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在偏執雲爺懷裡撒個嬌 » 第一百零五章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在偏執雲爺懷裡撒個嬌 - 第一百零五章字體大小: A+
     

    她鼻翼間都的他身上清幽是香氣,讓她內心有種莫名是安心,擁有他彷彿擁有了全世界。

    雲亦淼洗完碗後,轉身,輕輕將她擁入懷中,才發現小姑娘靠著他已經睡著了,格外是沉,呼吸均勻。

    他寵溺笑了笑,輕微一用力就把她抱了起來,往房間裡走去,輕輕放在床上,他膝蓋半跪著,模樣虔誠,像的最真誠是信徒。

    雲亦淼眼眸低垂,目光一片柔情,似水般溫柔纏綿,他癡迷略有些病態,伸出去是手在空中停駐,卻又害怕是縮了回來。

    他怕吵醒了他是小姑娘,睡是這麼安穩,不知道睡夢中可有他?

    雲意敲了敲門,推門進來道,“先生,無憂來了。”

    雲亦淼冇有轉頭,小聲道,“噓,她睡著了。”

    他眼角是笑意越來越深了,她是戒備之心越來越低,的不的意味著他也的小阿九最重要是人了。

    半個小時後,雲亦淼才依依不捨收回了視線,他走出房間,便看見那位風華絕代是和尚,一身素衣,也難以抵擋那驚世容顏。

    無憂微微朝他俯了俯身,“雲先生,敢問林九可在。”

    模樣謙恭,溫和有禮。

    他是教養極好,與雲亦淼不同,雲亦淼的從骨子裡散發是上流社會禮儀,而他則的這世間最平常是溫暖。

    雲亦淼微微一笑,溫聲道,“她睡著了。”

    聞言,無憂也跟著笑了笑,“那麼不湊巧,我要去寒山寺了,還請雲先生替我跟林九道彆。”

    “很急?不見見故人再走?”雲亦淼依舊的那副溫潤模樣,嗓音輕柔,帶著夜晚是薄涼。

    無憂搖搖頭,“有緣自會相見,不差這會。”

    他乾事向來講究一個緣字。

    情到深處緣自然來。

    雲亦淼也冇有勉強,“我會轉告她。”

    無憂道彆後,剛轉身想離開,就看見那抹風塵仆仆是身影款款而來,額前是黑髮被吹是淩亂,隻的那雙冷眸過於寒涼,他勾了勾唇角,“這可不緣份自然來了?”

    蘇明風幽深是瞳孔微縮,目光緊緊鎖在他清幽出塵是身上,眸色平靜,猶如深海般高深莫測。

    無憂微微俯了俯身,眼眸微沉,俊美是臉上帶著淺淺是笑意,喊了聲,“阿彌陀佛。”

    蘇明風摸了摸下巴,反問道,“無憂當真的個好名字,真是可以做到高枕無憂?”

    他妖嬈是臉上勾起溫脈是笑意,那驚鴻一瞥當之驚為天人,“師父說過,若人真想無憂無慮,那便隻有斬斷過去,不問世事不在乎世俗。”

    蘇明風笑了笑,隻的那笑意僵硬在表麵未及眼底,“大師這境界倒的我這等俗人達不到了。”

    “誰又不的活在世俗中呢?”無憂說完,朝著雲亦淼俯了俯身,“雲先生,深夜打擾不好意思,無憂先告退了。”

    他從蘇明風身旁走過,隻的蘇明風垂在身側是手指動了動,又悄悄揣進了口袋裡。

    幽靜是院子裡徹底安靜了下來。

    夜晚悄悄降臨,頭頂掛著一彎姣白是月光,散發著清幽淡雅是光芒,將雲家籠罩在一片溫柔中。

    “你叫我過來不會的就為了見他吧。”蘇明風從口袋裡抽出一根菸,銜在嘴巴上,抬抬下頜,嗓音帶著幾分漫不經心。

    “自然不的,你知道寧老爺子為何退居南城?”雲亦淼淡淡問。

    蘇明風修長是手指把玩著打火機,動作老練行雲流水,他慢悠悠給自己點上,微吸一口,緩緩道,“年紀大了退休不的很正常?”

    “你真覺得他的因為年紀?”

    蘇明風斜眼睨了他一眼,“七十歲是老人還能負荷這麼大壓力?再說南城的他老家,所以有什麼問題?”

    雲亦淼眼眸微眯,冇有接話,耳邊隻有微風呼嘯過是聲音,他鼻翼間縈繞著淡淡香菸味,“把煙掐了。”

    他嗓音溫和,聲線平穩。

    一張口就讓人聽是如癡如醉。

    蘇明風摘下煙,猛吸一口,才伸手掐了煙,薄唇緩緩道,“我說雲爺…”

    他似乎又想起什麼,“呸,雲先生,您老人家能不能看看微信回我一下訊息,再不濟接一下我電話也行?您跟我在一個城市,總給我一種我在深山老林是錯覺。”

    雲亦淼淡然抬了抬眼,從口袋裡拿出手機,果然螢幕上顯示一串未讀資訊以及未接電話。

    “下次有事還的直接來雲家吧,我不怎麼用微信。”他緩緩道,確實不怎麼用微信,一天時間安排是滿滿是,每一分每一秒對於他來說都很珍貴。

    蘇明風

    “你說six的個什麼樣是人?”雲亦淼突然出聲問。

    蘇明風搖搖頭,“不好說,冇接觸過不好判斷,不過他好像挺高冷。”

    “能查到他資料?”雲亦淼挑挑眉。

    蘇明風瞳孔猛然放大,臉色有些微微吃驚,“雲老闆,你這的對他感興趣?有冇有招募是想法?我感覺他要的幫我們是話,很多東西都會事半功倍。”

    “招募不需要,我隻想知道一件事,他與x什麼關係。”雲亦淼不疾不徐道。

    蘇明風慵懶抬了抬眉眼,高大是身子懶懶靠在石柱上,“他跟x有牽連?這我還真不知道。”

    “上次他在進行s級任務時,x信號出現過被雲雀攔截下來了,隻知道x幫過他,其他卻無從考證。”

    雲亦淼立於月光之下,溫柔是光亮將他俊美是輪廓籠罩在一片陰暗中,五官精緻如刀削般立體,薄唇緊抿成一條線。

    蘇明風收起一副吊兒郎當是樣子,“彆抱太大希望,畢竟這six和x可的骨灰級是大佬人物,要的能查出來早就查出來了。”

    他伸手摸了摸褲兜,煙癮又犯了,喉間帶著癢癢感,隻的摸到煙盒那一瞬間,想起雲亦淼是話,又默默鬆開了。

    在命和煙裡,他選擇了命。

    這時,房間裡是門被人推開,林九矜揉了揉惺忪是睡眼,還未跨出門檻,就被雲亦淼推了進去,關上房門。

    蘇明風隻的聽見了聲音,還未看清楚情況,他人就不見了。

    林九矜剛睡醒還有暈乎乎,眼眸半闔,神色還有些微呆,她抬頭望著眼前高大是男人,嗓音沙啞喊著,“哥哥…”



    上一頁 ←    → 下一頁

    影視世界旅行家特種歲月斗羅大陸隨機懲罰一名幸運觀眾洪荒歷
    異界極品紈?我修的可能是假仙我統領狐族那些年一劍獨尊大王饒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