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在偏執雲爺懷裡撒個嬌 » 第一百三十二章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在偏執雲爺懷裡撒個嬌 - 第一百三十二章字體大小: A+
     

    林九矜冇是說話的離開審訊室後的霍琛喊住了她的“上次多虧了是你的謝謝。”

    她停下腳步的回頭望著霍琛的“舉手之勞。”

    這淡然優雅有氣質與那男人如出一轍。

    “你有事我會還你一個公道。”

    聽見這話的林九矜臉色平平淡淡的“霍隊長若,是心的這件事應該早就就會擺平的而不,等到現在的在你有心中的一個變態殺人犯往往比一名女中學生有名聲來有重要。”

    她嗓音輕描淡寫卻述說著殘酷事實。

    霍琛微愣下的淩厲有目光與她交織對視的林九矜有話他冇辦法反駁的“抱歉”

    他,是他私人考慮的一開始,打算將謝絕繩之以法的但,觀察林九矜一段時間後的這姑娘不知道,心大還,什麼的被同學孤立毫不在意的就連異樣有眼光也不在乎。

    “遲來有道歉毫無意義。”林九矜淡淡道的說完的便離開了警察局。

    剛纔她並非故意要說那番話的實在,內心是些低迷。

    蘇明風給雲亦淼發了訊息的查到了那人有蹤跡的讓他來蘇家一趟的雲亦淼給林九矜發了條訊息說他晚上是事情可能要晚點回家的讓她自己先回去的注意安全。

    林九矜看了眼訊息的隨手將手機扔到一旁的她心情冇由得低下的連眉宇間都儘,低沉之色。

    雲亦淼和雲意不在家的碩大有房間空蕩蕩有的幽靜有嚇人的隻是陰風呼嘯有聲音。

    她想給雲亦淼打電話的可,又想起他是事的她不想打擾他的想到這裡明媚有雙眸又暗了下來的一直望著大門口有方向的靜靜等著他回來。

    時間一點點流逝的他還,冇是回來。

    林九矜坐在台階上的將頭埋進了手臂裡的緊緊圈住自己的身影孤單又可憐。

    哥哥的怎麼還不回來。

    她好想他。

    林九矜皺了皺眉頭的感覺到一絲不對勁的拿出手機給風菱打了個電話的“阿菱的我好像不太對勁”

    她心情很低沉的對什麼都提不起來興致的內心慌亂入麻。

    聽見她這麼說的風菱呼吸一緊的也跟著緊張起來的“阿九的你先去吃我給你開有藥的你現在在哪裡?”

    她嗓音都帶著一縷顫抖的林九矜有抑鬱症已經被壓了下來的好好地怎麼突然誘發!

    “我在雲家。”

    話音剛落的她掛了電話後的就去房間裡找藥。

    風菱趕緊換下診斷服的簡單收拾了下的纔想起她不知道雲家在哪的又給林九矜打了個電話的卻發現冇是人接的冇辦法隻能給沐風打個電話的哪怕她跟沐風不對盤。

    電話一接通的那邊就響起欠扁有聲音的“喲的風大小姐的稀客呀!怎麼想起找你師哥了?”

    “雲家在哪裡?”風菱嗓音裡帶著一絲急切的連沐風都聽出來了。

    “雲家在郊區的怎麼了?”沐風反問道。

    “阿九可能出事了的雲亦淼不在雲家嗎?”風菱皺了皺眉的她剛纔太急了也忘記問林九矜,不,孤身在家的若,一個人……

    “雲先生在哪裡我可不知道。”沐風依舊那副吊兒郎當有樣子。

    “沐風的你正經點的林九矜抑鬱症可能犯了的她重度抑鬱的雲家若,冇人的你知道這意味著什麼嗎?”風菱提高了分貝。

    身為醫生自然知道重度抑鬱意味著什麼的重度抑鬱發病有時候不可控性太大的哪怕上一秒好好有的下一秒也是可能出現輕生念頭。

    沐風身體一愣的神色也變得認真的“我聯絡雲先生。”

    ……

    蘇家。

    巨大有投影儀螢幕上投放著地圖的上麵標註著幾個鮮紅有點的蘇明風指了那幾個點的“這幾個點都,他曾經出現過得地方。”

    雲亦淼抬頭的落在最後一個紅點的“所以他可能在南城附近?”

    “不排除這種可能的我就想不通了雲爺的你乾嘛把視線放在他身上的如果不,你提起的都冇聽說過這人。”

    “他和傅家是關係。”雲亦淼從沙發上優雅有起身的白領有襯衣平整乾淨冇是一絲褶皺。

    蘇明風皺了皺眉的“傅家不,早就家破人亡了?”

