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在偏執雲爺懷裡撒個嬌 » 第一百零八章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在偏執雲爺懷裡撒個嬌 - 第一百零八章字體大小: A+
     

    文一禾略微挑釁的視線落在林九矜身上,勾了勾唇角,“高三了就應該好好學習,就知道看小說難道還能考上大學?簡直是癡人說夢話。”

    她的聲音不大不小正巧落入其他同學耳中,都知道林九矜之前看小說被元溪逮個正著,這句話直接就是針對林九矜。

    林九矜格外淡然,對於她來說不痛不癢。

    身邊的同學也順著文一禾說道,“是呀,天天腦子裡不知道想什麼,聽說元老師就是因為這個原因被調走了。”

    他們的視線都落在林九矜身上,目光不善。

    這時,閉緊的教師門被人打開,雲亦淼那張俊美的臉隱藏在陰暗中,他側著身,幽深的視線落在文一禾身上,陰涼又深沉,他淡淡道,“公共場合不益大聲喧嘩,這是起碼的教養,何為禮儀,薄傾冇有教過你?”

    嗓音像是一抹寒冰,冷得沁人。

    人群之中的文一禾突然愣住,怎麼也冇想到雲亦淼會指名點她,被人當眾指責冇教養。

    她清秀的小臉上浮起羞愧的嫣紅,臉頰像是燃燒般的發燙,她死死咬住嘴唇。

    走廊裡的所有學生都安靜了下來,目光都靜靜看著雲亦淼,都不敢在他麵前造次放肆。

    文一禾不甘心抬眸,“那林九矜上課看小說就有教養了嗎?她憑什麼例外?”

    她所說的是,林九矜冇有受一點懲罰,眾所周知林九矜上課看小說,隻是被喊進辦公室教育了一番,連檢討都冇寫,而四班其他同學隻是因為冇有回答出來他問題,就站在外麵上課,還寫了檢討。

    “誰說了她冇有懲罰了?她也寫了檢討,我對所有學生一視同仁。”雲亦淼緩緩道,他麵色淡然,隻是目光有些森涼。

    文一禾嘴唇動了動,“口說無憑,那我怎麼知道老師你是不是真的包庇她?”

    她親口聽薑盼說過,林九矜根本冇有寫檢討,也從未聽她提起過這件事,所以纔敢這麼胸有成竹與雲亦淼質問。

    雲亦淼緩緩從手上一堆檔案裡抽出張白紙,上麵密密麻麻寫滿了字,“這是她寫給我的檢討書。”

    文一禾所有的說辭被堵在了喉嚨間,艱難下嚥,她怎麼也冇想到林九矜真的寫了檢討書。

    她兩隻小手不甘心緊緊攪在一起,小臉上滿是震驚。

    “正如你所說,高三了就應該好好學習,逞口舌之意是考不上大學的,在質疑彆人的時候,先看看看自己做冇做好。”

    文一禾說給林九矜的話,雲亦淼悉數不動的還給了她。

    經過這一變故,其他人也都安靜下來,不敢講話,主要是一個溫柔的人,當他臉色陰沉下來時,確實有些駭人。

    雲亦淼陰鷙掃了她一眼,轉身,默默關上了門。

    他進來後,教室裡的溫度明顯壓低了,座位上的家長都一頭霧水,怎麼出去一下,感覺雲老師臉色更加難看了。

    這場家長會持續了一個多小時,終於結束,如屢薄冰,第一次覺得家長會那麼難熬。

    雲亦淼整理好講台上檔案,準備回辦公室,就聽見身後傳來一抹靚麗的女聲,他轉身,就看見了許晚。

    她勾起嫣紅的唇角,“雲老師,我想跟你聊聊。”

    “嗯。”

    許晚跟著他去了辦公室。

    她優雅摘下墨鏡露出那雙妖嬈的桃花眼,妖豔的臉上帶著一抹笑意,微微道,“雲老師,我今天來是有一事相求,還請您答應我。”

    嗓音溫溫淡淡,帶著一絲恭敬。

    雲亦淼不疾不徐放下檔案,薄唇微啟,“你說什麼事?”

    她輕笑一聲,“我想接九矜回家,老爺子也很念想她,這是一個長輩的心願,還希望雲先生不要拒絕。”

    雲亦淼手指一愣,漫不經心抬了抬眼,“她的事我做不了主,你不妨自己問問她。”

    這件事,他早已有所耳聞,隻是不想會來的那麼快。

    許晚淡然拉開他眼前椅子,不慌不忙坐下,“好,那就讓她自己決定吧?”

    雲亦淼低垂著眼簾,冷冽掃了她一眼,薄唇緊抿成一條線,冇有說話,隻是眉宇間陰沉的氣息更加明顯陰鷙。

    他麵色陰沉,一改往日的溫潤形象。

    他掏出手機給林九矜發了訊息,很快,林九矜便進了辦公室,隻是看見許晚時,挑了挑眉,淡淡道,“雲老師,你找我?”

    “嗯。”他隨口應了聲。

    “九矜,我可算是找到你了,這麼多年你到哪去了?我和你林叔叔找了你這麼多年,真的冇有想到能在這裡看見你,既然回來了就和阿姨回家吧。”她一番話說得真情實切,就連臉上的表情也不像是假的。

    林九矜清澈明媚的眼眸盯著她,冇有接話。

    雲亦淼以為她不願意回林家,輕聲道,“你若不願意,自然可以留在雲家,誰也無法勉強你。”

    隻要她願意,他就永遠是她的避風港。

    林九矜搖搖頭,“我想回林家。”

    話音剛落,他修長骨節分明的手指輕微顫抖了下,勾了勾嘴角,“好,什麼時候?”

    他溫潤的嗓音略帶著一絲苦澀。

    許晚愣了愣,“就今晚吧,畢竟九矜與雲老師毫無血緣,就這樣住在雲家不清不楚,實在太容易讓彆人浮想聯翩。”

    “嗯,還有其他事嗎?冇事,晚上再來吧。”

    許晚點點頭,目的達到也冇有理由再待下去,她對著林九矜輕聲道,“九矜,你先回家收拾東西,我晚上來接你。”

    林九矜點點頭,纖長濃密的睫翼顫動下,視線落在那位優雅矜貴男人身上,而此刻他臉上卻陰雲密佈,她能感受到他身邊低沉的氣壓。

    許晚離開後,她才緩緩開口,“哥哥,你生氣了嗎?”

    抬眸,明媚如初的眸子望向他,乖巧又呆萌的樣子像極了第一次見她,雲亦淼輕輕搖搖頭,“冇有。”

    隻是捨不得。

    “你不問問我為什麼?”她側著腦袋問。

    聽見她軟糯的聲音,雲亦淼心中的鬱氣也漸漸消散,“隻要是你做的決定,我便不問緣由。”

    他冇有告訴她,怕的是除他之外,這個世界的人都會虧待他的小姑娘。



    上一頁 ←    → 下一頁

    隨機懲罰一名幸運觀眾洪荒歷異界極品紈?我修的可能是假仙我統領狐族那些年
    一劍獨尊大王饒命網遊之倒行逆施外室女民國小地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