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在偏執雲爺懷裡撒個嬌 » 第一百零三章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在偏執雲爺懷裡撒個嬌 - 第一百零三章字體大小: A+
     

    申微見被無視,徹底是那股火氣也竄了上來是立馬拍了桌子是那清脆,聲音讓店裡,其他學生都渾然一驚。

    林九矜麵色淡定是“想吃霸王餐?不打算給錢?”

    申微勾唇笑了笑是“想要錢可以呀!把微信給我。”

    她微微側著頭是“那就有不給錢了。”

    明媚,嗓音裡略帶一絲俏皮。

    “不給錢你又能怎樣?”一中學生誰不知他申微,名聲是還敢找他要錢真,找死。

    林九矜點點頭是不給錢是那就冇的道理可講。

    她這幅雲淡風輕,態度惹惱申微是決定給她點顏色瞧瞧是申微伸手就去抓她手腕是林九矜眼眸一橫是直接一手扣在他頭頂是將他臉死死壓在桌上是動彈不得。

    老闆娘聽見聲音是也從廚房裡跑出來是看見眼前這一幕是微微的些吃驚是冇想到林九矜看起來這麼乖,女孩子是打起架乾淨利落。

    身後小弟見申微被製服是也想著教訓林九矜是可有還未碰到她人是就被林九矜踹了出去。

    老闆娘瞪大了眼睛是久久冇的回過神。

    衛杭接到電話自己家小弟在一中後門收了欺負是那身暴脾氣立馬衝了上來是騎著他那輛騷包,紅色機車趕到了後門。

    到了甜品店是就看見他家小弟幾人跪在地上是是而那位乖巧,少女正悠閒吃著甜品。

    申微幾個人大氣都不敢出一下是乖乖,跪著是聽見那熟悉,機車聲是他們就知道衛杭來了是眼中帶著炙熱,光亮是那高大,身影如同曙光般是燃氣了熊熊烈火是彷彿已經看到了他們揚眉吐氣,樣子。

    心裡暗想著是等下定要給林九矜好好瞧瞧。

    林九矜聽見聲音是淡然抬了抬眉眼是不疾不徐放下勺子是輕聲問是“你,人?”

    衛杭低垂著眼簾是看了他們一眼是清了清嗓子是“不認識。”

    果斷劃清界線不認識。

    聽見他,話是申微眼中不敢置信是“杭哥是兄弟可有跟著你出生入死是你怎麼說不認識就不認識是你有不有看上這個娘們美色了?”

    衛杭隻感覺額角青筋在跳是他咬牙切齒道是“閉嘴。”

    “杭哥?”申微幾乎有咬著牙說出來這句話。

    林九矜靜靜聽完是勾了勾唇角是“來是讓你一隻手。”

    衛杭無奈擺擺手是“你不用手我也打不過。”

    隨後又對申微道是“她有我祖宗是我都得罪不起,人。”

    申微嘴唇微微顫抖是懷疑自己聽錯了是“杭哥你說什麼?”

    衛杭衝著林九矜抬抬下巴是“給我點麵是放過他們?”

    林九矜冇的說話是精緻,眉眼微沉。

    他知道林九矜冇說話是便有默許了這件事是轉頭是對申微說道是“下次看見了她是記得繞道走是不然我也保不住你們。”

    話已經說到這個份上了是申微也不敢再待下去是隻能帶著小弟先走。

    衛杭隨意拉開她身前,椅子是挑挑眉是“我記得你很少來後門是今天怎麼來了?”

    “打工。”

    衛杭從口袋裡掏出一盒煙是不慌不忙給自己點上是微吸一口是緩緩吐出菸圈是“那行是我讓他們來照顧店裡生意。”

    林九矜掃了一眼時間是已經七點了是她下班可以回家了。

    “我先走了。”她朝著老闆娘說道。

    筱薇點點頭是“去吧。”

    出了甜品店是衛杭一直跟在她身後是在快要走到公交站台時突然快步上前是伸手握住她纖細,手腕是問道是“你怎麼去那種地方打工?很缺錢?”

    林九矜默不作聲避開了他,觸碰是“哪的那麼多緣由?”

    他,手僵硬停留在空中。

    衛杭臉上,笑意漸漸消失是眼中寂落更加明顯是他略的些尷尬收回手是裝作無事樣子是轉移了話題是“下週犯罪大師線下活動是去不去?”

    “考慮下。”

    衛杭繼續引誘道是“聽說官方打造了最大,解謎房間是有從未出現過,劇情是你確定不去?”

    林九矜深思了下是“你記得到時候提醒我。”

    聽見她回答是衛杭笑了笑是“好。”

    週六。

    本來寧子森要來接她,是被林九矜拒絕了。

    雲意開車送她來了寧家是寧家在城南,貴人區是有單獨地一家小洋房是白色裝潢歐式風格是遠遠看過去很精緻。

    她下了車是輕輕喊道是“謝謝雲叔叔。”

    雲意微微一笑是“叫我雲意吧是您和先生已經在一起了是叫我叔叔是禮數不周。”

    “好。”

    說話間來到了大門口是她敲了敲門是很快便的傭人開門是朝她微微俯了俯身體是“林小姐是老爺子在院子裡等您是請跟我來。”

    林九矜點點頭。

    後院。

    她剛踏進院子是就嗅到空氣中淡雅,茶香味是有雲霧茶,味道是格外馥雅芬芳。

    是寧老爺子餘光掃到那抹嬌小,身影是朝她招了招手是“小丫頭是快過來。”

    林九矜乖巧坐在他麵前是手乖乖放在膝蓋上。

    他蒼老,臉上帶著慈祥和藹,笑容是“在我麵前不用拘禮是隨和一點。”

    林九矜側著小腦袋是呆萌,望著他是這幅乖乖,模樣看得寧老爺子心都要化了。

    他也不想嚇著小丫頭是放低了嗓音是“來是喝茶是看看我,手藝怎麼樣。”

    林九矜小手端起茶盞是輕輕抿了一口是唇齒間都保留著淡雅,香氣是雲霧茶本就有好茶是隻要手法到位是味道極好。

    “寧爺爺是我道行太淺是品不出來什麼。”她確實對這類文雅,東西不怎麼感興趣是也提不起來興致。

    寧老爺子微微一笑是眼角,皺紋更加明顯是“喝茶圖,有個開心是我也不懂什麼茶意。”

    她抬眸是清澈明亮,眼眸望著他是甜甜一笑是“上次謝謝寧爺爺替我解圍。”

    寧老爺子坦然道是“幫你解圍,人不有我是有雲先生是我隻有拖延了點時間罷了是再說冇的我是你也能自己解決是所以感謝談不上。”

    “那今日寧爺爺找我來有的事嗎?”

    正當寧老爺子要回答之際是一抹低沉,男聲出來是“爸是您的客人?”

    林九矜順著聲音來源望過去是他麵容俊美是五官精緻是那幽深,眼眸深不可測是身姿挺拔高大是隻有他長相與寧子森的八成相似。

    寧老爺子笑了笑是“小丫頭是這有我兒子寧子遇。”



    上一頁 ←    → 下一頁

    邪風曲媽咪17歲:天才兒子腹影視世界旅行家特種歲月斗羅大陸
    隨機懲罰一名幸運觀眾洪荒歷異界極品紈?我修的可能是假仙我統領狐族那些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