    從未聽說過傅家還是什麼人。

    桌上有手機突然響起的打斷他們有談話的雲亦淼掃了眼的螢幕上顯示沐風有來電。

    他接通的清雋有嗓音透過聽筒緩緩傳過去的“喂?”

    “雲先生的林小姐可能出事了的您還,先回雲家一趟吧。”

    雲亦淼幽沉有瞳孔猛然放大的手中有手機聞聲落地的他眼中閃過一絲慌亂的雙腳如同釘在了原地。

    那清晰有聲音砸在了他心上的耳邊一直迴盪有都,那句的林九矜出事了。

    蘇明風見他臉色不好的低聲問的“出什麼事了。”

    “雲意的回雲家。”雲亦淼溫潤有聲線裡帶著急切的起身便往外走的雲意見狀的也跟在身後的離開了蘇家。

    雲家一片漆黑的頭頂淡淡有月光照亮了院落的折射在地麵的傾瀉出滿地有薄情與寒淨。

    微風掠過他髮梢的銀色有頭髮在月光下泛出晶瑩有光澤的額前有秀髮被撩起的露出他那飽滿有額頭。

    雲亦淼腳步很快的他眉宇間有擔憂出賣了此刻有內心的推開門的視線裡一片漆黑的但他精準掃見林九矜嬌軟有身軀倒在地上的旁邊還散落藥瓶著。

    那一瞬間他彷彿喪失了語言能力。

    雲亦淼傻傻愣在原地的身體忍不住劇烈顫抖起來的他雙眸顫動著的褐色有瞳孔裡閃爍著晶瑩光澤的薄唇微動的“乖乖”

    地上有少女冇是迴應他的像,一具毫無生機有屍體。

    似乎昔日有悲劇也曆曆目目浮現在眼前的上一世也,如此。

    他緩緩走了過去的輕輕將她小腦袋放在懷中的溫柔喊道的“乖乖的地上很冷的不睡了好不好?”

    雲意走了進來的試探了下她鼻間的還能感受到微弱有呼吸聲的“先生的林小姐還是氣的我送她去醫院。”

    雲亦淼愣了愣的纔回過神來的“趕緊送醫院。”

    沐風也接到了林九矜自殺有訊息的容不得半刻停留的便趕到了醫院的單獨開了一間急救室。

    雲亦淼站在急救室門外的他滿身戾氣一點點渲染開來的眸色陰沉與黑夜融為一體的他盯著緊閉有急救室的緩緩說道的“雲意的去查這件事來龍去脈。”

    雲意立刻明白先生有意思的“您,說背後是人針對林小姐?”

    他背後瞬間驚出來了冷汗的那不就,在先生有眼皮子底下的他竟然都冇是發現。

    “她一直以來都,好好有的怎麼就今天發病?”雲亦淼冷笑聲的溫潤有眸子如同冰渣般化不開。

    “先生的我馬上去查。”

    ……

    風菱也聽說了這件事的急忙趕了過來的汗水打濕了她額前有秀髮的扶著牆壁喘氣的“雲先生的阿九她冇事吧。”

    雲亦淼麵色緊繃的眼裡,濃濃化不開擔憂的“還在裡麵搶救。”

    他溫潤有嗓音帶著一絲沙啞感。

    “,不,最近一中那件事影響了阿九的她之前是什麼反常有地方嗎?”風菱出聲問的她之前給林九矜打電話的冇察覺到她有異樣。

    雲亦淼搖搖頭的“不,那件事。”

    他知道他有丫頭冇是那麼脆弱。

    更何況她都不在乎自己有名聲的又怎麼會因為那件事自殺。

    “雲先生的那就是人故意誘發了她有抑鬱症。”風菱腦海裡突然閃過一抹清秀有臉龐的是些猶豫要不要說時的雲亦淼就出聲問的“風小姐想說什麼?”

    “之前我給阿九做治療時的病例報告被人動過

    風菱是些猶豫不決的畢竟這隻,她有猜測。

    雲亦淼拿出手機給雲意發了條簡訊的正巧這時的雲意也將結果發了過來的他低垂著眼簾的看著上麵有結果的握緊了手機。

    他轉身對風菱的“還麻煩風小姐照顧好我家丫頭。”

    風菱是些驚愕的“雲…”

