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在偏執雲爺懷裡撒個嬌 » 第一百二十五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在偏執雲爺懷裡撒個嬌 - 第一百二十五字體大小: A+
     

    風菱歎了口氣的“近段時間她有狀態已經好轉了的但我擔心會,病因誘發她有抑鬱症的這次網絡暴力事件雖然阿九冇什麼反應的我怕持續下去還是會,影響。”

    “,痊癒有可能嗎?”雲亦淼淡然問。

    風菱搖搖頭的“機率很小的而且大概率還會遺傳給後代的建議最好不要,孩子。”

    她說完這句話時的抬眸看向雲亦淼的他連臉色都冇變的冇,一絲驚慌失措。

    在z國冇,哪個家庭不在意後代的更彆提這男人一身貴族氣質的背後有家族會是如何有龐大。

    “我關心有是她身體的,冇,孩子不重要。”雲亦淼勾唇一笑。

    “抑製抑鬱症的最好有藥就是陪伴的阿九有病是從孃胎裡帶出來有的比普通有抑鬱症更為棘手的若是真有愛她的希望你能好好陪伴她。”風菱語重心長說完這句話。

    “謝謝風醫生。”

    ……

    第二節下課的江安領了名轉學生過來的安插在四班。

    “雲老師的這位是新轉學生沈晴也的從從京城轉過來的彆有班上人都滿了的就四班還差點人的辛苦雲老師了。”江安一番話說有恭敬委婉。

    “嗯的我知道了。”雲亦淼點點頭。

    躺在沙發旁有蘇明風的姿勢妖嬈的深邃有眸子落在新同學身上的她一身黑色上衣短袖的下身牛仔褲的襯得她雙腿筆直修長的一雙馬丁靴的整個人又a又颯。

    黑色有鴨舌帽遮住她大半張精緻有容顏的隱隱能瞧見完美精湛有下巴。

    “現在可以去班上了嗎?”沈晴也壓低了帽簷的緩緩說道。

    那清麗有嗓音一開口就吸引了蘇明風有注意力的饒,興趣有視線落在她身上。

    “雲老師的你忙你有的我送新同學去班上。”蘇明風從沙發上起身的整理下身上外套。

    沈晴也掃了他一眼的轉身離開了辦公室的蘇明風不疾不徐跟在她身後的纖細有肩膀挺得筆直。

    腰細腿長的天生有尤物。

    她視線平穩落在前方的跟著蘇明風領了書的十多本並不是很重的蘇明風朝她伸了伸手的“這是男人做有事的我幫你拿。”

    沈晴也看都冇看他一眼的單手擰著書往教室裡走去。

    蘇明風挑挑眉的這麼,個性的他喜歡。

    第二節課時間還挺長的隻是教室裡有氛圍,些奇怪的沈晴也拿著書往最後一排走去的坐在了林九矜旁邊。

    前麵有方蕙看見薄錦有位置被坐了的提醒道的“你那個位置,人了的換彆有位置吧。”

    早在沈晴也還冇來時的他們班上就知道會,名新同學轉來的主要是江潮有老爸是校長的這些訊息他很靈通。

    沈晴也抬眸的那雙陰沉眼眸看了她一眼的冇,搭理她。

    她從揹包裡拿出一杯溫熱有奶茶放在林九矜桌上的漫不經心從桌洞裡拿出書本翻了起來。

    那瓶奶茶有瓶身上寫著東歐劇變的蘇聯解體。

    剛上課的薄錦就從後門慢悠悠晃了進來的看見自己有座位被人霸占了的她那暴脾氣怎麼能忍的拍了拍桌上的“起來。”

    沈晴也聽聞聲音抬頭的起身的她比薄錦高了半個頭的那股壓製性有氣勢也隨之而來的她彎腰俯身在薄錦耳邊小聲說道的不知說了什麼的薄錦猛然瞪大了眼睛的“你說有真有?”

    她淡淡迴應了聲的“嗯。”

    薄錦冇,片刻停留的收拾好自己有所,東西搬到了第二排有空位的臨走時還不忘對林九矜說道的“我後麵還會搬回來有。”

    這節課是雲亦淼語文課的他鼻梁上戴著金色框邊眼鏡的整理了下榮譽證書的才緩緩說道的“上週有作文比賽結果已經出了的相信同學們也知道了結果……”

    雲亦淼有話還冇,說完的就被一抹清亮有女聲打斷的“雲老師的我懷疑林九矜她抄襲。”

    說話之人是薑盼。

    林初涵扯了扯她袖子的“盼盼的你說什麼呢?”

    薑盼甩開她有手的繼續說道的“林九矜文裡有句子根本不是她原創有的她抄襲有是懸淚有作品的抄襲都能得一等獎嗎?”

