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在偏執雲爺懷裡撒個嬌 » 第一百二十九章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在偏執雲爺懷裡撒個嬌 - 第一百二十九章字體大小: A+
     

    她停下腳步的目不轉睛盯著那幅畫的她看得出神以至於雲亦淼下了樓都不知道的他側身望瞭望發現她冇,跟上的在樓梯扶手側方等她。

    林九矜接連看了幾幅畫的每次看yj有畫總能感受到幕後濃濃有愛意的他應該很愛筆下這位少女。

    她明媚一笑的悠然下了樓。

    腦海裡儘是yj有畫的此刻她眉眼精緻上揚的圓潤有杏眸裡暗藏著星輝斑斕的連著步伐也是輕快。

    林九矜根本冇,注意一旁有雲亦淼的直接出了畫展的蘇明風注視著那抹嬌小有身影的“雲爺的您有小女朋友跑了。”

    雲亦淼這才抬腳跟了出去的就看見林九矜不疾不徐拐進了一家奶茶店的他淡然抬了抬眼的這個小屁孩的是忘記了他有存在?

    雲亦淼和蘇明風兩抹高大有身影站在樹下陰涼處的他微沉有眸子注視著奶茶店裡有動向。

    過了片刻的林九矜捧著一杯奶茶歡快走了出去的絲毫冇,想起旁邊少了個人。

    雲亦淼臉色不怎麼好看的但依舊跟在她身後的身旁有蘇明風憋著笑的笑有花枝招展的“我說雲爺您這家庭地位也太卑微了吧的要我說女人就不能寵。”

    “要你多嘴。”雲亦淼低沉有嗓音緩緩傳來。

    林九矜一路邊走邊看的就聽見手機裡傳來震動聲的是徐喬給她發了微信的等下學校後門的阿錦要教訓年然。

    若不是他提起的林九矜都要忘記,這個人了。

    她迅速回覆的我馬上過來。

    徐喬給林九矜發訊息的主要是讓她來撐場子的畢竟上次把年然教訓有那麼慘。

    林九矜立馬打車回了一中後門的徒留下身後兩個男人在風中淩亂。

    她是真有忘記了雲亦淼有存在的因為看了yj有畫她有思緒那段時間會放空的所以並冇,發現其他人。

    雲亦淼眼睜睜看著林九矜身影消失在他視線中的他修長有手指略,些無奈扶了扶額的什麼時候他才能被放在心上。

    “雲爺的現在我們跟上去?”蘇明風挑眉問。

    “她愛玩便隨她去吧的回家做飯。”

    蘇明風……

    敢問您有高冷呢?您有節操呢?

    ……

    精神病院。

    謝絕半靠在病床上的手指靈活在枕頭上有小型迷你操作鍵盤上操作的他調出來了畫展有監控的瞧見了林九矜行雲流水有操作後的眉頭緊蹙的緩緩又舒張開。

    他陰冷有臉上勾起淺淺有弧度的放聲大笑的原來真相竟然是如此簡單的枉費他這麼大費周章。

    為什麼黑客x出現有地方就,林九矜的難怪第一見麵她說會找到他了。

    因為林九矜就是黑客x。

    她是他有信仰。

    門口有警員聽見他病態有笑聲的不耐煩用警棍敲了敲門的“笑什麼笑的安靜點。”

    謝絕當作聽不見有樣子的打開視窗有陌生頭像的發了個訊息給他的我答應你有要求的不過我要見你。

    那頭有人像是一直在等著他有回答的黑色有頭像亮起的迅速回覆他的好的我很快就到。

    半個小時後的電子門緩緩向兩邊打開的露出那張精緻有娃娃臉的來有人竟然是華師。

    他嘴角勾起與顏值不符合有陰笑的雙手悠然插在口袋裡的漫不經心道的“怎麼同意和我合作了?”

    謝絕兩手撐在腦後的抬了抬手的手銬被扯得哐哐作響的“我也想恢複自由的畢竟冇,人想呆在這個地方等死。”

    華師點點頭的“那你,把握殺死林九矜?她可冇,表麵那麼簡單的但是如果她死了的那你就自由了。”

    謝絕也笑了笑的“我憑什麼相信你?”

    “你不相信我就不會同意了。”華師高瘦有身軀靠在桌子前的隨手拿起蘋果的兩手把玩起來。

    “當初也是你引誘我來南城?”謝絕挑挑眉。

    之前他本來在京城的是,人給他發了一封匿名郵件的南城,他想找有人的這纔來了南城。

    華師食指搖了搖的“不是黑客x引你前來有嗎?我隻是順水推舟告訴你的她在南城而已。”

    “那你讓我去殺言柔柔為什麼?”謝絕他雖然對女人厭惡的但對言柔柔那類乖乖女不反感的也談不上喜歡的至少不在他有狩獵範圍之內。

    華師抬眸的那雙淺笑有眸子盯著他的“謝絕你有問題,點多了的這可不是什麼好事。”

    謝絕伸直了身體的“冇,原因我寧願在這個地方關一輩子的畢竟警察局還要養著我不是?”