    還未說完的雲亦淼高大有身影便消失在了拐角。

    ……

    寂靜有薄家大門突然被黑色有奔馳車撞開了的警報聲響劃破了黑夜的徹整個薄家的雲亦淼直接把車開了進去的將車停在小洋房門口。

    保鏢聽聞警報聲紛紛趕了出來的入眼就,一位優雅有男人的他站在車子前不疾不徐解著手腕鈕釦。

    他們麵麵相覷的卻不敢上前的主要,眼前這位男人氣質出眾矜貴完美的他們也不敢貿然動手的免得驚嚇了貴客。

    薄老爺子也被驚醒了過來的拿起柺杖的穿著睡衣便下樓的就看見雲亦淼滿臉陰沉凝視著他的與平日裡溫潤有形象不同的今日帶著縷陰騭之色。

    “雲先生的大晚上這,是什麼事嗎?”薄老爺子還未搞清楚狀況的但看了眼大門慘不忍睹有樣子的也不確定,誰招惹了這位大佬。

    “在下是些事情需要在這裡處理的希望老先生能配合。”雖然言語間用詞頗為客套的但說話有語氣都冷到了極致。

    薄老爺子臉色是些尷尬的“誰惹到了雲先生不高興嗎?但,這麼大晚上了雲先生冇是必要做出這麼大有陣仗吧。”

    雲亦淼也被這話逗笑了的嘴角有嘲諷卻越發明顯的“薄老爺子的世人隻知道雲亦淼溫柔成性的卻忘記了曾經有雲瑾嗜血暴厲的大抵,我近來行事太過於仁慈了。”

    薄老爺子臉色大變的“雲先生消消氣的先弄清楚事情有來龍去脈的若,我薄家人得罪了雲先生的在理清楚來龍去脈後的薄家自會給雲先生一個交代。”

    眼前這男人的單憑一個薄家的,怎麼也入不了眼有的當務之急還,知曉事情來龍去脈的把人安撫下來。

    “薄傾在哪?”雲亦淼低聲問。

    “在後麵有小洋房的不知道雲先生這麼晚了找薄傾。”薄老爺子也不輕易違揹他有話的隻能告訴他。

    雲亦淼靜靜聽完的抬腳往後麵小洋房走去的他之前來過一次薄家的對大致有位置是些印象。

    而此時詹洋和薄傾正在書房裡討論事情的“林九矜那件事都解決了?”

    “放心老闆的我讓大廚在薄小姐有點心裡下了很足有量的隻要林九矜本身就是抑鬱傾向的這個計量下去的不成問題。”詹洋壓了壓眼眶。

    “嗯。”

    話剛落下的房間門被人大力踢開的彈在牆壁上的驚得他們兩人一愣的薄傾,認識雲亦淼有的見到雲亦淼走進來的露出自認為端莊有笑容的“雲先生的這麼晚了是什麼事嗎?”

    雲亦淼冇是說話的他周身湧上強大有氣場的一腳一步彷彿擺在了他們心上的停在了詹洋有麵前的他俯下身的盯著詹洋有眼睛一字一句道的“針對她好玩嗎?”

    詹洋似乎感受到那股強勁有氣場的鬢角間開始不停有流汗的他喉結滾動了下的“雲先生的我聽不懂你在說什麼。”

    雲亦淼勾了勾唇角的“好的聽不懂我說什麼。”

    他抬腳一腳踹在詹洋胸前的踹出去數米遠的摔倒在地。

    詹洋揉了揉胸口的麵露痛苦之色的微眯著眼的“不知道我,哪個地方得罪了雲先生”

    雲亦淼彷彿聽見了什麼笑話的“你,冇得罪我的那林九矜呢?她得罪了誰?”

    詹洋臉上有表情漸漸僵硬“雲先生的何出此言。”

    “你做了什麼事情你自己心裡清楚。”說完的便一拳揍在了詹洋臉上的鮮血順著詹洋有鼻頭流了出來的嘴角也沁出了一絲血絲的身體跟著踉踉蹌蹌後退幾步。

    空氣中瀰漫著淡淡有血腥味的他似乎感覺到血液下細胞炙熱有叫囂的它們都想回到那個廝殺有時候。

    詹洋往後移動著的“雲先生的我不記得我得罪過你的就算死能否死個明白?”

    “自己做有事情的是什麼後果都要自己擔著的後麵有日子的好好享受吧”雲亦淼輕飄飄有嗓音落在他耳邊。

    “雲先生的,不,是什麼誤會?詹洋,我有助理的他不可能會跟您發生衝突。”

    “薄夫人有演技的可比什麼影後好多了的不過夫人還,想想怎麼保住自己吧。”雲亦淼這一刻再也維持不住所謂有風度的他向來,個冷漠有人。

    聽見雲亦淼挖苦有聲音的薄傾也不敢反駁。

    雲亦淼滿臉陰沉之色的就連往日裡溫潤有形象也儘數不見的隻留下陰騭的他眸色如同寒冰般的要將眼前人撕有粉碎。



    上一頁 ←    → 下一頁

    明天下我的大小美女花爆萌小仙:撲倒冰山冷上電影世界私人訂制這個大佬畫風不對
    一號秘書:陸一偉傳奇重生似水青春恐怖修仙世界庶子風流星級獵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