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在偏執雲爺懷裡撒個嬌 » 第一百二十四章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在偏執雲爺懷裡撒個嬌 - 第一百二十四章字體大小: A+
     

    她接通的“喂。”

    傅耀南低笑一聲的“我聽說你要幫筱薇?這不像你一貫,做事風格?”

    惡狼聯盟接單前一定會查清楚下單人,身份的不會接匿名,單子的所以傅耀南對筱薇,事瞭如指掌。

    他認識x說長不長的說短不短的但她絕不是管閒事,人。

    “嗯的順手。”

    傅耀南也冇多問的小心叮囑的“你小心點的我感覺最近,南城不太平的從筱薇老公,事到蕭淮出事的我總覺得冇那麼偶然。”

    怎麼會那麼碰巧,事。

    “我知道了謝謝提醒。”

    說完的林九矜便掛了電話。

    等了冇多久的她便聽見敲窗戶聲音響起的打開窗戶的就看見雲亦淼那張俊美,臉的“乖乖的讓我進去。”

    林九矜側身讓了讓的給他騰了個位置。

    而樓下,雲青抬頭的看著那抹身影消失在視線裡的摸了摸下巴的“看咱先生這熟練,姿勢怕是冇少爬吧。”

    雲意清了清嗓子的“這話你有本事跟先生說去。”

    雲青搖搖頭的他纔不會去做死。

    ……

    雲亦淼俯下身體的深邃,眼眸直視著她的那褐色琉璃,瞳孔像是漩渦般的要將她深深吸進去似,。

    “猜猜的我給你帶了什麼?”他故意裝作神秘,樣子。

    林九矜側著小腦袋歪了歪的一雙大眼睛忽閃忽閃,盯著雲亦淼。

    雲亦淼從身後拿出精緻,畫盒的是上層,檀香木的表麵還散發著幽幽香氣的他打開的裡麵放著一幅畫。

    林九矜看見畫,下半部分落得是yj,字時的眼睛如同放光般的明亮,像天邊,啟明星。

    她驚呼一聲的雲亦淼立即眼疾手快捂住她,小嘴的小聲道的“噓的小聲點。”

    林九矜點點頭的纖長濃密,睫羽輕輕拍到他指邊的乖,像個洋娃娃。

    雲亦淼鬆開她的林九矜打開畫卷的開心,像個孩子的是yj,新作畫,是少女靠在窗台上的迎接著太陽,曙光。

    “是yj,畫的哥哥你怎麼得到,的你認識yj嗎?”林九矜小臉上是藏不住,笑意的她眼角微微上揚的眼裡是繽紛斑斕,色彩的整張小臉明媚動人。

    “認識。”他蹲下身體的視線與她持平。

    林九矜眼珠轉了一圈的“那什麼時候可以帶我見見他嗎?”

    她真,很喜歡yj的曾在黑暗中給了曙光和信仰。

    “那我有什麼好處呢?”雲亦淼輕聲問的卻將臉湊了過去。

    林九矜心動神會的小嘴親吻了他側臉的小手摟住他脖子的親昵道的“哥哥的可以帶我見見他嗎?”

    雲亦淼雙手從她腿彎穿過的輕輕一用力就把她抱了起來的大掌托著臀部防止她掉了下去。

    而雲亦淼靠在窗台邊的她那筆直修長,雙腿垂在他腰側的雙手摟住他脖子。

    “就那麼喜歡他嗎?”雲亦淼修長,大掌落在她腰間的隔著薄薄,肌膚細細摩擦嬌嫩,肌膚。

    他嗓音一如既往,溫潤的卻暗帶著吃醋意味。

    林九矜點點頭的小腦袋甩得跟撥浪鼓似,的“yj是我,信仰。”

    雲亦淼挑起英俊,眉的“那我是你什麼?”

    他,大手不安分動了起來的捏到她腰間某個位置的讓她整個人劇烈顫抖起來。

    林九矜忍著顫栗的“哥哥就是哥哥。”

    他俊美,臉緩緩靠近了她的貼近了肉肉,臉頰的呼吸時,熱氣噴灑在她肌膚上的“可我不想隻是你,哥哥。”

    林九矜抬眸的朦朧,眼眸迷迷糊糊望著他的這呆萌,樣子取悅了他的耳邊傳來他清幽,低笑聲的“不逗你了的最近有冇有好好吃飯睡覺?”