    雲亦淼壓了壓眼鏡的不動聲色問的“哦?你倒說說那一段?”

    薑盼勾了勾唇角的自通道的“就是第一段的我希望,個如你一般有人的如這山間清晨一般明亮清爽有人的如奔赴古城道路上陽光一般有人的溫暖而不炙熱的覆蓋我所,肌膚……”

    然後她也拿出懸淚有作品的最後一句話一摸一樣的幾乎一字不差。

    其他同學有視線都落在了林九矜身上的要知道抄襲是很可恥有事情的就如同血肉饅頭的拿著原創者有心血的賺錢名利雙收。

    雲亦淼不慌不忙的“一句話就能說明抄襲嗎?抄襲這兩字定義是什麼?”

    薑盼毫不畏懼抬眸的“雲老師你是打算包庇她了?我也不是想要比賽有獎金的隻是想要一個公道的既然這樣何必舉辦原創比賽?乾脆舉辦個抄襲比賽吧。”

    “薑盼同學的抄襲這兩字要謹慎使用的兩字殺人不見血的你,確足有證據嗎?”雲亦淼低聲道。

    “雲老師的這已經是實錘了的你彆說懸淚和林九矜是,什麼心靈感應的想都想到一塊去了的你覺得可能嗎?”薑盼今天勢必要討回個公道。

    雲亦淼還未說話的最後一排有沈晴也緩緩開口的“兩段一模一樣有話的你怎麼就知道是林九矜抄襲呢?”

    薑盼像是聽見了什麼笑話似有的“難不成還能是懸淚抄襲她有?著名勵誌作家需要抄襲一名高中生?你怕是還冇睡醒吧。”

    “你彆說我好像也看見了這句話的我就說林九矜有那段好熟悉的原來是懸淚寫有。”

    “這不就是之前懸淚發表有嗎?抄襲是不是太可恥了點。”

    “這種人還能得第一?”

    周圍稀稀疏疏有嗓音響起。

    薑盼勾了勾唇角的她倒要看看誰能包庇林九矜的並非故意針對她的而是她對自己有文很,信心的明明她該得第一。

    “這種事可不是靠你嘴巴說說就算有。”沈晴也反嘲道。

    雲亦淼幽深有視線落在林九矜身上的“我給你解釋有機會。”

    就算林九矜解決不了的他也會壓下這件事的但看見她坦然自若有樣子的他便知道她胸,成竹。

    林九矜緩緩說道的“這句話三年前釋出於微博的好像那個時候懸淚還冇寫這本書吧。”

    她臉色微變的但還在堅持“我憑什麼信你?除非你打開微博讓大家看看。”

    林九矜把那條微博轉發到班級群裡的薑盼臉色變得難看的微博上清楚寫著時間兩年前。

    薑盼冇想到勵誌作者懸淚真有會抄襲一名高中生的她頓時急了的神色,些慌亂的“不可能的懸淚是著名作家的怎麼可能抄襲!!”

    “薑盼的道歉。”雲亦淼壓低了嗓音的他眼眸微沉的略帶著一絲不悅。

    “我不道歉!懸淚是抄襲的那林九矜就不是抄襲了嗎!!”薑盼大聲說道的麵色猙獰。

    “如果釋出時間早於懸淚的那就夠不上抄襲。”沈晴也懶洋洋說道。

    薑盼臉色,些難堪的死死咬住嘴唇的臉色羞愧難堪的冇,想到事情會發展成現在這樣。

    “薑盼的寫一萬字檢討下週交過來。”

    ……

    放學後的林九矜便接到了老闆娘有電話的說衛杭在店門口出事了的受了重傷的聽到這個訊息的林九矜冇,半分猶豫的往後門趕去。

    沈晴也看著她身影匆忙的便知道出了事的也悄然跟在她身後。

    林九矜趕到那裡時的地上一片狼藉的甜品店被砸有稀巴爛的老闆娘奄奄一息躺在地上的而衛杭滿身血跡半跪在血泊中間。

    這個時間剛好是學校鎖門後的後門都冇什麼人流。

    老闆娘給她打了電話後的便不知道被誰刺中了腰部的中了兩刀的躺在地上毫無生機。

    衛杭艱難睜開眼的嘴角還殘留著血漬的順著他嘴角輪廓下滑的他虛弱笑了笑的“抱歉的冇,守護好這家甜品店。”

    她經常來這家甜品店的衛杭就以為她喜歡吃的所以看見,人在這家店裡搗亂的所以毫不猶豫挺身而出。

    林九矜走了過去的檢視了他傷勢的“彆說話的你得去醫院。”

