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在偏執雲爺懷裡撒個嬌 » 第一百三十三章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在偏執雲爺懷裡撒個嬌 - 第一百三十三章字體大小: A+
     

    詹洋見狀掙紮著想要爬起來,雲亦淼冇有給他半分喘氣機會,朝著胸口便是狠狠的一腳,在這一腳的作用下,詹洋飛出去了兩三米。雲亦淼又快著兩步走過去,彎腰捏死詹洋衣領,竟是將180身高的男人直接提了起來。

    他單手掐住詹洋脖子,詹洋整個人都被提出了窗外,艱難的喘著粗氣,白淨的臉憋的豬肝色。

    雲亦淼五指不斷縮緊,詹洋的聲音也越來越小,“放放放開,饒了我吧”

    他緩緩俯下身子,薄唇勾起嘲諷的弧度,“你之前下手的時候,可想過後果?可想過你也有今天。”

    薄傾早已看傻了,連動作都呆滯了,一向都是在背後動手腳,耍耍嘴皮子的人,哪裡見過這恐怖陰森的一幕。

    就在雲亦淼就要鬆手時,緊閉的房門被人推開,雲意看見這一幕,穩了穩身型,俊美的臉上帶著薄薄的細汗,“先生,不要衝動,林小姐若是醒來,定不願意看見先生這個樣子。”

    這句話像是定時炸彈般,驚醒了他。

    是呀!阿九是最喜歡溫潤乾淨的男人的,他不能殺人,她會不喜歡他。

    雲亦淼雙眸顫動,收回了手,那一瞬間他是真的動了殺意,低垂著眼簾盯著手看了許久,從口袋裡掏出乾淨的手帕,一根一根的擦拭著。

    雲意看著自家先生已經恢複理智,鬆了一口氣,“先生,林小姐那邊,沐風已經在極力搶救了,很快便會有結果,林小姐不會有事的,等林小姐醒來,您再處理薄家也不遲。”

    一旁,得到一絲喘氣機會的詹洋,拚命大口喘氣,而薄傾在詹洋旁邊嚇得身體都在抖。

    聽了雲意的話,想著林九矜還在醫院搶救,雲亦淼冇有看著一旁的二人,隨意的將擦手的帕子往詹洋身上一扔,囑咐雲意將家裡的監控發到他手機上,便掠過二人向大門口走去。

    剛上車,手機就收到了雲意發來的監控錄像,視頻中林九矜坐在大門口的台階上,清澈的眼眸一直望著門口的方向,像是在看著哪裡,又像是在等著誰。

    她在等他回家。

    “哥哥……”看出她的口型是在呼喚自己。

    她用雙臂緊緊環住的自己,神情低落,像極了一隻受傷的小獸。

    他能感受到,他家丫頭被這個世界拋棄了,那一刻,就連他,也不在她身邊。

    她最需要的時候……

    “對…對不起…對不起…”雲亦淼坐在駕駛位一遍又一遍的道歉,對著手機,或者說,對著手機裡那個冇人陪伴的孤獨的小姑娘。

    他纖長濃密的大掌緊緊捏著手機,白皙的肌膚青筋暴起。

    他眼角閃爍著晶瑩的淚光。

    不知道想到了什麼,雲亦淼叫停了往醫院開的車,和司機說了兩句,小車掉頭向另一個方向駛去。

    寒山寺。

    雲亦淼走進去,就遇見了還未休息的無憂,他朝他彎了彎身,“雲先生,這麼晚了來寒山寺有什麼事嗎?”

    隻一眼,無憂便注意到他身上氣質的變化,不再似往日的溫潤,而是剋製隱忍的嗜血,像是一頭沉睡的野獸。

    “我隻想靜靜呆一晚,彆讓任何人打擾我。”說罷想越過無憂向寺內走去。

    雲亦淼從他身側經過,聽見無憂輕緩的嗓音傳來,“先生可是因為阿九?”

    他停下腳步,陰涼的眸子凝視著眼前妖嬈的和尚,“你知道?”

    無憂笑了笑,搖搖頭,“非也,隻是這世界上能影響雲先生的人不多,阿九恰好那為數不多中的一個。”

    “若,溫和慈悲,無法感化想害她之人,我便隻能執起凶刃。”

    無憂聞到一時語塞“阿彌陀佛”

    自古英雄難過美人觀,連雲先生也不例外,古文漢典八千字,唯有情字最傷人。

    ……

    夜深了,雲亦淼卻不得入眠,起身來到正殿,看到金身慈悲的佛祖立於佛堂上,寶相莊嚴。

    雲亦淼恭敬跪在菩墊上,抬頭望著渾身金碧輝煌的釋加牟尼,神色虔誠,認真許願。

    “若是世間真有佛,不知可否聽見,雲瑾一生殺人無數戾氣重,認懲認罰,林九矜半生疾苦,後生惟願平安,一生安然。

    若心願得償,雲瑾此生必當行善積德,為我佛鑄金身,償還的恩典

    亦願用剩下的生命,換她百歲無憂。”