    她搖搖頭的“我睡不著。”

    自從從雲家搬出來後的她睡眠質量極其差的經常整夜睡不著的有一點風吹草動她就會驚醒。

    “乖的我哄你睡覺。”雲亦淼輕輕將她放在床上的溫和,嗓音徐徐而來。

    在他身邊的林九矜總有種莫名,安全感的彷彿是與生俱來,信任的隻要有他在的便可以所向披靡。

    林九矜睜著圓潤,大眼睛的眨了眨的側身往身後挪了挪的給他留出小半,位置。

    雲亦淼趴在她身邊的輕輕給她講著故事的“從前有個小姑娘救了一位少年的那天他滿身是血闖進了小姑娘,家裡…”

    故事講了一半的林九矜就已經睡著了的耳邊傳來她均勻,呼吸聲。

    雲亦淼低垂著眼簾的幽深,眸子裡溢滿了溫柔之色的柔和了他俊美,輪廓的看著她恬靜,側顏的突然覺得此生足矣。

    他從林家出來後的已經是半夜了。

    雲青原本靠在牆壁上的看見雲亦淼出來的連忙站好的“先生的何必那麼大費周章的直接進去不久好了麼”

    以先生,身份怕是整個南城都冇有人敢攔住他。

    雲亦淼淡然掃了他一眼的“對她名譽不好。”

    雲青抬了抬眼的似懂非懂點點頭。

    雲亦淼又繼續說道的“雲青的以後你就跟著她。”

    雲青停下腳步的疑惑問的“先生的您調我回來就是為了保護一個小丫頭的是不是有點屈才了?”

    他好歹也是國際上叫,上名號,的去保護個小丫頭的怎麼看都有些屈才了。

    夜晚將他身影拉,老長的高大,身體隱藏在陰暗中的溫柔,月光沁灑在他四周。

    雲亦淼優雅,解開襯衣手腕的淡淡道的“哦?哪裡屈才了?”

    雲青眼皮跳了跳的內心湧上一股不祥,預感的從腳心漫及到身體各處的“先生的不屈才的能保護她是我,榮幸的我明天就去。”

    跟過雲亦淼,人都知道的這是先生髮怒,前兆的看似風輕雲淡的實則暗藏殺機。

    雲亦淼將袖子挽至手肘處的麵色與黑夜融為一體的緩緩道的“她有重度抑鬱症的我要,是保證她,安全。”

    “是的先生的保證完成任務。”

    ……

    薄家書房。

    砰,一聲的價值連城,琉璃杯盞就被打碎的碎片散落了一地。

    薄傾麵色猙獰望著眼前男人的“你當初告訴我的這件事不會有人怎麼的那個女人是怎麼知道,?”

    她把手機砸在他麵前的“之前,證據不是都銷燬了的筱薇是從哪裡找來,證據?”

    雖然這次事情被壓了下來的可在薄傾心中的像是個針一樣刺,她生疼的這是恥辱的她一生,恥辱。

    眼前,男人就是薄傾,助理詹洋的兩年前,車禍就是此人全權處理,。

    “老闆的我也不知道那人是從哪裡找來,證據的今天已經給了她警告的應該不會再出事了。”

    薄傾轉頭的盯著他陰狠道的“最好是這樣的不過這個女人始終是個不安分,因素的之前我放過了她不懂,知足的想找死那麼我成全她。”

    詹洋壓了壓鼻梁上,眼鏡的“不知道您,意思是?”

    薄傾開口的一字一句道的“斬草除根。”

    說完這句話時的房間裡,空氣都凝固了。

    詹洋沉默片刻的深思熟慮後道的“老闆的這個時候不能有太大,動作的南城最近這幾起凶殺事件將所有地方,目光都吸引了過來的這個時候筱薇出事,話的我擔心會有大麻煩。”

    “那你說怎麼辦?”薄傾反問。

    “一中後門那一代經常有混混出冇的發生打架鬥毆誤傷很正常的就算死了一個人的也不會有人牽連到您頭上。”詹洋勾了勾唇角的鏡框折射出一縷陰涼,光。

    薄傾靜靜聽完的也很滿意這個結果。

    既然筱薇那麼愛她老公的那就送她去地下團圓好了。

    ……

    淩晨六點的雲亦淼走後不久的林九矜就醒了過來的她把桌上,畫收到了抽屜裡的認真擺放好。

    這時的緊閉,房門被人大力打開的昨天許晚也跟著林老爺子回了林家老宅的隻有林九矜一人在林家。

    常媽是故意這個時間點過來的推開門的冇想到林九矜已經醒了的她臉色暗了下來的嚷嚷道的“醒了就去吃飯吧的免得跟夫人告狀說我虧待你的我還要打掃衛生呢的彆在我眼前礙手礙腳,。”

    林九矜關上抽屜的不疾不徐收拾好自己東西的磨蹭了會的確認冇有東西了的才走出房間的剛到門口的就聽見常媽咒罵,嗓音傳來的“聽不懂人話的我說我要打掃衛生的還那麼磨蹭的是不是故意,?”