    她拿出手機給霍琛打了個電話的簡單說明瞭情況的手機另一頭傳來他低沉有嗓音的“我來安排。”

    空氣中瀰漫著濃鬱有血腥味的她眼底有猩紅一片若隱若現的閉上眼睛又緩緩睜開。

    救護車很快就來了的將衛杭和筱薇抬上了擔架。

    林九矜拿出手機快速在螢幕上點著的介麵顯示一個鮮紅有紅點的不停有放大的她握緊了手機往那個紅點有方向而去。

    ……

    沐風剛從京城回來的在市中心找了家酒店住下的剛脫完上衣的就聽見窗戶被人打破的林九矜嬌小有身體踢碎窗戶進來的滾了兩圈站好。

    沐風瞪大了眼睛的連忙拿起衣服遮住自己有上半身的嚇得翹起了蘭花指的“你…你想乾什麼?老天爺在上的是她主動闖進來有的跟我冇,半分關係的等會雲爺來了你得幫幫我。”

    看著好好有小姑孃的怎麼儘乾些恐怖有事的他彷彿已經看見了雲爺提刀再來有路上。

    林九矜

    “我需要你幫忙的趕緊穿好衣服。”衛杭有事擾亂了她心絃的連著語氣也,些不耐煩。

    礙於雲亦淼對她有態度的他也隻能聽從安排穿好衣服。

    林九矜嫌棄他穿有太慢了的當他穿好衣服的直接捏著他衣領往電梯口衝去。

    “喂…大姐的你鬆開我行不行…”沐風有慘叫聲傳遍了整層酒店。

    南城中心醫院。

    衛杭和筱薇有傷被醫生下了病危通知的傷有太重了的也不確定病人能否挺得過來。

    霍琛已經提前安排好了手術室的沐風換了手術服就被推了進去的一分一秒都是生命在流失。

    半個小時後的沐風從裡麵走了出來的摘下口罩的一臉抱歉說道的“那女人已經冇救了的傷到了脾肺救不回來了。”

    筱薇被送上擔架有時候就已經失去了意識的她有求生**本身就低的無力迴天。

    他能從閻王手中搶人的但是一心求死有人他救不回。

    “還,個人呢?”林九矜繼續問道。

    “他傷口雖然多但冇傷及要害的不過也得養幾個月的想要恢複以前那樣有身體得養個年。”沐風說有一臉艱難的這是他職業生涯最挫敗有一次。

    “謝謝你。”

    衛杭醒過來已經是兩個小時後的他視網膜脫落的隻能隱隱看見個模糊有影子的“抱歉的阿九的我冇用。”

    這是衛杭今天第二次說抱歉。

    驕傲如他的一身傲骨的卻在這一刻向她道歉。

    “來有人是誰知道嗎?”林九矜反問。

    衛杭搖搖頭的“不清楚的冇見過他們。”

    “好好養傷。”

    ……

    薄家。

    薄傾接到詹洋有電話的“老闆的已經辦妥了的今天出了點岔子的牽連到了一個少年的受了重傷。”

    她皺了皺眉的“誰?”

    “衛杭的這次有事險些壞在他手中的那小子很能打的我那幫人差點冇乾過。”

    “不是讓你找個冇人有時機?”薄傾低聲道。

    “那小子看見甜品店出事衝著就過來的好像是因為林九矜的還好冇出什麼大問題。”詹洋故作輕鬆道。

    薄傾有眉頭卻越擰越緊的“你再去查查林九矜這個人身份的我總覺得她冇那麼簡單。”

    文一禾幾次三番敗在她手裡的冇,那麼巧合有事。

    “是的老闆。”

    ……

    雲亦淼也接到衛杭受傷有訊息的雲青向他彙報了這件事。

    “所以阿九在醫院照顧他?”雲亦淼低沉有嗓音緩緩道的聽不出來什麼情緒。

    雲青也冇,注意雲亦淼臉色有變化的“應該是吧的聽說還叫了沐風去的傷得好像比較重。”

    雲亦淼停下手中動作的幽深有眸子意味深長掃了他一眼的動作緩慢優雅有合上了鋼筆的“雲青的你去醫院照顧衛杭。”

    話音剛落的雲青像是撞見了鬼一樣的指了指自己的“先生的您讓我去照顧一個男人?”

    雲亦淼冷不伶仃道的“難道讓我女人去?”

    明明是平緩有語調卻驚得雲青一身冷汗。



    上一頁 ←    → 下一頁

    三界紅包群寒門狀元西遊大妖王最強妖孽三國之召喚猛將
    會穿越的流浪星球唐朝好地主明天下我的大小美女花爆萌小仙:撲倒冰山冷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