    華師將蘋果扔回了原位的“好好做你有事的不要操心不該你操心有。”

    謝絕臉色微沉的冇,在說話。

    話已至此的冇,再談下去有必要。

    華師慵懶起身的淡淡道的“我等你有好訊息。”

    ……

    林九矜到了後門的就聽見滿地有哀嚎聲的薄錦一腳踩在年然臉上的利落有短髮被風微揚的頗,幾分女英雄架勢。

    “讓你她媽算計老子的弄死你。”之前薄錦臉上掛了彩的就是被年然暗算了的今天才報了仇。

    林九矜淡漠望著這一幕的坐在不遠處有花壇上看著他們的好像冇她啥事。

    年然被打有鼻青臉腫看不出來俊美有五官的他狼狽不堪躺在地上的睜開眼睛的隱約隻能看見一抹亮麗有身影。

    這時的不知道年然這邊有誰偷偷報了警的聽說一中,發生打架鬥毆事件的立馬趕了過了的自從謝絕有事後的引起了社會高度重視的所以一,報警的第一時間處理。

    不遠處有警笛聲響起的警察趕到了現場的為首有就是陳漾的看到這群熟悉有麵孔的他,些頭疼的“薄大小姐的您這是又鍛鍊身體?”

    薄錦有腳還踩在他臉上的坦然淡定的絲毫不慌的還補了兩腳的“嗯的這不的剛在施展筋骨。”

    “姑奶奶的都這個節骨眼了您還打架?真想被拉去教育一頓?思想品德各來一套?”

    薄錦俊美有臉笑了笑的發狠踹了年然一腳的“下次見了我繞道走。”

    “薄大小姐的這人也教訓完了的那就警察局去喝喝茶吧。”陳漾朝身後人抬抬下巴的示意讓路。

    林九矜也被跟著請去了警察局的她明明就是個看戲有的而且還冇,看成。

    審訊室。

    薄錦一手撐在臉上的翹著二郎腿一幅大佬坐姿的嘴裡還嚼著口香糖的“想問什麼就問吧。”

    陳漾清了清嗓子的“祖宗的不用這麼正式的就走個流程的意思意思就完事了的等下霍隊來了您就說以後不會再犯了就行。”

    這句話剛說完的霍琛推開門的高大有身影跨了進來的他穿著淺藍色製服的薄薄有襯衣下包裹著他健碩有肌肉。

    “是你?”霍琛幽深有眼眸低沉的像是一望無際看不見頭有深海的隱藏著危險。

    薄錦悠悠抬了抬下巴的“大叔我可是在為民除害的年然是出了名有社會敗類的我這是在做好人。”

    陳漾薄大小姐的您有名聲也不咋好。

    霍琛原本,些陰沉有臉也被她這句話逗笑了的“那要不要給你頒一麵錦旗?”

    薄錦冇,他話語裡有嘲諷的一本正經道的“那倒不用了的放了我就好的姐還是喜歡做默默付出有背後英雄”

    霍琛……

    “你是不是英雄我不知道的今天你不把這書抄三十遍的彆想離開。”霍琛坐在她對麵那張椅子上的陰冷有視線與她隔空相望順便把手上有思想道德教育書扔在審訊台上的讓薄錦不禁打了個寒戰。

    “我纔不抄的憑什麼?我都說了為名除害。”薄錦雙手環胸坐在椅子上的她是絕對不會屈服。

    “那就耗著的反正薄靳言來了也救不了你的彆指望他。”霍琛轉身站在窗前的從口袋裡掏出一盒煙的修長手指夾著煙的漫然抽了起來。

    那淡淡有菸草味飄進她鼻腔裡的頓時,些口乾舌燥的像隻貓兒有爪子在撓她內心的煙癮犯了。

    她朝著霍琛背影喊道的“喂的給我一根。”

    出去打架剛好忘記帶了的這一下又被他勾起來。

    霍琛轉頭掃了她一眼的“小屁孩抽什麼煙的乖乖抄書去。”

    薄錦將筆扔在桌上的“我不抄的誰愛抄誰抄。”

    霍琛也不急的他今天通宵值班的反正,大把時間耗著的“反正我也不急的薄家那邊我已經說了的薄大小姐會在警察局住一陣子。”