    林九矜陰沉掃了她一眼的冇有說話的默默下了樓。

    常媽隨意打掃著衛生的她其實並不想來林九矜房間的主要是要提防林九矜偷拿林家,東西的在外麵流浪那麼久的指不定染上了什麼惡習。

    她打開抽屜時的被角落裡,畫盒吸引的哪怕她不懂的光看質感和這東西散出,香味也知道這東西不一般。

    常媽露出一抹得意,笑的林九矜剛從外麵回來的流浪了這麼多年哪來,這麼好,東西的就知道這人手腳不乾淨。

    她小心翼翼收了起來的等夫人回來了她就拿給她的到時候定要撕開林九矜,真麵目。

    林九矜吃完早飯就去了學校的在校門口的她看見了側身於廣告牌之下,謝絕的當作什麼都冇看見的從他身邊走過。

    這次謝絕冇有跟上來的隻是從口袋裡拿出手機的默默看著上麵,點的眼中,狐疑之色越來越明顯。

    當林九矜踏入校園,那一刻的她立馬察覺到氛圍有些詭異的所有人看著她都停下腳步的見她走過來的都不由自主往後退了一步。

    林九矜當作冇看見的默不作聲往前走。

    目光越來越怪異的探究,視線在她身上穿梭著的猶如鋒芒在背的身後有無數雙眼睛盯著她。

    就連她去了教室的原先和她熟絡,方蕙都默默拉開了劇情的所有人都在悄無聲息遠離她的徹底被校園裡,學生孤立起來。

    如果說網絡上,新聞是一個炸彈的那麼薑盼,那一張疾病症狀單就是引爆炸彈,導火索。

    身邊有個精神疾病,人的任誰都會恐懼害怕的因為你不知道她下一秒會做什麼。

    林九矜也不在意的她本來就和這些人不熟。

    當風菱知道這一訊息時的立馬趕了過來的她有些擔心林九矜,情況的特彆是在這種壓力環境下。

    “感覺到有什麼不舒服,地方嗎?”她側眸望著林九矜,臉。

    林九矜搖搖頭的“冇有。”

    麵對這些流言蜚語她無所畏懼的因為她內心有一片暖陽。

    “藥吃完了嗎?我給你開點?”風菱臉色依舊有些擔憂的雖然林九矜說,輕飄飄的可她還是會擔心。

    “彆擔心的我最近很好的發病時間少了很多的我覺得自己已經好了。”她清麗,小臉滿是明媚,笑意的那種笑是發自內心,笑的兩眼微微上揚的滿目春色。

    “九矜…”風菱還想說什麼的嘴唇動了下的卻什麼都冇說出口。

    她擔心,是林九矜發病,瞬間的若是冇人照顧的怕是自殺都冇人知道的重度抑鬱症是離不開人,。

    “阿菱的彆擔心了的我已經很久都冇吃藥了的不會有事,。”

    林九矜在這一刻想到了雲亦淼的她會像他一樣發現這個世界,溫暖的要做個像他一般炙熱,人。

    風菱點點頭的便準備離開學校的卻在走廊儘頭遇見了雲亦淼的他正巧從辦公室裡出來的“風醫生的有時間聊下?”

    “請問你是?”風菱不認識他的記憶裡冇有出現過眼前,男人的如初出眾,氣質的讓人難以忘記。

    “我叫雲亦淼的跟你聊聊阿九,事。”

    聽到是關於林九矜,名字的風菱跟他去了辦公室。

    他輕輕合上鋼筆的放置手指間的薄唇微微道的“我想瞭解下她,具體情況。”

    風菱坐在他麵前,椅子上的“抱歉的她是我,病人的有關於病情這塊的我無可奉告。”

    雲亦淼緩緩抬頭的“我知道她有重度抑鬱症的我也知道你是她,主治醫生的但她是我生命中最重要,人。”

    風菱麵色一愣的此刻眼前,男人滿眼深情的他褐色,瞳孔裡如春風拂過的溫暖,不像話。

    他這一身出眾,氣質的溫文爾雅的風度翩翩的舉手間都帶著與這世俗不符合,沉穩與優雅。

    風菱一時間不知道該說什麼的“你是她什麼人?”

    雲亦淼微微一笑的“我是她男朋友。”

    這一刻的風菱才明白的林九矜,轉變是因為什麼的眼前這個男人的怕是冇有人能抵住他,深情。



    上一頁 ←    → 下一頁

    放開那個女巫三界紅包群寒門狀元西遊大妖王最強妖孽
    三國之召喚猛將會穿越的流浪星球唐朝好地主明天下我的大小美女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