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科幻靈異 » 地獄之井 » 第89章 刻苦訓練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地獄之井 - 第89章 刻苦訓練字體大小: A+
     

    吳娜的課大概講了兩個小時左右,她說的話也令我頗爲贊同,好吧,雖然這節課並沒有講應該如何進行僞裝什麼的,但是吳娜的理論也能讓在場的人折服了。

    “好了,我的課講完了,其他的下次再說。”吳娜站在講臺上平靜的說道。

    “教官,那下節課是什麼時候啊。”坐我旁邊的張澤舉手說道。

    “有可能是明天,也有可能是明年,或者我這一輩子也不會在跟你們講課了。”吳娜一臉輕鬆的回答。

    我從電視劇裏看到過當情報人員的情況,知道吳娜的危險,而這時張澤也沒有再問什麼了,這個地方頓時安靜了很久,直到吳娜宣佈下課,這種情況纔好一些了。

    等到吳娜走後,我們才從二樓離開這座破舊的小樓房,當然了這次是從正門離開的。

    “你們要去哪裏啊?”我看到張澤他們朝另一個方向走去,有些奇怪,我的想法是既然上完課那就應該可以吃飯和休息了,因爲現在已經下午六點多鐘了。

    “去訓練啊,對了,你趕緊去吃飯吧,明天你還要訓練呢。”張澤轉過頭對我說道,不過說完他就離開了。

    不知道怎麼了,我突然覺得有些失落,其他人都在一起訓練,惟獨我要單獨訓練,這也太孤獨了吧,我真的想離開這裏了,不過想想答應了大叔的話,我還是咬咬牙忍住了,擡腿朝食堂走去。

    食堂並沒有什麼人,我吃完飯後就回到了帳篷,躺了下來,我沒有多想,而是選擇了趕緊睡覺。

    第二天醒來的時候,我發現我旁邊沒有人,心裏一驚,他們不會二十四小時都在訓練吧,不過等我掏出手機看了看時間後,我才發現時間已經是早上六點整了,正在這時候,帳篷外突然一箇中年人走了進來,毫無疑問是我的新教官。

    “五分鐘穿好訓練服,然後出來。”教官看了我一眼,平靜的說道,說完就離開了帳篷,而教官離開帳篷以後,馬上又進來一個士兵,明顯是來幫助我穿訓練服的。

    我聽到教官的命令後,馬上站了起來,取出身旁的訓練服,不到五分鐘,我就已經穿上了笨重的訓練服,快步的走了出去,外面竟然還下着雪,我想在這個條件下,要是沒有身上這套訓練服一定很悽慘吧。

    教官簡單的鼓勵了幾句,就讓我和他一起跑步了,屬於我的訓練終於開始了,每天我都在咬牙堅持,希望自己能夠回到方天雄身邊接受訓練,告訴他自己不是不行,只是沒努力而已。

    時間過去了五天,這天早上我正和教官在雪山上跑步,這五天內我已經連續在這座雪山上跑了好幾個來回了,並且再也沒有一開始那麼狼狽了。

    “你不會用槍對吧?”教官跑着跑着突然停了下來看着我。

    “對。”我回答,在華夏可不比其他國家,人手一把槍,看見誰不爽,就直接幹掉對方,所以我連槍都沒見過,怎麼會開槍呢。

    “從明天開始,你就要學習槍械的原理,和開槍的技巧,這些是由我來教你。”教官點點頭說道。

    “我還要學開槍,這不好吧。”我十分驚訝,我心裏既有點期待,但是又有點害怕,總覺得槍這個東西太危險了點。

    “你不但要學開槍,而且今後你的身上隨時都會有槍。”教官大聲的呵斥道,可能是覺得我膽子太小了,連槍都怕。

    “你要記住,你現在是軍人,是華夏的忠誠衛士,不是平民。”教官補充了一句。

    “是!”我大聲的回答,不過心裏卻想着,等到大叔的任務完成之後,我纔不來當什麼軍人呢,上上班,泡泡妞纔是我的工作,不過這句話我可不敢說出來,不然一定會死的很難看。

    “你知道就好,對了我還有點事情要處理,你一個人在雪山跑一個來回,然後在下來,明白嗎。”教官嚴肅的說道。

    “明白。”我說完,教官就離開了我,跑向山下了。

    “無聊。”我自語道,我繼續向山上跑去,跑到一個地方忽然聽到了一陣吼叫,不像是人,人絕對發不出這樣的叫聲,我停了下來,四處查看,希望能發現什麼東西,但是在找了一會兒後,我就失望了,不過想了想我還是把我的手機埋在了這裏,等等和張澤一起來看看這裏到底有什麼東西,埋好以後我就出發了,但是令我沒想到的是,我會忘記這件事情,導致後來的大禍。

    很快我就回到了雪山下面,正打算去食堂吃早餐,突然發現雪山下面的帳篷旁邊的教官,我明白教官是專門在這裏等我的,不出所料的話,自己又要遭殃了。

    “於名,從現在開始,你每天早上跑完步後就來這裏學習槍械的知識,學習完了之後才能去吃飯。”教官看見我回來了,很嚴肅的說道。

    “教官,學習槍械的知識需要多久?”我大聲的問道。

    “那就要看你的自己了,你學的快那就不用多久,要是你學的慢,那就不好說了,我的任務是教你學會。”教官回答。

    就這樣我只能早上在寒風中學習槍械的知識,直到十二點鐘,教官才允許我去吃午飯,也可以說是早飯,吃完飯之後又是嚴酷的訓練,直到十幾天後,我終於滿足了教官的要求,成功從教官的手裏畢業了,這也意味着我可以和張澤他們一起訓練了。

    “於名,厲害啊,連你的教官都說你是塊當兵的材料。”在跑往雪山的路上,張澤小聲的對我說道。

    “一般般啦。”我謙虛的回答,不過表情卻十分驕傲,要知道這段時間在教官那裏,我可是拼了命的訓練,終於來到這裏了,顯然此時的我完全不知道方天雄的訓練有多殘酷。

    “直到中午。”教官回答。

    “那早飯...”我小聲的說道。

    “可以早飯和午飯一起吃,你明白嗎!”教官的語氣變得嚴厲起來了。

    “明白了。”我喊道,同時希望教官不要生氣,不然不是去雪山跑一個來回就是兩百個俯臥撐。

    就這樣我只能在寒風中學習槍械的知識,直到十二點鐘,教官才允許我去吃午飯,也可以說是早飯,吃完飯之後又是嚴酷的訓練,直到十幾天後,我終於滿足了教官的要求,成功從教官的手裏畢業了,這也意味着我可以和張澤他們一起訓練了。

    “於名,厲害啊,連你的教官都說你是塊當兵的材料。”在跑往雪山的路上,張澤小聲的對我說道。

    “一般般啦。”我謙虛的回答,不過表情卻十分驕傲,要知道這段時間在教官那裏,我可是拼了命的訓練,終於來到這裏了,顯然此時的我完全不知道方天雄的訓練有多殘酷。



    上一頁 ←    → 下一頁

    我有一座冒險屋費先生,借個孕穿越諸天萬界惡漢贅婿當道
    重生軍嫂攻略遊戲之狩魔獵人第一神算:紈?顧少的獨家摯愛終極獵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