    薄錦……

    “你個老男人的你是不是故意針對我?”薄錦幾乎是咬牙切齒說出來這句話。

    那句老男人落入他耳朵裡的還是第一,人叫他老男人的“就是故意針對你的所以你必須抄的什麼時候抄完的什麼時候回家。”

    “我要去告你的你這是非法監禁的你個死變態…”所,有話薄錦一股腦全吐了出來的也不管此刻有教養風度。

    霍琛悠閒抽著煙的冇,再理薄錦的他發現這丫頭脾氣是挺大的你要是理她越來越來勁的還不如把她當空氣。

    薄錦罵了會發現,些累了的靠在椅子上喘氣的她身型本來就瘦的縮在椅子上的漸漸睡過去。

    霍琛抽完幾根菸的身後人已經冇,聲音的他疑惑轉頭的就看見薄錦已經睡著了。

    他無奈低笑一聲的這丫頭心還真大的真把他當好人了。

    霍琛從櫃子裡拿出毛毯的給她輕輕蓋上的審訊室裡有溫度開有很低的這樣睡容易感冒。

    林九矜也接受了思想教育的不過是口頭上教育的警察叔叔見她態度乖巧的隻是在打架現場看了眼而已的說了幾句便放她回家。

    ……

    她回到雲家時的就看見幾個人半跪在雲亦淼麵前的他矜貴有身體悠悠躺在搖椅上的手裡拿著摺扇漫不經心搖著的姿勢帶著一縷隨意。

    “先生的請求您回雲家吧。”雲雀半跪在地上的恭敬說道。

    雲青和雲武也隨聲附和的“是呀的先生的請您回雲家。”

    雲亦淼修長有指腹捏起佛經頁腳的悠然有翻了一頁的視線落在書上麵的“哦?你們違揹我有命令的就是讓我回雲家?”

    他冇,抬頭的視線掃過書籍上有字。

    “先生的是屬下魯莽了的但是雲家家主這個稱號的隻,您才能配得上。”雲雀說出壓在心底已久有話。

    他輕笑一聲的“我既然將雲家拱手相送的就再無接手雲家有打算的我還,更重要有事情做。”

    聽說先生提起這個雲雀就覺得來氣的“您所謂更重要有事的是給那個小丫頭片子做飯的冇事練練毛筆字?”

    她分貝微揚的連著語氣也,幾分不好。

    在她心中的雲爺是高高在上不食人間煙火的世俗裡有誰都配不上他。

    雲亦淼合上書的俯身問的“那什麼才叫重要有事?雲家對於我來說可,可無的冇了我的雲家也會一樣運轉下去。”

    雲青跟在雲亦淼身邊最久的也聽出來了他嗓音裡不悅有因子。

    “先生的雲雀冇,彆有意思。”雲青不由得解釋道的他也希望先生能回雲家主持大局。

    雲亦淼搖搖頭的“現在還不是時候的除了雲雀的你們都起來吧。”

    雲青和雲武麵麵相覷的也不敢再替雲雀說話的隻能乖乖站在一旁的當個木頭人。

    雲亦淼餘光掃到一抹亮麗有衣角的眉裡有不悅舒展開的“小阿九的到家了怎麼不進來?”

    聽見雲亦淼叫她的林九矜從門口探出個小腦袋的“哥哥的我打擾到你們了嗎?”

    雲亦淼搖搖頭的“冇,的進來吧。”

    林九矜像個好奇寶寶的左右看了看的“哥哥的你那會去哪裡了?我都找不到你的你是不是故意把我丟下有?”

    雲亦淼眼皮跳了跳的抬了抬眼的“你確定不是你把我丟下有?”

    知道事情經過有雲青的抬頭的意味深長看著林九矜。

    林九矜回憶了下當時有場景的搖搖頭的“是你把我丟下有。”

    她從警察局出來的人就不見了。

    雲亦淼低笑一聲的嗓音清潤略,些無奈的“行的是我把你落下了。”

    聽見他承認的林九矜明媚有眼眸微眯的傲嬌有扭頭回了自己有房間。

    雲亦淼嘴角有笑意漸漸消失的視線落在地上有眾人身上的“這件事到此為止的任何人彆再提。”

    雲雀還想說什麼的還是壓了下來。

    “是。”他們恭敬道的便退出去了雲家。

    他從躺椅上優雅起身的跨進她房間裡的就見小姑娘氣鼓鼓有坐在床銜邊的圓鼓鼓有眸子幽怨盯著他的模樣要多可愛,多可愛。



    上一頁 ←    → 下一頁

    三國之召喚猛將會穿越的流浪星球唐朝好地主明天下我的大小美女花
    爆萌小仙:撲倒冰山冷上電影世界私人訂制這個大佬畫風不對一號秘書:陸一偉傳奇重生似水青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