂愛野性小叔,別亂來!地獄電影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