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科幻靈異 » 地獄之井 » 第73章 大叔出手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地獄之井 - 第73章 大叔出手字體大小: A+
     

    我坐在奧迪車上看着外面,其實也沒什麼好看的,外面是一片漆黑,我只是想平復一下自己的心情而以,我不知道方天雄打算把我和大叔帶到哪裏去,不過我想他們應該不會害我和大叔,這倒不是因爲他一開始的時候幫我開車門的緣故,而是一種感覺。

    大叔則是坐在我的旁邊,現在還沒有醒,我們這輛奧迪車裏只有三個人,我、大叔還有方天雄,方天雄自然是在前面開車,我看見方天雄一臉專注的望着前方,突然想到就算我現在跳車,恐怕方天雄也不知道吧,當然了這種事情只能想想而已。

    我正想着應該怎麼去應付方天雄接下來的問話,沒想到奧迪車突然來了一個急剎車,我的身體直接撞上了前面的座位,還好座位是柔軟的,這要是換成石頭什麼的,我肯定要付出點代價,不過現在的我只感覺頭有點暈,不過也很快就恢復了過來,我馬上看看大叔,發現大叔並沒有什麼明顯的事情,心裏瞬間輕鬆了不少。

    “怎麼了,前面發生了什麼事情?”我看到方天雄拿起車子上的對講機說道。沒有絲毫責怪的意思,要是我估計現在直接就罵出來了。

    “思雨說前面有危險,而且我們看到前面突然出現了一條河。”對講機裏傳出一個男聲。

    “馬上下車,去看看怎麼回事。”方天雄沉聲道,說完方天雄馬上打開了駕駛室的門,迅速的跑了出去,我聽完他們的對話後,心裏一驚,準備留在車上見機行事,當然了必要的時候,還是三十六計,走爲上策。

    “前面出了什麼事?”這時有人問我。

    “前面好像有什麼危險,他們已經去看了。”我想都沒想就直接說道,說完我就發現了不對勁,方天雄明明已經走了,那誰在問我?想到這裏,我趕緊轉過頭,正好看到大叔打開車門,然後跑了出去。

    “不是吧,大叔,你要去那裏啊。”我喊了一聲,大叔並沒有迴應我,我也馬上打開車門,然後跑了出去,我發現大叔和方天雄一行人正看着前面,不知道在看什麼,我趕緊湊了上去,發現前面不知道什麼時候,多了一條河,而且這河的顏色是鮮紅色的,就像是人的鮮血一樣,不過更加詭異的是這條河不停的出現我們這七個人的身影,然後消失,接着再出現。

    “這裏怎麼會有這條詭異的河啊,不如我們繞道走吧。”我看見情況不對,提出了自己的建議。

    “沒有作用,這條河是針對我們的,不管我們去那裏,這條河都會一直跟着我們。”方天雄說道,不過我看方天雄的臉上並沒有什麼害怕的表情,看來他們的實力不弱,並不畏懼這條詭異的河。

    “大師,怎麼解決這條河。”方天雄對他旁邊的那個和尚說道,語氣頗爲恭敬。

    “我可以保證我們的人不會被這條河捲走,但是我不能解決這條河,不過只要等到天亮後,這條河自己就會消失。”那個和尚無奈的回答道,看樣子這和尚也不行嘛,我暗自想到。

    “讓我來吧。”大叔突然開口了,這時所以的人都盯着大叔,似乎在懷疑大叔到底行不行,這其中自然沒有我,我是肯定相信大叔。

    “有打火機嗎?”大叔並沒有在意衆人懷疑的目光,而是向我問道,我翻了翻身上的口袋,並沒有找到打火機。

    “我有,給你。”方天雄從自己的口袋裏取出一個打火機遞給大叔,不過他的臉上還是有着一種不相信的神態。

    “謝謝了。”大叔接過打火機禮貌的說了一句,接着大叔好象是在念着什麼咒語,過了一分鐘左右,大叔用右手把打火機點燃,然後伸出了左手,把打火機上的火苗轉移到左手的兩隻手指之間,大叔對着自己的左手吹了一口氣,只見大叔左手的火苗迅速變大,朝前面的那條河射去,很快那條河就被火苗點燃了,而且火越來越大,我有點擔心會不會發生火災什麼的,不過好在這場大火大概燒了半個小時左右就慢慢的消失了,和大火一起消失的還有那條詭異的河。

    “高手!”有一個年紀和我一樣大的年輕人說道。

    “大師,現在安全了嗎?”方天雄對大叔恭敬的說道,要知道一開始方天雄對我可是極其冷淡,但是現在卻對大叔如此恭敬,這就是有實力帶來的好處啊,我暗暗想道。

    “沒問題了,要是我沒猜錯的話,於裂還沒死,只不過是受了重傷躲了起來。”大叔臉色凝重的說道。

    “不可能吧,那麼大的爆炸還沒把他炸死?”我有點不相信。

    “我也不知道?”大叔喃喃的說道。

    “兩位,不如等我們去一個安全的地方再討論這些事情吧。”方天雄問道,不過這語氣充滿了詢問的意思,聽起來特別的舒服。

    “好啊,我們先上車吧。”大叔說了一句,走向我們一開始坐的那輛奧迪車,我趕緊跟上,不過我們這輛奧迪車現在多了一個年輕人,我們都坐上車之後,兩輛奧迪車再次啓程前往目的地。

    “你好,於名,我叫張澤。”那個新坐上來的年輕人在車子剛出發沒多久就對我說道。

    “你好,張澤。”我笑着說道,同時在琢磨這個張澤坐到這輛車子想幹什麼,我可不會愚蠢的以爲他是因爲我纔來的,如果是這樣,那他剛纔就會和我同一輛車了。

    “你跟大師學了多少年了。”張澤笑着問道。

    “沒學幾年,實力不強。”我一本正經的說道。

    “那你們是從哪裏來的,要去哪裏啊?”張澤再次發問。

    “先不討論這個話題,等到到了我們住的地方再說。”我還沒來的及開口,負責開車的方天雄就已經代我回應了張澤。

    “哦,我知道了。”張澤臉色很不好的回答道,顯然對方天雄的這句話很不爽,但是卻也沒有辦法不聽。



    上一頁 ←    → 下一頁

    我真的長生不老傭兵的戰爭我在末世有套房當醫生開了外掛儒道至聖
    重生軍婚:首長,早上好穿越絕色毒妃:鳳逆天下快穿:男神,有點燃!萬年只爭朝夕末世大回爐