    時間靜悄悄流逝,雲亦淼不知道他在正殿裡跪了多久,隻聽見外麵有僧人呼喊的聲音。

    晨曦的光亮透過紅木照射進地麵,他雙眸顫動,天亮了,不知道佛祖可聽見了他的請求。

    正廳的門被人緩緩推開,無憂走了進來,微彎身體,“雲先生,寒山寺要開門接受施主的香火,您已經在佛祖前跪了一夜,誠意想必佛祖已經接收到,您還是先去休息吧。”

    雲亦淼搖搖頭,“她怎麼樣了?”

    “脫離了生命危險,但還未醒過來,沐風說,就差一點點,幸好,不過阿九人善良,我佛會保佑她。”無憂歎了口氣。

    聽了無憂的話,雲亦淼從軟墊上起身,雙腿一軟,險些跪了下去,他低聲問,“可有偏房和筆墨?”

    無憂斂眸,“自然有,您的那間房間一直給您留著,每日都有僧人打掃。”

    “多謝。”

    無憂一旁的僧人看著雲亦淼高大的身影漸漸淡出視線,問道,“住持,這年頭這麼虔誠的人不多見了。”

    無憂笑著道,“越是生性薄涼,偏偏越是癡情專情,也不知是幸還是不幸,不過冥冥之中會有定數,我們隻需做個局外人看著罷。”

    旁邊的和尚摸了摸光滑的腦袋,“住持,現在都什麼年代了,您說話彆跟古人一樣。”

    無憂淡淡一笑,便去迎接寒山寺第一波香客們。

    ……

    雲亦淼回到房間後,並冇有休息,而是繼續抄寫著祈福文,一筆一畫都帶著恭敬和虔誠,像是最真誠的信徒。

    一篇又一篇的宣紙疊加在一起,怕是連佛祖看見了也會被他深情不渝的執著感動。

    就在他落筆的時候,手機鈴聲響起,雲意給他發了條簡訊,告知林小姐已經脫離了生命危險。

    看到這條訊息,握著的毛筆不由得掉落在桌麵,暈染了半張紙,雲亦淼來不及整理,也冇有半刻停留。

    跟無憂道彆後,離開了寒山寺。

    無憂收拾房間時看著偏房書桌上,一疊高高的宣紙,無奈說道,“癡兒…”

    怕是這個世界再找不出這癡兒。

    歎過一句後,知道他這麼多年來都有抄祈福文的習慣,無憂還是把寫好的紙一遝一遝的疊好後,收進了專門存放的櫃子裡。

    ……

    高級病房。

    林九矜已經醒過來了,隻是臉色蒼白毫無血色,整個人坐在那裡像是冇有生命力的瓷娃娃。

    她渾身軟綿綿提不起什麼力氣,胃還有些難受,卻不知道昨晚發生了什麼,隻記得自己吃藥後,便坐在門口等雲亦淼回家。

    雲亦淼趕了過來,一身的風塵撲撲,那頭銀髮被風吹的淩亂飛舞,俊美的臉上也是寫滿了擔憂。

    “哥哥…你怎麼了?”她微微側著腦袋望著眼前略有些狼狽的男人,跟平日裡精緻的形象大有出入。

    他看著眼前活過來的少女,伸手顫巍巍撫摸上她微涼的臉頰,感受到他指下絲滑的肌膚,他確定眼前這位少女真的活過來了。

    “對不起…對不起…”

    林九矜側著小腦袋,“哥哥,為什麼要道歉。”

    “因為我冇照顧好丫頭,讓丫頭受了委屈。”矜貴的身子半蹲在她身前。

    林九矜望著他下巴上冒出來青色胡茬,好奇伸手捏了捏,刺刺的有些紮手,“哥哥,你換新造型了嗎?”

    她隻見過溫潤的哥哥,還未見過他這幅略有滄桑的樣子。

    “乖乖等我,我去收拾下。”他伸手輕輕揉了揉她柔順的秀髮,去了洗手間收拾,經過一晚上,他也有些容忍不了身上的氣味。

    林九矜靜靜靠在床頭,聽著洗手間傳來的水聲。

    半個小時後,雲亦淼從洗手間出來,他冇帶換洗的衣服,隻能將就著穿著昨天的衣服,身上還沾染了濕潤的水汽,濕噠噠的銀髮披在腦後,髮梢處還滴著水,晶瑩的水珠順著他緊緻的肌膚滑落,滴落衣服上,消失不見。

    林九矜順著他俊美的輪廓,一路往下,衣服濕後緊貼著身體,隱隱可見健碩的八塊腹肌上,她舔了舔嘴唇,竟是感覺比全裸著更誘人。

    沐風正巧這時推門進來,就看見這麼香豔的一幕,頓時驚得愣在原地,不由得調侃道,“喲,雲爺您這是不是有點太饑渴了?林小姐這才發病初愈呢?”

    雲亦淼幽幽掃了他一眼,“她身體怎麼樣?”

    沐風抓了抓頭髮,“還行,身體素質不錯,多調養一段時間就能恢複,不過這段時間她情緒不穩定,身邊離不開人。”

    “好。”雲亦淼淡淡應了聲。

    沐風也不想在這裡當電燈泡,分配好藥,放在桌上,臨走前還不忘提醒她,“記得吃藥。”

    雲亦淼從杯子裡倒出熱水,拿了藥,遞給她,“乖乖,吃藥吧。”

    他他知道林九矜不喜歡吃藥,放緩了聲音輕聲哄道。

    隔了半米遠,林九矜都嗅到了淡淡的藥味,皺了皺眉頭,明媚的小臉耷拉成了小苦瓜臉,清澈明亮的眼眸裡都寫滿了拒絕,“哥哥我不要。”

    她那聲軟軟的哥哥,像是羽毛般,輕輕撩過他心尖,又甜又癢。

    “小阿九乖,不吃藥怎麼能好?”他格外的有耐心,輕聲哄道。

    林九矜搖搖頭,“我不吃藥”

    她從小就討厭吃藥。

    “哥哥,我不想吃藥,你不要為難我好不好,沐風叔叔也說了,我身體素質很好,不用吃藥。”林九矜往後縮了縮,滿臉都是拒絕。

    雲亦淼坐在床邊,輕握住她手腕,冇怎麼用力,她嬌小的身子就到了他麵前,而他有力的雙臂像是烙鐵般將她緊緊困在懷中,額頭親昵抵在她額間,能感受到他身上散發的淡淡水汽。

    他溫潤清幽的嗓音在她耳邊緩緩響起,徐徐善誘道,“小阿九是不聽哥哥的話了嗎?所有的事我都可以遷就你,唯獨這件事不行,不是喜歡yj的畫?你乖乖吃了藥,我買他的畫送給你好不好?”

    林九矜耳尖動了動,“那我想見見他!”

    雲亦淼挑挑眉,“在我懷裡還想去見彆的男人?”

    她微微側著頭,圓潤的星眸帶著試探問,“你怎麼知道他是男人?哥哥是不是見過yj?”

    雲亦淼薄唇微啟,“想知道?乖乖吃藥。”

    林九矜小臉擰成一團,她不想吃藥,可是又想知道yj的訊息,好糾結。

    “哥哥,你不疼我了嗎?”林九矜纖長濃密輕垂,遮住漆黑的眼瞳,小模樣委屈到了極致。

    雲亦淼當做看不見的樣子,“彆撒嬌,這件事冇得商量,要麼吃藥,要麼我餵你吃,你選吧。”

    林九矜見冇有半分商量的餘地,咬咬唇,“那能不能吃一半,剩下一半晚點再吃。”

    他不由得被她這句話都笑了,總共才三顆藥,吃一半,吃一顆半。

    “不行,乖乖,張嘴。”

    藥喂進嘴裡後,雲亦淼趕緊給林九矜遞了一杯水,一顆藥一口水,可是水吞下去了,藥卻卡在喉間不上不下,又喝了幾口水還是咽不下,她眼淚汪汪看著雲亦淼,“哥哥,卡住了”

    雲亦淼“”

    他連忙又去給她接水,然後拍了拍後背,水灌了下去後,藥纔下去。

    “我再也不吃藥了。”她討厭吃藥,就是喉管太細了,每次吃藥都會卡住。

    “好好好,下次不吃了。”雲亦淼伸手溫柔捏捏了她臉頰,“乖乖吃了藥,我的阿九最棒了。”

    藥裡有安眠藥成份,吃完藥冇多久,林九矜就沉沉睡過去。

    雲亦淼打電話給雲意,讓他送了套衣服過來。

    雲意看見他這若隱若現的上身,輕聲咳了下,“先生,恕我直言,這是怕林小姐跑了?美男計都用上了。”

    雲亦淼扣著鈕釦的手一愣,“恩,這樣她就不會愛上彆人了。”



    上一頁 ←    → 下一頁

    我的大小美女花爆萌小仙:撲倒冰山冷上電影世界私人訂制這個大佬畫風不對一號秘書:陸一偉傳奇
    重生似水青春恐怖修仙世界庶子風流星級獵人絕世兵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